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為何急推「英烈保護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03日訊】【熱點互動】(1756)中共為何急推「英烈保護法」?

日前中共人大通過「英烈保護法」,並於5月1日開始實施。根據該法案,侮辱誹謗英雄烈士將被追究法律責任,但該法並未指明誰是英烈。近年來中共樹立的英雄人物,被越來越多的人質疑;而民間認為的英雄,卻往往是遭到中共打壓迫害的人士。那麼到底誰才是英烈?什麼是英烈?中共為何急於推出英烈保護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中共人大推出《英烈保護法》並於5月1日開始實施。根據這個法案,侮辱誹謗英雄烈士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但是這一法並沒有指明誰是英烈。

近年來,中共推崇的英雄人物遭到越來越多的質疑;而民間所認為的英雄,卻往往是中共打壓迫害的人士。那麼究竟誰才是英烈?什麼是英烈?中共為何急於推出《英烈保護法》?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談一談這方面的問題。那麼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藍述您好。

藍述:方菲好,各位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感謝二位,那麼在節目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27號全票通過的《英雄烈士保護法》宣稱,侮辱、誹謗或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譽的,需要追究民事責任或者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推特網友「秀才江湖」發推文評論,按照中共的宣傳,邱少雲燒焦了都能紋絲不動,中共想怎麼神話、怎麼美化、怎麼虛構都可以;而別人提出一點質疑就是違法,就要坐牢。

《英烈保護法》出臺之後,署名為《環球時報》社評主筆胡錫進的推特帳戶立即發文對此表示支持,同時列出了中共塑造的樣板人物董存瑞、黃繼光、邱少雲和為抗爭不公而刀殺上海警察的楊佳,詢問哪個是英烈。

雖然,有人質疑這是個仿冒胡錫進的帳號,但投票的網友們幾乎一邊倒的選了楊佳,並直言:楊佳是抗暴英雄,其他人則是中共用來騙人的工具。

「秀才江湖」感嘆,中共「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但悠悠眾人之口,又豈能盡數封堵!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個話題和我們互動來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是打電話,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

好,橫河先生我想先問您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年我們看到中共這邊經常出一些比較奇怪的法。就比如以前《扶老人法》,就好像要立這個法,那現在又出一個什麼《英烈保護法》,那就這個《英烈保護法》,您覺得它到底是要做什麼?它是針對什麼樣事情要出這麼一個法呢?

橫河:我想一個是從意識形態上,因為現在中共很久以來它的意識形態基本上就算已經垮掉了。但是目前有個趨勢,是要重樹比較原教旨主義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一個比較明顯的趨勢。那麼這個「英烈法」顯然是這個趨勢的一個部分,就是說想達到這個目的,要重建中共的理論合法性。很久以前它就拋棄了,其實公開拋棄了,現在重建這個東西。那麼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就是,中共它這個系統是靠各種各樣的不同的因素湊起來的,那麼其中的這個所謂「英雄」是它的合法性的支柱之一。因為它真正的合法性選票是沒有的,天賦的這是沒有的,所以它必須要從其它地方去找。

主持人:它說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

橫河:所以這個所謂「英烈法」就是屬於這個部分的一個補充,作為一個補充。隨著中共實際上是越來越……因為這個世界越來越開放,所以隨著中共覺得它這個合法性的危機越來越重的話,它越來越需要這些東西。我覺得這可能是另外一個主要方面。

再一個就是對於民間的壓制,因為挑戰多了的話,它不僅僅是對英烈本身造成質疑,它會對中共的整個統治造成質疑。因為謊言它是一個整體,打破一點可能其它就要崩塌。所以我覺得它把這個「英烈法」推出來可能就跟這個有關係。

主持人:好,我們等一下再具體分析。那我想問一下藍述先生,就是您怎麼看中共推出這樣一個《英烈保護法》?而且我覺得很多人會覺得那如果是「英烈」,這麼高大尚的名字,為什麼還需要去立法去保護它呢?

