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外交部被告 誰賣國?誰愛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04日訊】 【熱點互動】(1743)外交部被告賣國?誰愛國?

近日,退役軍人、獨立研究人士殷敏鴻,把中共外交部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外交部拒絕答复他關於唐努烏梁海是否被中共劃歸蘇俄所有。大陸媒體對此事視而不見,但是在海外社交媒體,人們卻在紛紛轉發並熱議。邊界劃定究竟是不是國家秘密、本國公民是否有知情權?為什麼中共外交部對這件事諱莫如深、裏面究竟隱藏著什麼?殷敏鴻最終能不能勝訴?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近日,大陸退伍軍人、獨立學者殷敏鴻把中共外交部告上了法庭,原因是中共外交部拒絕向他公開關於唐努烏梁海地區是否被中共劃歸蘇俄所有。大陸媒體對此事視而不見,但是在海外社交媒體卻被人們紛紛轉發並廣泛熱議。

究竟邊界劃定是不是國家秘密、公民是不是應該有知情權?外交部對這件事諱莫如深、究竟在掩蓋什麼,殷敏鴻最終能不能勝訴?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分析和解讀。一位是現場的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殷敏鴻把中共外交部告上法庭,究竟是誰賣國、誰愛國?歡迎您就此話題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者給我們發送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給我們留言。節目的開始,我們先請傑森向我們介紹殷敏鴻把中共外交部告上法庭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傑森:根據殷敏鴻後來在網上公布的訴訟書,大概了解事情是這樣的,殷敏鴻可能是一位愛國人士,在過去這一段時間裡對於中俄邊界、俄國侵占中國領土作了一些研究,去年8月14日,他特意向外交部提出信息公開申請表。按中國的法律,如果希望得到中國政府的法規、規定是屬於可以公開的訊息,可以填申請表,政府就把有關的消息給你。

殷敏鴻提了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中國和俄國之間,到底中國有沒有認可唐努烏梁海17萬平方公里歸俄國,有沒有這樣的協議?第二,中國和俄國在勘分邊界的過程中,是不是已經把這方面邊界勘分清楚了?第三,中國和蒙古勘分邊界的時候,對於蒙古北邊跟唐努烏梁海銜接的部分到底有沒有相應的協議?問了這三個問題:如果有這方面的協議,告訴我;如果沒有的話也告訴我「沒有」。他主要是出於研究的目的要求信息公開。

殷敏鴻提出信息公開申請表以後大概一個月,9月13日外交部的回函非常有趣,說,有關你提到唐努烏梁海的問題屬於國家機密,我們不能告訴你。你如果不服氣的話,要麼你去行政覆議,要麼你去告我。

後面這個話就非常有趣了。去年9月份提的,大概到今年3月初的時候殷敏鴻真的到北京中級法院提告。最近在網上登出來的是他提告的訴訟請求書,請求書裡同樣要求,第一點要求是:你把你的覆議信拿回去,我不要你的覆議信,我要求你準確回答我這三個問題。

主持人:要求直接回答。

傑森:他擺了一系列他的研究結果,他說,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根據我的研究,從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中共劃分了一系列,特別是1990年代江澤民執政期間,作了一系列東、西邊境的勘分協議,甚至在2001年簽署了中俄友好協定,中間隻字未提唐努烏梁海的問題。如果按這樣的說法,按法理上規定,唐努烏梁海應該還是屬於中國的領土,但是因為我的研究資料有限,我需要外交部給我提供,是不是中共在私下對於唐努烏梁海地區與俄國有一些特殊的協議、中盟之間的協議,如果有的話告訴我,你必須告訴我,我有權利知道這個事;如果是國家機密,你也應該把相應的有關部分告訴我。就是這麼一件事情。

這個事情公布出來以後,海外又一次大家開始熱議了,因為這是熱點話題。中國畢竟在過去一百多年裡,針對俄國損失了1/3的國土,就從各個角度來說,俄國直接占有了大概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包括外蒙就是將近300萬平方公里,幾乎中國1/3的領土都被俄國直接或間接拿走了。

俄國對於中國土地的侵占是敏感話題,又是中共的一個敏感話題,因為在江執政的過程中直接認可所有這些侵占問題。所以這事最近又成為一個熱點,再次讓人們關注到底是誰出賣中國祖先的領土?這個問題又擺在中國人面前。

主持人:說起殷敏鴻申請行政覆議或者告中共外交部,趙培先生,我想了解關於邊界劃定的問題,公民有沒有知情權,是不是國家秘密?

