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美關係急轉直下 誰能踩煞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24日訊】【熱點互動】(1739)中美關係急轉直下 誰能踩煞車?

3月22日,美國總統簽署備忘錄,對中國商品徵收600億美元的關稅。外界廣泛認為這是美中貿易戰的第一步,美國還有更多措施將要出台。聯繫到上個星期,川普總統親自簽署了《台灣旅行法》,深深的觸動了美中關係。看上去美中關係是急轉直下,甚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如果打貿易戰,誰是輸家,誰是贏家?美中關係還有沒有恢復正常的可能?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3月22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一份行政備忘錄,要對600億美元價值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外界廣泛認為這是美中貿易戰的第一步,隨後美國還會有更多的措施要出台。那麼上個星期,川普簽署了一份《台灣旅行法》,深深的觸動了美中關係。

看起來美中關係急轉直下。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如果開打貿易戰,誰是贏家?誰又是輸家?美中關係會不會恢復到正常?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相關的背景資訊。

川普:「有可能是600億美元。」

川普總統22日簽署備忘錄,決定對特定中國進口產品,額外徵收25%的關稅,預計將為美國帶來500到600億美元收益,以抵銷中方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帶來的損失。

白宮認為,新的關稅措施,對美國消費者的潛在影響很小。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在15天內,提出1,300種加稅商品的初步清單,在30天內徵詢公眾意見。種類預計包括航空航天、信息通訊技術和機械裝備等。

去年8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照美國《1974年貿易法》的「301條款」進行了幾個月的調查,認定中共縱容大陸市場侵犯美國的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移。

根據美國「反盜竊知識產權委員會」去年2月數據,美國每年因商業機密被竊取、產品被假冒、軟件被盜版,經濟損失高達2,250億到6,000億美元。進入美國的假冒商品87%來自中國。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本周表示,中國從1991年開始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世貿組織也無力處理,因此美國有必要自行推出反制舉措。

他表示,中方可能對美國大豆等農產品加稅作為報復,如果這樣,美國也有回應措施。但他表示,貿易戰中沒有贏家,美方的目的是施壓讓中方改變政策。

川普週四還表示,美國尋求對等貿易,他已經要求中方「立即將中美貿易逆差減少1,000億美元」。

美國財政部將在60天內,提交最後清單建議;同時提出限制中資來美收購敏感技術的建議。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同時也可以給我們發送短信到我們的手機短信平台,或者是通過YouTube頻道收看我們的視頻,或者跟我們進行文字互動,我們今天的話題是「急轉直下的美中關係,誰能採煞車?」

好的,我們節目開始先來請陳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我們看到川普在昨天簽署的這一份行政備忘錄,要對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向我們介紹一下,美國這麼做的理由究竟是什麼呢?

陳破空:從這個新聞報導來看,他表面上的理由,直接的理由就是針對中國竊取美國的技術產權、知識產權,竊取商業機密,所採取的一個懲罰措施,那麼這個懲罰措施就是說,中共除了直接的竊取,比如說網絡竊密,派間諜竊密以外,它還有一個變相的竊取,比如美方去中國投資,中共是要求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知識產權,強制的,否則就不能去中國市場;那中國企業到別的國家去投資沒有這樣的限制,所以這是不平等的貿易。

而且美國是首次採取這個反擊措施,貿易戰開始,實際上準確的說是貿易反擊戰開始了。因為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話說,從1991年起中共就開始大規模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那已經是27年的歷史,將近30年,就過去30年,或者說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又是過去15、16年,中共就在大量的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而且大量違反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貿易戰早就開始了,中共單方面發起的,美國是忍受了將近30年,所以美國準確的說是貿易反擊戰的開始。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美國有這樣一個動作,要加增600億美元的關稅,那麼中共方面有沒有什麼動作呢?

