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諾千金守半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17日訊】程允元,字孝思,世代以來皆為淮南地區的望族。父名勛著,專運鹹豆莢往來於維揚間販賣,可生意日漸沒落;於是放棄了這個行當,遊學於京師。

北平平谷縣有個人叫劉登庸,因他已具資格,所以進京候選部曹(各部司官),碰巧與程勛著邂逅於旅店裡,二人相談甚歡,聊起家中兒女,於是雙方締結為兒女親家,定下婚姻之約。當時劉女、程子都只是稚齡年紀而已。

後來劉任職河東蒲州守,六十幾歲了仍是無子,衙署中惟有老妻與弱女、奴婢數人而已。不久劉妻過世,劉倍感凄愴唏噓,因此得了疾病。臨終時告訴女兒說:「淮南的程允元,是你的夫婿。是經過我們倆家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的,你應當謹記不忘。」他死後,劉女就扶柩歸葬返家。

勛著自從劉登庸就任後,不幾年也就物故了。程允元孝思喪服期滿,正打算赴山西發展,聽說岳父病卒,於是直奔平谷縣而來,查訪其鄉里鄰居。說:「劉女葬親之後,不知哪去了。留下幾間老屋,至今還是門扉緊閉哪。」

程子尋思,自己一身寒酸,行李蕭條,走了數千里路,衣裘破敗、資金殘缺,途中大半遭逢旅店主人的白眼;倘若再踟躕於窮途末路,勢必會困苦潦倒。正左右為難之際,適逢一俠客慷慨解囊,贈以路貲裝備,因此才得以輾轉南歸。

原來劉登庸居官清廉耿介,所以死後,囊中毫無剩餘,劉女只好以代人縫紉,依靠針黹工作度日。鄰里中的熟人,大多認為她賢淑溫婉,因此求婚者摩肩接踵、絡繹不絕於門。可實告他們,她早已羅敷有夫,而那些人根本不信。

劉女有個姑母,在津門「接引庵」出家為尼,於是為了躲避說媒,她就偷偷潛往庵中依靠姑母。老尼勸她也剃度算了。劉女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豈敢毀傷?而且父親於彌留之際,還諄諄告知與程生有婚姻之約,侄女咋敢違背呢?所以我出於不得已,只能匿跡銷聲投奔您而來,以杜絕鄉鄰悠悠之口。至於因為削髮、剃度而改變了原本的容貌一事,那侄女是絕不敢聽命的啦。」

由於這種情況,劉女更是深藏於密室,雖是三尺孩童,也得不到與她見面的機會。每日朝夕只是仰天默默祝禱,期望能見程生一面,就死而無憾。

而孝思自落拓歸家以後,每日生計益發困頓。也有人勸他另行匹配,得個幫手共同奮鬥,孝思神情鬱悶、愀然不樂的回答:「劉女生死存亡尚未可知,倘若死了,則這事兒就完結了;如果她還活著,一直為我守著貞潔、待字閨中,而我就這樣在不明真相之下,對她棄之不顧,絕對是不應該的。《詩》曰:『不思舊姻,求爾新特。』(不念舊婚約,再另找新婦)我是不以為然的。」

於是一人獨處幾乎達三十年。年近五十了,粗茶淡飯仍然不能自足,後來,在漕運的船隻上,謀得授課一職,於是隨著跑船南北往來,年年習以為常。

乾隆丁酉四月,舟船停靠於津門,孝思與旗丁(船上職位名稱)某,登岸進入茶肆喝茶。恰巧有數人談論劉女之事,他仔細諦聽,得到完整的詳情,於是到「接引庵」求見。

老尼為他陳述始末,然後老尼又把後續情況轉述給劉女聽,劉女說:「桃與梅生長的果實,所貴之處,在於及時採摘。如果我這把衰老年紀,仍答應與你締結花燭、完成婚配,聽聞此事者,肯定哂笑、齒冷,以怪異視之;我在此敬謝程君一番誠意,該怪我三生緣分淺薄,我還有啥話可說呢?」程誠心邀之再三,可她最終仍是不答允。

程無奈,就長吁短嘆的訴諸於邑宰。當時的邑宰為金公之忠,是個全心為民的良吏,聽畢之後即刻直奔庵中,反覆勸導、曉諭,並責以大義。次日,把劉女接進衙署,與程合巹,結為連理。

一個是曠夫,謹守道義,從無狹斜不當之游;一個是處子,懷着貞潔,不作失去時機之怨恨。所以兩人年齡皆五十有七,而齒未動搖,髮未蒼白,面容毫無成熟梨子經過霜凍後的乾癟痕迹,不知道的人,都認為他倆只是四十許歲數而已。

自古至今貞義之人不少,但是,有女的貞潔,而男的或許不義,常把糟糠之妻,像拋棄秋末的搖扇一樣,置之不理;也有男的守道義,而女的或許不貞,羨慕〈有狐〉(《詩經・國風・衛風》。妻子懷念在外的丈夫,擔心他無衣無裳。)以寄託心意而吟詠;可從來沒有像程、劉二人,在相隔數千里之外,聞問與音訊都不通、不知,是生是死更難預料的情況下,彼此卻各自矢志貞潔、守義,積三十餘年仍如一日這樣的表現。

最終老天庇佑善人,在顛沛流離、連年困苦、百折不磨之後,為之成就「天作之合」,難道這不是所謂的「熙朝(指康熙朝)盛事」嗎?

金之忠邑宰不但成全他倆之美事,更為他們申請旌揚與褒獎;接著又考慮這對義夫貞婦無盤纏歸家,歸家後又無以養家活口,於是首先捐出微薄的官俸,並且倡議幾位往日曾從事販賣鹹豆莢的商人及紳士,共襄盛舉。

於是一時傾力相助者甚多,不管金銀或物資,紛紛慷慨解囊,如此一來,夫婦倆得以買舟南返,構築屋室、安置家產,樸素儉約的持家過日子。

有從淮南回來的商客談起,說孝思回家後,一連生了二個兒子。自古相傳,婦人年過五十,那信水(即月信,又叫例假)就終止、斷絕,如今劉女六十多歲了還懷孕,此又是古今從來所未有。

難道不是慈悲的上蒼,為了獎賞他倆的善良,想方設法為其曲意周旋、扭轉,有加無已的呵護,不使他們有一絲一毫的缺陷,並以此事來勸醒世人,該信守然諾嗎?

劉女原本以衰老之年,再花燭婚配為藉口推辭,但是,倘若世間之男女,得到及時婚配的機會,可往後卻飽暖思安逸,人到中年,或配偶夭折、喪命,或臨老孤單、貧困,反過來再看程劉二人,這些人可又是稱羨不已哪!

(事據清 俞蛟《春明叢說》)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