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教師討薪遭暴力 引發公憤 警方「背黑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31日訊】【熱點互動】(1768)教師討薪遭暴力 引發公憤 警方「背黑鍋」?

最近,安徽六安教師上街討薪遭警察暴力對待事件迅速成為又一個社會熱點。警方現場粗暴對待教師的視頻和照片在網絡上瘋傳,網友憤怒指責。官媒也在事發後罕見發文力挺老師。在輿論壓力下,當地政府已表示道歉並承認警方執法粗暴,然而警方卻在微博上發文暗示「不背黑鍋」。中國社會群體事件早已層出不窮,為何此事仍然引發巨大反響?教師為討要薪水而上街,是誰的耻辱?警方又在替誰背鍋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最近,安徽六安教師為討薪上街遊行而被警方暴力對待的事件,迅速成為又一個社會熱點。警方暴力對待老師的視頻和照片在網路瘋傳,網友憤怒指責,而官媒也罕見地在事發後發文力挺老師。

在輿論壓力下,當地政府已經表示道歉並承認警方執法粗暴。然而警方卻在微博上發文暗示「不背黑鍋」。中國社會的群體事件早已是層出不窮,為什麼這件事情依然引發巨大的反響,教師為討薪而上街是誰的恥辱,警方又是在替別人背鍋嗎?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最新事件討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趙培:主持人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背景短片。

中國安徽六安教師討薪示威,遭警察武力動粗,引發網友撻伐,目前事件持續發酵。

5月27日,將近200名教師在六安市政府前抗議,他們打着橫幅要求政府支付拖延的工資。卻遭到警察暴力毆打。

從現場視頻中可以看到,一名女教師和男教師遭到警察追打,被戴上手銬,強行推上警車。女教師受傷倒地後,送醫院搶救。

很多大陸網民痛批政府花大錢買外國學生來中國留學當大爺,但溫文儒雅的老師卻被逼上街討薪資,還被打成這樣,真是「厲害啊,我的國!」

警察毆打教師事件發生兩天後,六安市政府終於出面回應,承認「在帶離過程中,少數公安民警執法方式簡單粗暴」。

六安市政府對此表示「誠懇道歉」,並聲稱會對事件展開調查。不過,帳號「中警安徽」在微博發布一張黑鍋的照片,附上一個表情符號,但沒有任何文字說明。

外界質疑,是不是暗示警方背了黑鍋?如果警方不認帳,那麼誰該為此負責?

網友朱萬利發推文質疑地方政府,在財政收入猛增時卻頻頻傳出教師討薪的消息,錢到哪了?誰下令出警的?

大陸教師因薪水偏低所引發的集體請願事件時有發生。據了解,今年大陸各地的教師示威事件已經將近30起,主要是發生在小城鎮和農村地區。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個事件跟我們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來和我們互動。破空,我想先請問您,過去經常聽到農民工討薪或者其它弱勢群體討薪,但是確實比較少聽到老師上街而且是討薪水,您覺得這個事件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反響?

陳破空:引起很大的反響主要是這個群體。農民工討薪或者是退伍軍人去抗爭,或者是拆遷戶,人們好像是司空見慣;老師畢竟比較罕見。另外,在中國社會老師是非常受尊敬的職業,在全世界各個國家老師都受尊敬,在中國尤其如此,為什麼呢?因為中國出了一位孔夫子。孔夫子在中國、亞洲或者整個世界,東方文化影響最大的是孔子,而孔子是以教育家出身,72門徒,3,000弟子,以此聞名。

主持人:萬世師表。

陳破空:對,以他帶下來的這兩千多年的風氣,教師是非常重要的,「尊師重教」不是現代社會提的,那是兩千年一貫提倡下來的,只是近代在共產黨統治下,文革出現揪鬥老師的殘暴場面。歷史上老師是非常受尊重的,這個群體如果去討薪已經讓人感到很辛酸了,再就是被暴打,被暴力毆打人們就看不下去了;還有年輕女教師被戴上手銬。

而且我們看到視頻上男教師也好、女教師也好,甚至被按跪在地上,讓人看了非常的痛心。老百姓很容易想到:誰家沒孩子,誰沒有當過學生?誰都當過學生,都尊重老師;誰家都有孩子,誰都尊重老師,都知道把孩子的希望交託給老師。居然現在社會發展到這個程度,號稱「第二大經濟體」、號稱「崛起」、胡鞍鋼號稱「全面超越美國」的情況下,居然中國的老師拿不到薪水、拿不到績效工資,而且去討薪、請願還遭受毆打,還被戴上手銬,還被打傷,在這樣的情況下激起了民憤、公憤。這是普遍的痛恨,所以這一次連政府都慌了。

主持人:趙培,在您看來為什麼今天老師也會上街討薪水,就像新聞中說的,好像這種事件還經常發生,這是為什麼?另外,老師上街討薪水,本身已經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警察為什麼要如此暴力對待?