趙培:其實中共可能早就得到消息了,所以大家看到在川普第一個是要徵收鋼鐵和鋁材是25%和10%關稅的時候,中共的政治局委員劉鶴已經到美國和美國溝通了,但是沒有用,等他到的時候已經出台了這個政策,那麼下一步也沒有用,川普已經宣布了對知識產權方面的產品徵收大概是多少錢的關稅,大家已經看到了。

那麼在這之前,李克強在人大開記者發布會的時候說,中國將會降低外國產品進入中國的關稅。可以說它加入WTO這麼多年,終於在川普真要動真格之前,中共才慢慢的想符合一點WTO的標準。

那麼在這之後,中共表現的,當然只是「表現」啊,大家注意我這個詞,是它的駐美代表和它的媒體表現的非常強硬,說是一定要全面的貿易報復,但是中共開立的單子是對美國30億的產品徵收關稅,這30億產品大部分是吃的,我想對中國的吃貨肯定是個不好的消息。

其實這個問題非常有意思,中共為什麼這麼做?那麼外界分析,它其實第一,它不可能拿高科技產品來制裁,你比方制裁美國的芯片、CPU,英特爾的全不准進入中國,那中國就倒回改革開放之前的狀態就可以了;然後它也不可能制裁涉及到權貴階層向中國輸入的買辦資產階級,按照中共自己的話說,這個部分它不能,那麼它真正落到實處的就是這30億美元的食物,但這30億美元的糧食和食物產品當中不包括大豆,因為大豆是主要進口產品,它不能包括。

大家想一想,中共這制裁最後是制裁美國人,還是制裁中國人啊?因為中國人要吃啊!你看川普總統他這個制裁,我針對高科技產品,你在哪偷的,我在哪制裁你;那麼至於美國人生活相關的,我的肥皂啊、我的牙膏啊、我的衣服啊,這是美國窮人一定要低物價的,他不制裁,不加關稅,一定要保證本國窮人能夠活下去,這是一個正常的制裁。

你中共等於是拿中國窮人開玩笑,中國有1/6的糧食依靠進口,你跟美國打這種貿易戰,你還打中國人的貿易戰。那麼大家知道一個雞蛋也可能鬧革命,一個雞蛋,伊朗人上街了。那麼你中共怎麼辦?你這等於是制裁中國人,掐著中國人的脖子,那你等於是也掐著自己的脖子,你的命也危在旦夕。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剛才趙培先生已經介紹了,就是說美國有一個加徵600億美元的關稅,但是中共也有一樣的反擊措施,它是徵收30億美元的關稅,雖然這個比例很大,但是畢竟中共那方面也有動作。那我想了解的是如果像這樣開打貿易戰的話,就您分析,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陳破空:這個中共的動作是雷聲大雨點小,它做給中國國內老百姓看的,因為它的媒體上表現得很強勢,說我們不想打貿易戰,但是我們不迴避貿易戰,說我們被逼上來的,一不怕二不躲。其實這個話應該反過來講,這不是它應該講的,這是美國應該講的,因為中共打貿易戰早就挑起了貿易戰,挑起了30年了,美國應該這麼講,說我們不迴避,你要把我們逼到牆角,我們就只好反擊,我們一不怕二不躲,這是美國的立場。

所以這個時候來講,宏觀的分析誰輸誰贏,我剛才說它為什麼做個樣子呢?必須給中國老百姓一個交代,表示它不示弱。但事實上它是雷聲大雨點小,因為它在一方面提出謹慎的30億美元的這麼一個所謂美國商品徵收關稅的時候,它並沒有提出主要商品,就是大豆和汽車等等,因為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經暗示那兩個是美國主要進口中國的東西。但是美國已經說了,如果你敢對大豆做動作,美國有的是措施,所以它們不敢動。

那麼實際上中共更多的是採取私下妥協。他們表示要開放證券和保險行業給美國來投資,原來它們是拒絕的,是限制外資,實際上就是它妥協多,戰鬥姿態少,因為它自己是理虧的一方。

所以宏觀上來講,中美兩國貿易戰誰輸誰贏,一個數字就可以顯示,因為雙方的進口是4比1,就是說美國進口中國的商品是1/4,中國出口到美國是美國出口中國的4倍,那麼這樣打下去的話,比例損失就是1比4,就美國損失1份,中國損失4倍,中國如果是損失100的話,美國損失25%而已,所以這個宏觀比例當然對中共那邊是不利的。

