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雨春意闌 分茶賞牡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20日訊】穀雨是中華24節氣的第6個,每年4月20日前後,視太陽到達黃經30°時為穀雨。2018年的穀雨交於4月20日11時13分。

古人說「雨生百穀」。古籍《通緯.孝經援神契》記載:「清明後十五日,鬥指辰,為穀雨,三月中,言雨生百谷清淨明潔也。」明代植物栽培專著《群芳譜》中說:「穀雨,穀得雨而生也。」

民諺云:「清明斷雪,穀雨斷霜」,穀雨是春季最後一個節氣,穀雨節氣的到來意味著寒潮天氣基本結束,自是日起,土膏脈動,穀物得雨而茂盛,是播種移苗、垵瓜點豆的最佳時節。

穀雨三候

中國古代將穀雨分為三候:一候萍始生;二候鳴鳩拂其羽;三候戴勝降於桑。

穀雨之後,降雨量增多,水中的浮萍開始生長;布穀鳥的鳴叫聲迴盪田野,似在「布谷聲聲催春種」。明朝劉伯溫有詩云:「鳴鳩語蕪聲相應,又是人間一度春」,則是說,鳩鳴預示著春要結束。

戴勝鳥。(Pixabay)


穀雨的後五日,桑樹上開始見到戴勝鳥。穀雨節氣恰似春天最後的樂章,提醒人們「流光容易把人拋」,春意漸盡了。

穀雨由來

穀雨節氣,源遠流長。據《淮南子》記載,倉頡造字,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黃帝於春末夏初發布詔令,宣布倉頡造字成功,並號召天下臣民共習之。這一天,下了一場不平常的雨,落下無數的穀米,以慰勞聖功,後人因此把這天定名穀雨,成為節氣中的一個。

倉頡畫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倉頡死後,安葬於陝西省白水縣史官鎮北,墓門刻了一副對聯:「雨粟當年感天帝,同文永世配橋陵」。每年穀雨節這天,陝西白水縣史官鎮都要舉辦倉頡廟會,並於穀雨這天公祭或民祭倉頡。祭祀歷經數千年,而約定成俗。

穀雨品新茶。(Pixabay)

穀雨風俗–喝穀雨茶

穀雨是採茶的時節。民諺說:「穀雨穀雨,採茶對雨。」「清明見芽,穀雨見茶」。

清明時節,茶樹只長出幼嫩的小芽。穀雨時節,氣候溫暖濕潤,小芽迅速長成鮮葉,此時採制的茶稱「穀雨茶」,又名「二春茶」,是茶中的上品。

明代品茶專家許次紓在《茶疏》論述採茶:「清明太早,立夏太遲,穀雨前後,其時適中」。

唐代《調琴啜茗圖》。(公有領域)

古人詩云:「正好清明連穀雨,一杯香茗坐其間」。一年之中,穀雨這天上午採摘的鮮茶葉炮製的茶葉才算是真正的穀雨茶。穀雨茶色澤翠綠、葉肥汁滿,可以清肝明目、祛除身體濕氣,正好符合人體在春天的保健需求。

唐畫《調琴啜茗圖》局部,侍女以托盤奉茶。(公有領域)

食香椿

北方有穀雨節氣吃香椿的習俗。中國人食用香椿歷史已逾千年,漢代即已普及。及至清代,文學家袁枚在《隨園食單》中,收錄了香椿拌豆腐這道菜的食譜,並且說這道菜:「到處有之,嗜者尤眾」。

人們稱讚香椿的美味說:「雨前香椿嫩如絲」。此時的香椿嫩芽,不僅僅滿足人們的口腹之欲,而且可以入藥,具有清熱解毒,健胃理氣,明目殺蟲的功效。令人不禁讚歎大自然的巧妙安排。

賞牡丹

穀雨前後是牡丹花開的重要時段,牡丹花因此也被稱為「穀雨花」。它是花卉中少有的以節氣命名的花,民間流傳著「穀雨過三天,園裡看牡丹」的說法,而詩人也記錄了古人賞花的習俗:「問東城春色,正穀雨,牡丹期」。

每逢穀雨,山東菏澤、河南洛陽、四川彭州等地都有觀賞牡丹的盛會,及至入夜,觀游一天的人們便懸燈宴飲,人們稱之為「牡丹花會」。

穀雨補老母

臺灣還有「穀雨補老母」的習俗,出嫁的女兒要在穀雨這一天帶補品回家為母親補身體,以示孝道。

穀雨養生

穀雨節氣後降雨增多,空氣中的濕度逐漸加大,因此在調攝養生時要考慮穀雨節氣的因素,針對其氣候特點有選擇地進行調養

《素問.保命全形論》說:「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是說人生於天地之間,自然界中的變化必然會對人體的內環境產生影響,保持內、外環境的平衡協調是避免、減少發生疾病的基礎。可通過人體內部的調節使內環境(體內的生理變化),與外環境(外界自然環境)的變化相適應,以保持正常的生理功能。

春天,肝木旺盛,脾衰弱,但在穀雨的15天及清明的最後3天中,脾卻處於旺盛時期。此時應加強對肝腎的保養。

中醫認為,菠菜性甘涼,入腸、胃經。有滋陰平、清理腸胃熱毒的功效。韭菜又叫起陽草,味道鮮美,香味獨特。不妨適當進食。

由於雨水節氣大自然降水增多,空氣濕度加大,所以人體還要注意祛濕。日常生活中,具有祛濕效果的食物有:白扁豆、赤豆、薏仁、山藥、荷葉、芡實、冬瓜、陳皮、白蘿蔔、藕、海帶、竹筍、鯽魚、荳芽等。可多選擇食用。

同時,多進行些戶外運動,如做保健操,練氣功等。可調養情志,幫助保持愉快的心情。

詩人筆下的穀雨

穀雨過後,時值暮春,詩人傷春惜春之情漸濃,使得詩歌感情豐富,別具一格。

宋代朱槔的《穀雨》詩說:天點紛林際,虛檐寫夢中。明朝知穀雨,無策禁花風。石渚收機巧,煙蓑建事功。越禽牢閉口,吾道寄天公。詩人在節氣將要來臨之際,體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境界,使得這首小詩兼具哲理之美。

宋代田園詩人範成大筆下,對穀雨多有描述:「穀雨如絲復似塵,煮瓶浮蠟正嘗新。牡丹破萼櫻桃熟,未許飛花減卻春。」。在另一首《蝶戀花》裡,範成大寫道:「江國多寒農事晚。村北村南,穀雨才耕遍。秀麥連岡桑葉賤,看看嘗麵收新繭」。濃濃的生活氣息,穿越千古,撲面而來。

詩人也有著墨於穀雨牡丹花會盛事的:「西都花市錦雲同。穀雨貢黃封。天心故偏雨露,名品滿深宮。開國艷,正春融。露香中。綺羅金殿,醉賞濃春,貴紫嬌紅」,其詩濃墨重彩,與牡丹的富貴嬌豔相得益彰。

在中國的茶文化史上,有著以茶饋贈的傳統,許多文人雅士往來唱和,留下優美篇章。如唐朝詩僧齊己的《謝中上人寄茶》詩:「春山穀雨前,並手摘芳煙。綠嫩難盈籠,清和易晚天。且招鄰院客,試煮落花泉。地遠勞相寄,無來又隔年」。全詩平和質樸、娓娓道來,古人的率真性情,似可觸摸。

(記者李蒨蒨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