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威脅取消川金會 金正恩為何變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19日訊】【熱點互動】(1763)威脅取消川金會 金正恩為何變臉?

5月15日,朝鮮突然無限期推遲了韓朝高級別會談,理由是美韓聯合軍事演習對它形成了挑釁,隨後朝鮮又威脅說將要取消在6月份舉行的美朝首腦峰會。而中共在回應中批評美國沒有把握住機遇,缺少誠意。那麼金正恩變臉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川金會是否會如期舉行?

【熱點互動】威脅取消川金會 金正恩為何變臉?(1763)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5月15日,朝鮮突然發出威脅,取消了韓朝高層級別的會談,他的理由是說美韓聯合軍事演習對他形成了挑釁,同時他也威脅說將要取消在6月份舉行的美朝首腦峰會。那麼中共也是批評美國沒有把握住機遇,缺少誠意。

金正恩這次變臉究竟是什麼原因?美朝峰會還能不能如期舉行?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靖遠您好。

唐靖遠: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另外一位是Skype上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新聞資料短片。

週四,韓國表示,將通過各種渠道,與美國和朝鮮密切溝通,以便美朝峰會順利展開。

朝鮮週三藉口美韓聯合軍演,突然取消了原定在當天5月16日舉行的韓朝高層軍事會談。韓國敦促朝鮮遵守上個月韓朝峰會達成的《板門店宣言》,繼續舉行韓朝高層會談。

韓國總統府發言人金宜謙:「韓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同意,繼續與朝鮮討論舉辦高層會談。」

週四,美韓軍演持續進行,未受朝鮮威脅不談判的影響。

美國五角大樓重申,美韓聯合軍演持續40年,是年度春季演習的一部分。

五角大樓也證實,美國海軍又一艘驅逐艦完成神盾戰鬥系統的更新,已前往日本橫須賀港,加入美軍第七艦隊。

美國總統川普週三與烏茲別克斯坦總統會面時表示,沒有收到來自朝鮮的任何通知,將靜觀其變。

美國總統川普:「我們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必須再觀察。我們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聽到,將靜觀其變。」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表示,對朝鮮威脅取消峰會的消息不感到驚訝,但仍然希望峰會能按時舉行。

金正恩今年3月對訪朝的韓國官員表示,他能夠「理解」美韓年度軍演,並承諾不會提出問題。2個月後,卻推翻了自己的承諾。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中間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同時也可以給我們發送手機短信,或者是在YouTube上給我們留言。

我們今天的話題是朝鮮威脅要取消在6月份舉行的川金會,金正恩變臉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就這些相關話題邀請了兩位嘉賓,一位是唐靖遠先生、一位是趙培先生。

那麼節目的開始呢,我們先來請教靖遠先生,我們看到這次朝鮮他威脅的理由是軍演對他形成這樣一個挑釁,因為我們看到這個軍演已經進行了五六天的時間,他才發出這樣的一個,讓人感覺到很奇怪,您覺得他這個理由是不是成立呢?

唐靖遠:我覺得其實朝鮮他們這個理由只是一個藉口,因為我們要怎麼樣來看待金正恩這一次變臉,我覺得我們可以先來討論一個比較大的背景,什麼背景呢?就是我覺得金正恩這一次他的這個變臉,他其實並不是算是太突然,因為在此之前,朝鮮已經有過一次變臉了,也就是在5月6日的時候,就是朝鮮的官方通訊社、朝中社就曾經發出過一次變臉這樣的一個舉動,它們發了文章來批評美國,突然發出了一個批評的聲調,這個是從朝韓在板門店峰會之後,本來大家都感覺好像氣氛都是比較融洽的時候,突然他發出這麼一個聲音。

那麼這一次他的理由、藉口他是說,也是兩個理由,一個是說美國這邊發出了一種聲音,認為金正恩之所以能夠坐到談判桌前來,是因為美國對他實施了這個極限施壓的結果;另一個是因為是美國發布了朝鮮的人權報告,所以這兩件事情都讓金正恩感覺非常不爽。

但是其實在我看來,他這個只不過是一種藉口啦,就像他第二次變臉找了一個藉口說是什麼軍事演習,說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爾頓說了一些不太中聽的話。他為什麼說是一種藉口呢?就是因為我覺得他在第一次,剛才我們提到的朝鮮他第一次的變臉,他真正的原因,其實他是和美國的這個立場的表述,我覺得他是有直接關係的。

主持人:美國的立場是怎麼表述呢?