而在道理上也是個道理。這次川普總統簽署這個文件的時候,叫做「中國經濟侵略」美國(總統)備忘錄,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文件,從來沒有這個說法,就把這個定義為一場戰爭,經濟戰爭。這個文件,川普是說了文明國家所有該說的語言,說我們跟中國是友好國家,我尊重習近平主席,但是中美貿易必須結束不平等,這是歷史上最大的貿易逆差。而且他說了,我們要求的是公平,他專門用一個詞叫「互惠(reciprocal)」,我要的是互惠,就是我不占你的便宜,你休要來占我的便宜,你們收多少費,我就收多少費。

比如說關稅,比如說中國對進口汽車徵關稅25%,美國對進口汽車其實只徵2.5%,相差10倍;農產品一邊是3點多,一邊是9點多,相差3倍。那美國的態度就是說你收多少我收多少,對等,我不占你的便宜,也不讓你占,占便宜的時代結束了。

所以中共就必須回到,你要結束這次貿易戰很簡單,你回到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你既然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你回到世界文明組織的規則來,你既然是國際社會的一員,就跟你是聯合國成員,你必須遵守聯合國決議,但你不遵守,你跟朝鮮搞核武,運送石油。

同樣道理,經濟上你不遵守,所以川普總統要做的就是強制、壓制中共遵守國際規則,如此而已,所以最終的勝敗是必然的。不能中共說我就是不要臉,我就不遵守,我繼續偷,我繼續盜竊知識產權,我繼續偷你的搶你的,我繼續搞低價傾銷,繼續操縱匯率,那你這個在國際上就說不過去嘛!所以你最終來說一定是輸家。

你要想把這場戰爭停止下來,你必須把,中國香港有個電影說的,《無間道》說的,「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中共混了30多年了,到處偷摸拐騙30多年了,你現在是該還的時候了。而且把美國的財富轉移到中國之後,並不是肥到中國人民,更多的是中共的官僚集團,肥了官僚集團,各個成了腐敗大家,大的腐敗集團,而且把財產轉移到海外藏匿,現在是該還的時候了。如果你不懸崖勒馬的話,這場仗打下去,失敗的肯定是中共,當然也會禍及中國人民,那是中共造成的。

主持人:可是我知道有這樣一種觀點,如果打貿易戰,美國的牌可能會更多一些,但是不要忽視中共的這個抗打擊能力,因為如果在民間有這樣反對的輿論的話,有這個不滿的聲音,中共可以把聲音給壓下去。但是如果在美國出現這樣的一種聲音的話,可能如果時間長的話,短期內如果見不到效應,時間長可能就會有一些反對的聲音,有一些受損的利益集團可能會投反對票。那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美國是不是會有一些準備?

陳破空:這個不用擔心,首先,中共本來它在短期內,根據它的一黨專政的全面管制,它當然把不滿的聲音給壓下去,這跟貿易戰無關係,跟貿易戰的勝負無關,它壓不壓制反對聲音沒關係,但長遠說來,這個反對聲音會爆發出來,如果是經濟瀕於極度困難的話,影響到民生的話。

另外美國來說,說利益集團受損來自跨國企業,跨國企業因為做生意的話,哪裡便宜去哪裡,哪裡能賺錢去哪裡,但是川普總統恰恰要制約的是跨國公司,而且是禁止跨國公司到白宮去遊說,到國會去遊說。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跨國公司在美國是沒有民意基礎的,因為他們是為利益而生存的。

而川普是為美國大眾,是整個恢復美國的產業、恢復美國的就業、恢復美國的工資水平和消費水平等等這個著眼的,所以川普的民意基礎在這個時候是夯實的,是堅實的。

另外一點不用擔心的就是,美國的經濟在增長,美國的就業是歷史上19年以來最充分的就業,另外基本工資在不斷地提升,經濟面大面看好的情況下,這樣的措施,這樣對中國的制裁措施,只會使美國經濟長遠說來不斷地充實,而不是流失。

過去數十年,美國的經濟是流失,我們看到是中共走強、美國走衰,所以在國際上有個說法,叫什麼美國衰退、中國崛起。怎麼發生的呢?不公平貿易發生的嘛!除了盜竊以外,還有關稅的不公平、工資的不公平,中共連勞動法都不要,連基本的人權都不要,用最低廉的民工跟美國的工人來競爭,所以這個狀況必須結束。這個狀況結束當然有個痛苦的過程,但是我想美國作為民主社會,200多年的民主社會,他是可以承受的,他是可以贏取這場戰爭的,這場戰爭只要是美國的經濟恢復強勁、增長,這個就沒問題。

