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歷史細節:七上將反對 二元帥力挺戒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26日訊】臨近「六四」,這起流血事件的許多歷史細節,再一次衝擊人們的記憶,當時曾有七名中共上將和一些部隊軍長反對「六四」戒嚴,軍隊內鬥險發生內戰,最後以大屠城結束。

一直以來,民間都呼籲平反「六四」,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學者、「六四」參與者認為,中共只能是歷史的罪人,沒有資格平反「六四」。然而,中共體制內有相當一部分人,當時都反對這起流血事件。

歷史回顧:1989年「六四」期間,鄧小平於5月17日決定在北京實施戒嚴。5月19日凌晨,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來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學生,他老淚縱橫地用手提擴音器作了其政治生涯的「告別演說」。他說自己「已經老了,無所謂了」,「希望同學們健康地活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那一天」。

當晚10時,中共中央、國務院在總後勤部禮堂召開中央和北京市黨政軍幹部大會。李鵬代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講話,聲稱要採取堅決有力的措施;楊尚昆則通報調兵入京。

七上將聯署反對

5月21日,葉飛等七名中共上將聯名致信戒嚴部隊指揮部及中央軍委,明確表態反對動用軍隊鎮壓,並要求軍隊不要進城。

據「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人吳仁華所著《八九天安門事件逐日大事記》記載,葉飛、張愛萍、蕭克、楊得志、陳再道、李聚奎、宋時輪七位老上將(一說籤名者還有王平)致函戒嚴部隊指揮部和中央軍委,呼籲軍隊不能鎮壓民眾。

據說,中共大將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運用自己的人脈關係,聯絡當時健在的開國上將,得到七人簽名。羅點點當時任北京《經濟學週報》副總編輯,後被抓。


六四慘案發生時,有七名中共上將和一些部隊軍長反對「六四」戒嚴。(AFP/Getty Images)

這封聯名信廣為流傳,轟動一時,全文是:「首都戒嚴指揮部並轉中央軍委:鑒於當前事態極其嚴重,我們以老軍人的名義,向你們提出如下要求:人民軍隊是屬於人民的軍隊,不能同人民對立,更不能殺死人民,絕對不能向人民開槍,絕對不能製造流血事件。為了避免事態進一步發展,軍隊不要入城。」

七上將上書反對戒嚴造成很大影響,就在聯名信發出的第二天,即5月22日,北京爆發自戒嚴以來最大遊行,百萬民眾上街,七上將聯名信被印成傳單散發,內容變為上書中央軍委,反對戒嚴、反對李鵬、罷免鄧小平。七上將無人出來否認,皆保持了沉默。

同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登中共元帥徐向前、聶榮臻答覆中國科技大學部分學生的講話稱:「戒嚴部隊絕不是針對學生來的,希望同學們不要聽信謠言盡快返校復課。」以元帥壓上將,消除七上將上書事件影響的用意,顯露無遺。

5月23日,《人民日報》又刊登一封《鄧穎超致首都同學市民的信》,要學生和市民相信黨,相信政府,相信軍隊。

在七上將中,張愛萍、蕭克、楊得志、宋時輪四人是中顧委常委,5月26日,中顧委主任陳雲主持召開中顧委常委會,號召老同志支持戒嚴。

據李鵬《六四日記》記載:蕭克在會上表示:「我同意陳雲同志的講話,擁護以鄧小平同志為首的領導集體。我相信公安干警和武警是可以維持秩序的。所以,我對軍隊進京有保留,擔心發生流血事件,所以,我在七人聯名信上簽了名。」

楊得志則說:「外邊所傳七人寫信是這樣的:那幾天情況非常緊張,軍隊受阻,一旦出現流血事件,恐怕更不好辦。因此,我們七人聯名給戒嚴部隊寫了封信,請他們轉給中央。這封信本事寫給中央的,不知怎麼搞到社會上去了。」

王平上將也是中顧委常委,他在會上澄清:「擁護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央,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只是擔心流血死人。我沒有在七人聯名信上簽名,我擁護中央、國務院為制止動亂而採取的措施,也贊成中顧委表態。」

28集團軍消極抗命

據吳仁華的文章介紹,當時還有一些集團軍軍長和政委反對部隊進入北京戒嚴。

1989年5月19日,中共當局宣布北京戒嚴,時任陸軍第28集團軍政委的張明春少將與軍長何燕然少將奉命帶領部隊從駐地山西省大同市急赴京執行戒嚴命令,駐紮在北京市延慶縣。

6月3日,部隊受中共戒嚴指揮部之命開進天安門廣場,參加清場行動。當天傍晚,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帶領部隊乘車從延慶縣駐地出發,向北京城開進。一路上部隊不斷受到民眾阻攔,他們始終未採取包括開槍在內的強制措施,開進行動遲緩,部隊沒能按預定時間進入北京城。

據報,第28集團軍是「六四事件」中,唯一一支沒有抵達指定位置的戒嚴部隊。

直至6月4日清晨5時30分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過後,第28集團軍車隊才進入北京城,沿西長安街向廣場進發。由於中共軍隊的血腥鎮壓,數萬憤怒的民眾聚集在西長安街上抗議。清晨7點左右,第28集團軍在木樨地附近被民眾堵截。