唐靖遠:就是在我們看到他這個變臉是在5月6日發生的,但是我們看到在此之前,在5月1日的時候,是由美國的副總統彭斯率先把對朝去核的這個立場,我們都知道過去他本來說的是完全可核查,以及不可逆的這樣的一個表述,英文縮寫就是CVID,突然變成了PVID,就是永久的、可核查的、以及不可逆的去核化,他變成了這樣的一個表述。然後在5月2日的時候是彭佩奧,就是新任國務卿,馬上就跟進了這個立場,在5月5日的時候就是這個波爾頓再次重申了這個立場。

所以在我看來,他這個跟朝鮮這一次變臉是有密切關係,也就是說金正恩他明顯的感覺到了一個比較強大的壓力,就是美國這邊這種很堅定的要讓他永久性的、真正的去核的這種壓力,讓他感覺可能自己在接下來的這個川金會上會更加的被動,所以他必須要在政治上給自己來挽回一些籌碼,所以他做出了這麼一個舉動。

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到,不管是CVID也好,還是PVID也好,它其實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要求要對朝鮮這個核問題,他的核計劃要一次性的、永久性的、不可逆轉的給予徹底的解決。那麼這個和朝鮮官方,就是金正恩一開始提出的那個立場,他是什麼立場?我們都知道他提出來要分階段的、同步性的去核化,跟這個立場是完全不一樣的。

所以就是說,這一次金正恩他的變臉,其實它真正的原因是因為這兩個立場,兩個截然不同的立場它必然發生的一種衝突,它其實是這麼一個原因。而這種衝突的原因在於,我們都知道美國他其實一直是否認的,就是不承認朝鮮這個分階段去核化的立場,原因是因為這個分階段的去核化呢,它並不是我們所說的真正意義上的去核化,它其實是一種拖延戰術,說白了,它其實可以說是一種欺騙的手段。

因為這個分階段的去核化,它其實並不是金正恩的原創,它其實在歷史上就已經多次使用過,就從他爹,從金正日那個時代開始起,就多次使用過這個戰術,就是每一次都是朝鮮在實施所謂的這個階段性的去核化之後,我們看到就是他獲得這個國際社會的一些援助,解除對他的或是減輕對他的制裁以後,他只要一喘息過來、一得到緩解,馬上他又開始重啟他的核導開發的計劃。

所以正是為這種所謂的這個分階段去核的政策,才一步一步反反覆覆多次以後走到了今天,才導致了就是今天我們看到這一個惡果,就是朝鮮的核能力獲得了一個比較大幅度的成長,而導致這個核危機的嚴重程度是達到了空前的這樣一種程度。所以這個結果,正好可以說就是所謂的分階段去核化這種政策直接造成的。所以我覺得美國包括川普總統,我覺得他們對這個問題其實應該是看得非常清楚的。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覺得它不太合這個常理,就是說為什麼我們說它這個去核化,分階段的去核化它是一個欺騙性的計劃呢?因為我們都知道金正恩他這一次開發他的這個核武器,他其實是頂著非常極大的壓力,是吧,頂著國際社會給予他的在經濟上和政治上非常大的壓力,頂著他自己國內的這種經濟已經瀕臨崩潰的這種壓力,他甚至還是頂著不惜和他的傳統盟友中共差一點翻臉的這樣一個壓力,他才好不容易發展到了今天,走到了今天,得到了一個階段性的結果,也就是說他其實成為一個事實上的擁核國,得到這麼一個結果。

那麼你想,就是我們用常理去推斷,他付出這麼大代價,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個東西,他會這麼容易的、這麼輕易的為了和韓國搞好關係,為了和美國搞好關係,就輕易的把這些全都徹底地放棄嗎?我覺得這個可信度其實是非常低的,這個可能性其實是非常小的。

主持人:就是說您對金正恩的這種棄核的誠意持懷疑態度?