趙培:其實中共這幾年因為它的共產主義沒人信了,所以它也是想從儒家那邊挖點東西,甚至把儒家給共產化的局面,因此特別提高了老師在社會上的地位。大家知道現在中國大陸的老師都是事業編,拿到一個事業編很不容易,你看那些打人的警察很多還都是臨時工,沒拿到事業編。

在中國,老師是事業編制。今年,2018年1月20日,國務院發布關於全面深化教師隊伍改革意見,這份文件的主要意思就是說,將會修改《教師法》,把老師的地位,從事業編改到公務員,國家正式的公務員編制,而且規定各地老師的工資不得低於公務員的工資。

中共在海外也說,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我是共產流氓,現在我是有文化的共產流氓,你看我現在還尊重孔子。它在海外打著這個旗號。所以說,這件事在中共的情況下不應該發生,即使你是要給自己稍微抹點粉,你也不應該幹出這種事。為什麼幹出來了呢?其實大家注意一下,中共給老師的待遇並不能給到每位老師。

老師在中共眼裡分三六九等,比如大學教師,部屬的大學教師、「985」院校的大學教師, 那是中央財政撥錢;再往下是省級、市級的。我們看到這次出事的這些教師、拿不到薪水的這些教師恰恰是最底層;當然他們還不是最底層,再往下的民辦教師才是被中共剝削更慘的,他們從哪裡拿呢?是從區里拿。他們都拿不到工資,大家想一想,中共鼓吹的所謂「國強」(指的是政權)了,到底強不強?沒強。其實地方政府是沒有錢的,從側面反映了這個問題。

所以這兩天中共在幹的一件事,推動二三縣城市的房價飛漲,讓地方政府有錢,避免它破產。中共的地方政府不是稅收收少了它破產,是收到的錢用到什麼地方,就是胡支海造了,共產黨過生日,共產黨造了、貪官給造了,沒發到教師身上,破產了。所以這個問題恰恰大家非常驚訝,跟你中共宣傳得不一樣,什麼盛世,你這完全是假的,古代的皇帝都沒出現過你這種,最窮最窮的時候也沒出現過打老師、從老師嘴裡扒點糧食出來這種情況,你們比「六‧四」打學生的時候可真的是更壞一步了;不是更好一步。

主持人:我也想請問破空,一開始警方辯解,因為老師們違反了遊行示威法。您怎麼看「違反遊行示威法」這一說?另外,為什麼警方要用這樣的暴力去對待老師?有人說這些警察有的是編制外,是僱用以前一些退休的警察高手,相當於用武林高手來對付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陳破空:首先,所謂《集會遊行示威法》網民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集會遊行示威法》是1989年「六‧四」之後中共倉促制定的,1989年因為中國的學生和中國的知識分子依據《憲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條,公民有遊行示威集會結社的自由,履行這項權利所以上街遊行示威,但是鄧小平和李鵬等人顯然是違憲、違法鎮壓了學生。他們為了彌補違憲、違法的事實,就倉促炮製了《集會遊行示威法》,表示集會遊行示威要申請。

那已經在1989年「六‧四」之後了,不能掩飾他們違憲違法的事實。況且根據每個國家來說,《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憲法》高於其它法規,當《憲法》跟其它法規發生衝突的時候,要以《憲法》為準則,也就是你有《集會遊行示威法》,你還是不能剝奪《憲法》中的第二章第三十五條遊行示威集會結社權。

就像美國各種各樣的權利都有,但是你不可以剝奪《憲法》中的《第二修正案》,你不可能剝奪的,你沒有任何法律;發生矛盾,對不起,以《第一修正案》為準、《第二修正案》為準,沒有說你地方法規、其它法規可以領先的。

這一次網民怎麼回答呢?你說《集會遊行示威法》遊行要申請,申請了你不批,遊行不了;人家就只好去遊行了,你又說人家違法。本來就是矛盾,說這個話是沒有用的!