趙培:其實公民是有知情權的。「公民知情權」也是人權走在前面的美國的一位編輯1945年就提出這個問題。你看,現在美國不管有什麼政策,國會有聽證會,這就是公民知情權,比如說,把美聯儲叫到國會去問一些問題,是公開的,你可以在那聽、可以在那記、可以發表,這就是公民知情權。

涉及到領土的問題當然屬於公民知情權。按照「國」的概念分三個層級,第一是國家政權,就是權力機構;第二,就是百姓、中國人的概念;第三,就是領土概念,中國有多大就指的是領土概念。中國人自然要知道領土去哪了,而你中共、天定的命運就必須告訴中國百姓。

我補充一點,殷敏鴻說的話其實有很多潛台詞。為什麼呢?大家看看唐努烏梁海的歷史,這個地方在蒙古開始建立大蒙古汗國的時候,叫「林木中百姓」,被成吉思汗打服的,這個地方是類似盆地的結構,北邊有山林,南邊有山林,狹長的一塊天然富饒之地,大元的時候還在中國的版圖之內;到了清朝的時候又回到了中國的版圖之內,分五旗。

最早這個地方的議定書是什麼時候簽訂的呢?是大清於1727年簽訂的中俄《布連斯奇界約》。唐努烏梁海被山林包圍,北邊的薩彥嶺是中俄邊境,當時是訂好了的,以後,俄羅斯帝國不斷侵占,把西邊一塊劃走了,現在唐努烏梁海中間的那塊17萬平方公里,就咱們歷史上大清沒有賣過這塊領土給外國人,北洋軍閥也好、中華民國也好,都沒簽定任何條約賣給任何國家。

那麼這塊領土是怎麼丟的呢? 1918年,這塊領土被北洋政府給收歸過,到了1921年,一幫布爾什維克(俗稱的共產黨)在這個地方建立了一個蘇維埃政權。大家看看蘇維埃政權是什麼性質?瑞金蘇維埃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一樣嘛,都是分裂中國的;到了1944年,蘇聯就把這個蘇維埃共和國吞併了。這17萬平方公里土地(我沒說那24萬平方公里的事),咱們從來沒有劃出去的領土,就成了現在俄羅斯的圖瓦共和國。雖然俄羅斯人不斷移民,但是當地的百姓大部分人還是圖瓦族,就是突厥族和蒙古族的後裔。外蒙古都不承認這地方是它的,因為確實不是它的;它是屬於大清版圖、大元版圖,那就是屬於中國的嘛!

這個問題殷敏鴻問得很技巧,他從來沒說是中共賣國,但是他問,大清沒有割讓過、中華民國沒有割讓過,而北洋軍閥(中共整天說人家不斷混戰、中國暗無天日的北洋軍閥)收回來過的領土,你中共人模狗樣的號稱你是中國人,你怎麼樣?有沒有割讓呢?所以他一直提1949年之後,你中共有沒有跟蘇聯、有沒有跟俄羅斯簽訂任何條約?他的重點就在這。你中共如果沒割讓,那個地方就是中國的地、飛地也是中國的地,我們就應該收回來。

所以從這一系列原由看來,中共外交部的回覆,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就是說,有,但是不告訴你,你去告我吧!

傑森:其實按中國自己的法律規定,任何有關國土的決定是要通過人大常委會批准的;人大按中共官方的說法,也是代表老百姓的機構,因此不可能人大審議的事情對老百姓是機密,這是不合適的。從任何角度,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外交部要說這是機密。我以前以為沒有任何事,它說「機密」反倒讓我覺得,難道中共對於唐努烏梁海真的跟俄國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協議?這反倒讓人有一個巨大的問號。

主持人:對,外交部的回函讓人感覺很蹊蹺:你還可以去告我!