中共戒嚴部隊總指揮劉華清下令第28集團軍反擊,實際上是在下達開槍命令。但張明春和何燕然不願執行武力鎮壓民眾的命令,始終沒有下令強行突進。下午5點,第28集團軍全部撤走。

六四事件」後,中共當局對他們進行了歷時半年的清查整頓,何燕然和張明春被降職。

劉亞洲是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他任武漢軍區空軍政委期間,在雲南某空軍基地一次內部講演中,透露了第28集團軍「六四」消極抗命內幕,但只提到軍長何燕然的名字。

劉亞洲演講中還披露了時任中共38軍軍長徐勤先「六四」時拒絕帶兵進北京鎮壓學生和市民的內幕。

據報導,劉亞洲說,「六四」期間,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親自開車到保定,要徐勤先帶部隊進京。徐勤先得知沒有中共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的命令後,拒絕帶兵入京。

事件過後,徐勤先被開除中共黨籍,並被中共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六四」時期軍隊內鬥,險發生內戰,最後以大屠城結束。(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震驚世界的大屠城

發生那場震驚世界的慘案後,中共一直否認派遣軍隊入北京城殺害那些爭取民主的無辜市民與學生。為了維持這個謊言,每逢臨近「六四」紀念日之際就高度緊張,嚴防死守,不讓國人聽到當年親身經歷者講述真相的聲音。

但據美國白宮流出的機密檔案稱,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0000人,當中10,454人被殺害。

據華府的機密檔案,第27集團軍在「6.4」凌晨,持坦克、裝甲車、彈藥、催淚彈、噴火器等最具殺傷力的武器,在天安門廣場見人就殺,應該為大規模流血負責。

據稱,這批逾200頁涉及「6.4」屠殺的解密檔案來自布希檔案館,是89民運爆發至6.4開槍前後,由美國派駐世界各國的領事撰寫並傳回白宮的心臟「白宮戰情室」(White House Situation Room),供布希及其內閣官員掌握當時的天安門局勢的資料。其中一份聲稱是中方內部評估6.4死傷人數的文件,還有講述中共第27集團軍屠城細節的文檔。

這些資料顯示,當年6月16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收到中方戒嚴部隊線人引述一份聲稱是中共官方內部文件,提到6月3至4日,在天安門及長安街,有8726人被殺。6月3至9日,在天安門以外的北京城,有1728人被殺。合計共10454人被殺害。受傷人數為28796人。

美方特別指出,中共27軍要為6月3至4日的天安門屠城造成大規模傷亡負責。其中一份出處被遮蓋的文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在1989年6月5日傳回華府,仔細提及27軍的背景和殺人部署。

美方引述線人指出,27軍當時的指揮官名叫Yang Jianhua(楊建華),他是楊尚昆弟弟、時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又名楊尚正)的兒子。這支軍隊主要由農民組成,60%的軍人都是文盲,27軍軍營在石家莊。當日入城前,這些軍人被告知是到北京做訓練,起行前10日他們都不准看新聞。

5月20日,該軍抵達京城時獲通知戒嚴是因「有人在街頭搞叛亂」,而他們入城時的確遇上人群阻擋,但卻不知道這些民眾是爭取民主的老百姓。

白宮檔案提到,6月4日凌晨屠城時,中南海西側的六部口當民眾阻擋軍人去路時,駕著裝甲車的27軍為求前進,竟盲目四處衝撞軍人路人,裝甲車手更向民眾開槍。

抵達天安門後,軍人將學生與民眾分開,學生獲告知,他們須於極短時間離開廣場,學生以為有約1小時,但27軍只給了他們5分鐘,過後便開始大屠殺。

裝甲車輾過學生、婦孺,在廣場見人便殺,因27軍收到指令:「不可以讓任何人逃走、也不可以讓任何人生存。」殺戮完畢,他們就用推土機清理屍體,再將屍體燒掉。

當時那些士兵瘋狂殺人已如同瘋子,當27軍的救護車抵達天安門廣場來支援部隊時,竟然也被殺紅了眼的同僚殺死。

白宮文件引述該不具名的線人表示,有瀋陽軍官得悉隊友被27軍殺害後,有怒髮衝冠的瀋陽軍人特地趕返老家拿武器,之後再到北京欲跟27軍拚死。而新疆、江西、山東的部隊,亦自發到北京跟27軍打過。

據稱,當時中共軍隊的內斗十分激烈。負責北京地區的指揮官,拒絕向外來軍隊提供水、食物、住宿;而廣州的司令更曾經違抗上頭指令,拒絕到北京開會。美方的情報員更一度指出,可能會爆發內戰。雖然籠裡雞作反,但無影響中南海保安,裝甲車圍著深宮兩圈佈防。

「六四事件」簡介

1989年4月15日,在中共黨內以思想開明著稱的前總書記胡耀邦突然因病去世,引發中國學生和民眾大規模悼念。天安門廣場的悼念活動迅速演變成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6月4日,民主運動遭到中共軍隊的血腥鎮壓,震驚中外,史稱「六四」大屠殺。

1989年5月,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同情「六四」反對武力鎮壓被迫下台,後一直遭軟禁至2005年去世。

而「六四」前夕整肅《世界經濟導報》受趙紫陽批評的江澤民,因為堅決支持鄧小平鎮壓學生,踩著「六四」學生的血奪得了中共最高權力,成為「六四」屠城的最大受益者,實際上也是「六四」屠城的最大罪犯之一。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