唐靖遠:對對對。我覺得這個是不合常理的嘛,所以他的這個去核化,就是為什麼我覺得他這個可信度會非常低呢?因為金正恩他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他不太可能是在這個現階段就這麼輕易的送出去了,雖然他表面上,我們看到金正恩他現在好像表現出來追求和平的這麼一個表現、這麼一個形象。但是其實金正恩他現在口中所說的和平,其實他真正的含義在朝鮮擁核的前提下的和平,也就是過去所說的核平衡,我覺得他真正所謂的和平是這個意思。

而這一點呢,他為什麼要採取這種拖延戰術,為什麼說他跟這個變臉有關係?就是因為他的變臉,其實金正恩是把它作為一種手段,作為他拖延戰術的一種手段來使用的。也就是說他要利用變臉來給國際社會、給美國、給川普來施加壓力,來測試一下川普的態度,甚至於逼迫川普來同意他的分階段去核的模式,同意他的路線。

如果說川普真的中計了,就因為他這麼一威脅,我們停止軍事演習,或者給你一點什麼補償、給你放鬆一點制裁,也就是說這可以說是正中了金正恩的下懷,因為金正恩他要的就是這個,他要的就是階段性的去核,每一個階段他做出一點動作,他就希望得到一點補償,這樣他可以把去核化這個過程可以拉得非常的長,到最後可能迫使國際社會不得不承認他事實上的擁核。

我覺得美國其實在這一點看得很清楚,因為我們看到白宮的發言人桑德斯馬上就公開發表聲明就說得很清楚,說金正恩其實他並沒有坐在駕駛座上。他是打了這麼一個比方,其實說白了,就是美國跟白宮都非常清楚,也知道金正恩這個動作、變臉的這個動作它真正的目的,他其實就是想要奪取在川金會這個會談的主導權,想要納入到他主張的所謂分階段去核的模式上面去。

主持人:就是要條件,增加一個籌碼。

唐靖遠:對對對。

主持人:那我也想請教一下趙培先生,剛才靖遠先生提到了金正恩的這種態度,就像靖遠剛才分析的,是要條件的這麼一種舉動;但是也有觀點認為說金正恩可能真的不想參加這個川金會,我不知道您怎麼來看待這樣的問題?

趙培:他飛機都測試了,他如果飛到大連去跟飛到新加坡去是一樣的,其實他已經做了測試。其實國際局勢關於核武器擴散的問題,不光是金正恩的問題,包括中東、伊朗也是一個問題。金正恩原本的目的,他是想跟美國達成一個類似伊朗的核協議,他比較的對像是伊朗。

那麼伊朗的核協議是什麼呢?伊朗的核協議就是美國解除制裁,伊朗答應的要求是2025年之前我不會開發核武器,然後一系列的原子能的檢查必須經過我同意或者幹什麼,等一系列的就是說對美國很苛刻的條款,但是奧巴馬政府全盤答應了。所以金正恩敢於同意放棄核武器,他其實跟伊朗做了同樣的打算。

那麼川普為了公平,當然可以看到國務卿回到美國之後,川普立馬首先美國一定要撤出伊朗的核協議,肯定是金正恩在那邊要求,我要簽訂的協議,我必須比照伊朗去簽,那你當時答應伊朗什麼條件,得必須答應我什麼條件,你給我錢,然後2025年之前或者某一段時間之前,我不會再開發,你可以過來檢查我的核設施,但是必須經過我同意。這個東西等於就是沒有答應的意思。2025年之後呢?美國是不是還得給你錢,你才能夠繼續不開發核武器呢?所以這些東西,他其實有個比照對象。

那川普立馬撤出伊朗核協議,就等於告訴金正恩你甭打算了,伊朗那邊我已經撤出。不管我的歐洲盟友有沒有開始跟伊朗做生意,無所謂,我已經撤出了,已經開始立馬最嚴重的制裁,所以這就是川普給金正恩的答案。

金正恩看到這個條件之後他知道,他現在跟伊朗是一個競爭關係。他做的幻想是,我跟伊朗都鬧,看看你能把我們兩個怎麼樣?我鬧一下,你是不是能對我先放鬆一點?我先答應跟你談,你是不是能對我更放鬆一點?