主持人:就有點像以前的《22條軍規》。

陳破空:對,這是第一。第二,不管這一批警察是真警察還是便衣警察,還是請來的農民工、請來的打手,不管是什麼,這些警察就是二鬼子,就是奴才打手,他的心態就是:我就幹這個事了,我就是打人的。在美國、在文明世界,人們看到警察是有安全感;在中國看到警察瑟瑟發抖,隨時可能被打,你也沒地可講。

中國抗日戰爭的時候,說二鬼子比鬼子還厲害;當年的偽軍幫日本人維護治安,他比日本人還凶,如果日本人把中國人拿來打一下,他們可以打十幾,這就是二鬼子。二鬼子非常凶,而二鬼子裡面還有二鬼子,警察就是二鬼子、政府的二鬼子,如果是編外警察就更厲害。為什麼?編外警察要掙表現,他掙表現才留得下來啊,比如無業遊民、所謂的地痞流氓給編到那裡去,幫打人的,他就更賣力。

我在勞改場看過一個情景,犯人頭比警察打人還凶。犯人頭是警察提拔的,就叫他來管犯人,警察會打,犯人頭子更打,為什麼?他要掙表現,他覺得他要是不打那麼凶的話,警察不保他這個位子,而他當犯人頭可以不幹活,叫順才,就很順。所以這些警察就是天生的狗腿子,但是這些警察實際上就失去了人性,這是文革的反照。這一次看到有四五個五六個警察把一個老師的手給擰起來,經常是一個老師受到四五個七八個警察扭起來跟架飛機似的,然後還有人按跪著,有的給上手銬。

就讓我們想到文革的情景,揪鬥老師,學生揪鬥也好,紅衛兵揪鬥也好,造反派揪鬥也好,拿師道、尊嚴完全掃地,斯文掃地,然後被揪鬥、被插牌子、被綑綁,這一次這些警察幹的就是這些事情。我們只問這些警察一句話:「你們當過學生沒有,你們家有沒有孩子,你們怎麼對老師下得了這樣的手?」這個回答很簡單,共產黨教育的警察是有黨性、沒人性,他不管了;他當過學生,他家裡有孩子,面對專政的工具他根本不認你是不是老師,他認的就是暴力,他使用暴力才能保住他的崗位。

這些警察的暴力是共產黨的一貫行為,儘管這一次政府有出來批評警察,而警察弄了個黑鍋在網上,說自己被「背黑鍋」。確實背黑鍋,但這個事情網民都說,一方面你背黑鍋,另一方面你該背黑鍋,另一方面就是你背了黑鍋又怎麼樣,你不就是該背黑鍋嗎?你幹的就這事嘛!你跑到社會上來維穩,打擊老百姓,你幹的就是背黑鍋的事情,只不過是政府說你還是不說你的問題,這一次觸犯了眾怒,而且遇到「六‧四」敏感時期。

「六‧四」馬上要到了,「六‧四」29週年是敏感時期,而教師跟教育有關,打老師可能會激發學生上街,中學生上街可能大學生會上街,進一步就可能六四事件的重演,所以當局緊急收兵,對付200個老師趕緊算了,不要影響到全國的老師都起來了。

主持人:我想請問趙培,剛才二位也談到警察,確實大家都說警察維穩的手法過於粗暴,因為一貫是這樣,所以這一次大家都很驚訝看到警方的微博上弄了個黑鍋,意思說「我們是背黑鍋的」。您怎麼看這樣的反應,是不是某種程度上警察也是在背黑鍋,他為誰背黑鍋?

趙培:是,確實是背黑鍋。網友說了,如果市政府有錢,絕對是早就把錢發了;沒有錢,就借用警察的人頭來平息這件事情。他們說其實正規說法是,市政府讓警察用行政手段去勸誡一下這些敢於集體示威遊行的老師們。所謂的「勸誡手段」就是上去打,因為他們歷來用慣了這個手段,所以他們用在老師身上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他們覺得:我已經接到了上級明顯讓我打的命令,我已經打了,那麼我是不是背黑鍋?我就是替你市政府背黑鍋;你市政府把錢貪了,沒錢發給老師然後讓我背黑鍋。

這個黑鍋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大家知道,我們剛才講中共財政撥款給老師是不一樣的,這一次為什麼《光明日報》也好,《環球時報》也好突然痛打落水狗,痛打市政府的行為呢?因為很明顯,就是市政府給中學老師的錢沒給到位,並不是中央一級撥款給大學老師的錢沒到位,所以它痛打的是市政府,對它來講,中宣部直屬的部級單位打一個市級單位它覺得理直氣壯。

那麼這一打下來也是背黑鍋了,可能下面還在琢磨呢,你中央一級的,江蘇省一級的,江蘇省有明文規定,一名留學生每年的補貼是6萬塊錢人民幣;網上反映可能更多,6萬元至8萬元人民幣的補貼。你能不能僱用這麼多外國人來當留學生、來演這齣戲、來演所謂的萬國來朝的戲?你把錢給這幫老師不就沒事了嘛!你憑什麼讓我們背黑鍋?財政有得是錢就是不給老師,所以是我來背了「行政勸誡」的黑鍋。其實它背後有很深的意義。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除了這之外,所謂「背黑鍋」還有可能替誰背黑鍋呢?