主持人:好。趙培先生,其實我們看到影響美中關係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3月16日川普總統簽署了《台灣旅行法》,那這個應該說是美台這樣的高層互訪成了一種可能。我想請您介紹一下,就是說美國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趙培:其實如果大家從一個常理去考慮,台灣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一個中國的正統的政權的一個法統,因為他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他跟美國是盟友,而且即使在大陸最後蔣介石先生是在南京當選了中華民國總統,他是選票選出來的,所以他是有在中國執政的合法性。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跟他一個二戰冷戰時期的盟友進行互訪,又有什麼不正常的呢?那麼就是之前有不正常,之前不正常的原因是因為美國要拉攏共產陣營當中的老二——中國共產黨,來制衡共產陣營的霸主——蘇聯。美國是一直在玩一個希望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希望中國能慢慢脫離中共的控制,而走向一個真正自由的國家。這是美國歷來的作法。

這種做法在冷戰結束之後,也就是蘇聯倒台之後,其實就是已經是一個過時的作法,但是美國依然在做,為什麼呢?因為大家知道,我們剛才講貿易戰也好,其實中共真正開打貿易戰,它不會在貿易上跟你打仗,它會幹什麼呢?它會用腐敗跟你打仗的。

大家知道當年江澤民怎麼從克林頓手裡拿下最惠國待遇的?是讓這些跨國公司的人收買了它們之後,讓它們去白宮遊說,說白了就是收買。那麼今天也是一樣。大家今天一開始打貿易戰,最後出問題的是哪裡呢?出問題的是華爾街。華爾街的人跟媒體是相通的,希望媒體把這場戰爭形容的如此慘烈如何如何,說30億美元,美國怎麼補償一下農民,是不是就回來了30億美元了?是。那麼為什麼會描述成這樣?因為這些跨國集團、大機構和媒體是有勾連關係的,而這一些又跟中共有勾連關係,所以真正的貿易戰,中共真正玩的,它不會跟你玩明裡來明裡去的,它會玩陰的,所以中共玩陰的。

那麼我們再說台灣的不正常,今天這個《台灣旅行法》是不是就結束了這種不正常?那麼直接說,我們認為我們的盟友是在台灣中華民國,美國樂意和你中華民國進行各層次交流,我們已經不認為中共能夠改變了,它其實是在傳遞了這麼一個信息,也是非常強烈的一個信息。

主持人:好的。

陳破空:我想補充一下剛才趙培提到的《台灣旅行法》。川普本來有三種選擇,但他選擇了最上層的選擇,因為《台灣旅行法》是參眾兩院無反對票,一致通過的。川普三種選擇,一個,他動用總統否決權,這是中共所指望的,川普最後一關。第二個選擇就是川普不簽署,讓它自動生效,因為他不簽署,2週內到3月16日自動生效。還有一種就是川普親自簽署,川普選擇的是親自簽署,就在3月16日時效前那一天親自簽署。所以簽署之後就顯示川普的主動姿態。本來川普上任就是要發展美台關係來對付中共。

同時還有原因,原因直接來說就是中共最近幾年擺出一副自我膨脹,頭腦發熱的狀態要武統台灣,要武力統一台灣,什麼軍機繞台飛行,什麼軍艦繞台航行,遼寧號航空母艦,山寨版的所謂「瓦良格號」航空母艦穿過台灣海峽等等,做出種種挑釁的姿態,而且甚至說中共的軍機可以照到玉山,台灣的玉山,好像台灣完全在掌控之中,這個時候讓台灣陷入非常危險的境地,而兩岸軍力失衡。在這個情況下,美國相應的產生了一系列法案,對台灣安全的六項保障,提升美台軍事,然後發展了《台灣旅行法》。

《台灣旅行法》就是破除了過去說高層比如說總統級、行政院長級、國防部長、外交部長這個級別不要互訪,就是說這個層面完全可以互訪了。理論上來講,美國總統可以訪問台灣,台灣總統可以訪問美國,而且國防部長、外交部長,國務卿、行政院長這個級別都可以互訪,完全開通了。所以現在馬上就有一個美國的官員去了,叫黃之瀚(Alex Wong),是一個負責亞太地區的助理國務卿,到訪台灣。

