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重慶局長落馬 曝社保官如何勾結醫院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6月18日訊】6月上旬,一則「重慶一社保局長被判刑」的消息引起關注。在中共官媒的報導中,可以看到這名社保局長是如何勾結醫院,透支醫保資金,讓老百姓的「救命錢」,在權力庇護下,嘩嘩流向醫院口袋。

重慶銅梁區社會保險局原局長劉天庚,近期因受賄罪被判刑。

落馬前,劉天庚長期負責管理醫療保險等方面業務,手握醫療報銷額度劃分、醫療報銷審核以及日常監管等大權。他與醫院勾結,幫助多家醫院套取醫保資金。

據當地紀委工作人員介紹,醫保資金被一些醫院視為「搖錢樹」。一些醫療機構並不是單純辦醫為目的,而是以最大限度套取醫保資金的方式,實現短平快盈利。比如,某民營醫院2015年的醫保報銷金為321萬元,佔總營業額的53.1%,是醫院收入的最主要來源。

陝西某藥廠銷售員鄒先生:「很多醫院,如果靠政府給它撥款,養活不了它。給病人看病的時候,政府規定了,每個月看病的金額,比如說不能超過三千塊錢,但是有時候根據治療的需要(醫療費)它超了,但是病人他又不願掏那麼多錢的話,這就有矛盾了。(醫院)它只能縮減用藥的比例,再者,想辦法能套取,我說的『挂床』這樣子。」

「挂床住院」又稱「假住院」。患者不在醫院裡住,或連續三天以上沒有診療費費用就可稱為挂床。醫院從中可套取醫保資金而「創收」。

既然醫保報銷金如此重要,自然引得一些醫院通過虛報方式大肆套取。

曾舉報當地街道衛生服務中心騙取醫保資金的重慶市民王先生表示,他們當地主要有三種方法騙取醫保。

重慶市民王先生:「今天只看1個病號,他可以寫10個病號,這個醫保卡的名字都在他們手上。他們每個月統計過後這個人次就報給醫保局。醫保局就按照審核過後,報財政報衛生,經由財政衛生兩家審核過後的數字,就撥款。這是一個虛列門診人次的問題。」

王先生表示,第二個方法是虛列住院。隨便開一些處方,虛列住院人名,每個月報給醫保局、衛生局、財政局。審核過後就可撥款。

王先生:「第三個,床位。本來按實際情況來講,鄉鎮衛生院的床位張數,編制只有20張,他們虛列床位,列80張。這樣子他就可以虛列住院人數。有了虛列床位就有住院人數,這樣子他們就可以騙取醫保。」

而從能否確定為醫保定點合作醫療機構,到獲取多少醫保報銷額度,再到順利通過定點醫療的日常監管……涉及醫療保險資金的核算、管理和監督檢查各個環節的權力,都集中在像劉天庚這樣的社保局局長手中。

為了拉近關係,一些醫院抓住各個節點積極送禮。收了錢的社保官員,除了在各種審批中「放水」,在日常監管中自然也「網開一面」。

就這樣,醫保資金被醫院肆無忌憚地過度透支,老百姓的「救命錢」嘩嘩的流向醫院口袋。

陝西某藥廠銷售員鄒先生感嘆,中國的養老保險、社保、醫保被挪用,有虧空,多年前就已經傳出來了。中國社會就像個醬缸,每個人都被污染著。

鄒先生:「現在中國這個腐敗問題已經不是上層腐敗,是全民腐敗。一個人但凡有點事,包括看個病,第一時間都想著,看看醫院有沒有熟人。掛號方便一下,或者找個好點的大夫,能認真看一下,或者能排個床位,就是一點小小的,完全可以公事公辦的事情,也得想辦法去找熟人送禮。中國這種體制這麼多年,每個人的思維方式都變成這樣子了。」

實際上,醫院騙保的消息,這些年來也一直不斷。

《北京日報》2011年還曾掛出「醫院騙醫保常用 四大招市民舉報有獎」的「懸賞告示」。

但醫院騙保的現象一直無法杜絕。

調查人員承認,劉天庚案暴露出醫保定點醫療機構審批、監管中的制度缺失、監管缺位等問題。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李智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