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度:修大法的清廉稅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是一名在稅務部門工作的中年公務員的故事。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他在現實的大染缸中也曾追名逐利,隨波逐流,縱情聲色,以權謀私。修煉後,他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昇華,身體康健,成了濁世中一朵名副其實的清蓮。他的變化見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了正法正道對社會道德的顯著提升。

「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

在工作單位,多年來他一直負責對從事房地產、建築安裝的納稅人進行管理與檢查。這個崗位在單位算是多人嚮往的「肥差」,經常接觸大老闆、開發商,納稅規模大,在管理方面以往存在著吃拿卡要等行業不正之風。因領導信任他的人品,才把他安排到這一崗位。

修煉後,他就給自己定了個廉潔清正的目標: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給自己以後的人生留下任何的污點,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

他對納稅人提供高效、優質的服務,簽字審批中不推不拖不卡,受到納稅人的一致好評。為表示感謝或拉近關係,他們經常會給他送紅包、購物卡、代金券和一些特產禮品,對於這些非勞動所得和不義之財,他都會善意的推辭,分文不收,一物不取。有一次,一家企業過年前給他所在部門每人送了一張20斤牛羊肉票,他當時不方便推脫就先收下了,下班後就去這家企業把肉票給退回了,並對他們的盛情表示謝意。

他的一言一行證實了大法的純正、純善與美好,也贏得了領導與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議論紛紛:「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局長也私下對他說:「我從來不說一句法輪功不好。」

退還多年前多收的錢

年輕時,某企業會計繳稅時多點了五百元錢卻不知情,她以為是正好的錢,而他當時由於貪心,知道多了卻沒有說明並退還。他修煉大法沒有幾個月,中共就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三年後他才又從新走回修煉,並接著讀了三年研究生,回來時距離這件虧心事將近七、八年了。

再次回到單位上班時,學習期間的工資有扣減,學費還沒有按比例報銷,在家庭經濟緊張的情況下,他想辦法找到了已在外地打工的那位會計的電話,向她說明了原委,誠懇認錯,另外多寄了兩百元錢算作是歉意和補償。

禮讓拆遷款

他岳父幾年前已經去世,岳母留有兩大兩小幾間平房,原來的小房有些破舊,前幾年幾乎都是在妻子的張羅下買料、雇人又重新翻修並裝修起來的,他自己也出了不少力。去年房子被拆遷,補償金給了三十多萬。因為妻子的弟弟離過幾次婚,出過幾次車禍,年初又找了個對象,準備結婚,岳母就把拆遷款全部都給了他。妻子很是不滿意,覺的小房是她蓋起來的,平時弟弟幾乎都不怎麼照看母親,結果拆遷款卻全都給他了。岳母還幫著弟弟,要妻子把弟弟讓他們騎的舊電動車按原價給弟弟頂賬。妻子一氣之下,和岳母鬧僵了,很長時間不去看望岳母。別人也說妻子應該至少分得三分之一。

修煉後,因為對利益看得很開,他對這件事不但沒有任何不平,反過來還勸妻子:「咱家相對來說還有樓房,有結餘存款,孩子讀大學也夠用,你弟弟結婚需要樓房,那些拆遷費還不夠房款的,就是給你分點,他錢不夠用是不是還會跟你借?你不幫嗎?我這當姐夫的都不想往家裡撈錢,都同意幫你弟,你這當姐的更應該想得開些了,再說,媽畢竟還是媽,還得不時去看看,她也是幫助兒子心切。」說實在的,如果他不修煉,還真可能比妻子更想得到拆遷費呢,那小房也是他汗流浹背幫著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妻子看他寬容大度,說的也在理,也就放下了恩怨,一家人又和睦相處了。

泡腳屋

修煉大法後,他不抽煙,不喝酒,沒有任何社會上的不良習氣。同學們都知道他在修煉,他和同學們也都相處的很好,經常在一起聚餐。

一次,大家飯後準備各自回家,有兩個非常要好的同學非要拽著他去泡腳屋泡腳。他知道他們的意思,那裡面有異性服務。他堅決不去,他們把他拖到快到泡腳屋門口了,他還是掙脫著不進。一位同學說:「我就不信你一點油鹽也不進!」 他只說了一句:「你怎麼拉也不行,我是金剛不破、百毒不侵的!」同學一聽馬上就改變了態度:「佩服!我們尊重你的信仰。」最後我們握手「再見!」

考駕照

去年他參加了科目三考試,因為要熟悉場地強化培訓,大家都提前一天到外地的駕校。

那天下著小雨,強化培訓前後很多人在候考大廳的一排排椅子上坐著,地面上到處是腳踩的泥水和煙頭。他看見這裡的衛生都是由駕校的教練們負責打掃的,他們也很辛苦。想到應該為他人著想,他就在快下班學員都出去的時候,自己一個人拿起笤帚先掃地上的髮絲和煙頭,再用墩布一排排拖地,把地打掃的乾乾淨淨。裡邊的工作人員和進來的教練看見陌生的他在幫他們打掃衛生,這是他們從未遇到過的,有人要過來幫忙。他說:「反正我也沒事,這地面都是我們學員弄髒的,那就由我來打掃吧,你們也可以安排早點下班回家。」

其中一位教練考官像是駕校的領導,高聲對其他教練說:「記住這麼好的人,明天考試一定要讓他通過。」那位教官告訴他明天早早來排隊把身份證給他,要電腦隨機選車選考試順序。

但第二天,他並沒有按那位教官說的做,因為他覺得拉關係、走後門是不對的。可是教練宣讀考試編號時,他被排在了第三位。最後,我順利通過了考試,隨車的教練他從未見過,也沒有任何指點,他不會需要他們額外的「説明」,成績也必須是真實的。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