但是白宮的表態非常直接,制裁持續不會改變,需要你行動,包括蓬佩奧去了朝鮮,他也表達得非常明顯,如果朝鮮迅速放棄核武器,朝鮮將擁有一個和平繁榮的未來。說得非常明,你必須在美國指定的日期、指定的時間內,你把你的核燃料怎麼處理、能源怎麼處理,美國已經開出清單了,這個清單是讓金正恩很難接受的。

那麼這就像一個天秤一樣,伊朗和朝鮮是兩個天秤,兩個都在要價,美國等於是一個大商人,我手裡握著一個放棄制裁的單子,你們兩家競價,那麼現在朝鮮不大想老實,想看看我能不能再施點壓,你能不能給我多一點福利或者幹什麼,其實這個天秤美國一直是把握在手裡。

再說,這個天秤肯定有一個支點,支點是誰呢?是中共。剛才逐步放棄核武器這個事是誰提的呢?是中共提的。朝鮮一開始鬧之後,剛才新聞短片不是已經說了嗎?中共的官方說法:中方一貫主張半島棄核和實現永久和平按照分階段、同步走的方式推進,這等於是朝鮮在重複中共的話,其實中共是想這麼走。這麼走,朝鮮就能一直被它利用作為一個棋子。

那麼我們看到國際大事也是這樣的,這兩天關於制不制裁中興,川普的話被媒體反覆來解讀,川普也出來澄清了。後面就是劉鶴率領代表團訪美,其實中共的影子也在這兒。

伊朗那邊也是中共的影子。為什麼罰中興啊?它把美國的通訊設備就賣給伊朗,所以要罰中興。那麼大家想一想,伊朗的核協議是幾方簽的呢?六方,伊朗、美國、中共、俄羅斯、德國、法國六方簽,還是中共。所以這背後的一系列的影子都是中共。中共是這個砝碼的支點,是整個天秤的支點,所以整個國際的局勢看得非常明確。

美國掌握著制裁的,就是說緩解你制裁的大單,你們各家來看,我們怎麼辦?你們要不要讓美國滿意?要不要讓警察滿意?好,你說我不再鬧了,我要做好公民,那美國不制裁你。

接著說它的拖延戰術有沒有用?沒有用。為什麼呢?因為川普給它的制裁,讓它的石油短缺到它連軍演的基本的消耗都消耗不起。美國軍演,你朝鮮軍演啊!它為什麼不軍演?是因為消耗不起石油。甚至在朝鮮最講究門面的平壤又經常停電,美國的制裁嚴重到這兒。

所以美國還在由著它拖延的人,其實是估計錯了它的石油儲備量,和它能不能禁得起這個拖延。它再拖延下去,美國再制裁下去,美國不用打,你朝鮮就會垮!為什麼呢?因為你的坦克車開不出你的庫房,你的軍艦開不出你的港口,這個時候美國打你簡直是易如反掌,直接就能把你徹底的戰略物質給癱瘓掉,後勤都沒有了,整個戰略物資都沒有了,你拿什麼保衛你的紅太陽?這紅太陽很快的被后羿給射下來了,你這就完蛋了。

美國這兩天,為什麼朝鮮這麼急呢?因為第一,軍演已經能夠平躺平壤,另外,美國的三艘航母在太平洋地區已經部署就位了,而且F22戰機已經開往沖繩,就8架戰機已經繼續部署在沖繩和韓國,就是準備好一切。美國的一個上將,原本是準備赴澳大利亞擔任大使的,還沒到任的時候直接轉派去韓國擔任大使。

所以美國現在整個是一個行動內閣和一個警覺強硬的執行力的戰爭內閣的狀態的情況下,你覺得朝鮮你再鬧下去你有什麼好的?你現在只能說,你看看我比伊朗好,我比伊朗先同意條件,什麼都可以同意,那麼美國你能不能放我一馬?這是一個談判的姿態,對它來講。

所以川普現在非常不急,白宮只是強調一點,制裁繼續,包括他之前做的所有措施,他都指望白宮能夠按照中共的想法分階段的放棄制裁,白宮一概是一個口氣,制裁繼續,只有你答應迅速放棄核武器的那天,我們才來談放棄制裁的問題。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來接聽一位加州的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

