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秘書揭六四前被抓進秦城監獄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30日訊】臨近六四,一些沉重的歷史內幕再次被揭開。近日,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在六四前被抓進秦城監獄的內幕曝光,能夠讓不知道「六四」是怎麼一回事的年輕一代,看清那段歷史。

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在過去1年中與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有過數次交談。近日,她通過《紐約時報》發表了部分與「六四」有關的談話內容。

鮑彤洩露了黨的機密

鮑彤在六四前已被抓,並關進秦城監獄。他回憶說,自己對被抓是有思想準備的,因為歷次中共黨內鬥爭都是這樣的。

「抓我以前,我跟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兩個人,一個是(黨的)改革局的副局長,叫黃海,一個是一個律師,社會改革局的一個律師,我說,請你們給我找兩樣東西:抓人應該根據什麼法律程序,根據憲法、根據刑法、根據刑事訴訟法,摘幾條出來;黨內處分應該根據什麼規章程序,根據黨章、根據黨內生活準則,摘出幾條來。我說:印發所有的人,我們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研究人員一人一份。結果抓了我一個,又抓了一個行政改革局的副局長,兩個我的秘書,一共三個人。」

鮑彤對李南央說:1989年5月28日,他被通知開會,將他接到政治局委員宋平那裡,宋平一見他就說,「嗨,我覺得你現在非常不安全。還是換個地方好。」

鮑彤表示自己很安全,不必擔心。什麼事兒都沒有。學生也很和平嘛,沒有什麼問題。宋平則說,不不,他想辦法,鮑彤還是要換個地方。

鮑彤回憶說,「送我出來的時候,宋平跟我握手,握得很緊,捏得我都要痛,到這麼個程度。他握手握得那麼緊就是要告訴我,他是奉命辦事,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出門就把我抓起來了。」

李南央問他,當時逮捕令上是怎麼寫的?

鮑彤回答道:「沒有,沒有逮捕令,兩年以後才給我逮捕令。我立即寫了信:常委、政治局並鄧、陳,把我抓到秦城來,什麼罪名?這是法制嗎?叫我交待問題,抓到監獄裡來交待,這樣對嗎?沒有回答。」

後來,鮑彤的兩個秘書查不出什麼事情,幾個月以後就放了。那個行政改革局的副局長高山被判刑,目的是為了給鮑彤加罪名。

李問:「那給您最後加的到底是什麼罪名呀?我們都不知道。」

鮑彤說:「洩露了黨的機密」。在一次人大常委會上,李鵬代表國務院做報告,裡邊講到鮑彤在5月17日開了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會,會上洩露了「軍隊即將戒嚴」的機密。

鮑彤回憶說,17日當天,趙紫陽去鄧小平家開會,他不知道,正好有件事兒要找紫陽,就在辦公室等他。趙紫陽的另一個秘書,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職的秘書,也來找紫陽,他們兩個人就一起等。

趙紫陽下午開完會回來了,看到他們倆,說:「你們兩個人都在。剛才在小平家裡開了個常委會,做了個決定,打了場官司,姚依林贏了,我輸了。什麼決定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要保密。」

趙紫陽接著說:「我在會上提出來,根據我的認識水平和精神狀態,由我來組織執行這個決定是不合適的,是要誤事的。我在會上說了,我要求辭職。小平說:總書記還是你。回來在車上我想了一路,我想還是得辭職。你們給我起草一個辭職報告。」

鮑彤就給趙紫陽寫了個辭職書,當時鮑彤問趙紫陽:「你是辭幾個職務?軍委第一副主席辭不辭?」趙紫陽說辭,兩個職務都辭。

因此當時鮑彤記下:「我請求辭去總書記和軍委第一副主席的職務。上面的抬頭是:政治局並小平同志。」

趙紫陽還交代鮑彤,這個辭職的消息得保密。鮑彤說,別的事情他做不了,保密他做得了。

趙紫陽卻說,可有人說他洩密了。鮑彤問,誰說他洩密了?他猜不會有別人,只有李鵬。但趙紫陽沒有說李鵬的名字。

鮑彤回憶,當晚他回自己的辦公室正式起個草稿,讓打字員打好,然後再送給紫陽。他預感到要出事兒了,顯然是李鵬在常委會上提出他洩密的問題了,只要說中央機關的工作人員洩密,那就是罪莫大焉。