傑森:這個過程我也有多方解讀。我的感覺是,江澤民從1991年開始執政,1991年、1994年、1999年甚至2000零幾年,跟俄國有一系列東、西邊境勘分協定,實際上可以說是極端喪權辱國的一系列協定。

歷史上因為清政府在俄國的鐵蹄之下,弱小的國家被迫簽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按國際法的規定,在非互相公平認可的程度下簽的合約,國際法是不認可的,當時清政府跟俄國的簽署,中國損失大概14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按國際法的標準、規定,是支持我們要回來的。

江澤民從1990年代做的事情,認可了歷史上中國歷屆政府都不認可的,有可能按國際法要回來的這1400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所有權;他基本上是認可了歷史上一切的國民權利,而且更多,包括圖們江出海口等土地。這個過程我想外交部是知情的,雖然簽署的一切協定,中國的報紙上沒有登,老百姓沒有拿到細則,但是所有過程外交部的人是知道的,而且外交部的人應該是非常反感這個事。

我猜想,如果外交部真有一些愛國人士的話,當他們看到殷敏鴻的訴訟,可能也想藉這樣的語言重新激起對此事的討論。

2001年,江澤民和俄國簽署《中俄睦鄰友好條約》,中間有非常讓人生氣的第六條,條約明確規定:兩國非常滿意現在邊界的情況,不作任何的要求。而這項協議,就把以前江澤民從1991年到過去的十幾年,把一切喪權辱國的邊境勘分條例都給固化了,都承認了;在邊境勘分協議之外了又加了緊箍咒──中俄友好協議,有效期20年。換句話說,到2021年,3年以後就過期了。

但是這項協議有規定,必須在協議到期的前一年,任何一個國家如果提出取消協議,這項協議就可以取消;如果沒有任何國家提出取消協議,自動延續5年,續延5年,於此可以永遠延續下去。換句話說,2020年,就是後年,如果沒有人提出來,這項協議就會再延續5年。

外交部很可能也有一些有識之士希望能有人提出這事,在2020年的時候至少把這項協議拿掉,把這個緊箍咒拿掉,拿掉以後我們才有可能、有理由重新勘分,再跟俄國討論有關邊境勘分協議等相關的事情。

所以在我看來,外交部這麼說,有可能是中共外交部內部的人希望讓大家再次討論這個歷史問題,把江澤民當時喪權辱國的這些協議能有機會翻一點是一點。

主持人:趙培先生,剛才你們二位都提到,近代歷史上的歷屆政府像蔣介石等,都沒有承認這些不平等的條約,為什麼江澤民就敢承認,他的行為是什麼性質呢?

趙培:我們剛才講,首先,這塊領土我們從來沒割讓過,沒有哪個條約說我們把這塊領土割讓了,我覺得這位大陸的退伍軍人非常機智地利用了這一點。我們從來沒割讓,你說歷史上割讓了;我沒割讓的地憑什麼沒了呢?那是誰割讓的?是中共割讓的。

這塊地沒了的問題涉及到中共賣國的傳統,當然,作為中共來講,它的政權性質不叫賣國,當時在北京建立政權之後,周恩來簽了一項《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裡面有一些附屬條款(當然現在還是國家機密)、補充協定,他賣國的鐵證都在裡面,因為他簽的嘛!比如出賣新疆和中國東北的鐵路給俄羅斯,這兩個地區劃成蘇俄的勢力範圍。這都是周恩來親自簽的字。那麼這裡面的問題在於當時周恩來是不是賣過這塊地,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周恩來做這個事他的心理狀態大家都很明白,就跟圖瓦共和國一樣,他沒有把自己當成中國人;他把自己當成要解放全世界的共產主義者的一分子。注意,他沒說他是中國人,他是把自己當成共產主義者的一分子。共產黨是沒有國家的,這是人家一直這麼認為,你非得把人家硬跩成中國人,我就懷疑你是不是中國人。咱們先說到這,就是他的心理狀態,當時中共為什麼簽。

到了江澤民時代,1994年簽訂《中俄國家西段協定》書,一直懷疑的就是這份議定書。「西段」就涉及到新疆這一段,一直懷疑江澤民在這裡把唐努烏梁海的地給徹底賣掉,就等於不光承認前面周恩來做的事情,而且是議定了:我們倆已經劃好了,就這麼樣。就賣了!

2001年簽訂《中俄睦鄰友好條約》,剛才傑森博士提得非常具體,20年的協約。熊瞎子島的一半就是在這項條約當中賣掉的。一直到後面2004年,還有李肇星簽的一項協約,那都是後話。這一系列的賣國,中共把中國賣了這麼多年,給固定了!

