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特異功能的少年紀曉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08日訊】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槐西雜誌》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袁愚谷制府,諱守侗,長山人,官至直隸總督,諡清愨,少與余同硯席,又為姻家。自言三四歲時,尚了了記前生,五六歲時,即恍惚不甚記,今則但記是一歲貢生,家去長山不遠,姓名籍貫家世事跡全忘之矣。

這段話的意思是:袁愚谷總督,名守侗,長山人,官做到直隸總督,諡號清愨,小時候和我同學,也是我親家。他說自己三四歲時還清清楚楚記得前生的事,五六歲時,就模模糊糊記不太清楚了,到現在只記得前生是一個歲貢生,家離長山不遠,而姓名、籍貫、家世事跡等全都忘記了。

接著紀曉嵐有一段自述:「餘四五歲時,夜中能見物,與晝無異。七八歲後漸昏閽,十歲後遂全無睹。或半夜睡醒,偶然能見,片刻則如故。十六七歲以至今,則一兩年或一見,如電光石火,彈指即過。蓋嗜欲日增,則神明日減耳。」翻譯成白話文是:「我四五歲的時候,夜晚黑暗中能看見東西,和白天一樣。七八歲以後,黑夜看東西就逐漸模糊不清了,十歲以後,就什麼也看不到了。有時半夜醒來,偶爾能看見黑暗中的東西,但過一會兒就和平常一樣看不到了。從十六七歲以後到現在,一兩年才出現這種情況一次,但也好像電光石火,彈指間這種現象就消失了。原來隨著人的嗜好、慾望日益增加,神明的一面在一天天減少。」

類似紀曉嵐的這種情況其實很多,特別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氣功高潮中,經常可以看到某某小孩有什麼特異功能的報導,許多科研人員對他們進行了實驗,證實這些功能是真實存在的。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些功能逐漸消失了。因為在人類這樣一個大染缸中,人的思維越來越複雜,慾望越來越多,而這些超常的功能是不允許心性低的人擁有的,也就漸漸失去了。只是紀曉嵐終於悟出了這個道理,而那些特異功能者和科研人員未必明白這些。如果有明師指導,守住心性,真正實修,才可能保持功能不丟甚至修出更強更多的功能。

──轉自《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