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大帝被刨陵焚骨揚灰60年後:高等數學否決共產主義和神農大帝定律杜絕人類正義的死亡漏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網站收到民眾投書,現在全文刊登如下:

2018年6月夜空,天象精彩。天文預報顯示,「金星合北河三」、「灶神星沖日」、「土星沖日」、「六月牧夫座流星雨」等多個天象將輪番上演。被稱為「灶神」的小行星將於2018年6月20日上演「沖日」,作為火德星君的日神炎帝(神農大帝)要召見灶王爺灶君司令;代表光明和正義降臨的神農大帝定律以高等數學的拓撲、邏輯、標本範三分等證明了如下慘劇及其共產主義依據的徹底錯誤:十數萬或更多的紅衛兵以共產主義為依據,將炎帝陵墓被徹底刨毀,然後焚骨揚灰,令神農大帝屍骨無存,大中華始祖的靈魂終於無骨安放,這種刨我大中華聖祖的辱屍、毀屍罪行在任何國家的法律上都是十惡不赦;如今,神農大帝定律以最精確的高等數學從數理上完全證明了辱屍、毀屍罪行的唯一依據之共產主義也是徹底荒謬的,真理光復中華,真命匡扶正義,血脈捍衛社稷。

神農炎帝為天下蒼生嘗百草,最後被斷腸草毒殺慘死,這是神農大帝的第一次獻身華夏殉國;文革炎帝陵被刨毀並焚骨揚灰,這是神農大帝的第二次以身殉國保民:神農大帝以自己的陵寢和屍骨被數十萬暴戾恣睢的紅衛兵的暴力所摧毀,消除了本應落在萬民身上的毀滅性災禍而保護了人民,神農大帝以全人類最慘烈的雙死兩滅承受了滅絕人性的人禍災難,沉冤未雪,因此,凡我炎黃子孫,皆應將此真理傳播到世界的任何角落,為我們的先祖洗清恥辱和冤枉,天地復明之日,你我一起為神農大帝重建聖殿,無論我們怎樣做牛與做馬,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

神農大帝和軒轅大帝的血流在我們身上,這就是我們必須還神農大帝先聖祖以全部的公道之原因。弟兄們、父老們,我們任何人是時候脫離愚昧明白真理的時候了,什麼東西都可能有錯,但嚴格的高等數學一定不可能有錯,人們使用了五千年的矛盾律、排中律、同一律也不可能有錯,那麼,錯誤的只能是煽動愚昧的人們將炎帝陵刨毀並焚骨揚灰的共產主義;被稱為「灶神」的小行星將於2018年6月20日「沖日」,灶王爺灶君司令覲見火德星君日神炎帝,我們人人亦必須有點奉獻給我們的先聖祖神農大帝,以報答先聖人祖賦予我們大中華血脈的恩德。任何生物,有恩不報,與畜牲何異?真理我證明並帶來了,剩下的就看諸位了。

事實上,自從米澤斯(Richard von Mises)對概率的頻率作出定義以來,法律、政治意義上的機會均等原則便可從數學上獲得嚴格的證明,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共產主義便會立刻被否定,但是事與願違,在共產主義導致全世界2億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以後的今天,其在數學上得以證明,我懷著悲痛而沉重的心情將其用數學證明如下。

一、神農大帝定律徹底否定了共產主義和馬列主義,神馬不相容原則農共不兩立原則
財產是獨立的優勢C,均分、共用、共有(即共產主義的共產)是取消獨立優勢的比照消聲或水準的消平D即無任何優勢但不是反優勢的空穴,由此而來,共用或共有財產(共產)就是取消優勢的優勢C,優勢與非優勢同時成立而違背排中律、共用可具體分配資源既是優勢又不是優勢而違背矛盾律,這就是絕對平均主義(共產主義、大鍋飯)否定(破產)原則(定律、原理、效應)。

財產是處於本位空間的獨立的具體財物,共有或共產則是對財產進行重新分配而處於秩序性的標空間中,由此而來,財產在重新分配前是獨立有限的,而在共產的重新分配後為不分界限的和共產主義而不受限制的,從而必然違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為真也不可能正確或成立,這就是共產主義否定原則(定律、原理、效應)。

馬克思列寧主義或共產主義是一種立足秩序性標空間的分配定律,處於末端而具有最高的決定性權力;而處於末端標空間的秩序或制度都是比較被非齊次函數約束的被動的齊次方程而為被決定的物件,由此而來,馬克思列寧主義或共產主義既然是決定性的又是被決定的,從而必然違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為真也不可能正確或成立,這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共產主義)方向性否定原則。

