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研究生不堪導師奴役自殺:媽媽,我受不了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31日訊】近日,一則武漢理工大學研究生跳樓的微博引發輿論關注。家屬在微博爆料,陶某是武漢理工大學自動化學院研究生,因不堪忍受其導師的長期精神壓迫和生活奴役,感到無法擺脫而跳樓身亡。30日,該校回應稱,學校已經成立專案進行調查。

3月30日下午,武漢理工大學相關工作人員對陸媒稱,3月26日,該校一在讀研究生在校內墜樓身亡。公安機關調查結論為高墜死亡,排除他殺。事件發生後,學校成立專案調查和處置相關事宜,已經將初步調查情況向家屬進行了反饋。

此前的一天,自稱是跳樓研究生的姊姊在微博上發文稱:「我弟陶某是武漢理工大學自動化學院研三學生,3月26日清晨,在其研究生導師長期的精神壓迫下,不堪重負墜樓身亡,更悲慘的是這一幕竟然發生在自己母親的眼前。」

貼文說,陶某生前對母親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媽媽,我受不了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擺脫王某老師。」

據悉,陶某6月份畢業,為了擺脫其導師控制,偷偷找好了銀聯商務的工作,並簽了約,但幾天前被其導師知道,以「拿不到畢業證」相威脅,強行逼其在課題組繼續讀博。

帖文指,陶某大四畢業後,原本獲得保送至華中科技大學讀研的資格,但其導師王某承諾在其手下讀完碩士可以優先推薦到海外讀博,誘惑陶某留在其手下讀研。

讀研期間,其導師經常在夜間八九點左右喊陶某到家中,並頻繁讓陶某幫他洗衣,打掃衛生,送飯到王某家中,甚至眼鏡找不到了,也要陶某立刻前去王某家幫忙找。

慘案發生後,家人報警,警方以不歸他們管轄拒絕受理。陶某的同學得到消息後,連夜趕到其寢室帶回陶的電腦,連夜整理,登陸QQ,翻看聊天記錄,發現了大量聊天記錄。

根據陶某姐姐出示的幾份聊天記錄顯示,2016年9月,陶某已經準備出國讀博,王某告訴他,「這一次一定要對你狠一點,否則你會以為每次都會不了了之」,隨後王某要求陶某離開研究所。

去年11月,陶某去找工作,王某說「研究所沒有你這樣的人」、「道不同,不相為謀」。


多份QQ聊天記錄顯示,王某還要求陶某「進門鞠躬,稱呼他為『爸爸』」,強迫陶某「坦坦蕩蕩」的對他說「爸我永遠愛你」。(網絡截圖)

多份QQ聊天記錄還顯示,王某還要求陶某「進門鞠躬,稱呼他為『爸爸』」,強迫陶某「坦坦蕩蕩」的對他說「爸我永遠愛你」。此外,王某常要求陶某去家中參加活動,為其帶飯,「到茶餐廳幫我買一份香菇肉絲、一份黃瓜木耳雞蛋,一份飯,送到我家。」

陶某盡量做好導師安排的任何事情,包括照料導師的「衣食起居」。但在研究生學業快結束的時候,陶某已經準備好出國材料,王某不僅未履行自己當年推薦陶某到海外讀博的承諾,還撤去了陶某的幹部身份,限其三天之內離開研究所,甚至聯繫國外導師阻斷其出國之路。

陶某姐姐說,他的弟弟內心煎熬,買了一些專門自我疏導調節的書籍,展開自救。但王某的各種打擊依然接踵而來。

事件發生後,校方聲稱 ,導師王某都沒有責任,並對死者家屬進行24小時監控,家屬抗議遭到保安毆打。

她說,事發至今,家屬已經向校方提供了多種材料,可校方一直沒有給出接近事實真相的說法。而陶某「手機和身份證在學校消失,校方和警方聲稱迄今沒有找到」。

她還說,根本沒有預料到弟弟會自殺,「他非常乖,學習也好。」為還原事實真相,他們決定公布死者生前的聊天記錄。

也有一些陶某同學和朋友,在網上公布死者早前的訴苦。陶某稱,自己被強勢的導師「壓制的沒有空間」,沒辦法不惜「裝瘋裝傻」,已經到了「生死存亡」時刻。

相關信息在微博和微信等多個網站紛紛轉載,並迅速上到熱搜榜。據稱學校人員已經被禁止在微信群裡討論。29日下午,新京報嘗試聯繫王某本人,王某不接受採訪。


陶某的朋友在網上公布更多死者生前的留言。(網絡截圖)

上述陶某自殺事件,幾乎是西安交大博士楊寶德與其導師周筠事件的翻版。

2017年12月26日,西安交大藥理學博士研究生楊寶德被發現在西安灞河中溺亡。其女友曝光楊寶德同其女導師的部分聊天記錄顯示,楊某生前同樣遭受了長期的奴役和精神壓迫。楊某的導師不僅要其陪吃、陪酒、陪她打麻將,還要求楊接送,拎包送水,陪她逛超市。

事後,西安交通大學回稱,楊寶德的博士生導師周筠確實存在讓學生到家裡打掃衛生、陪同超市購物、洗車等行為。校方已對周筠進行嚴肅批評教育,校學位評定委員會取消了周筠的研究生招生資格。

對此事件,陸媒曾評論說,導師與學生之間的關係問題,一直是各個高校存有的問題,而「老闆與打工仔」的身份調侃,間接表現出了導師與學生之間不對等權利關係。

評論說,在中國,導師與學生之間的師生關係已經異化成了「老闆與員工」之間的功利關係,只是在這段「僱傭關係」之中,學生的去留,導師掌握着絕對的決定權。

如果學生想要割裂這段關係的難度非常大,一方面想要換導的學生,要得到接收老師的同意,另一方面,更要徵得現導師的同意才可。

報導說,正如楊寶德的同學曾對楊德寶說的那句話一般「你這麼好用,導師怎麼會捨得放你走呢?」 是走是留,這不是學生能夠決定的事情,而是握在導師手裡的權利。

從2002年至今,公開報導出來的13起影響極大的導師欺壓學生事件,其中7例事件中有學生死亡情況。而這種事件只是中共治下的亂象之一。

(記者李蕓報導/責任編輯:方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