加拿大何先生:大家好。金正恩不可能棄核,絕對肯定的,但是如果說他突然變臉是因為美國的立場造成的,這不成立。因為美國從來就沒有同意分階段去核,只有在金正恩去了大連以後突然間變臉。因此各方面都說,川普總統自己也說,這跟他去大連有關係,他突然間變臉是因為中國的關係。

我請教一下趙培,如果說一些情況都證實變臉原因是中國,並造成了川金會泡湯,他不肯棄核,美國將來會怎麼做?會打?還是會怎麼樣?川普還會求他的老朋友習近平嗎?謝謝。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來回應一下。

趙培:其實我們看川普的推文,提到朝鮮必提中共,甚至他會說,習近平幫了很大的忙,為什麼呢?因為美國非常明白,天秤也好,你如果說伊朗和朝鮮是兩個天秤,背後的支點是中共的話,如果單說朝鮮,背後指使它的是中共的話,因為它的石由、汽油一定要從中共進口,它本身不產這個東西,就沒有戰略物資。一旦沒有戰略物資,打起仗來都怕,你馬上被別人封鎖,你的坦克開不出來,飛機起飛不了,你的整個軍艦出不了港,等著被別人當成活靶子打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金正恩是持續不了多久的。

所以川普的每一次制裁都提中共、都提習近平。他其實是告訴中共,我看著你們兩個呢!你們兩個我都不會放鬆制裁。大家可以看一下他第一次制裁,第一次金正恩,他接受金正恩的邀請是參加這個會議,3月8日。但是3月1日,川普宣布對全球的鋼材和鋁業徵稅,說白了,針對中共。3月16日簽署了《台灣旅行法》,針對中共。3月22日宣布對中共的500多億的涉及知識產權盜竊這個行業的產品徵稅,針對中共。所以他是兩個一塊打,中共跟朝鮮勞動黨兩個流氓一塊打。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才迫不得已在石油制裁上站到了美國這一邊,讓金正恩很難受,所以金正恩才提出來要跟美國談。我們看到了川普是知道這兩個點是要一塊打、一塊制裁才能起到效果。

那麼對於金正恩和習近平兩個個人來講,川普是展現了極大的善意,意思是說我希望你們從個人來講,你們能幫我,不管你們背後站的中共和勞動黨的集體的意志是多麼想打仗,你們兩個個人能不能幫我?所以他對兩個個人都釋放了很大的善意,這也是我們看到推文的一個重點內容。

那麼提到了這一切,美國即使是金正恩去了中共那邊兩趟,而且是大家看到每次去之後,必定川普會跟中共那邊的主要一些人有一個電話聯繫,川普都是非常的明白,我不能放鬆制裁,這一點只要川普抓住了,金正恩還會很難受。不管現在,中共現在有個詞叫作「熊孩子」,不管這熊孩子怎麼想鬧,你終究是大人在那邊已經把你按住的情況,你是不能鬧。所以川普的制裁他會繼續,甚至會繼續加碼。好,石油你覺得你還多了,你還能折騰是吧?再給你緊一點,我看看你現在連供電都供不上的時候,你還想不想折騰?

這個都不是說,就大家可能覺得朝鮮經濟垮了怎麼樣。朝鮮就沒有經濟,它一切是為了它這個戰爭機器服務的,它一切就是為了把我隔壁的兄弟打死的戰爭機器服務的,所以它重要的在於戰略資源。而白宮做的一切都是針對你戰略資源,掐你石油,掐你的供給,各種的戰爭物資的供給,主要是讓中共那邊給它斷了念想。這個時候金正恩可能不會再鬧,還會坐到談判桌上。

那麼金正恩再鬧,他也只是跟美國拖延下去,就是說我現在想辦法讓我的老百姓勒緊褲腰帶,我不再發展核武器了,我不敢再惹美國,因為他知道他再惹美國,美國是個軍事內閣,一定會給他一點,讓他知道你真的惹了美國,美國才是老大,美國會讓你很難受的各種的壓迫,甚至能讓他黨內起到有些人就覺得我不跟你過苦日子了,我要政變的架式。

他一看到朝鮮軍人已經開車往自己同胞那邊奔了,你看他作為軍人,軍人身上都有那麼多寄生蟲,證明他吃得已經很糟糕的這種情況下,軍人還會為你賣命嗎?軍人不會為你賣命!他再怎麼傻,他也不會傻到我餓死了,我還替你賣命,不會這樣的。所以在這種狀態下,金正恩就是儘量的爭取美國人承認他政權的合法性,在他完全棄核之後,他其實是作為今天的這點想法。

