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黨化了北大的嘴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關於岳昕北大同學申請資訊公開後遭校方迫害一事,幾天前我寫了篇《保護自由的北大與踐踏自由的北大》,現在覺的意猶未盡,乾脆再絮叨幾句。

什麼叫踐踏自由的北大啊?換個角度看,其實也就是共產黨嚴密控制下對青年精英進行奴化教育的北大,黨化了的北大。這樣的北大當然是傲慢、顢頇、愚蠢的,所有在它眼裡有損於北大形象的自發行為,不管是學生的還是老師的,都被它視為對自身權威的挑戰,不管你主觀上有沒有挑戰它的意圖。一旦這樣的自發行為是群體性的,又受到了外媒的關注,那就更不得了,那就很可能成了受敵對勢力煽動和支援的有組織有目地的行動。這次的申請資訊公開事件不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嗎?

我完全同意唐映紅女士的分析,從這個例子來看,北大對付此類事件的總原則乃是以維穩思路壓倒一切為考量,具體招數則是三板斧,即:壓、嚇、阻。

何為「壓」?就是利用學工系統對學生進行壓制。學校責成學院,學院責成學工系統。一般的程式是輔導員、班主任以及分管學生工作的副書記一起著手解決。而學工系統慣常的作法不外乎約談三招。一、年輕人不要偏激;二、要站在大局、全域看問題,不能一葉障目;三、當心被別有用心的敵對勢力利用。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再加上語重心長狀、推心置腹狀、真正關心青年學生狀,一般來說,這第一關「壓」能讓95%以上給學校官方帶來挑戰的學生偃旗息鼓,順利把事情在基層學院處理掉。

何為「嚇」?就是由校方相關部門,通常包括校團委、宣傳部、學生科、教務處、校辦等相關職能部門會商,查看那些沒被「壓」住的刺頭學生的學籍檔案,看有沒有把柄或者軟肋。如果曾經有過處分,那麼拿出來小題大做;如果學生有保研或者擬出國需要學校開具相關證明,那麼就可以拿出來拿捏。如果實在沒有把柄或者軟肋,那麼就可以不能延期畢業作為威脅手段,總之以權力姿態進行恐嚇、威脅。僥倖闖過第一關的學生絕大多數會在這一關鎩羽而歸。畢竟讀了四年,臨近畢業,鬧這麼一出,得不償失。

何為「阻」?就是由校級官僚的聯席會議拍板決策,動用一切可能的資源對那些既沒被「壓」住也沒被「嚇」住的學生進行「阻殺」。最常見也最無恥的招數就是以關心學生的名義把第二關無效的威脅意思傳遞給家長,讓學生家長來阻止學生一意孤行。在聯繫、通知家長的過程中,會於無聲處施加壓力,讓家長感覺到事態嚴重,嚴重到必須高度重視,拼命都要把孩子從懸崖邊拉回來。通常家長把壓力傳遞給孩子,僥倖闖到第三關的刺頭學生95%只好繳械投降。如果刺頭學生的家長有重病的,那把壓力從重病家長處再施加給學生的效果更好;如果刺頭學生的家長有體制內官僚的,以組織的名義做工作,可以給家長施加更大的壓力。

可以說,這三板斧岳昕都挨到了,也都闖過來了。但我今天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這三板斧充分凸顯了黨化北大的嘴臉,那真叫是邪惡、無恥、無賴!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