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英烈保護法要保護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共人大經過一年的討論,出台了一部《英烈保護法》,5月1日正式實行。這部法律的出台引起國內國外的一片詬病之聲,首先,誰是英烈?如何評定英烈?如何評價英烈?什麼行為算污辱、譭謗或者侵害英烈的利益?這部法律中並沒有明確的說明,只是一些很空泛的說詞。如此粗製濫造的法律是怎麼出台的呢?在實際執行中又會引起什麼後果呢?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

橫河先生,我知道這部英烈法已經在5月1日開始正式實行,有很多人都在討論,大家對這個英烈保護法最大的詬病就是它沒有明確定義什麼人是屬於英烈,而只是一個非常模糊籠統的一個說詞。那麼您覺得這是這些制訂法律的人的故意為之?還是無心之失?

橫河:這個應該是故意的。為什麼要這麼模糊定義呢,這裡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共這個政權的特殊性。就是對於需要用一個國家制訂法律來保護的這些英烈的話,那麼自然來說他就是應該屬於這個國家,屬於整個民族的。但是中共想保護的並不是這些屬於全民的英烈,而是說它需要保護的是它自己的那些人,但是它又不能明說。

這就跟中共的政權性質有很重要的關係。中共的性質,它的特點和一般國家、一般的政權不一樣的是,它對自己歷史上至少對中華民國,或者更以前的歷史,它是一個徹底否定的態度。它不承認它是那一系列政權的繼承者,它只承認它自己是否定者,是反對者。這樣來說的話,就是這個國家和這個政權的區別,也就是這個國家和中共的區別就太明顯了,所以它就不能把它說清楚它究竟想保護的是什麼人。

第一個目的就是故意制訂這個模糊的法律,就是來混淆國家和中共的區別,如果太明確了,就沒法混淆了嘛。第二個是避免自我矛盾太明顯,就是中共自己執政以後,它前後的政策不斷的在變化,變化到相當程度就變成了一種自我否定了。這樣的話,就是說如果你太明確了,即使在中共這個治下的所謂英烈呢,他也有互相否定的意思,這是一個自我矛盾。

第三個就是它故意不把它說得很清楚的話,就去模糊言論定罪的邊界,如果你很清楚的話,那麼人們就知道邊界在什麼地方,那有些話他就敢說了,因為它在這個邊界之外。但是如果你不說清楚的話呢,那麼很多人就不敢說了,他不知道說到什麼地方犯了你這個言論罪了,這樣的話就起到的威懾更大,本來這個就起威懾作用。

第四個就是我覺得,就是你不講清楚的話,就有人要有解釋權,中共它不是經常弄兩高來解釋法律嗎?就是說讓中共來控制這個解釋權,你法律講得越模糊,解釋權就越大,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制訂法律的人故意把它搞得這麼模糊的。

主持人:對,那大家也一直在討論說這個英烈啊,因為既然是《英烈保護法》嘛,那弄清楚誰是英烈就很關鍵,那大家就說你這個英烈是按你中共的標準呢,還是按我們民眾的標準呢?這裡頭的潛臺詞就是說民眾標準和中共是不一樣的。

我們就先拋開那個不談,就是按您剛才講的,它其實是按中共自己的標準,它要保護它要保護的人。其實在這個層面上,這個法律也是很難實施的,比如說舉個很簡單的例子,當年他們評出來的十大元帥,是不是算這部英烈法要保護的對象?後來這些十大元帥就是接二連三的成了特務啊、反黨集團;再過了若干年,它又來平反了。那麼按照現在這個法律,當年搞運動的罪魁是不是都是有罪的?

橫河:十大元帥,我個人的看法,他們倒不算是這個英烈,但是你很難說中共會不會用《英烈保護法》來保護這十大元帥。所謂英烈的話,一個是英雄,一個是烈士,有的時候他是有頭銜的。我覺得這裡最關鍵的問題是這麼幾個,第一個就是,是誰的英雄?就是我剛才講的,就是真正的這個民族英雄,和中共的英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而且往往是反的。比如說內戰後期,中共曾經提出一個戰犯名單,這些絕大多數被中共定為戰犯的,他們實際上都是抗戰的民族英雄,所以說究竟這是誰的英雄?這是第一個大問題。

