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引發大辯論 習近平說「逼人」 李克強潑冷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01日訊】中興通訊遭美國制裁事件,暴露出中國科技業核心技術短板,連日來引發中共朝野辯論。在近日召開的中共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就關鍵核心技術自主表態,連說三個「逼人」,李克強則對「科技大躍進」趕超戰略潑冷水。

日前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科學院及工程院院士大會開幕式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就關鍵核心技術自主表態,連說三個「逼人」,「形勢逼人,挑戰逼人,使命逼人。」並多次提到創新。

他說要「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集合精銳力量」,儘早取得突破,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

中興通訊因違反美國禁令4月16日遭到美方制裁,5月9日中興便宣布公司業務停擺,至今仍生死未卜。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的上述講話,引發關注。

自中興事件發生後,截止目前,習近平已經6次發聲,敦促科技部門實現核心技術方面自主創新,加快核心技術突破,而就如何推進自主創新戰略及加快核心技術突破問題,在中國朝野爆發了曠日持久的政策大辯論。

中興事件發生之初,人民日報刊文稱,中國「將不計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資」。隨後即有媒體消息稱,中國將對2014年成立的一個專項基金增資5000億元,從而成立一項總投資達1萬億元的新基金,專註於支持中國本土芯片生產技術。

據稱,面向的三個領域,包括記憶芯片、集成電路設計和複合半導體。

不僅如此,在中國民間,一些企業大佬紛紛表示,要「跨界」進入芯片產業。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快上馬集成電路基金。

李克強對「科技大躍進」潑冷水

但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如火如荼的「科技大躍進」趕超戰略似乎并不看好並首次發聲潑冷水。

5月29日,在中共兩院院士大會上,李克強向中國科學界精英發表講話,他說,「不能總想抄捷徑」 「基礎研究屬於發明創造,行政規劃不出來,要尊重科學規律,不能總想抄捷徑」。

他強調,「應用研究要推動創新融通發展,依託『互聯網+』和『雙創』,促進大中小企業、科研院所、高校和創客協同合作,推動研發國際合作,催生更多符合市場需要的創新成果,加快轉化為生產力」,「要深化科研領域『放管服』改革,培育創新生態」。

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在清華大學的一個小範圍的學術會議上,也曾表示,「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產業的口號很危險」。

吳敬璉分析說,「對於我們一個中國人來說,主要的問題是這個爭論能不能促進我們自己的改革開放政策落實,從網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種危險,這種危險就是由於這個爭論使得這種國家主義更加取得了優勢,就是用更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們的有關產業。」

他舉例說,「比如說有一種口號叫做『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產業』」,「我的假說,就是增長方式、增長模式的問題,主要是靠資源投入,而不是靠效率提高。所以要根本解決這個問題,要解決中國增長模式的轉變問題。」

而中國增長模式怎麼轉變呢?吳敬璉說,「所要求的條件很多,主要是制度上、政策上的條件,是我們需要在問題上做深入的研究。」

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文昭也在自媒體說,技術創新它本質上仍然是一種革命,它需要革命性的頭腦、革命性的思維,如果這個社會的文化氛圍和教育制度在系統性的消滅革命性思維,這種思維在一切人文領域都不能得到體現,在政治上也不能得到體現,你憑什麼覺得在科技上他就能得到體現呢?

北京大學千人計劃講座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謝寧對陸媒表示,中國現在有錢、有人才,但缺乏創新的文化土壤,文化環境壓抑了創造力。

北京經濟學教授胡星也對美國之音分析說,芯片不但涉及到中國的發展模式和創新體制。還因國家沒有信仰,只崇尚權力和金錢,沒有契約精神和誠信概念。在一個盛行自我吹噓、同時人們說話都膽顫心驚的地方,要在芯片方面自主創新不現實。

清華吳敬璉說,他曾在信息諮詢機構裡面工作過,這個芯片問題政府非常重視的,問題似乎並不在於給錢沒有給錢,3年前建立的半導體芯片基金規模是4000億,像清華大學紫光一個收購動作也是想在芯片發展上建立豐功偉績的,但是效果並不好。

多維網則稱,中國一直在支持「中國芯」的研發項目,遺憾的是最終讓這個「親生兒子」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每年萬億研發經費哪去了?

事實上,有關中國芯片問題,早在十幾年前,大陸官方就在宣稱攻克了大量芯片關鍵技術。

中興通訊曾被宣傳是「深圳的驕傲」,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2000年親自去中興,大談「自主芯片」的開發,但1999年,江把這一開發項目交給自己的兒子江綿恆主導的同時,也在大搞腐敗。

江綿恆以中科院副院長身份,指揮了中科院、國防科工委、科技部、工信部、上海市科委等眾多部門進行「芯片」的開發,江綿恆自己也親自下海想在上海搶建「芯」都,但當時相關領域曝出許多騙取科研經費的假發明、假專利、假創新。至今仍沒搞出名堂。

另有網絡文章揭,實際上,中國每年在半導體領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資金,規模數以萬億計。

全球頂尖的自然出版集團在2015年發布的《轉型中的中國科研》白皮書中曾指出:

中國現在的研發投入和科研產出均居於世界第二位,研發投入強度已與英美等發達國家相當。中國在2017年總投入達到1.75萬億元,僅次於美國。也就是說,科研投入不存在資金缺少的問題。

每年萬億的科研經費都花到哪去了呢?陸媒2016年曾報導,過去數年間,全國科研經費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發,60%用於開會、出差。

另外還有不斷更新設備,包裝概念攢項目,套取課題經費。有些重大課題動輒上百上千萬,資本的誘惑大過踏實搞科研。但是砸下巨額科研經費後,技術創新卻收效甚微。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鏈接: 中興揭開大陸「無芯之痛」每年萬億研發經費哪去了?
相關鏈接: 舉國之力搞芯片 恐成舉國大笑話
相關鏈接: 被川普打痛中共急砸逾2千億開發芯片
相關鏈接: 美國制裁一劍封喉福布斯:中興數週內將申請破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