藍述:我覺得中共的這個保護法之所以出臺,主要是因為共產主義的整個這一套文化體系,它除了這個理念以外,共產主義它一個文化氛圍,這個東西它已經徹底破產了。破產以後呢,那中共又不能沒有它,沒有它以後那它就沒有任何執政的基礎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它為了繼續維護這個文化的氛圍,它需要去維護這個共產主義文化裡面的那些幾個代表性的這些人物。共產主義文化裡面有這麼一批所謂的英烈,雷鋒啊、邱少雲啊、黃繼光啊這麼一批。

然後它主要的目的是因為它需要在中國社會,特別是在中國民眾間,它能夠繼續的製造一種向心力。因為中共現在它最缺乏就是這個東西。大家已經不信它了,不信共產主義了以後,它怎麼樣才能夠讓中共這個體制在社會和民眾之間有一定的向心力呢?它需要的就是這些東西。

它實際上是一個謊言啦,你看這個「英烈法」出臺的時候,新華社專門發了一篇文章,一篇評論。這評論一開頭的時候它就講: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所以這第一句話就是謊言。為什麼呢?這好像說我們中華民族除了雷鋒、王傑、邱少雲這些人以外我們就沒有英雄了,它給人製造這麼一個印象,但實際上我們中華民族的英雄太多了,對不對?這個岳飛,三十功名塵與土;譚嗣同,去留肝膽兩崑崙;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還有楊家將、花木蘭等等,點都點不過來,這就是我們的民族真正的英雄。

結果新華社這個文章就說好像除了中共這些英雄以外,我們這個民族就沒有英雄了。所以說實際上它這個話的潛台詞是什麼意思呢?潛台詞是共產黨的英雄。就是共產黨不能沒有英雄,如果共產黨沒有英雄,那共產主義的文化就完蛋了!只不過它把這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這中間做了一個替代,讓人家覺得沒有共產黨樹立的這套英雄,這個中華民族就沒有希望了,它實際上是這麼一個潛台詞,這麼一種所謂的洗腦。

所以說目的是什麼?實際上它還是為了維護共產主義的這一套文化體系,然後通過這一套文化體系在中國社會和民間為中共製造一定的向心力。這是它通過這個「英烈法」的一個最主要目的。

主持人:那既然說是「英烈法」,我們就來談談這個英烈。橫河先生,那在您看來,一個就是說您認為什麼樣的人才算是真正的英烈?那麼另外一個,您認為中共這個《英烈保護法》它要保護的又是什麼樣的英烈呢?

橫河:它這個「英烈」實際上是兩個詞,英雄和烈士。那麼實際上我覺得應該是對這個人民、這個民族、這個國家做出重大貢獻的,有的是犧牲生命的。如果說是做出重大貢獻的,那麼可以算作是英雄;那麼如果是犧牲生命的,可以算作是烈士。那麼英烈就應該是這樣子的。

但是這有一個前提,就是說一定是對這個民族、對這個國家,而不是對一個政黨,所以它一定是超越政黨的。所以你看其他的國家,就是比較具有現代文明的國家,像日本、法國,歷史上他不看戰勝戰敗,就是說他是認為只要是這個民族的人,即使在內戰時期自己國家兩派打,打死的,他都應該算是這個國家的英烈,就是其他國家。那麼在中國其實……

主持人:您舉些例子好嗎?就是比如說美國,舉些例子,就是什麼樣的,即使不是戰勝方的他也算是英烈。

橫河:美國倒沒有這麼明顯,美國南北戰爭以後,雖然說是南方打敗了,但是他並沒有追究,你作為南方人的話,你們認為你們原來自己的英雄你們還照樣自己紀念,但是最近這些年有一些變化,就是說有一些追究,但是在當時戰勝的時候是沒有。