所有這些姿態就體現兩個意圖,一個是川普政府對台灣民主的捍衛,對中共對台灣民主打壓的一個有力的回擊。另外一個就是既然中共緊抓住北朝鮮金正恩政權不放,在背後在海上還在提供石油討好進貢,想背後叫板美國,那美國當然要打台灣牌,把台灣作為一個戰略的支點對付中共。所以這兩點交會的話,我想這主要是《台灣旅行法》的一個大背景。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有觀眾留言向我們提問。川普是過去30年中對中共敢說敢做的總統,數字就能說話。習近平剛剛說過「公道自在人心」。然後觀眾問說有數字可以顯示公道嗎?趙培先生,我不知道您怎麼來回應這樣的一個問題?

趙培:有數字可以顯示公道,但這些數字都比較抽象,你比如說剛才說中共貿易上怎麼樣做了很多陰謀,我就跟大家說一個最實際的,就是前不久剛剛簽的鋼材,大家知道鋼材,美國在中國的出口名單排名最高的並不是今天,是2006年,排名第2位,那麼到了今天、也就是去年的統計數字,2017年的時候,美國只占中國出口鋼材的第18位。

為什麼川普要簽?因為中共耍花招。因為美國歷屆總統都在做對中共向美國傾銷鋼材做貿易制裁,所以中共耍了一個花招,它繞道,間接出口美國。大家可以看一下河北還是河南鋼鐵公司,它在歐盟收購鋼鐵廠,那麼一個都已經要倒閉的鋼鐵廠,它收購是為什麼呢?是因為要通過歐盟繞過美國對中國的關稅進入美國。那麼鋁材方面,大家知道2014年已經出來的新聞是,加州鋁業的高管讓人家航拍墨西哥沙漠深處竟然出現了一個儲存了100萬噸鋁材的這麼一個倉庫,就是直指中共的商人通過墨西哥,利用北美自貿協定進入美國。

那麼這一系列的數字說明了什麼呢?說明美國要堵住中共的鋼鐵和鋁材傾銷,他就要對全球動手。那麼大家可以看到,當時川普宣布對鋼材全球徵收25%,對鋁是10%和15%,那麼這一下子攪亂了整個全球,以前中共把各地都滲透好了,什麼東西給錢,讓歐盟不說話,哪怕歐盟自己鋼鐵都倒閉了,也要成為中共鋼材轉運的渠道。

那麼現在川普說,朋友是可以豁免的。加拿大跟墨西哥作為朋友裡面,要看北美自貿協定談的怎麼樣,談的怎麼樣代表什麼呢?就代表你們能不能從自己家堵住中共的這個口子;你們要堵不住,我一樣對你們收拾,我把你們的鋼材看作是中共的鋼材。那麼澳洲已經拿到豁免權了。

那麼歐盟剛開始還在那兒抗議呢,最後一看,咱們趕快向自由世界的新旗幟靠攏啊,馬上跟美國談這個問題。所以等於是川普徹底盤活了整個世界封堵中共的這個步驟。那麼加拿大現在有膽氣,直接說中共對我們傾銷鋼材;他以前是沒有膽氣說。

那麼這一系列的數字和這一系列的運作,應該是說我們不能說這30年,因為這30年裡面有很多國際變數,哪怕是對比他的前任,是對中共直接強硬的一個姿態,因為前任奧巴馬只是希望中共能夠在框框裡、世貿的框框裡,只是希望它能夠做的好。中共通過賄賂,比如說我每次給你多大訂單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那麼川普2017年訪華的時候,中共給了他多大的訂單啊,為了讓川普這次不做這個事呢,給了2,500億美元的大訂單。川普一樣回來做,那麼這就證明他是一個決心很大的總統。那麼這樣做,我剛才說了,整個自由世界已經是朝向美國這個自由的旗幟轉向的一個過程。