第二個大問題就是剛才妳說的了,就是是誰的標準?這個和上面的問題有關,但是還不完全一樣。就是同一個人,宣傳他的什麼東西,就是標準不一樣。比如說我們大家知道中共宣傳的英雄裡面,第一個就是雷鋒,那我們今天不討論雷鋒的故事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擺拍的,有多少是虛構的,我們不去談這個,我們就講他們宣傳當中的雷鋒。一般人講到學雷鋒,都以為是做好事,但是真正中共要大家學的並不是說雷鋒做好事這部分,而是階級鬥爭,階級仇恨,是中共的政治。

這個其實大家也知道,只是說不大容易記住,最典型的就是周恩來的題詞,我們知道當時所有的中共高官都給雷鋒題了詞,周恩來的題詞講的就是四句話,就是「階級立場、革命精神、共產主義風格、無產階級鬥志」,你看這四條當中沒有一條是屬於做好事的。

我們從這個報導分析的話,我們可以猜出來,就是當時發現雷鋒準備把他樹典型的時候,可能那時候的雷鋒就是比較願意幫助別人的,這個是原來的雷鋒。後來被瀋陽軍區發現以後,要把他樹成典型,這時候大家就注意到了,後來很多人說這個照片,他怎麼能拍那麼多照片?那時候拍照片非常奢侈的,很多社會地位很高的人都不可能有這麼多照片,就懷疑哪來的?其實這個時候就是說,已經確定要把雷鋒樹為典型以後發生的事情了。但是我們要看到這個時候不是派攝影師跟著雷鋒走,他做什麼就拍什麼,這時候已經是按照領導的意志來製造英雄了,就是說這時候的雷鋒已經不是說按他的本性在幫人做好事了,而是按照劇本在演戲了。這時候的雷鋒跟這個原來的雷鋒本人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關係了。

當然到他死了以後,就再次被樹為全國典型的時候,那時候就不僅跟他本人無關,和原來瀋陽軍區製造出來的那個雷鋒也不一樣了。這裡的標準並不是挑選英雄的標準,而是製造英雄的標準,就是說這個樹起來的英雄完全是人為造出來的,跟這個英雄本人可能真的沒有多大關係。

還有一個問題,就跟剛才妳的問題相關的,就是除了我們開始講,國家和民族還有中共有不同的標準以外,就是講中共自己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標準。因為中共的政策老是變化,所以有一條選擇英雄的標準,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就是說凡是能夠成為全國性英雄的,一定是死人,因為死人他就不會變了,你把他塑造成什麼樣子,他就是什麼樣子了,他就不會變了,變好變壞都不會。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的英雄,只要是定成英雄的,在中共治下,一定是死人。

主持人:我們看到這兩年因為大家獨立思考,所以對很多中共歷史上被樹為英烈的英雄都有一些質疑,比如說我們比較熟悉的就是「狼牙山五壯士」的故事,還有劉胡蘭、雷鋒這類的,那大家都在質疑說這件事情的真實情況是怎麼樣,我們估計這個英烈法出台跟這些民間的質疑聲音是相關的。那我們來看一下這些所謂中共的這些英烈他都有哪一些,就說這個法律出台,它到底想要保護哪一些所謂的英烈?這些人都有什麼特點?

橫河:這個我想大家公認的,在中國讀過書,知道中共宣傳的就知道,實際上中共想要保護的那些英烈是哪些人。第一個,我們從時間順序來說的話,那是中共的「狼牙山五壯士」,當然這個事件整個是比較奇怪的,就是當時《炎黃春秋》有一個人去進行了調查,他把這個調查結果公佈以後呢就被起訴了,而且他敗訴了,說誣衊了這個「狼牙山五壯士」。這是一個比較典型的,「英烈法」肯定就是要保護這些人的。他質疑的實際上是「狼牙山五壯士」在當時發生過程當中的一些細節,哪些真的、那些假的,那現在看來呢,《炎黃春秋》的這個調查其實真實性更高。

這有另外一個問題,就除了這個故事可能有造假以外呢,更加說明一個問題就是中共抗戰無英雄,實際上說明中共不抗戰,就是整個抗戰過程當中,中共宣稱自己是抗戰中流砥柱,卻只能找出這個「狼牙山五壯士」來。這「狼牙山五壯士」實際上還是一個被別人打著跑,最後跑到山上沒地方去了然後跳崖,至少是中共講的故事。當時我在學這個故事的時候,就覺得這簡直不是在抗戰嘛,我想有這個質疑的人也很多。