法國,盧浮宮裡面有一幅畫,我不記得誰做的了,藝術家肯定會笑我這個都不記得,他這幅畫就是獻給在法國戰爭當中不管是哪一方,就是各方的將士,陣亡的將士;那麼日本就更明顯了,所以說對很多民族來說的話,他確實是不追究哪一方的。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就中共所要紀念的英烈的話,如果是談現代的話,它一定是有階級性的,有政黨性的,也就是說它只紀念它自己這個政黨,所以這一來的話,實際上中共在這個紀念英烈或者是這方面,實際上它自己有一個不可克服的矛盾,非常非常難以克服的一個矛盾。

就比如說人民英雄紀念碑,它說是100年來中國人民爭取解放運動當中犧牲的人。那麼這100多年來牽涉到的很多人就不是中共的了,那麼這些人算不算英烈?這其實是中共將會遇到的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主持人:就比如說在內戰時跟中共作戰的這個國軍的將領,或者在抗日戰爭中。

橫河:對,主要是在內戰當中,就是大家知道國軍在戰爭當中犧牲的200多名將軍,共軍只死了1個將軍,估計還不是戰死的,那麼這種情況下,戰死了的也許它現在可以把他認為是屬於100年來爭取民族獨立解放的英烈之內。但是沒有戰死的那些英雄們,後來到了內戰時期被共產黨打死的,和到了中共奪取政權以後,在歷次政治運動當中殺害的,這些民族英雄怎麼去對待?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所以這裡就牽涉到一個就是曾經被中共否定掉的,或者屠殺了的中國的民族英雄,怎麼去評價他們。

再一個就是,中共自己的那些所謂的英雄是不是真的是英雄,是不是對民族做出過貢獻,或者說哪怕對中共有沒有做出貢獻,就是說即使是中共吹捧的那些英雄,他的真實的情況和中共所宣傳的這個形象,可能還是有很大的差距,有的甚至就是說憑空捏造出來的。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舉的是毛澤東這個什麼人民英雄紀念碑上這樣的一個,您認為它和現在這個《英烈保護法》是一脈相承的,就是這個法是基於那個來的?

橫河:它不是,現在這個法的最大的問題是誰是英烈?誰有權力來定這個英烈?就是說一個民族的英雄和烈士,和一個黨的英雄和烈士,往往不兼容,它不是同一個東西,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就是誰有權力來定義。

現在的問題是它這裡含含糊糊的,沒有說是誰。這樣的話就有一個問題了,就是說它可以隨時隨地把你對中共認為對它的政權有益的那些人,被中共定為英烈的那些人是不能碰的,但是其他的,就是真正的,不是中共系統裡面那些對民族做出貢獻這些人,可能就有那些……有些人,中共系統裡面的人,或者是對他們進行攻擊的話,很可能就不去查辦,因為它認為這不影響中共的形象,所以就會引起就是在定義上面和將來執法過程當中,肯定不會說是完全合理的或者是合法的,不會這樣的。

主持人:會有很大的隨意性。

橫河:對。

主持人:那藍述先生您怎麼看?我覺得橫河先生剛才提了兩個非常好的問題,一個就是說,到底誰是英烈?另外一個就是,誰能定義?誰有權力去定義這個英烈?您怎麼看呢?

藍述:我覺得在中共這個體制下,英烈當然是當局去定了,你說它的那些英烈,因為真正的英烈是用不著去保護的,你說像岳飛、楊家將、花木蘭,還有文天祥這些人,這些就是民族英雄,口耳相傳的,用得著你訂一個法律去保護嗎?用不著嘛!那麼它需要保護的是哪一些人呢?你比如雷鋒,雷鋒這個英烈,那黨肯定要保護了,為什麼?因為雷鋒,所謂「雷鋒精神」它的核心是什麼,他要把黨來比母親。他要拿鞭子去抽有錢人,把黨來比母親,爹親娘親不如黨親,拿著鞭子就去抽有錢的人,因為地主打他,它是這樣講的嘛,他在日記裡面這麼寫的。

但是將來在中國社會裡面這個東西其實是一個很矛盾的東西,它現在之所以要立法來保護,就是這些英烈本身,因為隨著共產主義這個理念徹底破產以後,它這些英雄人物本身在現實生活中他都站不住腳了,你說現實生活中你要去拿鞭子去抽有錢的人,你敢做嗎?