陳破空:當然,這一次很罕見的是官方媒體包括《光明日報》、央視出來批評警察,然後當地的六安市政府警察局還通報。

主持人:也批評警察。

陳破空:假裝來了個通報:如果警察在執法過程中有毆打老師的請大家舉報。幾重壓力,警察感到委屈,不是平時就這麼幹、一直這麼幹,為什麼這一次就不對呢?實際上說起來也是矛盾,雖然老師應該受到同情和尊敬,官方媒體、官方某些地方為老師發聲,也還是值得可圈可點,但問題是雙重標準;如果不是老師是不是就該打?比如說,你是農民工、你是低端人口、你是退伍軍人是不是該打?

雙重標準本來不能令人信服,而且《光明日報》跟央視所發的也是雙重標準,一方面說要給維權老師一個講理的地方。那請問,無數次的群體事件,要不要給人民一個講理的地方?甚至我們可以追溯到1989年六四事件,要不要給人一個講理的環境?憲法有規定。所以這種雙重標準說不過去的,警察幸好沒什麼文化、沒多少教育程度;要是有文化、有教育程度,他反過來咬的話,那雙方可以看誰咬傷誰。

再一個這裡邊還有一個問題,我想起前段時間的一件事情,說起來也是很大的諷刺,雲南省有一個「冰花男孩」的故事,冰花男孩家裡貧窮,走路上學,冬天走一兩個小時、幾十里山路去上學,走到學校滿頭都是冰,照片上了網站,各方捐款,捐款被政府控制起來,到他手上只有1,200塊,沒多少。最後中共把冰花男孩和他的父親接到北京去當道具,好像是表示政府的關心,問冰花男孩的願望是什麼?他說「長大當警察」。

多麼諷刺啊,長大當警察,為什麼?他看到警察威風八面,拿著電棍、拿著槍、拿著匕首想打誰打誰,站到街上誰都害怕,他想當警察,而且穿著國家發的制服,國家發的工資,吃著國家發的糧食,所謂公務員制度,他的願望是當警察,可悲的是今天冰花男孩的老師,廣義上的老師被警察毆打,打的就是老師,打的是他的老師,但我們不說是直接的老師,所有的老師、所有的學生都有師生關係,從廣義上有間接的師生關係,所以警察下手就是打了冰花男孩的老師。

冰花男孩說是做警察,這就是他的惡夢,我們能想像這個冰花男孩長大了,能手持電棍或者手銬去打老師嗎?所以這是很大的悲劇,整個社會的悲劇,不僅是地方政府的問題、中央政府的問題,為什麼這麼講?錢去哪了?我們只問一個問題。各地都是高速公路、大橋、高樓大廈,非常輝煌,給全世界的感官中國太有錢了,一投資工程都是多少億,甚至上幾十億、幾百億,現在還到世界各地,一帶一路到處建;中東國家、非洲國家到處建高樓、建橋梁,建馬來西亞的什麼東海岸鐵路,又是什麼星馬鐵路、高鐵,多有錢啊,錢去哪了?你保證安徽省六安市縣縣通高速公路、縣縣通什麼大橋,錢去哪了?很清楚,腐敗。

因為修這些工程,修高速公路、修大橋、修建築裡邊可以吃水、工程回扣,可以貪汙。老師是什麼工資?2016年,欠這些鄉村教師績效工資,一個一年欠1萬8,兩年3萬6,200個老師多少錢?沒有多少錢,就這麼拖人家兩年不發放,欠錢你們還要打人、還要戴手銬、還要抓人,而政府居然去修那些高樓。

所以這裡面涉及到腐敗,一個腐敗就是寧願把錢花到別的地方去,因為那地方可以抽油水,可以回扣;再一個,搞不好這些老師應該發的績效工資被官員挪用了,被官員侵吞了。這裡面還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歧視,因為是鄉村教師;不是城市,城市教師發了,鄉村教師沒有發,那麼就試問:鄉村孩子不是孩子嗎?鄉村教師不是教師嗎?鄉村學校不是學校嗎?在文明國家、民主國家這是歧視,是要上法庭的,是要付出巨大賠償的,天價的賠償。

