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江青罕見合照 一度震驚世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06日訊】文革期間,一張登在中共黨媒上的照片,一度轟動了全世界,照片中,江青赫然站在了與外賓集體合影的正中,而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卻在邊上。當時令國際輿論一片嘩然,甚至猜測中共政壇要發生政變。

1974年春天,澳大利亞馬列黨主席希爾訪問中國期間,時任中共總理的周恩來接見了希爾,並與其進行了談話。可是就在他們要合影的時候,卻出現了讓人震驚的一幕,江青取代了周恩來的位置,站到了中​​間,而周恩來則和張春橋一起分列左右第二位。當攝影師按下快門的一霎那,令世界震驚的歷史時刻就停格在一張照片上了。

據當時工作在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的周恩來侄子周爾鎏介紹,按照禮賓部門正常的位置安排,應該是周恩來站在正中,其旁邊為主要外賓,​​再旁邊才是其他中共參與接見的領導人物。

這張照片在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發稿後,被世界各國各大媒體紛紛轉載,令世界一片嘩然,全世界的人們憑藉着各自的政治嗅覺給出一個猜測:中共政壇將要發生大地震,周恩來要下野,江青要取代周恩來組閣……

不過,當時,江青並沒有做出明顯的實質舉動,中共政壇並未見政局變動。那這張照片是如何出爐的呢?

有人認為是禮賓官出錯,也有人認為,是江青太狂,妄想試探周恩來。不過,據周爾鎏回憶說,這些都是不太可能的。

他說,真正的原因,是周恩來在照相時微讓了江青一下。江青就當仁不讓地佔據了主要的位置。就這樣,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期,產生了那張轟動世界的照片。

而這張照片,不但見證了江青當年的心態,也從側面反映了周恩來和江青的關係。

中國歷史作家趙無眠在《真假周恩來》著作中說,周恩來的實力是最強的,根基也最深,他是江青必然要聯合的對象。毛澤東曾這樣評議周:「不管是誰當權,是我,是劉少奇,還是林彪,都少不了周恩來。」

可以說,沒有周恩來的文革,和沒有毛澤東的文革,都是同樣不可想像的,沒有周恩來的鼎力支持與捧場,文革初期的江青,只有一條路:根本玩不轉。

周恩來對於江青,用他自己的話叫做:我已經仁至義盡。

當年江清剛進入毛澤東的窯洞,引起高層各方非議,認為毛以黨的領袖之尊,將那共同患難的妻子賀子珍趕走,炕頭尚溫,就公開與上海影星同居,成何體統?

只有極少數人支持毛、江的結合,周恩來便是其中之一。正是周調和各方意見,力排眾議,鋪設堂火,令毛江走到了一起。

在多年的媳婦熬成婆後,江青與毛澤東經常發生爭吵、鬥氣。雙方的個性都極強,鬧到各不相讓,江青便只得找周恩來哭訴,由他出面調解、勸說。

曾大量採訪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的作家權延赤記述,在延安「江青喜歡接近周恩來,當年的衞士們都知道這個情況。」

毛的衞士長李銀橋說,江青很傾慕周恩來,她還希望毛澤東向周學習,改掉粗魯的農民本性,惹得毛大為光火。

原中共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曾對兒子談到周恩來和江青的關係。

黃永勝說,有一次開政治局會議研究重要議題,還沒有開始,江青就鬧:說她房間里那個馬桶現在天冷不敢用,周恩來會也不開了,帶着他們幾個到江青那裡去,手托著下巴對着江青的馬桶看,也想不出辦法來。最後周叫中央辦公廳派人來做好它。

有評論稱,周恩來對江青的吹捧、順從充滿了卑躬屈節、諂媚奉承,越過了人格底線,荒唐至極。

但在文革後期,在明爭暗鬥,爭奪權力過程中,江青對周恩來的怨恨日深,力圖倒周,指使御用寫作班子批判「魯國的宰相」孔丘時,故意影射周。而周對江青之舉也進行更猛烈的反擊。

《紀登奎夫人王純縱談紅都國事》一文披露,江青在1975年遭到長達4、5個月的圍攻,雖然是打着毛澤東旗號進行的,卻很不正常。因此,一些人懷疑中共黨內一伙人敢於那麼干,背後肯定有人撐腰,而此人就是周恩來。

文章中稱,當時周恩來頻繁同一些人經常見面談話引起高度關注,以至於江青不得不下令王洪文前往長沙向毛澤東彙報,以防不測。

周恩來死亡前,他和以江為首的文革派之間的矛盾,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甚至他死後,這一矛盾還在繼續升級。江在周的遺體前衣領露出紅毛衣、拒不脫帽,指使御用文人在報紙上含沙射影對周進行攻擊,大有鞭屍之勢。

外界多認為,共產黨殘暴殺人,不施仁政,同室操戈,不講義氣,江青成為周恩來一生中最後和最兇狠的敵人。

(記者李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方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