而且你這些英烈是什麼人呢?你想想,為共產主義奮鬥的這些人,為共產主義奮鬥,奮鬥的目的是什麼?是要無產階級要站起來。問題是無產階級站起來了嗎?無產階級成為領導階層了嗎?今天中國大陸的無產階級是什麼人呢?農民工。農民工是什麼?城市低端人口,有工作需要你幹,髒活、累活需要你的時候,讓你來幹;不需要你的時候,當賊一樣趕。

你想想,它整個的文化體系,以及它的這個理想、理念徹底破產了以後,那麼它製造出來的這一系列的這些為之奮鬥的這些所謂的這種英雄式的標竿式的人物,他就通通都成了一個笑話。那麼你想在這種情況之下,人家當然就看得很清楚,民族的英雄像岳飛這些人,還有一個是黨的英雄,把黨來作為母親的這個雷鋒,他們之間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嘛!

主持人:我們現在已經有不少觀眾在線上發言了,我很快先讀一下觀眾的發言,有一位YouTube觀眾發言說:「謊言保護法,說一萬遍給人灌輸。」另外一位YouTube發言說:「給人扣大帽子有法可依了,共匪想入罪人民,又巧立名目,流氓政權。」另外一位短信提問說:「請問所謂的英烈保護法能否給幾千萬在50年代枉死的右派及六四亡魂平反嗎?」

橫河先生,一個請您回應一下觀眾的這些評論,另外一個就是也想請您談一談,剛才你們談到的這個中共要保護的這個英雄人物,其實這些年對這些英雄人物也有不少質疑,也許這也是一個原因,它為什麼要立這個法,那麼到底人們在質疑這些英雄人物什麼?

橫河:剛才第一位反饋的就是講的這個,就是謊言。

主持人:對。

橫河:它實際上是一個謊言建起來的。那最後一位就談到,我覺得這個英烈保護法的話,它可能不涉及到被迫害群體的平反問題,這畢竟不是一回事,但是可以涉及到民間認為是英雄的人物。

主持人:個體人物。

橫河:對,個體人物,但作為這麼大一個群體被迫害了,可能很少有人去做英烈來對比。我就講一下哪些是中共它認為的英雄。其實你看中共所立的英雄有幾個特點,第一個所謂謊言的話,就沒有一個是真的,就沒有一個真的像中共講的那樣,當然各有特點。首先第一個,抗戰時期無英雄。

主持人:怎麼說?

橫河:就是中共不抗戰,所以它不打仗,國軍可以拿出200個將軍陣亡的,那都可以算是英雄烈士,但是共軍拿不出一個來,所以它忙了半天只弄出一個「狼牙山五壯士」,「狼牙山五壯士」要跟國軍打過的徐州會戰,什麼武漢保衛戰,這麼多大的戰役,幾十個大的戰役相比的話,根本就沒法比的,你就是5個人被日軍趕到了一個山頂上,而且這個趕的過程還很奇怪,所以當時就有人專門質疑「狼牙山五壯士」究竟怎麼回事。

主持人:對,2016年的時候《炎黃春秋》一個前編輯洪振快他就專門寫了文章。

橫河:對,後來輸掉官司。

主持人:對。

橫河:那麼就是這個問題,實際上他調查的都是真的情況,就是他是到現場去問老鄉去的,他還沒有真的去質疑它很多別的東西,就是只是當時的細節問題。另外還有一個英雄,抗戰時期第二個英雄是誰呢?是王二小,你想想看,就是兒童團去放哨,然後把鬼子引到什麼……。

主持人:是不是所謂的《小兵張嘎》?