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鄉村學校反而是最好的,很多好學校在鄉村,如果有人說是「鄉村的學校」、「鄉村的老師」叫待遇低,或者叫歧視性待遇,那官司太大了,這個官司一打的話不知要賠多少億,叫做「歧視官司」。中國是一個非文明國家,是一個獨裁國家,一黨專政,不講理,沒有歧視條例,這是公然的歧視,不給鄉村教師發工資,而且把這些老師拿來毆打。

這裡面就涉及多層次的社會問題,就不只是欠薪、腐敗等等,還涉及到歧視。中國的問題至大至深,最終還是這個制度出了問題。

主持人:盤根錯節。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是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大家好。中共紅色共產暴政是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大的暴政,它對待教師和所有的民眾就是它的終生奴隸,是它的紅色共產奴隸,無比殘忍的國家恐怖主義,它是無比的暴虐,另一方面它是無比的奸詐狡猾,肯定這個世界、整個西方都沒發現它無比的欺騙性、狡猾性,手段無比的無恥下流,在《共產黨宣言》中的紅色共產邪靈,它就是表現出最大的邪惡,無比的迷惑性和蠱惑性,它孕育產生了紅色共產惡魔,建立了紅色共產邪黨和1917年的紅色共產政權,從1917年以來是一個矛盾,主要矛盾就是民主和紅色共產暴政水火不相容。我們大家看清楚這一點。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那我想接著討論,趙培,剛才破空提到的很有意思,冰花男孩。網上現在有一句流傳的話,因為好像有一位教師出來道歉。為什麼道歉?他說,為他曾經教過的六安公安局裡面的一個隊長而道歉。現在網上流傳一句話:「今天抓你的警察,就是昨天你教過的娃。」您覺得這句話說明什麼樣的問題呢?

趙培:剛才那位觀眾說了是共產暴政。共產暴政,我們就說誰是共產黨?其實每個人在這個社會上在共產黨、共產制度、宣傳的教育下都可能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比如教師在課堂上,可能按照課本上教育要愛黨、愛國等,因為有政治思想品德課;他教完了學生,一有什麼事,中共要仇外思潮一宣布,老師領著學生上街去遊行,這個時候他相當於共產黨的螺絲釘,他把仇恨的種子和錯誤的思想、錯誤的世界觀和價值觀給安在學生的頭腦中。

學生是一代一代接受這種教育長大,長大之後他成了公安、成了政法委、成了市長,這時候,他腦子裡面剛才陳破空先生講的「黨性」就大於他的人性,他再也不認他這位老師,這時候他成了共產黨的螺絲釘,你就成了被共產黨鐵鎚打的那顆螺絲釘,惡性循環。

中國的社會問題一直處於這種惡性循環,每個人推波助瀾,而每個人又成為受害者,這樣的惡性循環。比如老兵當時在部隊高舉雙手擁護共產黨,或者替共產黨喊口號,或者是替共產黨去維穩、上街、開坦克,等他退役了,他又成為共產黨的維穩對象,新一批長大起來的武警又對他維穩,又把他給揍了,是不是循環?一代代的惡循環才把中國社會搞成這樣。

所以這事不是拿到薪水就能解決的事,我覺得那位老師他已經看到問題,他能從自我去思考,我覺得非常了不起的一個人物。他覺得:我的教育出了問題,我當時不應該教育他去仇恨別人,跟著共產黨一塊把別人打成漢奸、打成賣國賊,去仇恨別人、仇恨外國、仇恨普世價值,我做錯了,我把他教育成這樣,我認錯。所以他從自我做起。我覺得這也是我們中國人的優點,我們的傳統文化讓我們什麼時候都要自省,老師也應該起到這個作用。

全國的老師應該想一想,你們應該教給孩子去怎麼樣辨別是非,什麼是真的是非,普世價值是什麼?這樣孩子長大起來才會對社會起正面推動作用,讓這個社會朝向良性方向發展。比如你當時跟孩子講,你要尊老愛幼,這是中華傳統;不能聽著黨,邪惡的政權讓你幹什麼你不能去幹。你要當時教他是這個,他今天絕對不會打你,他會轉過頭去當作看不見你,這豈不是方便了自己;給人玫瑰,手有餘香,也是這些普世價值所教導。

希望我們中國人真的不要再抱怨「誰打了我」,我們應該知道是共產制度造成的惡性循環。我們應該從退黨一步一步把中國從這個惡性循環當中給解脫出來,這才是我們這一代人或者是中國幾代人的共同責任。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這個問題?還有人有這樣的觀點,這位老師不用這樣道歉,因為教育現在已經淪為專制洗腦的幫凶,教師個人沒有辦法為此承擔責任。您怎麼看?