那麼剛才講到中共,中共為什麼支持它鬧呢?第一點,共產陣營都是老二賣老大的傳統。當年中共賣蘇聯老大,立馬跟美國和談。其實金正恩這次是逼急眼了,你中共不陪我了是吧?我立馬賣你,我跟川普直接談嘛。這個時候中共傻眼了!因為以前中共在朝鮮半島也弄個六方會談,自己有一席之地。中共自己怕滅亡,把自己小弟推出去鬧,你們國際警察你看不到我中共在國內怎麼做惡、怎麼欺負中國百姓、怎麼壓迫百姓、迫害百姓,你們看不到,你們只有看到我小弟怎麼核武器威脅全世界。

當金正恩一旦踢開它,想直接跟美國談的時候,北京急眼了,立馬讓金正恩去訪問北京,那都是許諾好了要給你什麼東西。但是呢,它又不敢給,怕美國這邊說它,所以跟金正恩說你趕快同意美國那邊,同意一點東西,我這邊就能給你點東西,美國就不會說我。所以這一切是中共想幹的事。

因為朝鮮戰爭打輸了,因為當年金正恩他爺爺差一點把整個朝鮮半島都占領了,朝鮮戰爭打輸了,被美國推回38線了,這一場戰爭到現在都沒結束,金正恩心裡是膽戰心驚,這停戰協定,你美國作為世界警察,你隨時可以把我滅了,這是金正恩心中的恐懼。

中共這個時候它想幹什麼?下一次再38線會談也好,坂門店會談也好,新加坡會談也好,我中共能不能坐到那個談判桌上?有沒有我說話的地方?中共其實鼓勵朝鮮去鬧的原因就是在這裡。它覺得我可能坐不上去,我就沒有國際影響力,我跟國內老百姓吹那個牛,現在都兌現不了了,人家兩個,我小弟都不帶著我玩了,直接跟世界警察,想當合法市民去了,這我怎麼玩?所以中共鼓勵朝鮮鬧的利益就在這裡。

所以各方利益看明白了,其實川普總統只要按住中共這個天秤的支點,把這個支點毀了,這兩邊伊朗和朝鮮隨他怎麼打,都沒有任何關係。

主持人:好的,靖遠先生,我想聽聽您的看法,剛才趙培也分析了好多。就是說在這種情況下,金正恩他還有沒有去參加川金會的可能?川金會還有沒有如期舉行的這樣一種可能?如果要是說金正恩他不想參加這個川金會的話,美國會採取什麼樣的辦法?

唐靖遠:我覺得其實這個川金會到目前為止,它如期舉行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這個我是基於兩點原因的判斷。第一個就是說,我們到目前為止看見不管是朝鮮這一方,還是美國這一方,就是雙方在對是不是會取消川金會這個話題上面,它並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的動作,對吧?

我們看到朝鮮官方首先,雖然它通過副外相、通過媒體發出了威脅,但是它們並沒有在實質上給出一個什麼樣的通知;因為美國這邊也是明確的有聲明,就是我們沒有收到朝鮮的任何實質性的通知,或者是一個什麼要求要發生變動,就是這個川金會,所以美國官方它是再次的確認了,就是我們和朝鮮是一直有保持著聯繫的,我們雙方都在繼續的為川金會做相關細節的一些準備工作,所以這個不會有什麼變化。這個是第一個原因,就是我們沒有看到這種跡象。

當然,我覺得第二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剛才我們提到了,金正恩他的戰略,它其實是一種拖延戰術,他要拖過利用川金會來達到他的分階段去核化的這樣一個戰術。如果說他真的要是取消了川金會,其實這個跟他的戰略目的是不相符合的。因為最直接的結果我們就可以看到,如果他真的取消這個川金會,美國馬上,他等於實質上關閉了美朝之間對話的大門,美國馬上就會採取更加加大力度的一種施壓,甚至於是採取軍事行動來解決這個問題。