橫河:不是,《小兵張嘎》是藝術創造的一個人物。

主持人:就是電影人物。

橫河:也就是第三個英雄了,就是抗戰時中共只能拿出一個兒童團員和五個打散了的八路的戰士,就來作為英雄,抗戰基本上就是沒有英雄,所以它不能讓任何人去碰「狼牙山五壯士」,一碰的話抗戰就沒了呀!整個抗戰就沒有了。

那麼另外一個所謂,另外不同時期,到了內戰時期的英雄最有名的就是劉胡蘭,那麼劉胡蘭其實這裡頭就有很多故事是……我們就不講了,為什麼這是一個假英雄,或者這是一個不值的英雄。其原因就是第一,當時合法政府是國民政府,閻錫山的國軍是合法政府。劉胡蘭15歲就已經當了好幾年共產黨了,然後去殺了那個村長。因為村長給閻錫山的國軍交糧、送情報。她把村長給殺了。所以國軍回來以後,你殺人償命嘛,很簡單的事情。而且最後當地老鄉說,實際上不是國民黨軍,是國民黨軍逼著老鄉把劉胡蘭給鍘了的。後來中共特別生氣這件事情,就不准別人說。

但問題是她實際上是一個叛亂的,當時共軍是叛亂的,她跟著共軍走,然後先殺了人,殺了人,實際上人家是服從一個合法政府,她就把人家給殺了。所以這種就是中共階級鬥爭的所謂英雄。所以你說她是中共的英雄,是的,但是她不是民族的英雄,她不是這個國家的英雄。這是內戰時期,當然每個時期它都有這樣的不同的英雄。

還有一個就是特別有意思的,草原英雄小姐妹,這個就得說一下,草原英雄小姐妹當時她們怎麼會去跟著羊群跑的?後來說是保護集體的財產。但是他們有一句話,說是聽父母說,在大風雪的時候,只有跟著羊群跑才能保命,這是一種求生的本能和求生的方法,你跟著羊群跑的話,可能羊還能給你暖暖身體,不至於凍死。所以本身不是英雄舉動,她的目的並不是為了保護集體財產,而是為了生存,這可能是草原上的一個常識。這是第一。

第二是,後來樹的一些英雄就是保護,救了草原小姐妹的全都是那些鐵道扳道工,他們實際上當時是不想救的,第一個真正救的是一個被打成右派的,是被打成右派的,後來宣傳的時候就不宣傳他,他父子兩個救了這兩個人,當時是因為就在扳道工旁邊,請他們把這兩個孩子救下來,草原英雄小姐妹放到他們那裡都不幹,覺得很不滿意,怎麼放到我們這裡?我們這麼小的地方,還不願意,但是就一直不提這兩個人。

後來故事越編越大以後,救了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人就變成了「反動牧主」,就變成批判對象。就說每個英雄故事都有反面人物,結果真正救了人的卻變成了一個反面人物,在這個故事裡面。他上訪了15年,到1979年胡耀邦看到了他的申訴以後,指示內蒙古為他平反,內蒙古還非常勉強才給他平了反的。你看,這整個故事裡面,真英雄只有一個,就是這個所謂「反動牧主」是真英雄。到現在為止,中國大陸學習「草原英雄小姐妹」,沒有一個人提到他們為什麼會跟著羊群跑?沒有一個人會提到真正救她們的是什麼人?

主持人:對,從來就沒聽說過。

橫河:對,所以說中共的英雄每個都可以舉出這樣一大堆例子,我們就不舉這麼多了。那麼這一些例子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中共的英雄,第一,是不能深究事實的。這就為什要有個《英烈保護法》,就是保護……剛才那個人說得非常對,保護謊言不被搓穿,就是不讓你們來深究他們真正怎麼回事。

那麼也就是說它樹了一個什麼呢?就是用誇張,就是原來這個人物是有的,但是他所有的動機、行為是編出來的。你通過藝術創造的方式去製造一些中共想被人們認為的英雄形象來。所以這些英雄需要保護的是什麼呢?需要保護的就是這些所謂英雄的形象,而不是英雄的本身他的事蹟,因為他的事蹟一追究的話全是假的!

主持人:藍述先生,您怎麼看這些年來對中共說的這些英雄人物質疑聲越來越多的這麼一個現象呢?