這是共產黨的心理狀態,共產黨到江澤民時代就是追求:我不能亡,你看四外的共產黨都亡了;我不能亡,我得抱俄羅斯大腿。這是當時中國共產黨懼怕滅亡的心態,這是黨的心態。具體到江澤民個人,其實他沒什麼胸襟,就一戲子,北邊一施壓、普京一施壓、衝他一瞪眼他就嚇軟了!這是他個人不具備王者氣質,他賣了國,戲子賣國,主政賣國。為什麼不說他是人民藝術家而說他戲子?因為他賣國所以我說他是戲子,我沒有一棒子打死所有藝術家。就是戲子賣國的一個過程。

另外,他當時也是想保住中共,這是第二個原因。我剛才已經講了。

第三個原因,一直有傳言,一直有人考證過,他在蘇聯留學期間加入過克格勃(KGB),小辮子掐在人家手裡,人家說是把它翻出來,他立馬就從總書記的位子上滾蛋了,所以這時候他是賣國求自己的官位、求自己的權勢。

這可能是他賣國的三個原因;他個人簽的這些是賣國條約,就是出於他個人的問題。

傑森:剛才趙培談了幾點我覺得非常好,我想確定一點。剛才我談到出賣了東北的100萬平方公里、西北44萬平方公里,這是通過清政府簽訂的三個不同的不平等協議,而唐努烏梁海這塊地方一直是筆糊塗帳,按歷史記載,中國從來沒有任何協議把那塊土地出讓出去,包括外蒙獨立的過程中那塊土地都沒有跟著外蒙一塊獨立。

主持人:就是說,一直都是中國的領土。

傑森:對。因為那塊土地跟外蒙的性質不一樣,外蒙在清政府的時候都有相對的獨立權、自治權,而唐努烏梁海那塊土地從來都是中央政府直接管轄的地方。所以那塊土地換句話說是莫名其妙就沒了,莫名其妙就歸了俄國,還不是歷史上清政府簽了協議的沒了!這就是為什麼這一次殷敏鴻問這件事:那塊土地一直是我們的,按協定從來都是我們的。是中共簽了什麼協議?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我想談的是,江澤民到底跟俄國是什麼關係?我倒覺得趙培說的第三點是最關鍵的。我們發現,江澤民1989年踩著學生的鮮血上台以後,從1991年開始跟俄國簽邊境協議,而1991年發生了什麼事呢?

1991年,江澤民以中共總書記身分去俄國訪問,俄國在他身邊突然派了一個女的叫克拉娃,跟他「不期而遇」。而克拉娃是誰呢?據說是當時他在俄國時候的舊好。事實上有人說克拉娃是克格勃情報機構安排好的,在他訪問的時候,當俄國把克拉娃安排在他面前,他非常明白俄國要做什麼。在這個情況下,作為中共總書記的他也就心知肚明俄國要讓他做什麼。幾個月之後,他就跟俄國簽了第一份邊境勘分協議,之後,幾乎是俄國要什麼就給什麼,在所有的協議裡頭,中國沒有任何一點點據理力爭的因素,幾乎是所有俄國要的都給。

包括清政府在簽署的一系列不平等協議還至少有一項琿春市的協議,就是圖們江的出海口,當時清政府特意簽了一項協議,保證圖們江出海口是中國和俄國共有,但是江澤民簽的協定裡頭硬是把那個出海口完全歸了俄國。本來當時已經跟俄國談好了,計畫共同建設琿春市為出海港,準備投資上百億建一座國際港口,直接可以讓吉林通日本、韓國,把吉林變成沿海城市。事情在討論過程中俄方得知了,中共已經簽了整個出海口歸俄國。所以這項協議不了了之,最後琿春市的發展完全被制約。

這一點非常清楚,江澤民做的是當時清政府據理力爭來的利益被他轉手讓給了俄國。這一系列的過程沒有任何解釋。沒有任何解釋,為什麼中國的一個老人,這麼樣的把一切權利給了俄國,讓利給俄國,而俄國零讓利給中國。這是為什麼?唯一的解釋很可能俄國人手上有他的把柄。剛才趙培談的第三點,如果要我談,這是第一點。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一位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最近19大,習近平在會上說的口氣非常硬,他說,祖國的領土絕對不能也絕對不可能從祖國分割出去。他講的口氣這麼硬,我想請教一下趙培和傑森,面對江澤民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把那多領土分割給俄國;習近平講的口氣這麼硬,他能不能去解決這個問題、去平反這件事情,把那些江澤民割出去的土地重新拿回來?謝謝。

主持人:我想,何先生的這個問題應該代表很多觀眾,我不知道二位怎麼樣來回應何先生的問題?

