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劉源母親王光美拒看周恩來電影內幕(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30日訊】劉少奇是中共第一代領導階層中的主要成員。在文革中,周恩來親自給劉戴上「五頂帽子」。劉被打成黨內的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最終淒慘地死去。而劉的遺孀王光美知道真相後,代領全家拒絕觀看關於周恩來的電影。

劉少奇(1898年-1969年)曾是中共共產黨副主席、中共國家主席。在延安先後與謝飛、王前、王健結婚。1947年在延安見到漂亮的王光美,兩人沒結婚開始同住。1948年8月在西柏坡,50歲的劉少奇和27歲王光美結婚,二人相差23歲,王是他第六位妻子。

文革中,身為中共黨政二把手劉少奇被永遠開出黨、迫害致死後平反。

王光美(1921年-2006年),出生豪門官宦之家,輔仁大學畢業,碩士。1946年經崔月犁介紹,到北平軍調部當中共代表團英語翻譯,後去延安。與劉少奇結婚,兩人共同生活了20年,文革中入獄12年,出獄後劉少奇已死3年。

一直以來,中共官方的輿論一口咬定:在文革中,整死劉少奇的是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然而,歷史雜誌《新史記》卻揭露,整死劉少奇的主謀是毛澤東, 但對劉少奇定罪起決定性作用的則是周恩來

據美國之音《解密時刻》報導,研究周恩來的著名專家高文謙稱,王光美剛從秦城監獄裡出來的前期,對外界的很多情況不了解,因此在她的兒女們劉源、劉平平寫的一篇紀念他父親的文章最後,王光美說:「總理,你真好。」

王光美出獄以後,了解了很多情況,此時的王光美對周恩來意見很大。90年代,中國大陸有一部講周恩來在文革時期的電影,王鐵成主演的,但王光美領全家拒絕觀看。

報導說,1969年11月12日,劉少奇在河南開封的一間陋室裡孤獨、凄慘地死去。他的屍體被秘密火化,火化單上的名字寫的是「劉衛黃」,職業一欄寫着「無業」。

此前的1968年9月25日,周恩來親筆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陳伯達、康生、江青共同簽名上送的報告,把劉少奇所謂歷史上三次叛變的「罪行材料」送給毛、林審閱。

報告中周恩來給劉少奇戴了五頂帽子,稱「劉賊少奇是長期埋伏在黨內的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現在專案組所掌握的人證、物證和旁證材料足以證明劉賊是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份子。」

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周恩來親自宣讀,以增加這份報告的嚴肅性、真實性、可信性。

1968年10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批准了《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將這位中共二號領導人、毛澤東親自選定的第一位接班人「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

高文謙表示,周恩來當時是中共中央專案審查委員會的主任。隨着毛澤東下決心要拋棄劉少奇的時候,周恩來的態度就變了。劉少奇從毛的接班人成了階下囚,已經落難了,周恩來還用偽證,在政治上宣判劉少奇的死刑。這本身就是一種落井下石。

《新史記》第7期文章寫道:劉少奇專案組成立之後,所有關於劉少奇的罪證材料能否上報,都是由劉少奇專案組組長周恩來決定的。沒有周恩來的同意這些材料根本上報不了。在所有中央領導人中,周恩來對劉少奇的歷史情況最為熟悉。

批判劉少奇的文章達幾千萬篇

據《炎黃春秋》估計,僅1967年的批判劉少奇的文章就達幾千萬篇。

失勢後的劉少奇被軟禁在中南海的家中,據《人民日報》報導,當時劉少奇的右腿被打傷,腰也伸不直,隻剩下七顆牙,根本嚼不動窩頭、粗飯。妻兒們與他在同一院子裡,卻不能相見。

後來,劉少奇的孩子們被趕出了中南海,妻子王光美也被捕入獄。

報導描述,當時劉少奇走路一瘸一拐,到飯廳吃飯,短短30米的距離要走50分鐘,看守士兵也不敢扶他一把,幫他打飯的人被罵為「保皇兵」後,再也沒有人為他去打飯,只好打一次飯分幾頓吃。

大夫每次看病前都要開一陣批鬥會,一邊檢查一邊大罵他是「中國的赫魯曉夫」,有的用聽診器狠狠敲打,有的用注射器使勁亂捅,他的胳膊和臀部被針扎爛,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服用多年的維生素和治糖尿病的藥也被停了。

報導說,1968年7月,劉少奇突然得了肺炎,引起多種並發症,隨時有死亡危險。當時中央辦公廳負責人對醫護人員指示:「不能讓他死了,要讓他活着看到被開除出黨,給九大留活靶子。」而醫生提出住院治療的請求,也遭到拒絕。

劉少奇70歲生日那天,毛澤東和周恩來特意囑咐汪東興帶給劉少奇一個生日禮物「收音機」,目的是讓他聽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的公報。

公報中稱,把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劉少奇一下子就從精神上被擊垮了,他的病情急劇惡化。

由於劉少奇長期被固定捆綁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他的頸部、背部、臀部、腳後跟都是流膿水的褥瘡,疼痛難忍。他疼起來時,一旦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們乾脆就在他每隻手中塞一個硬塑料瓶子。到他臨去世時,兩個硬塑料瓶子都被握成了葫蘆形。

1969年10月,劉少奇已經渾身糜爛腥臭,骨瘦如柴,氣息奄奄。中共中央特派員既不讓洗澡,也不準翻身換衣服。在他發高燒時不但不給用藥,還把醫護人員全部調走,臨死時,劉少奇已經沒有人形。

高皋、嚴加其所著《文革十年史》一書中寫出了劉少奇臨終前的細節:「沒有人幫他換洗衣服,沒有人扶他上廁所大小便,以至把屎尿拉在衣服上」。

同年10月12日,劉少奇死後,被放在地下室的地板上,一尺多長的白髮蓬亂,嘴和鼻子已經變形,下頜一片瘀血……。屍體被拖到吉普車上開到火化場時,兩隻腳露在車廂外,還貼上了烈性傳染病患者標籤。

他被立即火化,骨灰寄存證上名字改為了劉衞黃,申請寄存人姓名劉源,與死者為父子關係。

文革專家宋永毅曾說,劉少奇是文革的受害者,但他同時也是這一罪惡歷史的製造者之一。從文革發動,直至他失去自由前,劉少奇都是中共的第二把手,對中共發動文革的一系列文件和綱領,他都是投了贊成票的。

而在文革前,劉少奇也曾經狠整過中共的高級官員彭德懷和高崗、饒漱石。

原《炎黃春秋》總編輯楊繼繩曾披露,中共大將羅瑞卿在文革中跳樓自殺未遂,當消息傳到杭州政治局會議上時,劉少奇說:「跳樓自殺也要有講究,應頭朝下,他是腳先落地。」

宋永毅曾經總結過,在中共的政治運動中,共產黨內的受害者經常先是迫害者,後來才成為受害者,他們曾為最後迫害他們致死的政治運動推波助瀾。劉少奇的經歷也符合這一理論。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