神農炎帝為天下蒼生嘗百草,最後被斷腸草毒殺慘死,這是神農大帝的第一次獻身華夏殉國;在席捲神州的大地的文革一開始的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湖南省「長沙茶鄉之尾」的株洲市炎陵縣炎帝陵被徹底刨毀,炎帝神農氏的骸骨被徹底焚毀之後揚灰,屍骨就此蕩然無存,這是神農大帝的第二次以身殉國保民:神農大帝以自己的陵寢和屍骨被數十萬暴戾恣睢的紅衛兵的暴力所摧毀,消除了本應落在萬民身上的毀滅性災禍而保護了人民,神農大帝以全人類最慘烈的雙死兩滅承受了滅絕人性的共產主義災禍,由此而來,為了紀念神農大帝的雙死兩滅的二次殉國保民,上述的絕對平均主義否定(破產)原則、共產主義否定原則、馬克思列寧主義(共產主義)方向性否定原則統稱為神農大帝定律或原則。

神農大帝定律排除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或共產主義、(絕對)平均主義具有任何正確或有益的可能性,匡扶正義、捍衛社稷、光復中華山河,這就是神(神農大帝)馬(馬克思列寧主義或共產主義)不相容原則(定律)或農(神農)共(共產主義)不兩立原則(定律)。

二、機會均等原則

2.1.純粹機會均等(equal opportunity)原則

設在隨機事件E中,樣本空間為S(多樣本空間依此類推),重複做n次試驗,nA為n次試驗中事件A發生的次數;M個主體均分、共用或共有(即共產主義的共產)不可具體分配的資源G,並不改變或影響樣本空間及其中的任何元素,也不改變頻率,只是將實驗分為M次(每次保持頻率不變)來做或在M個不同場合(每個場合保持頻率不變)重複上述實驗,由此而來,概率仍然保持不變:P=nA/n=(MnA)/(nM)=P,從而必然不可能對不可具體分配的資源G的優勢P做任何改變(取消、扯平、減弱等),也就是說,機會或概率是一種不可具體分配的優勢P,M個主體均分、共用或共有不可具體分配的資源G而不可能改變其優勢P,這就是數理上的純(粹)機會(概率)均等(共用、共有、平等)原則。依此類推,純粹機會均等原則可推廣到所有的不可具體分配的(優勢)領域中。

我們定義概率P為不可具體確定或分配領域的範(標準或規律及其表達),處於先天領域;nA和n是後天中的數量物件;nA/n=(MnA)/(nM)是標空間中的比例平衡。

概率P範以有限框架(特徵)規範無限拓撲,如千斤頂以有限壓力產生有限壓強而製造無限舉力,從強度(本質)空間的有限特徵量出發而控制或產生規模(數量)空間的規則性(無限)力量、框架、特徵量等,從微分空間(的微分特徵根)跨越到積分空間,這就是範杠杆(規則、樞紐)原則(定律)。

2.2.1.海約翰(John Hay)—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原則

1898年9月,美國麥金萊任命海約翰(John Hay)為國務卿;從1899年9月到12月,海約翰訓令駐英、俄、德、法、意、日等六國大使,向各駐在國政府遞交一項「門戶照會」,這就是近代史上著名的第一次關於中國的門戶開放通牒,要求六國政府承認以下三項原則:

(a)對於在中國的所謂利益範圍或租借地內的任何條約口岸或任何既得利益,一概不加干涉。
(b)中國現行條約稅則適用於所有勢力範圍內一切口岸(自由港除外)所裝卸的貨物,不論其屬何國籍。此種稅款由中國政府徵收。

(c)在各自勢力範圍內任何口岸,對他國入港船舶所徵收的入港費,不得高於對本國船舶所徵收的入港費;在各自勢力範圍內修築、管理或經營的鐵路,對他國臣民運輸的貨物,應與對本國臣民運輸同樣貨物、經過同等距離所徵收的鐵路運費相等。

這個門戶開放照會是以海約翰的名義發出的,起草這項文件的是被推許為國務院中國問題專家的柔克義(W.Rockhill);柔克義是海約翰的密友,曾在美國駐華使館任職多年,他草擬這個照會時,得到他在北京結交的老相識、中國海關英籍職員賀璧理(A.Hippisley)的幫助。當時賀璧理正在美國休假,他與柔克義書信來往頻繁,向柔克義介紹列強瓜分中國的形勢,為之出謀獻策,建議美國政府提出門戶開放政策。他認為,列強在華的勢力範圍必須作為事實接受下來,但可以採取一些措施防止在這些勢力範圍內實行排他性的優惠稅率。1899年8月11日,沙皇發佈上諭,宣佈大連為自由港。賀璧理致函柔克義,指出這是美國對中國錯綜複雜的局勢進行干預的「天賜良機」。柔克義是海約翰制定門戶開放政策的顧問,而賀璧理又充當了柔克義的顧問。英國曾建議美國採取聯合行動,共同發表門戶開放宣言。美國雖然認為這項政策對美有利,但它不願追隨英國,充當英國的夥伴,因而拒絕了英國的建議,由此可見,賀璧理這次為美國門戶開放照會的提出如此出力,可能是受了英國政府的授意。