傑森:我感覺,習近平說的話倒是表達了所有中國人的心聲,他特意提到:任何人、任何集體、任何政黨沒有權力損害國家利益、領土的完整。可以感覺到這是每位中國人都應該說的話。他特意提到「任何政黨」,我感覺包括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任何個人包括江澤民所做的一切事情,如果有損中國利益、有損中國領土完整,我們有權力追討回來。

如果習近平真的按他說的話去做,我們不要把百分之百的注意力集中在釣魚島那幾塊石頭上;把中國1/3的領土拿回來一點點行不行?我覺得這是所有中國人的呼聲。但是在我看來他必須得走幾步路,第一步路,得要釐清江澤民為什麼當時要賣國。

江澤民把一個非常重要的人抓起來,關了10年,叫做呂加平。呂加平是歷史學家,他寫過一份著名的研究報告,說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其中第一奸就是克格勃的間諜。

呂加平是歷史學家,他不是空口胡說,江澤民直接就派他的爪牙周永康判了他10年。

主持人:判他10年的理由是什麼呢?

傑森:顛覆國家罪。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為了國家命運而呼喚的人會顛覆國家;一個賣國的江澤民好像又變成了國家的代表,這是令中國人非常屈辱的事情。呂加平被關了10年,但是2015年的時候突然被放出來,甚至有人說這是「信號」。這我不知道,我希望是個信號!

另一個,我們再看看按國際法的規定,如果兩國的協議是一方威脅,用威逼的方式讓另一方簽的,這項協議不具國際認可的法律效益。如果我們能證明江澤民確實有克格勃的背景,在俄國某種意義上的暗示或威脅下,江澤民指導簽的這一系列不平等協約,按國際法規定可以撤回。

再有一點,江澤民簽署的所有這些協議,沒有人大的批准,而這些協議某種意義上講都是跟國土有關。按中國的法律規定,沒有人大的批准,有關領土問題的協議是不具法律效果的。從這一點來說,我們也有可能有理由推翻江澤民簽的那些所謂「邊境勘分協議」、「睦鄰友好協議」,重新跟俄國討論邊境問題,這都是有可能。

但是,習有沒有魄力先把江澤民老底揭出來,這是關鍵問題、核心的問題。江澤民除了沾染法輪功的血以外,他賣國的醜聞也是他努力想蓋住的另一件事情。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不知道您怎麼理解剛才傑森提到呂加平揭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中共媒體有一種說法,也有不同的網友這樣評論:這樣的行為好像是不愛國。我不知道您怎麼理解這樣的問題?

趙培:我再回應一下剛才那位觀眾的問題。反正我是認同習近平說的話,但是他現在做不到。為什麼說他現在做不到?中共這一次的修憲,重點其實根本不是任期問題;根本想做的事是把黨、政、領袖三位一體給綁到一塊,這裡面混進一個很奇怪的東西就是黨。這個黨怎麼規定國家的利益呢?2009年,中共的國務委員戴秉國訪美,中共中新社報導,他說,確保中美關係的發展,要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中國的核心利益(這是戴秉國說的),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發展。

其實說白了嘛,中共的江山,中共是國家的基本制度,它的統治是國家安全;其次才是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大家想明白沒有?中共作為一個政黨,它是完全可以為了它自己去出賣中國的主權和領土。所以我說習近平現在做不到,但是未來能不能做到?你只要把共產黨拿下去你絕對能做到。

因為只要共產黨下去之後,中國核心利益的順序立馬調轉,國家、領土、主權和中國人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後面的經濟問題等等。所以要調轉這個順序必須共產黨下台,這是我對這個事情的解讀。

我們再回到剛才的問題,怎麼看「愛國」的問題。其實我剛才講了,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光「國」這個詞在中國就有三層概念;在中華文化當中「中國」是四層概念,首先是文化概念,我們為什麼能稱為中國人?你不管拿的哪國籍你都是中國人,因為你說漢語,你說中文、你用中文、你認同「仁、義、禮、智、信」你就是中國人,這是歷代定義中國人的標準。

