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血染道縣:殺人風如何刮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3月27日訊】湖南道縣屠殺,是文革中濃重而又典型的一筆,殺人風波及全區其他10個縣,造成零陵地區九千多人橫死。這股殺人風是如何刮起的呢?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來看《血的神話》一書作者譚合成的調查。

1967年,整個中國陷入文革狂熱。7月18號,中南海內組織了批判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夫婦的大會,抄了劉少奇的家。8月7號,公安部長謝富治提出「砸爛公檢法」。8月9號,林彪提出「現在革命是革原來革過命的人的命」……

這些紅色指令通過電波蔓延全國,甚至是湘南边陲的道縣也難以避免。8月,道縣刮起了一股「殺人風」,迅速波及全區其他10個縣,造成全區共9323人被殺和自殺。

《血的神話》作者譚合成:「起因很簡單,就是當時文化革命中的那個思想,階級鬥爭的思想。就是要『趕盡殺絕黑七類,永保江山萬代紅』,沒有理由也沒有東西,反正要殺。它像最強烈的流行病那樣的,消息傳到哪,哪就開始殺。當時因為交通也不方便,通訊也非常的閉塞,那麼它基本上是步行的速度,在向外蔓延。」

1986年,譚合成以官方記者的身份前往道縣,採訪當地對屠殺的調查工作,因此得以接觸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加上大量實地採訪,他慢慢釐清了道縣屠殺的來龍去脈。

譚合成在《血的神話》一書中記載,道縣群眾在投入文革後,出現了兩派勢不兩立的群眾組織,一派叫毛澤東思想紅戰士聯合司令部,簡稱「紅聯」;另一派叫無產階級革命派鬥批改聯合指揮部,簡稱「革聯」。

8月5號,縣委書記熊炳恩將全縣一次佈置搶種、搶收工作的會議開成了一場開展階級鬥爭的動員大會。三天後,道縣「革聯」拿著零陵地區軍分區趙副司令員的介紹信,闖進縣武裝部,強行「接管」了槍支彈藥,被稱為「8·8搶槍事件」。熊炳恩又一次強調要狠抓階級鬥爭。「紅聯」在8月13號集中上千民兵,攻打道縣二中的「革聯」總部,武鬥慘烈。殺人風被煽起。

就在「紅聯」「革聯」武鬥的當天,出現了道縣屠殺的第一名受害者。

譚合成:「第一個被殺的叫做朱勉,8月13號晚上殺的朱勉。」

朱勉是壽雁公社下壩大隊所謂的「歷史反革命份子」,他參加過國民黨的軍隊,當過鄉長幹事,64年被定為所謂的「四類份子」。

不過,朱勉卻並非死於「紅聯」「革聯」的武鬥,而是前幾天就被壽雁區抓促小組組長,區公安助理員陳智希授意要「搞掉」的。陳智希聲稱朱勉搞反革命組織,給他安上捕風捉影的「罪行」。壽雁公社幹部反覆討論後,最終在13號晚讓幾個民兵將朱勉拉到山上打死,拋屍水塘。

朱勉之死在當時知道的人並不多,據譚合成記載,道縣濫殺的序幕是從四馬橋區楊家公社鄭家大隊殺鐘佩英一家母子三口拉開的。

和朱勉一樣,鐘佩英也是四類份子,也是在當地紅聯司令和大隊幹部開會後,被安上所謂組織反革命暴動的不實罪名,拖到山上用鋤頭扁擔打死。不同的是,因為怕她兩個兒子報復,之後將18歲和20歲的兩名少年也殺害。

譚合成:「朱勉是第一個被殺的,鐘佩英是拉開殺人序幕的。就是剛開始殺人都不敢殺,從殺朱勉,殺鐘佩英開始,上面鼓勵:殺的好啊,貧下中農革命行動啊,要看毛主席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啊。」

鐘佩英母子被殺後,消息傳開,全縣流傳四類份子要造反的傳言,殺人風很快蔓延。鐘佩英所在的楊家公社的幾個大隊趕緊行動,先後殺了31人。而其他清塘、清溪、梅花等區,先後召開社隊幹部會議,動員部署殺人。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