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紅通」成中共專制的國際通行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5月13日訊】國際刑警組織有190個成員國,但該組織發布的「紅色通告」越來越受到中共等專制政權的濫用,成為打擊異見人士的工具。一些人權組織認為,「紅通」發布系統黑箱作業,已成為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的外延。

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告」是一個為逮捕、遣返逃犯而設的警報系統,並非國際通緝令。國際刑警組織各成員國都可申請發布,也可以自行決定如何應對。

據《美國之音》報導,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中文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將國際刑警組織稱為一個「臭名昭著的不透明組織」。他表示,該組織實際上已經成為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的一個外延,延伸到了西方國家。中共的手也已經伸進世界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

理查森的團隊花了一年多時間,來記錄中共官員和外交人員如何騷擾聯合國人權專家,讓他們不要去提有關中共的負面資訊。

今年1月,「人權觀察」發佈的報告說,外界無從知道國際刑警組織近年來應中共要求發出過多少紅色通告,有多少人的通告至今仍然有效,因為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已經上了紅通名單。

旅加作家盛雪:「國際刑警它是國際性的、一個叫執法組織而已。它並不像一個被中共政府在以前所渲染的那樣,向人發出了全球通緝令。這東西一直是被中共在歪曲,用它去震懾那些它們所要去迫害的人。」

旅加作家盛雪表示,中共要發放一個紅通名單,要出50萬美金,拿掉一個名單也要出50萬美金。但中共為了迫害當事人,不在乎這些錢。在這件事上,國際刑警組織為了錢放棄了原則,中共也成了它的大客戶。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認為,紅通通緝令是中共把「北京模式」向全世界擴張的一種方式。腐敗外國的政府官員、到各地建立孔子學院來推銷自己的党文化,收買各地的報紙電臺等,也都是中共的擴張手法。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中共現在推銷北京模式的方式,它不是用子彈,不是用炮彈,也不是用原子彈,它用的是銀彈。這個紅色通緝令,實際上是中共推銷自己的國家影響、推銷它的流氓無產階級專政向境外擴張的這麼一個表現。」

葉寧曾代理過多起「紅通」案件。他表示,在他們這些律師的努力下,國際刑警組織下架了上百個紅通名單。

他認為,紅通成了中共的打壓手段。真正的大老虎一個也沒有,很多都是小貪官、異見人士。

流亡美國的資深民運人士魏京生,2006年在瑞士日內瓦參加聯合國人權大會時,他和他的兩名助手因為上了紅通名單被警察扣押。

魏京生指出,國際刑警組織被中共控制已經很多年了,現在主席都是中共的官員。而且中共給了大批的錢,國際刑警組織已經成為它的一個工具。

總部設在英國的非政府組織「公平審判」的高級法律和政策顧問呂蓓卡·莎弗爾說,「國際刑警組織『紅通』的問題之一,不僅僅是讓流亡者生活在恐懼和危險中,也讓所有190個國際刑警組織的成員國成為這種騷擾的共犯。」

盛雪表示,像遠華案賴昌星、前溫州市副市長楊秀珠,都是中共利用紅通這一名號對家屬威脅利誘,而迫使當事人回國的。

盛雪說,她在加拿大就認識上了中共紅通名單的人,本人完全無罪,但國內的家屬也被綁架迫害。

盛雪:「這個國際刑警的這種形式,很大程度上在被中共所利用、所濫用。所以說國際性機構,一些國家,像美國這種比較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在國際刑警組織這個問題上,確確實實他們應該去要求國際刑警組織更規範化。」

盛雪認為,國際刑警發佈「紅通」一定要有法律程式,而且還要對案子能夠追蹤,不能參與對人權的迫害。否則國際刑警組織就是一個恥辱,成了中共迫害的幫兇。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