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強:出門難 去北京更難 依法治國陝西虛假繁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13日訊】 因我兒王小剛一案長年得不到依法公正處理,我家已經上訪11年了,經歷了王銳、杜航偉、胡明朗共計三任陝西省公安廳廳長,原始案子仍未得到絲毫解決。相反,多年來遭遇的暴力維穩的手段和方式卻仍然在年年翻著花樣不斷更新,甚至涉黑涉恐。

發展到目前,我無論到哪裡上訪,都會被抓回來,一舉一動都在渭城街道辦事處、秦漢新城管委會、西咸新區等各級政府的嚴密監控中。不論幹什麼,我必須像通緝犯一樣先向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申請,獲批後,在他們的陪訪下才可以有相對的自由。私自行動的結果不是被強行抓回來就是強制被軟禁在家中,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在我的反覆申請下,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同意於2018年5月8日上午到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的上級單位西北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簡稱陝西能建)陪訪,協調給我兒王小剛上報工傷等問題。

2018年5月8日早上不到8點,我的退休工作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四公司)社區長年對我家實際暴力維穩的打手小頭領吳國榮帶著物業幹部鄧仁順、蘇麗、吳斌等人就堵在了我家門口,揚言這幾天不准我家任何人外出,哪怕逛街也不行。如果敢不聽話,他會採取強硬措施。我女兒告訴他說,政府今天要陪訪,你們難道連政府的話也不聽嗎?吳國榮說:「不論任何人說破天,你們家的人今天也休想邁出門一步!」問其原因,拒不回答。之後,吳國榮等人還全天守在鄰居院子裡,盯著我全家人的一舉一動。

隨後,我的家人電話聯繫了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杜興鵬,杜興鵬答應幫忙詢問吳國榮上門攔訪原因。之後,電話告知說,陝西能建這幾天好像在舉辦一個重要會議,怕你去上訪喊冤。我問杜興鵬:吳國榮等人的這種做法是違法的,難道連政府也要聽企業的話嗎?他們憑啥限制我家的人身自由?杜興鵬說,人家企業在開會,咱們就是過去也見不到任何人,還是改天再去吧。

緊接著,我女兒王小琴又打電話給陝西能建信訪主任王英博,詢問他,為啥從2018年3月5日至今,火電三公司一直再未與我家主動聯繫如何處理王小剛工傷等問題。我們家曾幾次電話聯繫火電三公司,也未有人接聽電話。

王英博答:「火電三公司的工作也很忙,誰也不可能整天守在電話跟前。有關給王小剛報工傷的事,火電三公司可以通過政府渠道全力以赴配合,往前推進。」

我女兒:「前段時間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杜興鵬曾到咸陽市勞動局諮詢,咸陽市勞動局要求火電三公司出示一份當年案發時的真實情況書面材料,事後,杜興鵬曾電話聯繫火電三公司信訪主任鄧林濤,鄧林濤拒不出具。導致無法報工傷。」

王英博:「需要火電三公司出具什麼樣的材料都可以,火電三公司肯定會全力配合的,你不要整天聽政府亂說話。」

有關2018年5月8日早上,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保衛科長吳國榮等人堵門攔訪一事,我女兒也向王英博進行了說明。王英博:「這個情況我還不知道,怎麼可能出現這種事呢?你確定都是火電四公司的人嗎?」

我女兒:「吳國榮等人都是火電四公司的正式工,在單位工作了幾十年了,我咋可能會不認識他們?如果你不相信我說的話,你可以親自開車過來調查。」

王英博:「我可以找人瞭解一下情況,你可以打110報警嘛,我管不了他們。」截止目前,未見王英博就吳國榮等人無故上門攔訪一事有任何調查回覆。

之後,我女兒又把和王英博通電話的大概情況向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杜興鵬進行了匯報。杜興鵬答應親自帶人到火電三公司找信訪主任鄧林濤進行交涉。

2018年5月8日下午3點多,渭城街道辦事處維穩人員任彪上門告知:「我今天中午陪領導杜興鵬一起到火電三公司找鄧林濤進行了交談。火電三公司答覆說,2018年4月27日,北京中國能建集團總部信訪處長王健親自來陝西能建視察信訪工作。期間,提到王小剛的事情,要求火電三公司盡快上報一份可行處理方案。火電三公司仍堅持不願給王小剛同崗同酬工資待遇福利,只同意按咸陽市社會最低工資標準執行。前提還是必須我家先寫息訴罷訪,否則也不執行。有關工傷的問題,火電三公司說時間太久,超時效,不給上報。要求他們出具一份當年的案發真實情況材料,他們也拒不出具。有關2007年至今拖欠王小剛的工資賬目中存在的很多問題也不願糾正。」等等,就不一一列舉了。

