周曉輝:川普連續發力 北京無法不緊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繼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3月8日宣佈同意與朝鮮最高領導人五月底前會晤,並扣動關稅扳機,下令將對除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外的他國輸入到美國的鋼鐵徵收25%、對鋁徵收10%的關稅後,讓世界震驚不已的川普又再次發力:為懲罰中共盜竊智慧財產權的行為,對其投資進行限制,將尋求向中國商品徵收600億美元關稅,並擬在未來幾周正式宣佈;將國務卿蒂勒森解職,由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取而代之,中情局副局長哈斯佩爾將接替局長之職;任命CNBC政論名嘴庫德洛任白宮新的首席經濟顧問,取代剛剛辭職的科恩,而無論是蓬佩奧還是庫德洛,都屬於鷹派人物,尤其是在針對中共方面。

根據美國媒體報導,現年54歲的蓬佩奧被認為是川普核心圈內之人,在很多政治觀點上與川普一致。他一直以來對中共持批評態度,曾在多個場合表示,中共才是美國的真正威脅,認為中共與俄羅斯都在對美國進行滲透。如在今年1月22日接受CBS新聞採訪時,蓬佩奧稱來自中共的威脅已影響了美國的企業和經濟,「中共實施明顯不利於美國的貿易措施」,並且「發展軍事技術和網路技術能力」,中情局對中共的網路能力也非常關注,「我們必須確保決策者瞭解來自中共的挑戰,以使他們做出正確的選擇來反擊中共威脅」。

這樣的蓬佩奧被任命為掌管外交的國務卿,顯然是為了更好地在外交方面與對中共態度強硬的川普保持合拍。是以美國有分析人士指出,這個任命是在宣佈「中共是我們在智慧財產權及經濟方面的敵人」。雖然北京外交部發言人稱美國國務卿的更換不會影響,但從蓬佩奧此前的言辭看,這大概只是北京的一廂情願。

而在北京當局尚未理出頭緒如何應對「川金會」、如何應對川普的貿易重壓以及如何與蓬佩奧打交道之際,川普又提名對中共不公平貿易同樣持強硬立場的庫德洛為白宮新任首席經濟顧問、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支持減稅但對川普貿易保護政策有所保留的庫德洛,上任後即在14日首度公開露面時表示,「中共長期以來一直沒有遵守規則。我必須說,作為一個不喜歡關稅的人士,我想中共該收到強硬回應。」他並建議美國與盟國組建「自願貿易聯盟」,一起反制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庫德洛認為經濟表現與社會的道德狀況有關,「如果我們能堅持遵循被我稱之為‘首要原則’的信條,那些成為美國立國之本的道德與價值觀……這個國家的發展將永無止境。」在這方面,他與川普亦有契合之處。

可以想見的是,未來庫德洛與一向對中共貿易持強硬立場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致命中國》作者之一的納瓦羅,將共同成為川普的左膀右臂。納瓦羅近日就曾透露美國對外貿易制裁的走向:「在貿易實踐的許多事情上,中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角色。」「近期沒有什麼比解決盜竊我們智慧財產權和強制我們技術轉讓更重要的事情了。」

無疑,不管是徵收高關稅,還是任命鷹派人物蓬佩奧、庫德洛,乃至未來推出的其他的包括用301條款箝制中共的2025年工業計畫舉措等,都是川普政府在按照既定的戰略推進。

去年12月在川普公佈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中俄被描述為對美國構成威脅的「修正主義大國」,批評中俄的言論甚至超過川普以往的表態。報告指責中俄「破壞國際秩序與穩定,忽視鄰國主權和法治」。對此,美國需要採取「競爭性參與」,「在新領域中有效競爭」。

不僅如此,今年1月20日,在美國國防部公佈的《國防戰略報告》中也明確提到,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修正主義」大國的重新崛起是美國的繁榮和安全的「核心挑戰」。報告稱:「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而並非恐怖主義——是現在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注點。」「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使用掠奪性的經濟手段來恐嚇鄰國,並且在南中國海對該地區的地貌進行軍事化。」

基於這樣的戰略判斷,沒有人否認,川普針對中共的貿易態度將不會軟化,除非中共真正的願意滿足美國開出的減少1,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的條件,但這顯然是中共不願也無法做到的。

如果無法做到,那麼中共將如何回應川普的「咄咄逼人」?對美國實施災難性報復?比如對中國進口的美國大豆、豬肉等商品徵收高關稅,增加外資對中國投資的限制措施等。但在目前中國國內經濟下行,實體企業不景氣,內需不足的情況下,中南海有多大的資本、能力和把握來迎接這場貿易戰呢?其後果會如何?身居美國的謝田教授就表示,「美國對中國的大豆出口有很大的市場,因中國有4億頭豬要餵養,如果現在限制大豆的出口,馬上將導致中國豬肉價格上漲、老百姓反彈。所以中共不太願意也不太敢去實施。」謝田預估,中美貿易戰開戰,中共將會在經濟上遇到重大挫折、重大打擊。

應該也是認識到了國內政治、經濟、社會所存在的問題,北京才在不久前先後派了楊潔篪、劉鶴兩名政治局委員赴美試圖平息貿易戰,但二人都無功而返。

筆者推測,北京當局現在正在召集有關人士,日以繼夜的尋找應對之策。目前官媒除了繼續貶低川普和美國政府外,還在推出一些研究者的文章,提供對策。3月15日,大陸澎湃新聞刊載了人大學者的文章《美國對華負面情緒日益嚴重,控制競爭成本是中國應對的關鍵》。文章稱如果競爭無法避免,中國(中共)應對要注意三個原則,一是處理好戰略上的輕重緩急,優先發展經濟;二是正視中美兩國的政治制度差異,利用好兩國的優勢和劣勢;三是要控制戰略競爭成本。此外,中共還要注意處理好中美關係以外的外交關係,「團結外部力量」,減少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個原則,即利用好中美兩國的優勢和劣勢。難不成建言中共要繼續利用美國的民主制度興風作浪?顯然,大陸學者們也意識到了中共當局無法與美國抗衡,而只能採取守勢,但這樣的守勢至少在短期內是無法有效應對川普政府的強硬政策的。面對此形勢,中南海,又如何能不緊張?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