藍述:我覺得一個,你看中共它製造英雄的過程怎麼製造的?你就看今天的《環球時報》它滿嘴的胡說八道,它就是這樣子創造出來的。你看建國之後,中共奪取政權之後,第一個創造出來的英雄就是董存瑞,炸碉堡,然後用手舉著炸藥包。1955年要拍電影,電影導演郭維後來被打成了右派。

到了1996年的時候,他在接受《大眾電影》採訪的時候,才把當時它是怎麼製造這個英雄的過程講出來了,講出來實際上當時他這個英雄是論證出來的。因為當時誰也沒有看到董存瑞拖著炸藥包炸掉這個碉堡,只是這時候碉堡炸了,人沒了,但是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樣炸掉的呢?碉堡好像很高,當時又沒有梯子,所以就找了一些人來論證。當然它所說的這種論證,你想當年它能找到的人,他不是專家學者,就是工農幹部,能打仗的,頂著高粱花子參軍的那批人,去論證一下,當然是做過思想工作,為了黨的需要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它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情況,它是論證出來的。所謂論證你知道,中共的這種論證過程,它根本沒有任何的真正的事實可言的。

另外一個英雄邱少雲,他是當過國民黨兵的,他是國民黨的川軍,成都戰役以後他改編進入了解放軍,他是這麼一個過程。後來把他塑造成英雄人物了以後,前面的這一段,當過國民黨兵的這一段,它就不說了。實際上邱少雲按照當時的他們聯隊裡面對他死了以後寫的資料是這樣子的情況,就是說當時他們的指導員王明時說,邱少雲這個人從來就是個國民黨兵,改編以後進入解放軍以後,這個人思想一直比較落後,大家打仗之前對他很擔心,覺得思想這麼落後的一個人上了前線以後會不會出問題?它是這麼一個情況。

而且後來邱少雲被燒死了以後,他們找了當時後來的所謂目擊證人說話之間大家說得也都不一樣,當時聯隊也沒有給他報特等功,是一個三等功,一般死了以後都是三等功,基本上是這麼個情況。所以它當時最早寫材料的時候、匯報材料的時候都不是把他當做英雄的。所以總部的人為了宣傳的需要,一看,這個人燒死了,然後回去再找指導員王明時,再重新包裝了一遍,就變成了一個特等英雄。

所以它英雄的整個創造和出爐和包裝的過程,它基本上完完全全是中共的那一套,黨的需要第一,宣傳第一,它實際上起到主要是個煽情的作用。所以說現在回過頭去看這些英雄的時候,就很多東西不理解,越挖越多、越挖越多,最後就越來越不相信了。

主持人:橫河先生,剛才二位都談到了很多人對這些英雄人物的質疑,他是出於常識,並沒有那麼難,包括雷鋒,很多的照片,說當時怎麼有人就跟著他那麼多照片就照下來了?像您說的,他照的過程中也挺不容易的。但是為什麼中共一定要造這樣的英雄?另外,有人質疑到,中共就說你這是「歷史虛無主義」,這是什麼意思呢?

橫河:為什麼要造這些英雄?就是作為一個政黨的話,它也需要在沒有奪取政權的時候,它需要激勵自己為它賣命的那些人,它需要激勵。當它奪取政權以後,它就需要去給它建立一些合法性基礎,就是中共最喜歡說的那一些,掌權人最喜歡說的是犧牲兩千萬人,你們要想拿江山,拿兩千萬人頭來換。這是中共自己說的。所以那兩千萬人不是隨便死的,就得有一些代表出來,所以它就扶植一些代表出來,就製造一些。基本上就屬於我剛才講的藝術創作出來的,這是它的目的,就是為什麼要這樣做?

