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時期武警屢屢「鬧鬼」 哨兵嚇得魂不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12日訊】雖然中共一貫宣揚無神論,但是鬧鬼事件卻讓中共上下束手無策。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曾在書中披露,他被囚禁期間,看管他的武警官兵們,給他講述了武警部隊鬧鬼的「妖事」,而這些「妖事」多是在江澤民上台開始。

高智晟的著作《2017年,起來中國》2016年在香港和台灣發行,書中披露,高智晟曾經被囚北京昌平區山區內,由北京武警總隊看管長達21個月。

被看管期間,武警官兵們向高智晟講述了很多武警部隊鬧鬼的妖事。

據悉,各省武警部隊鬧鬼事件多從江澤民做了中共總書記開始的。1990年起,鬧鬼在各地普遍出現,而且一直令武警部隊束手無策。

據士兵講,一些怪異的事常常發生,如:哨兵在地面上站哨,頭腦一模糊醒來後發現自己哨位已移到地下室,可是監控器則完全空白;有哨兵從二樓下一樓接哨,走一兩小時也未到;有些睡上鋪的女兵在酣睡中從上鋪跳下,有的甚至雙膝著地致傷。

最讓哨兵心驚膽寒的是國家檔案館的鬧鬼事件,因為檔案館裏常有莫名其妙的哭聲、笑聲、尖叫聲傳出來,嚇得哨兵魂不附體。

據說,有一次監控器拍到一個全身穿白衣的女子與哨兵貼身並立,當班軍官接報後曾與監控人員一起趕到哨位查看,卻沒有看到女子,而回到監控上一看依然旁立。軍官當即用對話機又一次詢問哨兵,旁立的女人是誰。哨兵回答:「無人。」

即使這樣,當局竟然給當班哨兵以上哨時間帶陌生女子聊天為由記過處分一次。

武警士官鄭官也告訴高智晟,他遇到的許多奇異怪事,其中一次,他在半夜站哨時,從旁邊水稻田裡竟突然走來一個手拉兩三歲小孩的女人。

在囚禁高智晟的拘禁室裡面,看管的士兵多次聽見、看見靈異聲響或影像,不過高智晟說他自己從來未有遇到過。

曾有一段時期,軍中給每個大隊、中隊部隊門口上方懸置大型國徽牌子。理由是,國徽是鮮紅血色,必能「鎮壓邪孽」。結果,這種被高層視為「天然地正」的牌子在各單位門口懸置後,鬧鬼事件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凶。

在「鬼鬧」災害仍頻發的情況下,又出現一種方法,就是把部隊營房整個塗成紅色,聽說效果彰顯,因此,有關領導通過電話而非下達文件向全軍推廣,使全國武警部隊的營房全塗成紅色,但沒有多長時間,「鬼鬧」事件又開始興起。

為了應付鬧鬼事件,全軍都各自想辦法應對,而且花樣百出,但還是不能夠停止鬼患。直至一些女生宿舍偶然試著在門口左右各放置一對小石獅子,鬼患才停息。

接著,武警總部迅速用電話向全軍推廣,這樣武警部隊才擺脫了鬧鬼之苦。

據說,江澤民聞之大喜,曾在一些場合中提到此事,結果不久,全國各大部委、企業、銀行、各級政府競相在單位門口擺放石獅子雕像,以致全國各行業效仿,石獅子也越做越大,讓石雕加工業興旺起來。

2013年,《新京報》曾以「多地政府大樓流行擺轉運石石獅成群結隊」為題報導,多地的黨政機構門前石雕北獅、南獅、西洋獅「成群結隊」,或立、或臥、或坐,威猛異常。

高智晟律師在書中說,中共統治集團公開否定神的存在,在隱蔽處卻「沒有一個不信神」。但只是機械化信神,把神當成一種逐利工具。

如,主張恐怖高壓維穩,踏著六四鮮血而爬上高位的江澤民,就是有名的「信神很虔誠」。曾聽聞江澤民在日常生活中,從每天出門,幾時出門、出哪個門,及幾時進門、進哪個門都要扶乩問卦以定,對於風水上,想法也不少。

其實,中共官員口中宣揚無神論,但是背後算命看風水的大有人在。特別是江派官員,從江澤民、郭伯雄、谷俊山、周永康,無不求神拜佛、篤信風水。

如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在落馬前,聽風水師指點,在家架設了一門「風水炮」,欲求「避禍」;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被「雙規」時,在褲兜裡裝了一塊小桃木,妄圖以「桃」代「逃」,躲逃一劫。

至於江澤民,港媒曾爆料江澤民自知罪孽深重,深恐難逃地獄的懲罰,趕著在家夜抄《地藏經》,併到九華山去拜地藏菩薩。

(責任編輯:古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