第二個「國」就是領土完整,這個大家都知道,我們今天主要談的領土完整。岳武穆岳飛說「還我河山」,就定了「國」的概念裡面有領土的概念在。第三個才是國家政權。其實社稷是最次的,前兩個才是關鍵。

「愛國」你要愛中國人,愛中國人的什麼呢?愛中國人的文化、中國人的人權和領土,今天有人已經提出了要揭露江澤民的賣國歷史,那麼我請問,一直號召愛國的中共媒體和海外中共媒體,你們不是一直說愛國嗎?跟我一塊兒喊啊!今天要中共公布江澤民的賣國密約。這就是我們愛國、真真實實愛這片國家領土的表現。

愛中國人,我就真真實實為中國人的人權去呼籲,我為法輪功學員在國內被迫害的人權呼籲。法輪功學員也告了江澤民呀,直接告江澤民迫害中國人的犯罪事實,他們才是愛國。因為他們維護自己人權的同時,也維護全中國人的人權;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輪功的信仰自由和法輪功學員的人身安全,那它敢迫害其他人的信仰自由和人身安全嗎?中共全都不敢。這才是最切切實實、扎扎實實你對國家的這份愛,這也是我對國家的這份愛。

我想請問那些愛國的媒體,你能不能跟我一塊兒去愛呢?這就是我對你的一點小小要求,從現在愛這個國家的人和領土還不晚;不要去愛那個政權。因為那個政權現在不是中國人的政權;是被共產黨附體的政權,就是共產政權,我們不承認它的合法性,我們才能討回我們的領土和人權。

傑森:網上有一些「五毛」也特意說:「我們現在要跟俄國搞好關係,俄國已經占了那麼多年,我們要不回來,現在再挑起這事其實沒有意義。」完全是胡說。

釣魚島是不是日本也占了很多年了?為什麼現在釣魚島的事大家一直可以說呢?釣魚島芝麻大的地方,估計一張桌子都放不平的地方;而那邊大約是14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肥沃的土地呀,完全可以說是不了了之就過去了?我完全不懂這種邏輯。包括南海的很多群島,要是也被越南占了我們就不提了?這個邏輯是不存在的。

唯一的說法是什麼呢?就是中共的那些「五毛」沒有本身的思想,中共讓他說什麼他就說什麼,他「愛國」的概念只是用來打人的棒子。當別人說中共在毀滅中華民族的時候,那些五毛說你不愛國,他在混淆黨和國家的概念;當中共在賣國的時候他又說,別糾纏這個事情,我們現在睦鄰友好。你知道這些人,其實是沒有思想的,這些人是沒有良心的,他是徹頭徹尾不知道什麼叫愛國;他只知道為了那5毛錢去昧著良心發帖子。

主持人:現在有手機短信發進來,我們讀一下。習近平幾天前才宣示,中國領土1吋1毫不容他人分割出去。言猶在耳,請問要如何落實執行他的話呢?

另外一位朋友發送短信:所有這塊土地的文件,由大清國轉移到中華民國,目前有關文件全部在台灣,也就是中華民國的手中。中共手中沒有擁有這塊土地的法律文件。

還有一位朋友發出短信這麼說:為什麼中俄的領土協議只要領袖簽字,不經人大通過、批准就可以生效?這是違法的,人民不承認。

傑森,我不知道您怎麼回應觀眾朋友的這些問題?

傑森:我們從最後這一位觀眾回應。我剛才已經說了,是,江澤民所有那些行為,我們可以以他沒有通過人大批准把它作廢,這是途徑之一。但是核心的途徑我還是說,揭露江澤民真正是俄國的內奸,以此來證明那些協議不是公平的交易、公平的情況下簽署的。

另外一位談到一個很有趣的概念,當時清政府跟俄國簽署的那些協議現在都在台灣,在台灣的手裡頭。當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按我們中華民族的立場,當時清政府簽署了很多,如璦琿協議、北京協議包括出賣新疆的協議,那些協議都不是公正的情況下簽的;都是俄國大兵已經占領地方以後,逼著、拿槍指著腦袋讓中國人簽的。那些協議,按此時的國際法規定是可以作廢的。

所以那些文件在台灣、在哪兒我們都不認可的,那些東西都是不認可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有理由向俄國尋求這14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所有權;我們可以跟它討論,這就是原因。

第一位觀眾談到習的說法,某種程度上我們剛才已經回應了。習說的話,我說他這話沒錯,但是他怎麼做是關鍵。他不能說空話;說空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也是對中華民族不負責任。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還有這樣一個問題,像這樣不明不白的情況之下,這塊土地就不在中國的領土範圍之內,有沒有可能要回來?怎麼才能要回來?