主持人:這個軍事行動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軍事行動的可能性它取決於兩個因素,第一就是朝鮮核問題、核危機它的下一階段它會演變到、嚴重到什麼程度?這是第一。第二個,更關鍵的因素是取決於北京、取決於中共的。

也就是說我們看到實質上,像剛才趙培先生已經提到了很多,我們看到中共在整個這件事情上,它其實是起了相當大的一個作用。就是中共對金正恩的分階段的去核化是明確的表示一種支持的態度。中共的這種支持實質上是,客觀上起到一個作用,就是給金正恩更加充足的底氣,給他更加充足的底氣來對抗川普。

我們都知道金正恩今天之所以能夠坐到這個談判桌前來,其實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習金會真正之所以能夠成立的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川普總統採取的這種極限施壓的政策。中共給金正恩在分階段去核化上面這種支持,實質上客觀起到了一個效果,就是去給極限施壓的政策減壓,它其實是起到了這麼一個作用。

所以我覺得對於川普總統來說,他如果真的是要採取軍事行動的話,這個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平壤,其實真正的關鍵是在於北京。也就是說我覺得美國,如果金正恩真的退出了川金會,它會帶來的直接結果,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可能美國馬上就會要加大施壓的力度。因為這個對美國來說他其實是很輕鬆的,因為站在美國的角度,他的基本的戰略一直都是希望能夠快速的徹底地解決朝核問題。如果站在美國的角度,其實軍事行動的這種打擊對美國是最有利的,它就不會至於讓這個事情拖的很長,然後生出很多這樣的變故。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如果金正恩退出川金會,他不是正好給美國提供了一個非常充足的理由?就是川普可以更加理直氣壯的對他進行施加壓力。和平的施加壓力很有可能促使朝鮮政權從內部發生這樣一個崩潰,就是金正恩保不住自己的政權了,這個是他最大的目標,他就是為了保他的政權他才這麼幹的。

另外一個,如果在和平施壓實在解決不了的情況下,情況惡化到極端的情況下,川普完全可以有一個堂堂正正的理由來實行軍事打擊,因為是你金正恩自己拒絕了和談,在道義上面,首先金正恩失去了這個籌碼。

還有最後一點,美國我覺得他在未來,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美國他在未來的政策的走向,我覺得他很可能會採用一些就是對北京來進行施壓,比如他會利用貿易問題、利用台灣問題,或者利用南海問題等等,他的目的是通過這些跟北京的博奕來達成阻止北京跟朝鮮之間形成一種事實上的軍事同盟,他只要達到了這個目的,我覺得美國對朝鮮實行這種軍事行動的外部條件,它基本上就可以說成熟了。

主持人:好的,我們來看看觀眾朋友怎麼說,第一位觀眾朋友說:「藉口一堆,金三胖還不就是要更多好處嗎?」第二個朋友說:「三胖兩次來了共匪盤踞之地,回去當然要給共匪一點面子,做點事。」第三位短信的朋友這麼說:「三胖在兩個大國糾紛之中利益最大化,不斷改變立場是流氓一貫行為,看看川普的忍耐力吧!」

然後YouTube上的朋友是這麼說的:「朝共能維持至今,是中共盜用了中國人民的血和肉來維持的,金正恩今天的狂妄是中共在背後的支持,也算是最後的瘋狂罷了。對於這類共產流氓政權只有靠實力,西方社會能團結一致,在川普總統的帶領下對抗世界最大的流氓政權中共,才能換取世界的長治久安。」

其實這也正好是我要提的一個問題,趙培先生,剛才靖遠先生也提到了金正恩提出現在的威脅,可能就是中共在背後有作用。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中共在這次川金會之前,朝鮮發出威脅,它起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作用?扮演的一種什麼樣的角色?您怎麼看?

