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因接受新唐人採訪 大陸人士遭國保騷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6月04日訊】中共對信息封鎖愈來愈嚴苛。近期有幾位大陸人士表示,因為接受本台記者的採訪,被中共國保約談或者施壓,要求他們不得繼續接受採訪。下面帶您一起來瞭解。

汶川大地震10週年前夕,成都知名作家譚作人再次遭當地國保施壓。

成都知名作家譚作人:「5月3號吧,5月3號你那個採訪報導了以後,馬上就喝茶了嘛!為這個事情喝了5、6次茶了。都是要求不要再炒作這個事了。也就是說叫這個(512)之前不要說的太多吧。」

譚作人因調查汶川大地震中的學校豆腐渣工程,被當局判刑5年,2014年出獄後一直沒有放棄追查。雖然當局每年在汶川大地震週年前,都會找他「喝茶」,但他一直沒有放棄發聲的機會,多次接受新唐人和其他媒體採訪。

譚作人:「前段時間採訪已經足夠了,幾十家媒體了,基本上沒有什麼新的內容。」

另一位遭當局頻繁騷擾的,是山東獨立評論人士張先生。他說今年春天,國保打電話找他,以後不準接新唐人記者的電話。

山東獨立評論人士張先生:「我說我不知道,我這個地方美國、還有其它國家我也都有同學、同事、朋友啊,他們也用這種網路電話打電話,那我這個電話我接之前,我也不知道是誰的電話,我說這個電話我肯定是要接的。但是接了以後我又不能和人說,我現在不能回答你的問題,我要是這樣和人家說的話,這樣不是更丟中國政府的人,更丟你的人。他說,那你接了也就接了,但是接了你不能說政治問題。」

張先生表示,今年兩會前後,自己在推特上發表了反對修改憲法的言論,因此當地國保對他看的特別嚴。不勝其擾的張先生說,前些年這種騷擾一年才一兩次,最多不過四五次,今年卻非常頻繁,有時甚至一週兩三次,嚴重影響工作和生活。

張先生:「有兩次非常過份的,是半夜9點多鐘,然後他們到我家來叫我一定要見面。後面這一次就是因為新唐人當時採訪我一個話題。這個就是非常討厭,我就說要做事情的,他們一打電話說你必須過來一趟,你不過來的話,他們就到處找你。」

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也表示,今年中共兩會結束後,自己的手機一度被強制停機。國保經常「光臨」,同樣是要求他不得接受外媒採訪。

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國門我是出不了了,而且法人也不能做,所以經商也很困難,不能正常的那樣工作,現在手機統統被監控,包括你的身份證出去,裡面的芯片也是被跟蹤的。本來是每年的5月下旬要被監控的,現在一年四季一直如此。」

吳立紅從1990年代初開始關注當地環境問題,他曾舉報過200多家企業非法排污行為,獲得「中國十大民間環保傑出人物」的稱號。但2007年他被判處三年監禁。出獄後他堅稱自己無罪,指稱當局是出於打擊目的強迫他認罪。

吳立紅說,近期除了六四紀念日、在青島舉行的上合峰會等,自己還比別人多了一個所謂的敏感日--6月5號「世界環境日」。

對接受新唐人採訪的大陸各界人士,中共當局的監控和騷擾一直未斷。但勇於反抗者不乏人在。

2012年11月,成都著名法律工作者李雙德遭警察進屋騷擾。警察追問李雙德:新唐人電視臺怎麼知道手機號碼的?李雙德說,這在網上都是公開的。他也告誡警方不要無理騷擾。

吳立紅:「我也不屈服。你們到大陸來來不了。接受你們的採訪是很正常呀。我也跟國保講過呀,我說我哪一點講錯了?這個環境是不分國界的,環境保護好了,不光是我們人類,連動物都受益。你要打擊一個環保人士,不是連這些動物都不如嘛!他們的觀點是很錯誤的呀!」

吳立紅表示,中共為什麼要打壓,就是因為他們說真話。中共自己用心把環境治理好了,就少了他們這樣的環保鬥士了。

採訪/常春、劉惠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