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仲勛曾讓子女遠走高飛 只留習近平從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24日訊】5月24日是習近平之父習仲勛的祭日,習家舊事再次被提起。據記載,習仲勛家風之嚴,在很多人看來有點不近人情,習仲勛曾告誡女兒:「夾着尾巴做人」。因深受中共迫害之苦,習仲勛曾囑咐子女都遠走高飛,只留習近平一個從政。

早前官方出版的《習仲勛傳》,以及推出的六集《習仲勛》電視記錄片中均記載,習近平和其他三個兄弟姐妹,從很小就寄宿讀書,習近平是穿姐姐穿過的衣服和鞋子長大的。

傳記說:「習仲勛家風之嚴,在很多人看來似乎有點不近人情」,習仲勛曾告誡一個女兒:「夾着尾巴做人。」

習仲勛在60年代因別人描寫中共陝北根據地前領導人的小說《劉志丹》,而被打成「叛徒」,文革中受殘酷迫害,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一度要裝瘋賣儍,只為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株連。

毛死後習仲勛獲得平反,並被委以重任,主管廣東。

從主管廣東那時起,習仲勛就要求子女們有機會都「遠走高飛」,留在國內「說不定某天就會受政治迫害,更不用說報效祖國了」。但他要求子女中「留一個搞政治」。

習仲勛「忘年之交」楊屏曾刊發題為《習仲勛忘年交講述習家感人父子情》的文章說,1976年,習仲勛被解除監護,被安置在洛陽耐火材料廠「療養休息」。

1976年6月15日,是習近平23歲生日,習仲勛當晚拉着楊屏泣不成聲:「今天是你近平哥哥的生日,你來陪我喝點酒,給他過個生日。」「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顧得這麼好。我也是當爸爸的,因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據楊屏回憶,習仲勛當晚哭了兩個小時還不止,一邊哭着,一邊重複地說,對不起孩子們,對不起家裡所有的人。

在習仲勛的講述中,楊屏得知習近平年少時,經受過非人的折磨。

「文革」開始時,習近平剛13歲,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習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關押在中共中央黨校。

在黨校召開批判6個「走資派」的大會上,前5個是大人,最後一個就是年齡最小的習近平,他們都戴着鐵製的高帽子,因帽子重,壓的受不了,習只好用兩隻手托著。

習的母親齊心被迫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

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習近平跳窗戶跑回家。飢餓難忍的習本想讓媽媽齊心弄點吃的,但媽媽為了不被因包庇「現行反革命」而抓走,讓兒子遠平和女兒安安也落到沒人照顧的境地,在習近平不知情的情況下,冒着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

習近平「當着姐姐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第二天,他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

1969年1月,未滿16歲的習近平到陝北延川縣梁家河生產大隊插隊,那裡艱苦到習近平總是因為餓、冷,而無法入眠。弟弟習遠平去看他時,僅一天就起了渾身水皰,原來,習近平為防跳蚤咬,在炕席下灑了厚厚一層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666粉上。

習近平不斷地對弟弟說對不起,並叮嚀回家絕對不許告訴媽媽。回家後習遠平還是告訴了媽媽,因為他自己渾身爛得血肉模糊的,媽媽一眼就看出來了,母子痛哭。

在梁家河村,習近平過了7年,種地、拉煤、打壩、挑糞……什麼活都干過。

楊屏在文章說,習近平23歲生日過完的一個月後,習仲勛把習近平和習遠平叫到了洛陽,習仲勛對楊屏說:「你把遠平給我領出去玩兒,我要跟近平談話。」

當天楊屏帶着習遠平出去看了場電影,將近中午12點鐘返回習家。當時還未滿20歲的習遠平,在家排行最小,他一進門,連說帶比劃,滔滔不絕。別人只有聽的份兒。這時候,楊屏明白了老爺子讓他把習遠平帶出去玩的原因。

兩兄弟走後,楊屏說老爺子偏心眼,他居然沒有否認,他說:習近平和習遠平兩人將來走的不是一條路。陸媒披露,習仲勛曾多次對從政的習近平談話,教他如何為官。

習仲勛秘書張國英曾回憶,習仲勛曾對習近平說,不管你當多大的官,要聯繫群眾,要平易近人等。

習仲勛(1913年10月15日-2002年5月24日),早年和劉志丹等一起參加中共紅軍,21歲任陝甘邊蘇維埃政府主席。1935年,中央紅軍到達陝北,據說,毛澤東第一次見到習仲勛脫口而出:「噢,這麼年輕!」

習仲勛歷任陝甘邊集團軍政委、西北野戰軍副政委、第一野戰軍副政委、政委等職,和彭德懷、賀龍共同指揮了延安保衛戰和解放西北五省的戰役。他歷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記,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政務院、國務院秘書長,1959年起任國務院副總理。

1980年9月,習仲勛調中央任職,先是由全國人大補選他為副委員長,隨後在一次會議上增選為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並兼任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主任。

作者高鍇曾記述,習仲勛擔心中共再現毛澤東式強人。

在一次會議休息時,習仲勛和彭真閑談。習說:「要有一個制度,有一種力量,能抵制住『文革』這樣的壓力才好。」彭真說:「我們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種違法的行為。『文革』是極嚴重的錯誤,今後決不許重演。」

習仲勛說:「問題是,如果今後又出現毛主席這樣的強人怎麼辦?他堅持要搞,怎麼辦?我看難哪,難哪!」彭說:「所以,我們今後一定要堅持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的規定,這是一項極其重要的原則。」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鏈接: 維基解密:習近平相信佛家超自然力量
相關鏈接: 毛澤東一句話 讓在場的人毛骨悚然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