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習近平主席的公開信(之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本網站收到大陸民眾來信,全文如下:

新唐人的編輯記者您們好!

香港同袍們好,在此首先我非常感謝您們,感謝香港具備這麼好的法制環境,使我在2012年初免受牢獄之災甚至保住了我的性命。香港的法制環境與大陸相比全世界有目共睹,也是來之不易的。我知道在香港如果發現欠薪,老闆會被判二年刑的,如果香港的警察隨便打人被舉報坐實,會被判刑的,比如七個警察打人分別被判刑二年半。但是在大陸警察打人甚至打死人,是不承擔法律責任的,比如雷洋事件,等等不一而足。我還要感謝香港城市大學以全額獎學金,錄取我孩子攻讀博士學位(電子工程類)並在導師的指導下順利的完成學業,現在是香港永久公民。

大陸又創造了新的世界記錄:法官不執行被告,執意揚言要執行原告﹔不執行敗訴方,執意揚言執行勝訴方﹔(註明:原告是勝訴方)法官執行來的錢應當及時為原告補繳社保金,卻敢截留據為團夥所有,存入小金庫,(有沒有放高利貸我不清楚),等待時機成熟坐地分贓,其時機就是使用各種陰招把我殺害。我被投毒多次,多次差點被藥死。我因進京上訪舉報,被拘留八次,每次十天。擬勞教二次。在裡邊每天都腹瀉,有一次他們想強行給我注射胰島素,這會導致長時間心動過速而猝死。但屍體解剖沒有任何毒素,公安命名為殺無痕。他們為了逃脫責任,在事前讓我在打印內容寫著我有心臟病等各種疾病的表格下方簽字。我一看拒絕簽字,因為我沒有任何疾病。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我發現了他們貪污的秘密,宣稱要到中紀委告狀。在派出所關禁閉期間,所長讓協警搶走我的鑰匙鏈,偷偷配了我家的鑰匙,在我家沒人時偷偷進入,給我投毒。後來我換了C級別鎖芯,他們找來開鎖高手,同一天我的家庭監控也被人登入修改。在駐京辦期間我被多次投毒。有砒霜、激素等等。一次回家睡了三天三夜,然後走路腳踝疼的一瘸一瘸的。這是典型的激素中毒導致。自從2011年以來我不斷在網絡上維權舉報被投毒,在網易跟帖三萬條。輸入《張孝先執行難》在百度、谷歌都能搜到。2016年我的微博及網易郵箱等被封殺。現在跟帖偶爾能發出來。懇請香港的正義媒體、國際上有正義感的媒體幫助聲援曝光、採訪,我的手機13864188186。我撥打01012389,語音提示號碼不存在,撥打美國之音010-65326683,撥打很多電話根本進不去。買火車票進站就被公安攔截。被黑社會綁架、毆打,被姚家街道辦事處副書記趙忠建毆打,多次報警無果。我知道在美國校園華人女生毆打女生,被判十年,然後遣返。

據一位知情者透露:十八大之前,政府讓當地公安每拘留一位上訪者,都要給公安局二萬元錢。

政法委書記、信訪局長都曾揚言要執行回轉,直到今天街道辦事處信訪科李靜仍然這樣說,即把08年法院為被告墊付的十三萬,(已經交到社保處)讓我把錢拿回來,如果拿不回來就執行我。我說你們想創造世界吉尼斯記錄。2013年政法委書記聶軍說:你的問題有三個解決方案:第一告法官瀆職、不作為亂作為。第二他找人慢慢執行股東。第三讓我走救助的途徑。為了儘快解決,最後我同意走救助的途徑。聶書記還說,他把法院院長及區信訪局的找來,問他們法院墊付的十三萬是誰的錯。如果張孝先錯了就執行回轉,讓張拿這個錢﹔如果法院錯了,就哪裏錯了哪裏改。最後他讓我找信訪局長付曉寫救助申請,走救助途徑。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陸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執行了被告的錢,遲遲不給勝訴方,以活動經費的名義,強迫當事人捐出一定比例給他們(當然這是潛規則,早前媒體也屢有曝光)﹔我遇到的情況是法院執行了被告,而且是我的二十年的社保金,他們窩藏貪污,準備私分。一開始是打著法律援助救濟的旗號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起訴了股東(2015年12月拘留我期間,強行扣留我的身份證二十多天,不知道他們干甚麼違法犯罪的事)。準備在我退休時補繳社保金,後來感覺不如用國家救助的辦法讓國家出錢﹔於是答應在我六十歲時給我補繳,中間街道辦事處李靜於2015年四月17日向濟南市政府打了報告。她諮詢了社保處需要補繳39.7萬。在05年六月我說你們年初找律師給我談的,曾書記帶領副書記及派出所所長等七八個人,大年初第一天上班就跑到我家,讓我不要再進京上訪,答應不出半年解決我的問題。我按照律師要求出具文字訴求,(當然都具備法律依據),為何至今無果。李靜說真不忽悠你,在曾書記的授意下我親自給你打的報告,不信你看看。於是乎只允許我看報告的臺頭及結尾,中間部分不讓我看,更不敢讓我複印。結尾說張孝先的問題已經到了解決時機,補繳社保金39.7萬。後來李靜說濟南市信訪局局長不同意。再後來就說等到我六十歲的時候一塊解決。