那麼大家看看共產陣營呢,北朝鮮迫不得已答應,金正恩答應跟川普峰會,不要認為他是伸出橄欖枝,他是投降了。他答應的條件是我暫停所有的核武器實驗和導彈實驗。第二個呢,我贊同朝鮮無核化,只有這樣川普才答應跟他談。這表明什麼呢?表明你只有對共產主義堅決的否定、拒絕,這個時候共產主義才要低頭,向正義低頭。如果你一直寄希望於它,那麼一切希望將會成為泡影。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我們看到美中關係在這方面,美國的動作應該說是接連不斷,我們看到第一步,川普換掉了國務卿蒂勒森,換成了鷹派的蓬佩奧;然後又換掉了經濟委員會的主任柯恩,換成了保守派的經濟學家叫庫德洛;那麼又在昨天換掉了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換成了一個波頓,同樣是鷹派。而且就在今天,美國的這個軍艦已經到了中共控制的島,十二海浬的範圍之內進入了南海。那怎麼來看待美國的這一系列的動作呢?

陳破空:說到這一點呢,就是美國總統川普的行動就像當年的拿破崙一樣,像一個將軍一樣,行動非常果斷,所以最近連換三個重要的職位,都是可以說三箭齊發,直指中共。首先,他換首席經濟顧問柯恩,是因為柯恩不支持他對鋼和鋁材徵收重關稅,那麼他就決定撤換。那麼他換上新的經濟顧問庫德洛,一上來就宣布不僅支持這個政策,而且說這個政策只針對中國,只針對中共,就盟國是免的,盟國是免這個政策,不受這個關稅的影響的,所以這個就符合了川普的意思。

第二個,他為什麼換國務卿呢?國務卿蒂勒森是個不錯的人,他以前是埃克森美孚公司,就是華爾街最大上市公司的執行長,以擅長談判而著稱,而且他上來的背景是因為親俄,他跟俄國有廣大的關係,又在俄國的石油投資。那麼川普最初是要連俄抗中,連俄制共,但是後來由於「通俄門」事件,未能成功。

那麼現在,因為蒂勒森擅長談判,但是川普認為談判的時期已經過了。跟中共、跟北朝鮮也好、跟這個伊朗也好,談判過去了。川普需要的是行動,而不是談判。所以蒂勒森應該下去了,但是他是尊重,下去了是尊重,並不是把他趕走。

那麼新上任的國務卿,這個是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他是每天向川普提供情報簡報的,所以川普通過這個情報簡報了解中共的陽奉陰違,尤其在朝鮮問題上、貿易問題上,一直是在跟美國耍陰謀詭計。比如朝鮮問題,假裝跟美國合作,結果在海上輸送石油,偷偷送石油;那麼貿易問題上,假裝跟美國談判,實際上是拖延時間,進一步的想削減美國,使美中貿易逆差繼續擴大。所以這個蓬佩奧是共和黨裡面茶黨最具傳統價值的部分,他是堅決的鷹派,他主張對朝鮮動武,主張對中共反制。

那麼換國家安全顧問更加重大了,川普換了三個了,第一個是弗林,競選大將,但是弗林由於「通俄門」事件,上任不到一個月被迫辭職;第二個他選了麥馬斯特,是個將軍,陸軍中將,那麼他是將軍內閣。麥馬斯特本來當時有意退休,是勉強接受了這個職務,他上任並不是對國家安全有太多的建樹,那麼他也是有這個去意。

在這個時候選擇的人選是非常讓外界大吃一驚的,這個人選是非常有名的,中國翻成約翰·波爾頓,台灣翻譯成約翰·波頓,John Bolton,這個人以前在小布什總統時代擔任助理國務卿,也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他是鷹派中的鷹派,非常強硬,有意識形態的。他是非常主張對極權政權採取措施,他主張攻打伊拉克,他堅決支持的,至今為2003年推翻薩達姆政權的小布什的戰爭辯護,是少數幾個辯護人之一。另外,他主張對朝鮮動武,更換政權,他主張對伊朗空中打擊;另外他主張對中國、中共採取堅決的措施。他非常的親台,他在2007 年就對台灣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有權利回到聯合國,說沒有人可以阻止台灣回到聯合國。2012年他又進一步的說,美國要支持台灣成為一個有主權的,保護台灣民主價值。