趙培:通過他們的談話,之前金正恩已經狗急跳牆了,要拉來他的兄弟做說客,要跟川普去會談,他要跟川普會談的邀請不是通過中共這邊發出來的,中共是巴不得你不跟全世界交流,就自己去鬧去,他是逼急了賣老大,我跟我兄弟說,你跟世界警察講講,我跟他談談,我要做個好人,其實就這麼點事。

那麼這個時候,他那邊的黑色會老大覺得你是我的小弟,你怎麼能跟那邊談?來來,你跟我談談,我給你好處,你就別跟那邊談了。這個時候可能跟他講了,你如果一下子什麼都答應了,你可能就像利比亞那樣,或者像卡扎菲那樣就被弄死了,你說你怎麼辦?這時候他又怕了。

共產黨根本的動機,其實大家可以看看《九評共產黨》裡面說得非常好,共產黨根本動機是恐懼,恐懼自己滅亡,這個時候他又轉回來,他口裡說的話完全是中共的口氣,中共說你要分階段,他也跟著說,你不能一下子要我單方面放棄,我們得分階段來,所以他完全說了中共的話。

其實他都沒仔細想想,當年蘇聯也有核武器,那不說垮就垮嗎?共產政權的垮台不在乎你有沒有核武器,是不是?你該垮的時候你就會迅速垮台。蘇聯那堆核武器到垮台的時候連個響都沒聽到,為什麼?老百姓把它推翻了,老百姓早就不願意跟著你共產陣營幹了。所以金正恩得想明白這一點。

金正恩現在想不明白,他還處在恐懼中,在琢磨我應該怎麼樣能讓我避免滅亡,中共那邊也在琢磨我怎麼能讓他鬧,避免我滅亡。其實川普如果這個時候很清醒的明白共產黨所有的邏輯性,就是處於滅亡恐懼的邏輯性,你就照著中共打,讓中共不要再去干擾朝共的,朝鮮勞動黨自我的垮台過程,按住了中共,阿基米德說過,給他一個支點,他能夠把地球給翹起來嘛!

你把那個支點給砸了,你看它還能不能鬧?你想把它捏圓就把它捏圓,你想把它捏扁就捏扁了,它連個石油都沒有,它怎麼能夠發動戰爭,能夠抵抗你呢?抵抗不了!所以關鍵問題是擒賊先擒王,你先把中共這邊給按停盪了,你跟中共的各種談判不是為了朝鮮,就是為了把最大的流氓集團讓它解體掉,讓中國人和平過渡到一個沒有共產黨的社會,那邊自然垮台。

主持人:我想請教靖遠先生,剛才趙培先生分析了,把朝鮮的支點,就是中共給它打掉。另外有一個時間點,我們感覺到非常奇怪,比如說金正恩發威脅的時間是,當地的時間是在凌晨,恰好是在美國中午的時分,而這個時間恰好又是中共的副總理劉鶴來美國談貿易問題的時間,這兩者之間有沒有什麼關聯?

唐靖遠:其實我覺得在朝核問題和中美之間的貿易問題,它們其實一直之間都是有掛勾的,我們看到最先把這兩個問題掛勾起來的其實是川普總統,就是川普最先還在早期的時候,金正恩在搞核開發的時候,鬧的比較厲害的時候,那個時候川普就有明確地提出來,如果北京,他就向習近平喊話,如果習主席願意幫忙,在朝核問題上幫忙的話,我們可以給予北京一個很好的滿意的貿易協定。

這個時候川普希望把二者掛勾起來,因為他把朝鮮視為是美國國家安全的頭號威脅,兩害相較取其輕,雖然中共在貿易問題上對美國也有傷害,但是他覺得朝鮮問題是更大的威脅。

但是這個階段一過去以後,我們看見它發生了變化,是什麼呢?就是在朝韓峰會以後,金正恩主動的提出來說願意跟美國舉行峰會,也就是現在我們看到這個川金會的來源。

在這個時候,川普總統我看到他的立場發生了一個變化,他覺得很可能我可以直接跟朝鮮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在貿易問題上我們就可以脫鉤,我看他就是已經發生這樣一個變化,美國希望把貿易問題和朝鮮問題進行脫鉤。

但是,尤其是在中興事件以後,就是貿易戰一旦開始爆發,中共明顯處於下風這樣一個情況的時候,我們看到北京又開始希望把這二者重新掛勾起來,是因為北京現在在貿易戰的過程中,它完全是處於下風,它沒有什麼更多的牌,所以它只能是利用朝鮮的政治牌來撬動經濟,所以我覺得這個是最主要的一個過程,就二者之間其實是有關係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知道線上還有觀眾朋友在等待,因為時間的關係不能接聽您的電話,請您下次早一點打過來。好的,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