當然它就不能讓別人質疑,因為很多是假的,妳剛才說不容易,這個確實不容易,為什麼呢?說真話,從頭到尾都是一樣的,說假話,他老騙。就講黃繼光,黃繼光堵碉堡,就是黃繼光的故事從第一開始的時候寫的第一篇報導,到後來的第二篇報導,到第三篇報導,都是中央級的喉舌寫的,但是每一篇都不一樣,而且互相之間全都不兼容,等於是全部重寫,故事完全變成另外一個故事,故事完全變調了。就是說確實是不容易。

這樣的話就有一個很大的麻煩,對於別人來說的話,要去找他的麻煩,他們根本不要去到現場調查,就它自己前前後後不同的報導拿來一做對照,就露餡了。這也是要《英烈保護法》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能去查,哪怕是中共自己的文獻,中共自己發表的,只是在不同的時期、不同人寫的,結果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你都不能去追究,一追究的話,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對中共來說,就是很大的問題了。所以這就是中共為什麼要去造了以後,造了以後因為是假的,所以它就需要去保護它。

主持人:您說很大的問題,我想問一下,其實很多人質疑這些英雄人物,他只是出於常識,可能說不是這樣的,但他可能並不想去質疑中共這個體制,或政權本身,那為什麼它也不能允許對於一些具體事實的質疑呢?

橫河:因為這是整個中共謊言系統的一個部分,這個部分如果說這個推倒了,下一個也被推倒了,如果中共的所有英雄人物都被推倒了,中共就沒有英雄了。然後人家就會發現中共是沒有抗戰過的,建政以後,朝鮮戰場的那些英雄都是假的,都是編出來的。因為中共實際上打仗很難出現英雄,它主要是靠人海戰術,就是屍體堆起來的。它本身在戰爭當中就不把一個具體的個人當成人的話,它當然很難出這種孤膽英雄這樣的人物,很難出現。所以呢,它不能讓人家去追究。

這就是為什麼你儘管質疑一些具體的細節,如果允許你這樣去追究具體細節的話,就像大地一樣的,你有幾個螞蟻挖挖洞,最後完全就崩潰掉了,那個大地就給崩潰掉了。所以中共要防這個,是作為整個系統防的,所以也不僅僅是對英烈,對其它的問題它也是。

那為什麼它說「歷史虛無主義」呢?就是說這是它編出來的東西,如果你把它否定掉了,就剩下真的的話,那麼中共的歷史就是虛的,就中共奪權的這個合法性的整個歷史基礎就是虛的。所以它說人家是「歷史虛無主義」,是因為否定了它編出來的那些歷史。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是加拿大的齊先生,我們很快接一下齊先生的電話,齊先生您好,請講。

加拿大齊先生:我覺得假的就是假的!大家熟悉的都知道,我覺得假如我們的同胞們到台灣去一定不要忘了,中華民國在台灣有英烈祠,那些人才真的是對中華民族,站在世界民族這裡對中華民族做出了重大貢獻的人,我覺得這個節目一定要提到這一點。

主持人:好的,齊先生。其實這也是我下面想問二位嘉賓的,我想問一下藍述先生,因為剛才新聞中我們也看到了說,不管是真的、假的,胡錫進的一個推特帳戶,大家選英烈都選的是楊佳,因為他只給出這些選擇,大家都沒有去選那些英雄人物,而選的是楊佳這樣一位殺警的。之前我們在節目中確實像剛才觀眾提的一樣,我們也做過一期節目講張靈甫將軍在抗戰期間的這樣一位英烈。在您看來,民眾心中真正的英烈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藍述:民眾心中的英烈他一定是為了讓民眾,首先像楊佳,他一定是讓大家引起內心的共鳴的,他想做的事情是大家想做而沒做的、而不敢做的、而做不到的,那就是英雄嘛。你想做,你做不到,但是他做了,這就是英雄,對不對?另外是要為大家謀福利的,這種才是真正的英雄,就是為了他人謀福利,自己做了犧牲的這種才能算是英雄、算是烈士,對不對?