而國軍打了多少仗,光是將軍陣亡就200人,那就是說比「狼牙山五壯士」要英雄的多的那些真英雄,在國軍裡面應該是成千上萬的。中共好不容易找到這麼5個人,如果說連這種所謂英雄,實際上他們是「遊而不擊」,這種英雄都沒有的話,那抗戰還有什麼呢?就沒有了。所以要保護的實際上是中共的一個抗戰的謊言。

另外一個就是分類來說,還有一種就是人們知道所有的社會都是保護兒童的,但是在中共的英雄裡面呢,有很多是犧牲兒童的,這個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說,就是中共實際上是用了兒童來做它自己的工具,這種是很不人道的。你比如說劉胡蘭,據它的報導,是10歲參加中共的革命,15歲被殺,她自己就是一個典型的被中共欺騙了以後,被中共裹脅了參與革命以後,先殺人後被殺。她是先把這個村長,村長是什麼呢?村長是國民政府的村長,給國民政府納糧、交稅、送情報,這是自然的事情,她就把人家給殺了。就是說她自己也是受害者,一個兒童最終死的時候只有15歲。

還有就是講到兒童賴寧,賴寧去滅火,大家知道山火是不能滅的,你只能去開防火道,結果小孩上山去,他連自己都保護不住怎麼去滅火?這種事情是不能鼓勵的,就是說這個人去滅火了,也許這個人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人,但是你不能鼓勵他去做自殺性的滅火,鼓勵兒童做無謂的犧牲,這是不人道的。

還有一個,我們大家知道劉文學,劉文學為了兩個海椒,最後死了兩條人命,地主死了,他也死了,這就是階級鬥爭的典型。還有王二小,王二小是什麼呢?你想八路軍加上中共的地方政府都是身強力壯的成人,不敢跟日軍打,滿山溝的跑反,要人家孩子來犧牲生命保護自己,你怎麼好意思?所以這些東西就是如果你仔細追究起來的話是非常荒謬的。

當然還有一些啦,不符合常識的,你像黃繼光的故事,中共自己就有三個版本,完全互相不相容,最後有人論證出來說是這個地堡你都造不出來,所以為什麼黃繼光堵槍眼是沒有電影的,因為他拍不出來,他造不出那個地堡來。還有邱少雲,很多人就說不符合醫學,就是說他的這個反應,就是這個疼痛的反應它不經過大腦,它是一個短反射,也就是說腦子你的毅力是控制不住的,很多人說多半當時第一砲打過來就把他打死了,這個倒是有可能的。

還有草原英雄小姊妹,本來說她是求生的本能,就是跟著羊群跑你可以求生,並不是說保護羊群,結果就變成了保護集體財產的英雄。在整個草原英雄小姊妹的故事裡面,唯一的一個英雄是那個救了她的,後來在草原英雄小姊妹故事裡面變成「反動牧主」的那個人,他才是這整個故事真正的英雄,結果被打壓了很多年。所以對中共來說的話,它需要扶植的物件,和這個人是不是真英雄,完全沒有關係,有的時候還是相反的。

雷鋒我們剛才談過了。也就是說中共的英雄有各種類型,但他們的共同點呢就是都是階級鬥爭的犧牲品,都沒有對人民、對民族、對國家做出任何貢獻,他只對中共奪取政權、鞏固政權有貢獻,對中共的政權有利。這裡面大多數的故事,包括最主要的事蹟,基本上都是假的,都是編出來的。也就是說中共的英雄是一種藝術創造,和這些人的本人、和他們的事蹟大多數都沒有關係,是根據中共需要而製造出來的這種形象,也就是說中共需要保護的也是這種形象,而不是真實的這些人。

主持人:好,那麼現在網上有網友提了一個問題。他的問題是這樣提的:「中共是要一條道走到黑嗎?中國通過所謂英烈法的時候,波蘭正在實施去共產主義法,全世界都在反共的時候,中國真的什麼時候能跟世界接軌?」請您來回應一下。

橫河:我想中國要和世界接軌的話,就是拋棄中共。現在我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中共是不會改的,自己是不會改的,其實哪一個共產黨都不是自己改的,就說從蘇聯到東歐整個共產主義垮臺,實際上是人民把它們推翻了,或者說是天意把它們推翻了,它們自己從來就沒有改,沒有一個共產黨是自己改的。就是這些國家走向和世界接軌是因為他們拋棄了中共。

主持人:他們是拋棄了共產主義?