2013年曆下區信訪局派人到濟南市人才市場,把我的檔案提出,拿到人社局,準備給我辦理55歲特殊工種退休並一塊給我補繳十幾年的社保金,但人社局不同意。張主任說辦不了退休就不能補繳社保金。我說這是甚麼邏輯。不能辦退休,你們趕快給我把社保金補繳上啊,這樣咱們就兩清了。他說領導安排的,要辦一塊辦,你等到六十再辦吧。這裡邊肯定有貓膩

我因單位拖欠工資、補償金、社保金勝訴並申請執行十九年,至今未果。法律規定一案不能二審,濟南市歷下區法院反複審反覆終結,只要我勝訴,他們就敢終結,共枉法終結三次。律師說案子沒執行完、股東沒死、企業沒破產就終結,屬於枉法。被逼無奈,2008年我把區法院告上法庭,他們自知枉法,09年6月18日撤銷第二次終結,改為恢復執行並對我進行法律救濟。但在一份錢沒執行的情況下,也沒有對我進行法律救濟,到2014年1月,區法院第三次終結。宣讀終結的時候是在區信訪局會議室,當時有錄音錄像,在場的有法院三個副院長一個科長:張美麗、姚文輝、趙學強、王志毅,另外有派出所張副所長,區信訪局案件複查覆核辦主任張志剛。趙學強宣讀完第三次終結,要求籤字被我拒絕。他們就把終結裁定放到我跟前。為了收集證據,我就收下。但並不代表我認可。趙學強對我說,這次終結並不等於不給你補繳98年2月以來至今欠繳的社保金。讓我找信訪局張志剛,在區維穩經費裡出這個錢。我當時讓趙出具文字性的函。然後他們揚長而去。第二天我找張志剛要求兌現,張說你的態度不好,太強硬,你必須認個錯,我說好。我按照他的要求找區信訪局長付曉,付曉事先把公安用的執法記錄儀打開等著我,進門付曉就問我法院有何錯,我一看,這明明是在給我挖坑設套,就指著記錄儀說法院枉法。他一看我不上套,就說法院枉法你去找法院解決。後來我不斷進京上訪,付曉就說今年才過去幾個月,你自已就佔整個歷下區進京非訪三分之一,最後上級把我整急了,我大不了把法院掀出來。之後不長時間他就被抓。

還有一個蹊蹺事:我拿著第三次終結書到區信訪局複印,結果原件被扣留,只給我複印件。我到政法委等有關部門索要都不給,即使我索要個清楚的複印件,他們都不給。我的複印件已經不清楚了。

2014年市信訪局副局長王世華讓我降低訴求,按照社會平均工資補繳社保金。我說既然補繳,說明應當補繳,至於按照甚麼標準應當開聽證會。法院副院長姚文輝2011年就說開聽證會,我說很好。但必須有媒體及中國律師協會的到場,把錄音錄像給我一份,我發到網絡上,讓全國的法學專家評論。如果我錯了,從此不再上訪,如果你們枉法,怎麼處理。自那以後他們都不敢開聽證會了。

今年二月我就年滿六十歲,退一萬步講,你們不給我補繳後二十年的社保金,前面二十年視為繳納十七年加上補繳了五年半,也應當能夠領取退休金。但是,至今不但不能領取退休金,而且低保金、醫保、一次性獨生子女費都沒有。他們這是在趕盡殺絕、明搶。二年前政府工作人員忽悠我說,你辦個假離婚,可以通過困難救助的形式給你補繳社保金,然後辦理退休。我按照他們的要求,兩年前辦理了離婚,現在仍然不給補繳社保金,而且徹底撕破臉皮就是不給辦,大有我是流氓我怕誰,法官王志義、街道辦事處李靜說要想解決自己找媒體、有本事再找中央巡視組去。巡視組今年三月26日下達督辦函,我要求複印一份,遭到各部門拒絕。2014、2016、2018中央巡視組都下達了督辦函,去年我打通國務院督察組的電話,工作人員保證在我60歲之前讓地方政府給我解決,至今無果。