那麼他在川普上任的時候,他是國務卿的候選人之一。他當時有一個名言,當時川普跟蔡英文通電話,當天就跟波頓有一個面談,這個波頓支持他通電話,而且這個通電話中共暴跳如雷,波頓就發表了一個言論說,中共無權對美國總統跟誰打電話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另外他還提出一個,他應該把部分駐日美軍移駐台灣,可以一舉兩得。一方面減少駐日美軍在基地因為摩擦的問題而造成美日之間的摩擦;另一個,加強台灣的防護。他說台灣距離南海更近,比那個沖繩和關島更近的一個前線,所以更有利對付中共。

實際上他的那個政策非常妙,但川普沒有採納。他是絕妙在哪裡呢?如果美國駐軍台灣,就跟美國駐軍南韓一樣,駐軍南韓就抵擋了北韓的入侵,駐軍台灣就抵擋了中共的入侵,保衛台灣民主。

所以他這樣一個立場,當時川普為什麼會選他當國務卿呢?是因為他對俄國也非常強硬,而川普是希望穩住俄國,拉俄國,因為過去是連中制蘇,連中抗蘇,現在要連俄抗中,所以這點沒跟川普吻合,所以川普沒有考慮任國務卿。但是這次川普大膽請他任國家安全顧問,那可以說是舉世震驚。

但對中共而言,三箭齊發,都對著中共,表面上說是為了應對跟金正恩的談判,跟伊朗的核協議,事實上這都是小兒科,真正的大事件就是針對中共貿易戰、南海各方面的勢態,台灣、朝鮮問題的齊發。所以他需要一個堅強的政營,一個戰鬥政營、一個行動內閣,而不是僅僅說說而已。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剛才您提到了金正恩的問題、朝鮮的問題,那我們看到就是說美國現在和中共一起都在想辦法就是拉攏這個金正恩,讓金正恩向這方面靠攏。同時我們也看到俄羅斯這方面也是在美中之間,美中之間都在用力想把俄國也拉入自己的陣營裡邊。那麼我想知道這兩個人普京和金正恩這兩個人怎麼突然間就成一個香餑餑了?

趙培:其實金正恩不是個香餑餑,大家想一個問題就是說在美國要出台了對中共的全球鋁材和鋼材徵稅之後,金正恩突然低頭。那麼代表什麼呢?代表中共知道川普來真的了,它不敢在背後繼續挺金正恩,那麼根據在朝鮮的使館區的人員向海外傳出的消息是,即使館區都出現停電、還有停水等各種短缺現象,那麼如果中共真的是對金正恩說,小弟,大哥我實在是罩不住你的時候,只有這個時候金正恩才出來,才能夠出來跟美國低這個頭,徹底的同意川普所有說的東西。不管是真是假,他先是同意我可以按照你的條件坐下來談,這就表明金正恩是被美國對中共的制裁和對他的制裁同時打趴下來的一個人。所以他這一次是被打趴下來。

那麼普京的問題,普京跟中共和金正恩不一樣,是因為俄羅斯你即使有很多共產主義的殘餘,但是他不是共產主義。普京名義上他還是這個總統、總理是輪著換的,那麼在這個時候他在俄羅斯本身又有民意基礎,他也不是一個就是說像共產主義那樣殘酷的要威脅整個世界的人,他只是威脅自己的政敵。那麼在這個時候,雙方之間是有空間的。那麼這個時候美國不能樹兩個敵人,一定就是說找到最惡的那個。最惡的是誰?最惡的是共產主義。中共,那麼一定是把中共放在一個核心位置。

我剛才已經講了,整個全球的貿易被中共腐蝕的千穿百孔的情況。那麼在這個時候,美國需要普京不能站到中共那邊,要站到自由世界這邊,哪怕他跟自由世界有摩擦,你也應該可以站到自由世界那邊。所以這才是促成了川普一個很實際的選擇,我有多大能力我能做少事,那麼我不必要樹立更多的敵人,其實就是一個商業的技巧,拉攏更多的盟友,所以他才會向普京也不會釋放出那麼太強的敵意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我們看到現在這個美中關係應該說是急轉直下,那我想就是了解一下美中關係這個徵結究竟在哪兒?

