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朝鮮人為什麼愛看美國電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朝鮮人為什麼愛看美國電影?據報導,在美朝峰會的消息發布後,朝鮮民眾對美國小說和電影的興趣日漸提升。這個現象很有意思。

在共產極權的喉舌筆下,美國往往是頭號標靶,被視為「腐朽」之典型。但是,對於信息封鎖之下的民眾來說,美國的文化,尤其是音樂、電影和小說,一直具有強烈的吸引力。

曾經去過朝鮮的旅客,都體驗過那裡嚴格的邊檢。排查對象包括DVD、雜誌、相機、手機等等,其中來自韓國和美國的「宣傳材料」更是禁品。但是,即便如此,在朝鮮的「地下」市場,盜版的外國電影和電視劇仍然流傳無阻。看禁片的人太多了,政府根本對付不過來。

2015年11月《衛報》報導,脫北後在美國生活的Je Son Lee分析了朝鮮人喜歡美國動作電影的一個原因:在電影裡,英雄人物與壞人戰鬥,拯救自己的城市或者這個世界。Je Son說:「而壞人們正在俘虜所有的朝鮮人民。」

查爾斯·柳曾是朝鮮的街頭流浪兒,靠乞討和非法交易為生。他也將外國電影複製到記憶卡上、出售賺錢。他說,這些電影令他對外國的生活和自由心生好奇,他受到鼓舞、計劃外逃。幾經輾轉,他於2012年抵達美國。在「新大陸」,他手執寫著「liberty」(自由)的小旗,微笑留影。

在編譯報導裡,查爾斯說:「我們從小就被洗腦,所有我學到的都是謊言……而最差勁的就是被告知,朝鮮人比韓國人有錢。」

脫北者、人權活動者朴延美曾在朝鮮家中偷偷觀看美國電影《泰坦尼克號》。當時,這個愛的故事令她「非常困惑」,因為她從來沒有聽過父親對母親說「愛」,「我媽媽也沒有說過她愛我。我曾認為愛只能是對偉大領袖表達的。」

朴延美這樣描述朝鮮人民的生活:「就像水裡的魚感覺不到水的存在,一代又一代人,生於朝鮮死於朝鮮,你會變得一無所知,不會意識到你是奴隸。朝鮮人對發出自己的聲音深深恐懼,因為一個輕微的冒犯,就會株連三代。」

她說,沒有互聯網,信息封閉,「我們一直被灌輸,領導人正在為了人民忍飢挨餓,為了人民跟美國日本作鬥爭。人民覺得他們是神……」

去年11月,澳洲九號電視台節目《60分鐘》的記者Tom Steinfort獲准進入朝鮮拍攝節目。在訪問松濤園國際兒童夏令營時,一名正在玩射擊遊戲的男孩子說:「我很高興能殺美國人。」他問:「你想像你正在射殺美國人?」孩子說:「美國人、日本人和韓國人都是我們的敵人。」

兒童的話,揭開了魔鬼的外衣。共產極權的宣傳洗腦,不斷製造「敵人」。凡是與邪惡意識不同流的個人、群體或國度,都被醜化、妖魔化,被定為打擊的對象。暴政所為,就是煽動仇恨、鼓動暴力,對愛、希望、自由和真相,統統扼殺、排斥。

有人說過:「一旦開放,金家的謊言就會被戳穿。他們的統治會在瞬間崩潰。」

事實表明,沒有不透風的牆。朝鮮的民眾在痛苦中體驗、分辨、脫逃。向他們灌輸「仇美論」的「領袖」,從未間斷舞宴笙歌。正如大陸的百姓亦看清,中共的高官們,早把美、加、澳等西方社會,選為自己和家人的理想居處。而對內,卻把最醜陋的謊言和最嚴酷的奴役加諸本國人民。

美國的電影、電視劇和小說,是破解洗腦術、愚民術的一道風景。因為那一塊土地,象徵自由、給夢想翅膀,是激勵心靈、抗衡邪惡的新奇世界。

在文藝窗口之外,還有更豐富、更震撼的真相,能夠穿透紅霧,解脫枷鎖,幫助人們恢復人的正常情感和思維。

川金會或生變數,然而,自由的風會繼續吹,追尋的腳步也不會停。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