於是,他叫體改室的人員開會,與會人數共13人,他對大家說:「今天是我給你們開最後一次會。不要緊張,就是審查我一個人。審查,好!不審查不清楚,審查了就清楚了。」

當時鮑彤在會上說:「明朝有位于謙,他說過『碎骨粉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我是清清白白的,我相信審查的結果也會是清清白白。大家不要慌。」

鮑彤對李南央說:「我在會上講的就是這些。查記錄,所有的人記的都是這些,沒有部隊要戒嚴的事情,連趙紫陽要下台也沒有,什麼都沒有。」

鮑彤說,後來開會的13個人統統都查了,沒有什麼洩密的話。就抓了一個人,行政局的副局長高山,逼得他沒辦法,就說了:「我懷疑趙紫陽出了問題,跑去問鮑彤:『趙紫陽的事兒什麼時候向大家傳達?』鮑彤回答我:『那總要傳達的。也許兩個禮拜,也許一個月』。」

鮑彤在被抓了兩年以後,中共就拿著高山的這個「供詞」給鮑彤定了罪,罪名不是洩露了部隊戒嚴,而是黨的機密:趙紫陽下台。

「六四」是一場政變

「六四」慘案的開端是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於1989年4月15號去世。由於胡耀邦曾主導「平反冤假錯案」等行動,因此被民間認為是較開明人士,加上當時中共官員的腐敗及專制制度束縛,已經引發民眾特別是學生的不滿,悼念胡耀邦就成為了公眾表達這種不滿的途徑。學生在大規模悼念胡耀邦的同時提出了向中共要民主、反腐敗、反官倒的口號。

鮑彤回憶,4月18日,趙紫陽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表示「我們沒有理由不讓學生哀悼(胡)」,「這一句回答,立即讓鄧小平警覺了。如果說學生可以追悼胡耀邦,那麼就等於讓學生打我鄧小平的耳光,因為胡耀邦是我鄧小平搞下去的。」「鄧發現了問題:趙紫陽是赫魯曉夫,他將來在我(鄧小平)死了以後是會做秘密報告的,必須把他搞掉。」

鮑彤認為,六四實質上是一場政變,鄧小平就是在此時決定幹掉趙紫陽。

趙紫陽原本決定新華社和中共中辦合寫一篇文章《耀邦同志逝世前後》,在4月20日發表,澄清胡耀邦是被氣死的傳言,解除學生的對立情緒。但據《張萬舒回憶錄》,在4月20日的凌晨0點0分3秒,中共中辦突然通知不發這篇文章。

鮑彤認為,這一決定來自鄧小平,意在「激化矛盾」。

接著,在胡耀邦追悼會結束的次日,4月23日,趙紫陽突然啟程出訪朝鮮。

鮑彤曾親耳聽趙紫陽說過,他請示過鄧小平要不要去朝鮮,鄧小平告訴他:「你去,回來以後你任軍委主席。」

鮑彤認為,鄧小平是有意將趙紫陽調去朝鮮。

在趙紫陽動身後,鄧小平召見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否定了趙紫陽在胡耀邦追悼會上做出三個決定:勸說學生返校;不能動武,除非發生打砸搶事件;通過社會協商對話來解決學潮問題。

鮑彤分析說,如果學潮被平息,鄧小平就沒理由撤掉趙紫陽,「省委書記、部長都要問了:趙紫陽犯了什麼錯誤?」「只有學生鬧得一塌糊塗,那個時候再來說:『你看,這是黨的生死存亡關頭,趙紫陽不配合。』讓紫陽下台便順理成章。」

鮑彤說,於是鄧小平阻止發表《耀邦同志逝世前後》、將趙調去朝鮮、借李鵬否定了趙的三個決定,再在聽取中共北京市委有關學潮的匯報時將其定性為「動亂」,藉此激怒學生,擴大事端,實際上當時學生已經開始陸續返校了。等趙紫陽回國,一切已經定性了。

5月17日,鄧小平主持中共常委會議決定北京實施戒嚴。19日的清晨,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上含淚看望了絕食的學生,並說道,「我們來得太晚了」。

當晚10時,時任中國總理的李鵬發表了講話,重申了中央的立場採取「嚴厲措施結束騷亂」。兩小時後,午夜時分,天安門廣場的一個大喇叭宣布實施戒嚴,30萬兵力的中共軍隊進入北京。最終在6月4日中共軍隊控制天安門廣場並實施清場,造成了震驚國際社會的「六四」慘案。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