趙培:提到這個問題,中共的邏輯:我們打不過人家我們就不要了。要是說這話,等達到那一天我們有權力去要嗎?沒有權力去要,因為偷偷被你賣了。咱們中國人是禮儀之邦,我們講禮、講法,應該是先把基本的法律問題解決了,我們可以要。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簽,為什麼沒有簽?我們不承認中共政府。

我剛才特別提到這一點,中共跟圖瓦共和國的性質是一樣的,都是當年共產國際搞出來的,布爾什維克人搞出來的;不是中國人搞出來的。我一直認為中共是分裂中國的政府,因為它當年在瑞金也搞過蘇維埃政府保衛蘇維埃,它都是要保衛蘇維埃的。當時民國政府向蘇聯政府要回遠東鐵路(東北鐵路)所有權的時候,中共搞了個瑞金蘇維埃政府,就是保衛蘇維埃。當時它提的口號就是這個。

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的政府、黨執政的政府,就是當年共產國際分裂中國的政府。從這一點上,這個政府簽訂的任何條約都是殖民條約,都是共產黨、蘇聯殖民中國的條約,我們都可以不承認,不管是周恩來簽的也好。周恩來還把江心坡賣給緬甸、還把白龍尾島賣給越南,我都不承認;還把長白山的天池賣給朝鮮,我全都不承認;江澤民賣掉的我也不承認。

海參崴那個地方,就是中共跟人進行軍事演習的地方,那個地方我們只是租借,到1999年應該跟香港一塊兒回歸中國,這個我們是記得清清楚楚;1999年跟澳門一塊兒回歸中國,我們記得清清楚楚。

第一,租借的和沒割讓的先還給我們;第二步,當時簽定的不公平條約是別人拿槍逼著簽的,得要回來。因為那時候我們已經強大了,所以我們要給子孫後代積德呀,應該留點資源給子孫後代。中共現在已經把大陸能控制的範圍之內的資源給搜刮、開採、糟蹋的連地都糟蹋了,咱們能留給後代子孫點什麼呢?現在中國人得想一想!

我們子孫都需要飯嘛,我們北邊還有大片肥沃的土地、煤礦、礦藏,我們今天談到的唐努烏梁海裡面有很豐富的礦藏,我們要討回這些權利留給後代子孫,一旦我們強盛了,我們繼續是大漢、大唐、大清;我們絕對不是共產國際裡的分支。這一點請全部中國人想一想,今天你還在表面上喊一聲「支持中共啊」,別人一說「中共不好」,你就說「你賣國」,你想想你是不是中華子孫?這才是一屁股坐到哪裡的關鍵問題。

傑森:問題關鍵是什麼?其實不是俄國強了,中共不敢要。塔吉克斯坦是個很小的國家,它跟中國邊界有2萬8,000平方公里的爭議土地,2008年有一則報導氣得我要死,報導說,中國和塔吉克斯坦重新勘分邊界以後,中國增加了1,000平方公里土地。我們有2萬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塔吉克斯坦給了我們1,000平方公里,拿走了96%,然後我們高興地拿到了百分之三點幾的土地就已經很滿意了。這就是中共在很多問題上一而再、再而三出賣中國領土的具體展現。

任何有爭議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中共就一定要完全白給別人或者只拿百分之三點幾的量,剩下的全部白給別人,我就不知道中共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唯一解釋就是中共根本不把國土、人民、文化當回事,只把它的政權、政黨當回事。

主持人:話歸前言,殷敏鴻告外交部的案子,就您分析有沒有可能成功?

傑森:這將會是非常有政治指向性的案例,如果法院(現在是北京中級法院)批外交部必須給出回覆,這就是非常大的政治指向;如果拚命壓、拚命蓋,像歷史上的事情一樣,那就是中共準備再次接著承認它賣國條例的舉措。習近平在這個過程中能不能實現他的諾言?大家也要看這個事情。

主持人:非常謝謝二位的精采分析。我們線上還有觀眾朋友,因為時間的關係不能再接聽您的電話,感謝您的收看和參與,觀眾朋友們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