他們這幫穿制服的強盜公然搶劫國家的社保基金及我的退休金。一般強盜搶劫完會逃匿﹔土匪下山搶劫都給人留條活路,來年再搶。他們不但不逃匿,還加官進爵、出入豪華辦公大廈,被評選為先進共產黨員。他們比蛆虫還噁心,卻把自己打扮成天仙美女。他們枉法裁判、黑白顛倒﹔他們無惡不作、利令智昏﹔他們長病,卻讓人民吃藥﹔他們草菅人命、為所慾為﹔他們挖空國家、搜刮民財,敲骨吸髓﹔他們逼民自焚、逼民上吊﹔他們厚顏無恥、巧取豪奪﹔他們製造不穩定因素,然後用國家的經費維穩。維穩製造了大批冤案,然後製造了一個產業鏈,養肥了大批貪官﹔他們利用凱恩斯理論,自己挖坑自己填。他們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他們濫殺無辜,泯滅人性﹔他們罄竹難書、、、、、他們、他們。當然這只是濟南市歷下區極少數(其他地區的請不要自我對號入座,更不要跨省),最高法不過才出了二個副院長巧取豪奪上億元。懇請有關部門不要給我扣帽子,如果說我山巔,我現在就撤銷作廢我的文章。我寧可屈死餓死也不敢維護憲法的尊嚴,我怕被強迫投毒,怕酷刑怕失蹤,怕電視認罪。我所說的都是事實,都有證據,不敢有半句假。懇請獨立機構調查。如果你們非要整出個胃食管反流性窒息,我只能自認倒霉。

習近平主席我堅決擁護您,尤其是你的反腐打虎拍蠅,深得民心。咱們有相同之處﹔你父親蒙冤受難十幾年,我父親被打成右派二十年,期間有幾年被勞教,剩餘時間在家無工作無收入。您女兒很優秀,我孩子是理工男。我不讓他參與政治,更不敢讓他參與我的事情,我怕成為下一個雷洋。我們當地公安說,老張你這樣上訪,早晚把你孩子(的命)搭進去。今年兩會期間派出所副所長程雨(警號014240)帶領協警到我家砸門,用激光照我的眼睛,使我的眼睛刺疼了一天﹔後來我出門就有四個公安協警近距離前後左右跟隨,回到家我就感覺頭有點刺疼,懷疑他們用秘密武器傷害我的頭。

著名維權律師幕蓉雪村說:當你遇到一個流氓時,可以躲著他走﹔當你遇到一群流氓時,你可以繞著他們走﹔當你遇到一個流氓政府時,你躲也躲不得繞也繞不得,只有改造他。一個小小的濟南市歷下區政府就敢膽大妄為,到處搶劫,竟敢搶到國家的金庫裡——搶奪社保基金,同時捎帶搶走我的退休金。中辦國辦每年都下達文件,檢查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拖欠社保金問題,中央巡視組每二年來山東省濟南市巡視,巡視的情況有誰來落實。基層官員為何敢於頂風作案而毫髮無損?維權舉報群眾水深火熱之中,這暗無天日的環境何時是個頭?

政府僱佣的律師在2014年初就參與其中,律師也曾對我說:我的社保金在政府財政裡撥款,但區黨委政府至今不敢給我一份律師建議函。歷下區黨委政府就是明火執仗的貪污搶劫國家的社保金及我的退休金!全國有關部門找遍了。最高檢說從基層法院到最高法院都違法。全國人大說你的社保金應當由政府某個部門在某個基金裡出。區法院付院長張美麗說在政府維穩經費裡出。但他們都不給文字性的隻言片語。12345市長熱線撥打幾百次,全國很多主流媒體都找了,包括央視、中國青年報等,總是石沉大海。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各級法治政府到底學不學憲法!聽不聽律師的建議,憲法裡邊至少有十條適合我。在此衷心感謝新唐人媒體多次幫助發聲曝光。

香港同袍們,台灣同袍們你們願意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嗎?全世界的華人同袍們你們願意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嗎?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麼一個簡單明瞭的案子,按照法律,本該三個月執行完,目前仍然遙遙無期。公司老闆(股東)曹慶林搖身一變進入濟南市司法局,成為一名司法鑑定處主任,難道他的勢力可以踐踏憲法法律?我在北京給習近平、王岐山常年堅持發EMS。為何跑到北京發信,因為在當地發信,根本出不了濟南市。懇請海內外的正義媒體及正義人士伸出援助之手!一位名人說過,一個人遭受的不公與苦難,就是人類遭受的不公與苦難。只要這樣的環境存在,人人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雷洋、下一個冀中星、下一個楊佳。

橫豎都是死,冒死在此發聲!今天不發聲,明天發不出聲。希望全世界各國人民來見證評判!

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公民張孝先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