陳破空:三字經有一句話:「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就是說老師是有責任的。在這件事情上所有人出來道歉都是對的,都沒個完,而且怎麼道歉都不為過。老師是應該道歉,為他教出的學生不肖,當了警察打老師而道歉,應該;警察打老師要道歉,應該;政府出來道歉對老師施暴,都應該,所有人都該道歉,最應該道歉的是高高在上的中央政府。

中國《教師法》怎麼說的?它自己制訂的《教師法》:教師的待遇平均工資應該跟公務員工資齊平,而且還要不斷增長,不低於公務員工資。其實現在老師的工資遠低於公務員工資,包括警察工資。

再一個,這個《教育法》規定要遵守聯合國的標準,聯合國的標準是任何國家的教育撥款,要占政府預算的6%。但是中國的教育預算一直是百分之二點多,從來沒達到6%,根據世界各地的統計,中國號稱這麼發達的一個國家、全面超越美國的一個國家,它的教育撥款是跟烏干達這樣的國家齊平的,在世界上是倒數的。

它的錢去哪呢?全去了軍費、維穩費,中國第一大筆費用是維穩費,第二大筆費是軍費,所有的教育、醫療、衛生三種費用加在一起不如其中任何一項費用,不如軍費、不如維穩費,維穩就是來鎮壓人民,包括這些警察的戒備。

剛才講到冰花男孩我忘了一個鏡頭,冰花男孩由於想當警察,去北京參觀的時候,政府專門帶他去參觀公安大學,參觀公安大學看到那些人訓練的威風,各種設備多麼好,而其中一項參觀是相當於是工具房的地方,掛著警棍、制服又是槍械等,嚇人得很!都是鎮壓人民的工具,公安大學培養了鎮壓人民的工具,不是來保衛人民,是鎮壓人民的。冰花男孩嚮往著美好的前途,就是將來可能配上這些凶器去鎮壓人民,如果這個制度不改的話。

回頭來看,從中央政府就沒有遵守《教育法》,違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標準,教育經費撥款低。再就是,整個組織從來說話不算話,今年的教育部長都講過,今年兩會上或兩會前,陳姓教育部長號稱,今年一定要落實《教師法》和《教育法》,要把老師的工資跟公務員齊平,而且要增長,甚至更多。到現在不要說齊平,連工資都在拖欠,還要讓人家上街去討薪,而且打了人還覺得自己有理,打人有理。

主持人:讓我想到官媒說的一句話,老師為了討要薪水而上街本身就是恥辱。我想問到底是誰的恥辱?

陳破空:首先是所有人的恥辱。如果學生看到自己的老師上街討薪,學生都感到非常心痛,自己的老師,那麼受尊重的人物,上街為了薪水去討薪,學生就感到很難過,學生家長也很難過,然後老師還被五花大綁了,被戴手銬了,被按在地上跪著,還被打得哭叫的,而女教師又是那麼文弱,那麼文質彬彬,這種場景誰受得了?都於心不忍,心冷齒寒!

再說,《光明日報》或者央視所說的恥辱,它會覺得可能是政府的恥辱。你政府本來就這麼幹的嘛,你從整體布局上就這麼幹的,你把錢都花到別的地方去了,寧願去維穩,寧願去軍督,為了政權穩定你根本就不會把這些人當人的;剩下的錢有餘才來管這些事情,而且根本就管不過來。制訂了那麼多的法規根本沒起作用,從朱鎔基時代就在講,要怎麼《教育法》、要履行聯合國的規定、達到聯合國的標準。到現在都沒達到這個標準。

如果人們不覺醒、不意識到這是人民本身的權利;如果中國人民有民主權利、有投票權利、有監督權利的話,這個事情都會得到落實。因為沒有這個權利,所以現在連遊行示威、上街抗議一下都會被抓起來;由於你沒有這個權利,所許諾的空洞的東西不可能得到落實,而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標準也無法在中國實現。這是中國民眾的悲哀,失去了權利的中國人的悲哀。

主持人:教師還不只這一件事,趙培,我想起前一陣還有一件事情,也是剛剛不久之前發生的。一位大學副教授在大學講壇上教課,講了一些有關修憲的評論,後來被校方處置,甚至要開除。您覺得如果今天的教師和學生不敢講話,甚至不敢講真話,他能教出什麼樣的學生?這些事情您怎麼看?