我不明白,我兒王小剛是三公司的正式工,二十三年工齡,為啥要按咸陽市最低工資標準執行?案發當年,我曾多次找咸陽市勞動局要求為我兒上報工傷。咸陽市勞動局當年在職領導也曾多次發文給火電三公司,要求其配合,結果火電三公司向咸陽市勞動局上報了一份虛假案子情況說明材料,導致我無法通過官方渠道給我兒上報工傷。怎麼就變成超時效了?

上訪11年來,我家所遭受的來自政府和企業相互配合的暴力維穩和非法監控早已導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的後果,僅從十九大到2018中央兩會期間,暴力維穩程度早已演變為涉黑涉恐,可謂花樣百出,時間長達200多天。即使中央兩會結束以後也不得安寧。

2018年4月23日中午1點20分,我在咸陽火車站乘坐成都開往北京西的K1364次火車打算去北京找企業的最上級中國能建集團上訪,反映犯罪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三公司)勾結政府部門合夥賴死狗,拒不處理我家冤案,不依法給我兒子王小剛上報工傷及同崗同酬補發多年來拖欠的工資及其他應得收入等問題。

我買的車票是K1364次列車16號車廂的座位,列車剛進站,我走到16號車廂車門前正打算上車,守在16號車廂門口的一名男列車員不檢查別的乘客的車票卻單獨把我擋住,很不高興的問我要到哪裡去,並要求我出示車票,在仔細看過我的車票後,他向旁邊一名女列車員使了個眼色,那名女列車員用對講機不知向誰匯報了一句:「他在16號車廂。正在上車。」不知對講機裡的什麼人發了什麼指示,兩名女列車員和那名男列車員一起拉住我,不讓我上車,我問他們為什麼不讓我上車,我是買過車票的合法乘客。

他們不回答我,那名女列車員又向對講機說道:「他已經上車了。」對講機裡的人答覆她:「在車上把他控制住,不要讓他逃跑了,他們辦事處的領導剛才已經打來電話說正在往這邊趕。」我剛上車坐下不久,列車長和一名列車警察就趕來了,他們不查別人的車票和身份證,只查我一個人的車票和身份證。隨後,一名列車員過來在我的座位上挂了個紅布條。

大約下午七點左右,列車開到洛陽站時,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的維穩官員何長江和任彪兩人在列車員的帶領下出現在了我所在的車廂裡,他們要求我跟他們下車休息談問題。我強烈抗議:「我打贏的官司為什麼拖了十幾年不處理,我上訪告狀是合法的,為什麼要強行把我擋回去,想包庇什麼?」

也許是怕群眾影響不好,他們後來又改口說因為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張亞紅怕我給她惹麻煩,丟了烏紗帽,他們倆要陪我一起去北京上訪。

彼此爭論了很長時間,期間他們不斷的向外打電話匯報。到了邯鄲車站,他們開始向我許諾:「只要你跟我們回去,我們可以聯繫西咸新區的信訪局張立軍局長給你處理問題,幫你兒子報工傷和處理案子。還可以再幫你家解決些生活困難問題。」

最終,我在他們的連哄帶騙及強拉硬拽下,被迫在邯鄲站下了車,被軟禁到邯鄲車站附近的一家賓館內,2018年4月24日坐817次列車到鄭州站倒一列動車直達西安北客站,打出租送回家中已經是當晚快11點了。

2018年4月26日下午3點多,在渭城街道辦事處會議室內,在各種類似新聞發布會一類的長槍短炮式的攝像機、照相機、多部手機的不停閃爍下,陝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信訪局局長張立軍在眾人的族擁下、熱情的和我及我女兒王小琴打招呼並握手。就王小剛一案與我家進行了首次見面商談。張立軍說我「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最後答覆說:補發王小剛的工資可以與有關各方面協調,其它要求解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渭城街道辦事處主任林軍緊跟著說道:「報工傷難度比較大,成功率幾乎為零。所有的鑑定都會以蒲城縣公安局當年答覆的狗咬未傷為依據,公安機關的結論要想推翻是很難的,如果推翻了就等於翻案了,誰會為你們家去翻這個案,如果你坐在那個位置上,肯定也不會這樣做。拖的時間也太長了,十幾年了,叫我說,成功幾乎為零。」

會議期間,張立軍手下一名工作人員以參加了會議為名要求我女兒在一份會議記錄上簽了字。

對於他們這樣的答覆我感到很失望,很氣憤。我不得不上訪,事情是誰造成的?誰「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這樣的政府機構,什麼問題都不願解決,只會作秀作假,暴力維穩迫害訪民,要它幹什麼?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為啥依法治國到了陝西各級政府官員手裡就變成了搽屁股紙?

