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世界新聞自由日 世界媒體如何看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5月04日訊】4月30號,十名記者在阿富汗遇難,給今年的世界新聞自由日蒙上陰影。不過,新聞自由一直籠罩在陰影之下的,還有中國。信仰、軍事、間諜、強拆、涉貪、環境污染、群體事件,隨時可能成為中國報導禁區。今天一起來看看世界媒體和大陸的媒體人,是如何看待中國的新聞自由。

今年的5月3號,是第25個世界新聞自由日。今年的主題是:媒體、司法與法治監督制衡權力。

美國新任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出聲明說,美國重申對倡導和保護新聞自由的承諾。享有媒體自由的公民可以獲得更多諮詢,更加積極參與政治決策,也可以令政府對自己行為更加負責。他向世界各地不顧個人安危的媒體工作者致以崇高敬意。

不過在中國,情況則截然相反。

據德國之聲報導,被《巴登報》點名新聞自由受到威脅的國家,其中就有中國。評論說,只有獨立的媒體才能確保一個自由的社會。獨立媒體一旦缺位,就會為濫用權力者大開方便之門。

德國《黑森林信使報》短評提到,中共當局每天都要發布多條媒體審查指令。

《百姓》雜誌前主編黄良天:「我歷來的觀點是,中國沒有記者,只有黨的宣傳員。它所有的報刊、雜誌都在政黨的領導下,它甚至還不是政府的。一個姓黨的刊物和傳播機構,根本就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新聞媒體。所以我覺得我這輩子沒當過什麼記者,在中國大陸。」

《紐約時報》4月底曾刊文,探討中國調查性報導的衰亡。文章說,《南方周末》99年的一篇社論曾寫道,調查性報導應該「讓無力者有力,讓悲觀者前行」。但如今,已聽不到這樣的承諾或類似的東西。

自由亞洲電台則在世界新聞自由日當天的報導稱,中國新聞界感嘆「每況愈下」。中國新聞人說,目前的新聞自由度與1989年相比,出現大倒退。多位媒體人表示,記者因獨立報導公共事件,遭到傳喚、拘留、綁架,甚至被死亡事件,時有發生。多個領域都成了中國記者的報導禁區。

在中國媒體領域工作多年的獨立調查記者黃金秋表示,「黨管媒體」的現狀應儘早改變。目前大陸的媒體和記者都是黨的喉舌,只為黨來服務。記者只要揭露真相就會受到打壓。但其中仍有一些媒體人希望能成為社會的良心。

大陸獨立調查記者黃金秋:「有很多媒體人經過採訪啊、學習啊,有比一般民眾更多的信息來源,也有更新的一些思考。所以很多媒體人就成了有良心的公知、知識份子,可能他們有時表面上也是歌功頌德,但是在生活中或者在網絡上他們會有一些真實的表達。」

黃金秋說,這種閉關鎖「媒」不符合中國利益,也會導致社會安定問題無法解決。

黃金秋:「執政黨出台那麼多法律,但是就是沒有出台新聞法,原因大家都懂啊!你出台新聞法,肯定要規定新聞自由這是全世界的普世準則。在新聞管制上不可能保持目前的這種高壓狀態,難以為繼的。疏通總是比堵起來要好。大禹治水的道理,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有關部門都不明白。」

美國之音以「媒體在中國採訪自由嗎?」為題,探討中國採訪環境的不斷惡化。報導說,外國媒體在中國一些地方採訪遭遇各種騷擾、限制和粗暴對待,北京官方卻聲稱是批評者別有用心、無中生有。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今年初發布調查報告顯示,40%的駐華外國記者認為, 2017年在中國的工作環境比之前更惡化。

大陸旅美學者何清漣在2015年世界新聞自由日前夕,就曾寫下「被剪斷的中國新聞自由之翅」的字句,並指中國仍然是記者和網絡公民的最大監獄。

而據無國界記者組織報告,2017年大陸仍有52名記者被關押,是全球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