陳破空:現在很清楚了。美中關係的問題在中共那邊,違規的那邊。就說美國是幫助中國經濟復興的重要國家,是首區一指的,按照川普的話說是,中共是拿美國的錢重建了中國,重建了紅色中國。就好像二戰,二戰的時候,中國都快被日本打的亡國了,那也是美國拯救了中國。結果後來中共上來之後,這個是叫作什麼呢?恩將仇報,反而去反美,到朝鮮跟美國去死搏。

那麼現在經濟上也是這樣。中共通過所謂改革開放打開門戶,開始是香港和台灣這個窗口的資金引進,後來主要是美國帶動西方在中國大量的投資,拯救了中國的經濟,讓中國富起來、強起來。但中共卻倒過來恩將仇報,盜竊、盜版大規模的知識產權,然後甚至連美國政府的聯邦雇員四百多萬個人資料都盜竊,其中包括個人很多華人資料,做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另外在地緣政治上處處挖美國的牆角,去搞南海啊、東海啊,到處去搞,然後在美國後院到處點火,什麼拉丁美洲。所以中共是做盡了這些壞事,實質上損害了美國。

美國給了中國這麼多的援助,那麼多大量的技術進去,結果中共是通過巨額的貿易逆差,每年過去的二千、三千多億剛好構成中共所謂的經濟增長,中共經濟增長之後,炫耀是共產黨的功勞,跟美國毫無關係,而美國是中共最大的敵人,至今是瘋狂的反美宣傳、反西方宣傳,然後高校不能講、這個不能講,公開的把美國樹為敵人,所以中共是咎由自取。中美關係,解鈴還須繫鈴人的話,中共自己要反省、要低頭,必須解鈴,否則的話中共就是吃不了兜著走,自己先收拾殘局。

主持人:我想再繼續問您一下,像美中關係急轉直下,您覺得哪一方會踩剎車呢?美中關係有沒有恢復到正常的可能?

陳破空:踩煞車的話,中共裡面只有一個,我看到王岐山還有點希望,這個人選,我認為王岐山是唯一能夠拯救習近平的人,唯一能夠拯救目前中共團隊的人。為什麼這麼說呢?過去5年的權力鬥爭,習近平靠的是王岐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王岐山閱歷豐富,經濟管過、外交管過,國內各種危機,處理過金融危機和SARS,各種危機都處理過,當過各種首長。

現在他主管外交、主管美國關係,我希望他能夠扭轉中共的極左思潮,因為中共現在王滬寧等人的極左思潮主導下,整個是極左,甚至是毛左,往這個死胡同裡面走,這個死胡同,中美是全面對抗,包括他們號稱的加強黨的領導,還想把自己那套所謂政治模式輸出到國際上,跟美國來進行競爭比賽。

在這樣中美全面對峙,又有貿易戰、又有冷戰,甚至隨時可能在南海等地方交戰,王岐山不是失敗,他要是硬碰硬,他知道肯定是輸,他要出來,因為習近平只會受兩個人影響,一個是王滬寧、極左的,一個是王岐山、趙紫陽班底出來的人,王岐山相對思想比較開明一點。只有王岐山能救習近平,只有王岐山能救中美關係,他是往開明的方向走,告別極左、告別毛左,往改革開放的方向走,而不是反改革的方向走,如果習近平能聽王岐山的,我認為這個關係還有救。但王岐山擅長談判,但現在也不一定有用,為什麼呢?因為現在美國已經不願意談判了,拿出實際行動來,你必須拿出行動,這是個考驗。

主持人:趙培先生您還有什麼補充的嗎?

趙培:其實讓大家想一想,中共這次修憲幹了啥?幹了一個黨、政、領袖三位一體,大家發現沒有,很奇怪的東西就是黨,所以只要是共產黨在的一天,中共對美國的策略就是一個什麼樣的策略呢?它就是只是收買媒體、收買大公司來進行陰的,哪怕是把美國政府給陰掉的一個策略,這種策略的情況下不會有任何變化。對於美國來講,他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

那麼現在就是一個正常世界,如果能讓中國變成一個自由國家、有人權的國家,那麼中國自然會遵守規矩,所以這是一切的根結所在,解決中共是一切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對中國人來說也是最好的一步。

陳破空:我補充一句,我預測習近平團會發生二王之爭,就是王岐山、王滬寧之爭,這個在中美關係上就會首先體現出來。

主持人:好的,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也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