此前,曾有政府領導對我說,火電三公司還有十幾名精神病職工,如果給王小剛處理問題,那十幾個精神病職工也去上訪咋辦?凡事不能只考慮個人利益。

因此,我不得不再次公布最新上訪情況,希望有關部門領導予以重視、調查、處理。

我家的原始案情如下:我名叫王英強,是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四公司)的退休工人,在這個單位工作了33年。我今年77歲,現在還拖著殘疾的身軀,四處上訪求告。到了我動不了的時候,我精神殘疾的小兒子誰來照管?

我小兒子王小剛是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的正式工人(工齡23年),2007年2月由公司調入蒲城項目部做糾察。2月7日第一次上班,晚8點接班時,他看到值班室門鎖著,就到值上一班的陳文才宿舍門口喊叫要鑰匙,陳文才認為暴露了他曠班的事情,一怒之下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咬傷王小剛,腿上鮮血直流,滿院子的幹部、工人、小車無人救人!是我兒自己向農民問路,步行到鄉衛生院治傷打防狂犬病疫苗救自己的。由於突遭意外暴力傷害,導致王小剛產生了強烈的恐懼心理,開始一天十幾次地給家人打電話訴說工作環境不安全,有人放狗咬他了。我立即趕到蒲城項目部,瞭解實情後,找相關領導要求處理問題和上報工傷,單位領導拒不處理任何問題也不準王小剛休息,還扣發了王小剛的工資和獎金。保衛科長張小兵、辦公室主任張廣利、財務科長白石等4名幹部僱用農民三人,在食堂找到我們父子倆,4次毆打王小剛。事後不許我們報案,不讓休息,不給治病,如休息就停發一切。

我無奈只好將我兒帶回家中治病休養,並我多次到火電三公司找相關領導要求處理問題,三公司領導拒不處理任何問題,也不給上報工傷。王小剛回家後,火電三公司停發了王小剛的工資。

我兒被單位同事有意放狗咬傷、被毆打,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精神變得特別狂暴,回到家後狂呼亂叫、打罵家人、打砸物品、四處亂跑,由火電三公司派人派車,帶王小剛到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診斷,確診為偏執型精神障礙,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常年需要家裡留一人照看。

11年來,我逐級到蒲城縣、渭南市、咸陽市、陝西省、北京、的派出所、公安局、公安部、政府、黨委、紀委、國家電網公司、中國能建集團等相關部門上訪不知有多少次了。

我因上訪被截訪、戴手銬、毆打、小女兒遭拘留、家人遭監控、威脅、跟蹤、打砸、限制人身自由、非法關押等,就不一一細說了。至今,從派出所到公安部,都不給立案;從火電三公司到國家電網、中國能建集團都不給處理;各級黨委、紀檢委、政府都是推來推去或是虛報案件終結材料。

我老伴得知兒子的遭遇,憂憤交加,患了嚴重腦梗、偏癱,於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我因上訪雙膝蓋被打殘,要拄著棍子才能勉強行走。我小女兒大學畢業,今年已37歲,為了照看王小剛,不能工作,不能婚嫁。

十多年來,對於王小剛的案情,我們的要求是:

一,依照事實予以工傷對待。因為他是在工作時間,為工作而遭同事放狗咬傷的;

二,對放狗咬傷王小剛的工人和組織毆打王小剛的幹部予以查處;

三,補發王小剛的工資及一切應有的福利待遇;

四,對於因我們維權上訪而迫害我們的官員、人員追究黨紀、國法責任,並對我們家因此遭受的損失予以補償。

1.中國能源建設集團西北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備註:三、四公司的陝西上級單位),信訪主任,王英博,電話:13759981076,029—83382348

2.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信訪主任,鄧林濤,電話:13992057992

3.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信訪科員,徐紅兵,電話:13809149972,029—33349385

相關鏈接:

經歷三任廳長陝西訪民11年冤情無果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4/22/a1372633.html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