橫河:對,拋棄了共產主義,拋棄了共產黨,對,我剛才說錯了。就是對於中國來說的話,中國民眾也是要拋棄中共,中國就能夠跟世界接軌。

主持人:那麼我們按照這個中共的說法,它說為什麼要出臺這部法呢?是因為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那這個說法的背後,它的邏輯到底是什麼呢?我們知道只有民族在危難的關頭能夠力挽狂瀾,或者是扭轉乾坤的才叫英雄。難道說一個民族沒有危難,他就沒有前途嗎,沒有未來嗎?這個好像有點說不通。而且我覺得對中華民族來說,我們並不缺英雄啊!

橫河:對,歷史上也確實是這樣,中國古話來說「亂世出英雄」。所以一般情況下呢,就是百姓安居樂業就行了,其實他最好是不需要英雄,因為當需要英雄的時候往往是亂世。一旦亂世以後呢,英雄也是自然產生的,他不是誰扶植出來的,更不是編造出來的。

這裡,就是中國民眾的觀點呢,我覺得是很對的,就是說這是你的英雄,這是中共的英雄,跟我有什麼關係?因為只有為民族犧牲的人才會被民眾尊重,才會被民眾懷念,才會被民眾紀念,這是民間自發的,不需要人來強迫,也不需要用法律來保護。

你像歷史上的楊家將,就我們知道宋朝的時候是比較積弱的,容易被人家侵略,所以在北宋、南宋的時候都有很多英雄,有楊家將、有岳飛、有文天祥,這些都是民間自動紀念的,也就是說民族英雄是在人民的心中的,他不需要法律保護,幾百年來也沒有什麼法律來保護他們,這是人民自己的心裡在保護他們。你需要用法律來保護的,多半他本身有問題。

對於一個民族來說的話,我覺得順天意的話就會興旺,美國興旺就是順著天意,所以你看美國人在整個歐洲、在所有的發達國家中,有信仰的,對神的信仰是比例最高的,我覺得這一點,保持對神的信仰,這是一個民族最重要的,對任何民族來說都是一樣的。

主持人:如果按照現在《英烈保護法》,你看它的那些說詞,那麼非常顯然的,比如說在一百年來這個士兵,不管是內戰還是外戰中的士兵、軍人,他都應該是屬於要被這個法律保護的。但是我們知道在其他國家,比如我們剛才說到美國,像美國軍人不管是現役的還是退役的,其實都是深受民眾尊重的,因為老百姓會感激他們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平民的安全,並不需要特別立一個法來保護他們。當然了,另外一方面講,軍人犯法也是一定要受法律的制裁的。那為什麼中共現在要立這個法?難道是中國人很難管,還是中國人不知感恩呢?

橫河:妳講的軍人,英烈法它倒不僅僅是針對軍人的,實際上中共樹立的英雄各行各業都有。問題就是為什麼需要立這個法?就是剛才我講的,因為中共立的英烈它大多數是假的,所以如果不嚴格禁止別人去評論的話,那民眾他一定會用各種方法去發現真相。其實發現真相的人倒不一定是挑戰中共,有的是因為職業的關係。

比如中共樹的一個典型就是董存瑞炸碉堡。這個董存瑞炸碉堡的造假是誰發現的呢?其實正好是《董存瑞》這個電影的導演郭維,因為拍電影的需要,他就訪問了很多當事人,結果就發現沒有人看到董存瑞炸碉堡,他就瞭解了真相。和別人不同的是他把真相說出來了。當然,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就幫著造假。所以中共要立這個法,實際上是禁止所有的人用各種方式,哪怕是幫中共說話的方式去發現真相。

中共是最怕真相的,因為中共整個就是一個謊言組成的,而且是靠謊言生存的。它並不見得你這個動機一定要是壞的,你哪怕是幫中共或者怎麼樣。你看你拍這個《董存瑞》電影,它就是幫中共的嘛,在中共的指導下拍的。但是也會發現真相,它就是不讓任何人去發現真相。

主持人:其實按照現在這個法律規定,如果像郭維他把造假的事情真相揭露出來,他按這個法律,他就可以說他是誹謗英烈名譽,對不對?