趙培:中國人對老師最著名的總結是唐朝韓愈說的:「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其實傳道、授業、解惑這三件事是拆開來講的,在現代社會,傳道就是傳給你是非觀、價值觀、道德觀,這也是老師的重要責任,世界觀的形成是老師的責任;授業就是教你一門技術你能去謀生了;解惑,要是你碰到什麼人生疑問或其它問題,老師能夠給你解答疑惑,因為他有更多的社會經驗。

總的來講,如果教授在課堂上可以傳點兒普世價值觀的話,就要被學生舉報,傳道中共是不許你傳啦!當然,真和尚也都沒了,廟和道觀的傳道方式中共早都滲透乾淨了,在中國沒有道可說了;授業呢,技術學校還在收著你的錢,交了大錢你才能夠學習點什麼;解惑,如果你說:「我很困擾,為什麼貪官那麼多?」老師會給你說:「這是制度問題。」他給你解完這個惑他就得下崗。

現在的問題是,中央一級當然是給錢給得很足,還允許你去開補習班,還允許你貪汙研究經費,目的是幹什麼呢?你別去傳正道、別去授他正業、別去解他正惑,你就按照我的歪理學說灌輸就完了。這是中央一級為什麼要提高教師待遇,它是收買教師為它灌輸共產思想,是幹這個用的。所以對老師既以重金收買,又防著你真正傳正道,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可悲的社會事實,老師被逼得到一條線上,能講話的非常少。

記得我上高中的時候,當時老師工資待遇低,就有一位老師,他覺得自己隨時可以下海,他就敢跟我們說,比如:「國是什麼概念?」「國就是暴力機構,這是課本的定義。」「你愛國對不對呢?」「不對!」「愛中華民族比愛國更有廣泛意義。」很多人生觀在那個時期形成之後,就會有一些辯證的思維,讓我今天能夠看清共產黨起到很大的作用,這是傳正道的老師。你想他今天如果拿著一個月一二萬的工資,他還敢跟學生傳正道嗎?他不敢。他覺得我下海沒這兒掙得多,我還是老老實實,共產黨要我說「共產主義永遠是正確的」,那就是永遠正確,我跟你們這麼說,你們就考試這麼過就完了。

共產黨不光是壓迫老師,它還用金錢腐蝕老師,用它的監視制度來讓老師傳歪道、授邪業、解錯惑。所以共產黨才是這種教育的根本原因,不管它能不能履行《教師法》,當然,履行了也只不過是給錢讓老師幫它做壞事。其實大家看見了,為什麼把老師放到公務員一邊呢?公務員裡都是什麼人?公安、警察、政法委,就是鎮壓機構嘛,再加上中宣部。所以也不是什麼好事,還是趁早把共產黨趕下台,咱們把整個社會搞正了才能有好事嘛!是不是?

主持人:破空,我覺得像這種事情,不管是老師被打,包括剛才我們談到一位教授在課堂上因為評論修憲就要被開除。您怎麼看這些事情?它反映出今天中國的老師處於什麼樣的處境?

陳破空:湖北的這位副教授,他本來學的專業就是政治制度比較學,講《憲法》是他教授的課程內容,他切合實際講中外比較,對今年3月份的修憲有微詞。結果現在有兩種可能;中國有告密文化、舉報文化,一說是學生舉報了他,學生中的密探舉報他;再一個可能就是中共有天網工程和天眼工程電子監控,每間教室都安了攝像頭直接監控,而且也可能是監控到了;還有一個說法,現在中共連學校的黨委都不相信,就直接在學生中發展眼線。因為學校黨委可能出於人情會包庇某個老師。在學生中直接發展眼線、線民或者間諜或者情報員,直接舉報。

這位老師受到怎麼處置呢?第一,被開除黨籍。他在大學時代入了黨,現在被開除黨籍,那當然對他是解脫,是好事,就是你們說的退黨,應該退;還有一點,要追究、要報有關部門取消他的教師資格。但還沒有下文。取消他的教職不讓他教課,就一個老師用自己的專業知識解讀一下憲法、比較一下憲法、對修憲有微詞,就受到這樣的待遇。

這位老師應該說是可圈可點,應該是值得點讚,因為他真的符合剛才趙培也說了,傳道、授業、解惑,師道尊嚴的師道,他履行了最基本的師道,他履行了卻得到這麼一個厄運。中國是靠恐怖統治,專制社會是靠恐怖、國家恐怖主義,它是恐嚇。

為什麼我說老師怎麼道歉都不過分呢?因為中國有很多的老師、很多的學校被迫奉獻黨的東西,去教什麼黨的東西,去教這、教那,不管它是主動還是被動配合,反正教出來的學生是有問題的,如果有一天這些問題學生的副作用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老師應該知道後果。

