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劉鶴想治病,但是又抓錯了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早晨發現了很詭異的一幕,先是在朋友圈看到一篇來源鳳凰網的劉鶴髮言《貿易戰實質是兩國供給側改革較量》,但是點開發現被刪,在Google裏面搜索發現二天鳳凰網發佈(新聞和財經頻道均發佈),但是都被刪除。

很好奇的繼續查找,後來在兩個地方找到(全文見下面鏈接),閱讀之後發現是從中國新供給學派的視角分析中國經濟的,認為川普上台後實行的是里根經濟學的供給改革:貨幣緊縮、推動放鬆管制措施包括減稅、加大投資、推進積極的財政政策即擴大政府開支,此外還有隨之而來的貿易。

接着,文中接着指出2015年底的中國供給側改革去產能效果明顯、但是實質是「中國供給側改革更多是不同部門的利潤調換」,「去產能在行政化措施強力推進之下,產量大幅萎縮,而總需求又在擴張之中,導致供需失衡,上游價格猛漲。」採礦業、原材料、電力等行業利潤猛增,達到32.9-120%,與此同時製造業500強利潤則僅有3%,而且這種去產能規模還在擴大,「真是匪夷所思」。

文章又從供給學派角度談了川普的貿易戰也是某種程度的供給側改革,是將製造業帶回美國。最後,指出供給側改革要大幅調轉方向,「大幅降低原料價格,提升下游製造業利潤水平,將企業爭取留在國內,而不是再次「踩油門」」。「嗚呼哀哉,如果利益長期在上述兩大類企業之間的再分配,下游製造業利潤空間被擠占。其實,不用等到美國啟動全球產能置換行動,中國的製造業就已經流失殆盡。」

看起來數據翔實,言之鑿鑿,那麼為什麼我說詭異呢?因為第一、鳳凰網原文說這是劉鶴48屆世界經濟論壇的致辭,然而論壇是1月24日達沃斯舉行,劉鶴髮言是那種熱情洋溢、充滿激情的官方式談論國際市場自由貿易的,而這篇卻是學術性討論問題實質的,帶有很強的危機意識;從時間上看,這個新「發言」裏面有4月底的很多經濟數據,顯然是很新的。

第二、這個文章是內部人寫的,並視劉鶴2015年底操刀的「中央四次提及「供給側」改革,昭示著「供給側改革理論話語」確立。而去產能稱為供給側改革的重中之重。」

第三、儘管直擊部分問題,但是指出的巨大的利潤差距、轉移製造業利潤留住製造業,其實相當於說劉鶴之前改革失敗了。

第四、鳳凰網稱來自世界經濟論壇,發而復刪,到底何來?何去?

第五、貿易戰焦點之一是製造業的保衛防止流失戰,那麼問題找到了,但是調行業利潤可能嗎?一方面這要擠占國企利潤—上游基本上是大國企,另一方面減稅的對策,在中國實行得了嗎?因為減稅必然要相對應的減少政府掠奪式高稅收政策,深挖下去必然要牽扯到政府支出改革乃至大規模裁人。

第六、不管這是不是劉鶴或其供給學派盟友的內部發言,這是一篇有內容的東西,值得一讀。但是,頭疼醫頭 腳疼醫腳的剖析問題和給出藥方,顯然還是站在數字和大理論上面談論問題,而我眼裡的川普改革,是站在生命層面切身的看到了問題實質才做的改革:美國企業負擔之重所以要企業減稅、個人收入沒有增長所以要個人稅改、製造業流失導致就業和高精尖技術流失所以必須迴流、中國等不平等貿易政策導致美國大規模貿易赤字所以要公平貿易……。

相比中共式的站在問題表面機械看問題找解決方案,川普這種對國民個人、國家經濟中的個體—-企業的關注,是有生命活性的、也是抓住實質的改革,相反的中共的查找問題和下藥,則是無源之水 無本之木,能夠走多遠,天曉得?

作者提供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張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