橫河:對的。所謂誹謗就是這個法律最大的威懾。其實你是不當心發現了真相,你就要說出來了,那都算是誹謗了。所有的誹謗罪,這裡有一個問題就是說,誰來做原告?就是一般來說,個人名譽案就應該是民事糾紛,就是應該有一個受害者。

比如現在曾經打過的官司,大多數原告都不是英烈,因為我們講過英烈都是死了嘛。那大多數都是子女、親戚、戰友等等,這些人實際上是利益方。所謂利益方就是那位被誹謗的所謂英烈,因為很多原因,就有很多人得益於他英烈的頭銜,所以那些人關心的是自己的利益受損。比如所謂戰友的話,他一輩子就是靠講自己和英雄之間的那點事情,一輩子就靠那個生活的,所有的名譽、頭銜、光采都從那裡來。如果一旦否定那個英雄的話,那麼那個戰友什麼都沒了,他一輩子就白活了。至於他講的故事是真是假,講多了自己都弄不清楚了。

那家人、親戚也是。所謂邱少雲的親戚非常憤怒,邱少雲親戚有什麼可憤怒的?你所知道的英雄事蹟都是從報紙上看來的,實際上是第二手的謊言,不比你我所知道的更真實。還有寫報導英雄出名的,那故事就是他編的,讓他證明故事是真的。不是很荒唐嗎?所以以前打過的官司都是沒道理的,所以我們可以預想將來打的官司也是沒道理的。

那英烈法出來以後,恐怕有的就不是民事案了,就不是說這一些當事人,就是利益方來起訴了,而是政府來起訴,就檢察院了。這樣的話,他們所依據的事實就是當局對英烈的官方的描述,跟事實根本就沒有關係了,所以這個誹謗就是非常荒唐的事情。用誹謗罪,誹謗什麼呢?誹謗的是編出來的故事,這就很荒唐。

主持人:現在又有民眾提了一個問題,他說中共現在立這個法,從另外角度想,可以說是更多的民眾在覺醒了,是吧?

橫河:對。為什麼要立這個法?就是這些年來很多人對中共立的英雄進行了質疑,所以它才用這種法來封大家的口。正是說明民眾覺醒了,民眾對真相的追求願望越來越大,而且付諸於實際行動。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中共出台這個法律,它就是要保護它編造出來的假話,或者假的英雄事蹟,那它為什麼不編得像一點,這樣就不會讓人找到破綻了?

橫河:這個問題是這樣的。一開始的時候是撒了一個小謊,這個小謊沒想到會發展到全國性被大家都看到了。你像黃繼光就是個例子,「堵槍眼」的時候,官方它就有三個版本,一開始報導的時候屬於現場戰地報導,就它道聼塗説編了一個故事。

但是成為典型以後,中共它是死不認錯,像英烈法就是典型的自己死不認錯,還用法律來打擊敢於指出錯誤的人,只好試圖去編一個看上去更完美一些的謊言。但是同時又出現新的問題,就是新編造的謊言跟原始的謊言有衝突。黃繼光「堵槍眼」是最典型的,就露出了更多的破綻。所以它不是一開始就設計得很完美的,一開始是匆匆忙忙編一個謊言,而且編的謊言的級別比較低,就是一個軍隊戰地小報的記者,後來就越來越高加進來,然後就編了更多的謊話,破綻就更多。

還有一種是事件發生的時候有些其它的相關事件,會在別的情況下對編出來的謊言進行證偽。你比如黃繼光「堵槍眼」編故事的時候,就編成天快亮的時候。為什麼呢?因為編的故事裡面很多情節晚上是看不見的,所以必須是天亮的時候,所以就編了一個天亮的時候。

但是沒想到這個部隊的指揮官,就是秦基偉,當時是軍長,他在回憶錄說:那一場戰鬥,那個陣地在半夜就收復了。就是秦基偉在寫回憶錄的時候,他肯定沒有想到有一個黃繼光的事蹟,裡面有一個情節跟他不符合。那作為一個軍隊指揮官,他的記憶力肯定是真的。就把這個對上了,一般人不會去對,但是有的人就是認真,這個故事是穆正新把他講出來的。因為這個人,我估計他也是一個志願軍成員,他把各地的各種的報導全部拿到一起去對照著看,結果就發現了。

從深層來說的話,中共它就是謊言起家。你說畝產萬斤,這基本常識都違背了,誰會不知道呢?全國最大的黨報《人民日報》天天報導,所有的官員都爭先恐後地造假來升官。謊言是共產黨文化最主要的部分。中共的系統它不會揭穿謊言,它會來保護謊言,就是常說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就是典型的做法。我們覺得它是破綻,它不覺得。

再一個就是明顯大家都知道的謊言,來支持謊言打擊真相是中共統治方法的一種,就是樹立一種全社會的謊言,獎惡懲善的道德觀,這實際上我覺得也是這部英烈法所要起到的作用。

──轉自《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