你想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它是共產主義這一套理念徹底破產,它破產之後,它以前的這些東西都成為了一個笑話。我有一個親身經歷,我可以在這裡講一下,就是1992年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剛剛從學校畢業出來不久,在美國上班,我有一個同事是一個工程師,當時他拿到了美國綠卡,第一件事就是把他老婆從俄羅斯辦過來。老婆從俄羅斯辦過來以後,老婆、孩子下了飛機,他大包小包裝在車上,第一件事,他不是帶他老婆回家,他幹什麼呢?他帶他老婆去超市,美國的超市,一進超市他老婆當時就哭了,在那個地方,沒買東西就在那裡哭。為什麼?你想1992年的時候,前蘇聯剛剛倒台,蘇聯排隊買黑麵包都買不著,要排幾個小時,排到了的時候賣完了,可能還叫你明天再來。結果她到了這個地方,貨價上堆得滿滿的東西。

你看這個人他一看到真相的時候,你所有的謊言它就成了一個泡沫。所以我當時就問我這個同事,我說,我們也是受到你們俄羅斯的很多英雄人物的教導、宣傳長大的。比如說保爾·柯察金,你覺得保爾·柯察金是英雄嗎?他當時用非常蔑視的口吻去講保爾·柯察金。你說你自己為了所謂的共產主義理想,把自己搞癱瘓了,問題是你不是讓你自己受罪,你讓所有的人都吃不上,連黑麵包都吃不上啊,這算什麼英雄呢?對不對?你英雄,你得做別人想做做不了的事情,你看警察這麼兇惡、城管這麼兇惡,楊佳去做了,或者說你為了大家謀福利了,可是他們都沒有,所以這種英雄不破產那才是怪事情。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又有很多觀眾,我們再讀一下觀眾的短信發言,一位YouTube觀眾發言說:英烈保護法實際上是保護中共指定的歷史,進而保護自己的政權。跟橫河先生剛剛說的很類似。另外一位YouTube觀眾發言說:中共總是喜歡包裝,我發現真的是越缺什麼就越愛鼓吹什麼,還天天喊實事求是。

另外一位短信發言說:主持、嘉賓你們好,這事很簡單,那些英烈是中共製造的,他們的死不是為中華民族,假的就是假的,偽裝應該剝去,這是人類認可與嚮往的社會,就是自由民主的文明世界,人們已經認清了中共是一個邪惡的政權,靠欺騙和暴力。

還有一位觀眾發言說:中共的英雄是中共評的,人民心中的英雄是人民選的。另外一位觀眾發言說:每個人心中對英雄的定義是不一樣的,英烈需要立法來保護嗎?只能說明所謂法律的幼稚和笑話,證明社會輿論的不可控、思想統一的失敗,我黨惱羞成怒了。

橫河先生,針對觀眾朋友這些評論,還有剛才電話上那位朋友的說法,就是真正的英烈,您談談您的看法。

橫河:還是那句話,他對民族有貢獻的就是真正的英烈。確實是這個問題,中共它實際上是不能夠再控制民心、民意、和輿論了,所以才想用這種方式來封人民的口。人民是越來越覺醒了,因為這麼多年來,信息不管怎麼樣是比以前多了,所以能夠進行調查,能夠把真相挖出來。所以一旦真的、假的一比較的話,大家都能夠識別出來。

你比如說講黃繼光的,任何一個人你可不可以造出那樣一個碉堡來讓黃繼光去堵槍眼?所以黃繼光這個堵槍眼,穆正新寫過一個系列,其中講到的就是說,中共的英烈很多都有電影拍出來,唯獨黃繼光堵槍眼拍不出來!問題是它造不出這麼一個可以讓他堵槍眼的碉堡來,就這樣子的,這是常識的問題。所以當常識都能夠被人家知道的時候,中共就不行了!這就是真相和謊言之間的區別,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我相信真相一旦被人們所知道,它是不可能再從什麼記憶當中、心目當中抹去的。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藍述先生也請您很快補充一下,您認為這樣一個法的出臺,能不能封住人們的口?

藍述: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是中國的古話,滔滔的民意就像大江大河的流水一樣,它怎麼可能封得住啊?封來封去最後只能是決堤,當民意洶湧決堤的那一天,那就是中共徹底覆亡的那一天。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的評論,我們也非常感謝在線上和在電話上的觀眾參與我們的節目,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