我想起相對於其他民族,我們知道有一部法國小說《最後一課》,普法戰爭之時,法國被德國占領,德國占了法國就不准教法語;要教德語,那位老師冒著生命危險教授最後一課,他告訴同學們今天是最後一課,他很認真地教法語:你們要記住法語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最美好的語言。

我們想想這位老師的結果是什麼?他有可能被德軍拉去槍殺、他有可能去關大牢、有可能失去自由,但他就這麼說了,這就是老師。他生命攸關的時候,可以說面臨生命威脅的時候,生命危險了他都敢講。別的民族也是這樣,日本也好、猶太人也好,我們讀過很多書,這些民族不管再困難,戰爭也好、非戰爭也好,他們都很認真教學,像日本的學校教育,無論戰爭也好、和平也好,從來不變更教學方式,哪怕在戰火紛飛中,他們教孩子漢字要用毛筆寫,然後平假名、片假名怎麼跟漢字配搭起來,老師是非常認真的,據說是從來不改變方式,日本的教育方式幾百年都不會改變,從來沒有因為制度或者政治或者戰爭或者是地緣政治等變化而變化過,日本的教育非常平穩;以色列也是一樣,所以這個民族傳承了某種精神。

中國的教育經常被中斷,被那些所謂的政治流氓來中斷,尤其是共產黨完全中斷了教育,文革中,毛澤東指使紅衛兵毆打教師的主要出發點是,毛澤東認為共產黨統治了17年,他們說是黑暗的17年,居然攻不下中學老師,中學老師傳道、授業、解惑教人做好人這一點戰勝黨性,所以共產黨決心要打死一批老師、打死一批校長、打死一批副校長來示威,這是背後重大的潛意識心態。一千八百多人慘死街頭,稱為「紅八月」,然後讓人們感到恐懼,也就是說,學生的尊嚴不是老師,老師不是學生的尊嚴,真正的尊嚴是共產黨、是毛澤東,毛澤東、共產黨說了算,老師什麼都不是。只有通過那個階段摧毀教育,這是文化大革命的背景之一。

主持人:說到這,我想請問趙培最後一個問題。有人評論,老師被打的情況下他怎麼去教學生,學生是不是會做惡夢而不是中國夢?包括教授因為講了幾句真話就被開除,這樣能教出什麼樣的學生?對於學生的影響您怎麼看?

趙培:現在明顯能看得出來整個社會的導向,江澤民講了「悶聲發大財」,這就是他這麼多年來教育改革也好、整個對中國社會的腐敗治國也好,想要達到的結果就是,所有百姓不用再問是非、對錯,不用再問道德與否,你們只管按照我說的去答題,但是你們要想掙錢,你們就學一門技術賣給我,我用到你們的時候就給你們發錢,這就是中國社會一個可悲的現實。

很多人為了讓子女毋重複這個現實,盡量送孩子移民到海外,這就是現在中國大批人才流失的潛在原因。他覺得我在中國沒辦法說一句真話,我在中國沒可能說一句真話的情況下,我讓我的孩子未來有選擇的機會,你到海外去你可能在一個自由的社會,你可能天性不被中共給磨滅掉、給抹殺掉,你可以去過一個自由的生活。這可能是從他們心裡對孩子一輩子最大的希望,這也是一個民族的可悲,我們被迫離開故土去保存我們民族的傳統,這才是可悲的地方。

主持人:破空,請補充?

陳破空:這一次安徽省六安市事件,到警察暴力毆打的事件,在網上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厲害了,我的國」,這是王滬寧等人所炮製的一部紀錄片,據說後來有些地方已經下架。真的是「厲害了,我的國」,怎麼厲害呢?到處是高樓大廈,但是拖欠老師的工資,而且拖欠工資還要暴打老師,你看打老師打得多慘,而且還打女教師、戴手銬然後抬著走,據說這位女教師被抬到醫院還讓醫院不要救治,送到別的婦幼中心。而且據說這位女教師還是懷孕了,有身孕的。教師、女教師、有身孕的女教師就這麼被毆打,網友最後真是沒話可說了!就只能說「厲害了,我的國」,這句話真是經典!

主持人:應該是「厲害了,你的國」!

陳破空:對,「厲害了,你的國」、「厲害了,我的國」都一樣,反正現在中共這部片子火了,火在哪兒?安徽省六安市警察暴打老師,這就是「厲害了,我的國」最好的註腳。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今天的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