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孫政才身邊的桃色「特定關係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09日訊】天津市中級法院8日消息稱,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受賄案一審宣判,孫被判無期徒刑,通報中,兩次提到他的資金來源主要通過「特定關係人」,進一步印證了孫通過多名紅顏商人進行權錢色交易內幕。

5月8日,天津中院發布消息稱: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受賄案一審公開宣判,孫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受賄所得財物及孳息予以追繳。

這是孫政才4月12日露面受審後,時隔近一個月正式宣判。檢方指控孫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1.7億。孫表示,認罪、悔罪,接受法院的判決,不上訴,將認真接受改造。

值得關注的是天津中院在孫案的通報中,兩次提到孫政才所犯受賄罪中,絕大部分受賄財物是「特定關係人」直接收受,這似乎進一步印證了此前孫政才通過多名「女商人」情婦進行權錢色交易的內幕。

早在去年7月24日,孫政才被查,官方通報中就提到,孫政才本人或夥同「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財物,腐化墮落,搞權色交易。

根據中共最高法2007年發布《關於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特定關係人干問題的意見》,其中提到「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將有關財物給予特定關係人的,以受賄論處。」

文件指出:「特定關係人」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係的人。

據不完全統計,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案為起始,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貪官中,至少30人的判決書中提到「特定關係人」,其中七成「特定關係人」被指為「情婦」。

作為孫政才近親的孫妻胡穎,應在孫政才的「特定關係人」名單中,胡穎曾被指涉民生銀行官太太俱樂部掛名獲取巨酬等。港媒報導,2017年7月,孫妻胡穎在青島避暑與孫政才同日被帶走。

中共推出反腐政治劇《人民的名義》中的「白手套」女商人高小琴和妹妹高小鳳,作為高官的情婦,周旋於官場,依靠權力集團攫取了巨額財富。而這一角色也應是孫政才「特定關係人」情婦們的寫照。

孫落馬後,有關其包養至少6名情婦的內幕曝光,其中有公務員、商人和在校大學生,已曝光的女商人情婦中,包括:億贊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副總裁黃蘇支;曾一手打造知名飲品「牽手」果蔬汁的北京女商人劉鳳洲;有「白手套」之稱的女富商段偉紅等。

《財新網》報導,孫政才有多名「特定關係人」。黃蘇支與孫政才的特殊親密關係在當地政商圈裡,也並非秘密。曾有重慶官員透露,黃蘇支曾在深夜12點打電話給孫政才,讓知情官員大吃一驚。

而黃蘇支所在的億贊普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依靠着孫政才的關係,在重慶迅速崛起,不但獲取政府大量投資,還戴上了「一帶一路」的光環不斷對外擴張,在極短時間內不僅獲得牌照,並成功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巨額融資,並順利借殼香港上市公司。

據稱,黃蘇支已於2017年4月被查。

孫的另一「特定關係人」劉鳳洲,是孫名副其實的最長情的「情婦」。兩人相識於2000年孫政才任職順義區長期間,在長達17年中,商人劉鳳洲不斷上演對權力的依傍,從順義的「牽手」飲品到藝術圈。此後,隨着孫政才的仕途轉換,劉鳳洲都一路相隨。

據說劉鳳洲曾拿着孫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認定他不但是「封疆大吏」的命,仕途還有望更上一層樓,於是請了一套龍袍送給孫政才。據傳,孫政才只要在家,每天都會去拜這個龍袍。

據稱,劉鳳洲已於2017年5月被查。

神秘女富商段偉紅也被傳是孫政才的富商情婦,財新網3月報導,49歲的段偉紅是天津人,上世紀90年代在天津從商。2002年左右,她將泰鴻集團總部遷到北京,之後的15年,依靠權力完成了一系列從國企手中切走蛋糕的交易。

2004年左右,段偉紅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所在地順義區搶到一塊「臨空經濟的大蛋糕」。據信是得益於在順義區任職的孫政才。2010年,段偉紅通過任職吉林省的孫政才幫忙入主華都,並通過北京市規劃部門的審批,將華都飯店擴建為華都中心。

據報,段偉紅已於去年9月被拘。

孫政才是江派指定的接班人,被指是江派大員賈慶林、劉淇、曾慶紅先後提拔、培植的人馬。去年中共十九大前的7月15日被免職,9月29日被「雙開」並移交司法機關查處。12月11日,孫政才被立案偵查,今年2月13日被提起公訴。

中共十九大之後,習當局多次公開點名孫政才、薄熙來等人,既巨貪又巨腐「陰謀纂黨奪權」。孫被拿下後,官方稱,削除了一個重大「政治隱患」。

至今,重慶市當局仍在清除「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熙來、王立軍流毒」。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