1921年11月12日至1922年2月6日,美國、英國、日本、法國、義大利、荷蘭、比利時、葡萄牙、中國九國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國際會議。中國政府時值顏惠慶內閣,派施肇基、顧維鈞、王寵惠三人為全權代表,余日章、蔣夢麟為國民代表,朱佛定為秘書,共130多人組成的龐大代表團出席。為此組成兩個委員會:「限制軍備委員會」由英、美、日、法、意五個海軍大國參加、「太平洋及遠東問題委員會”則有九國代表參加,兩個委員會分別進行討論出包括三個重要條約:四國公約、限制海軍軍備條約、九國公約。這三個公約統稱「華盛頓條約」。

《九國公約》全稱《九國關於中國事件應適用各原則及政策之條約》的核心是肯定美國提出的在華實行「門戶開放、機會均等」的原則,並賦予它國際協定的性質,限制了日本獨佔中國的野心。

美國沃倫·甘梅利爾·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總統利用國際條約從政治、軍事、經濟全方位遏制日本,通過華盛頓會議簽署《九國公約》,使「門戶開放」原則為列強承認和接受的國際行為準則,「門戶開放」政策成為國際事實並達到巔峰,故《九國公約》又稱門戶開放公約。

由此而來,在政治、法律意義上的國際歷史上,機會均等(門戶開放)原則應稱為海約翰(John Hay)—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機會均等、幾率均等、概率均等、共產主義)原則。

2.2.2.薛定諤(Schrodinger)—玻恩(Born)原則

然而,從量子力學角度上,1900年左右,M·普朗克(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試圖解決黑體輻射問題,他大膽提出量子假設,並得出了普朗克輻射定律,沿用至今。普朗克提出:像原子作為一切物質的構成單位一樣,「能量子(量子)」是能量的最小單位。物體吸收或發射電磁輻射,只能以能量量子的方式進行。普朗克在1900年12月14日的德國物理學學會會議中第一次發表能量量子化數值、一個分子摩爾(mol)的數值及基本電荷等,其數值比以前更準確,提出的理論也成功解決了黑體輻射的問題,標誌著量子力學的誕生。

1905年,德國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把量子概念引進光的傳播過程,提出「光量子(光子)」的概念,並提出光同時具有波動和粒子的性質,即光的「波粒二象性」。20世紀20年代,法國物理學家德布羅意提出「物質波」概念,即一切物質粒子均具備波粒二象性;德國物理學家海森伯等人建立了量子矩陣力學;奧地利物理學家薛定諤建立了量子波動力學。

薛定諤給出的薛定諤方程能夠正確地描述波函數的量子行為。那時,物理學者尚未能解釋波函數的涵義,薛定諤嘗試用波函數來代表電荷的密度,但遭到失敗。1926年,玻恩提出概率幅的概念,成功地解釋了波函數的物理意義。可是,薛定諤本人不贊同這種統計或概率方法,和它所伴隨的非連續性波函數坍縮,如同愛因斯坦認為量子力學只是個決定性理論的統計近似,薛定諤永遠無法接受哥本哈根詮釋。

概率幅在量子力學裡又稱為量子幅,是一個描述粒子的量子行為的復函數,例如,概率幅可以描述粒子的位置:當描述粒子的位置時,概率幅是一個波函數,表達為位置的函數,該波函數必須滿足薛定諤方程。

由此而來,馬克斯·玻恩(Max Born)以概率幅將量子在同一個位置上出現的概率相同的等位而非等時的機會均等定律確定為正式規律,這就是概率幅(玻恩、量子幅)(機會均等、幾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產主義)原則(定律)。

概率幅波函數滿足薛定諤方程(Schrodinger wave equation),因此薛定諤方程必然也滿足機會(幾率、概率)均等原則,這就是(薛定諤)方程[規律(性)、規則(性)](機會均等、幾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產主義)原則(定律)。

概率幅機會均等原則和薛定諤機會均等原則證明了幾率和波動不僅是物質的一種運動和時間性事件,更是物質的能量及其本征(特徵根和特徵方程),而能量是物質的本體,這就是能量的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幾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產主義)原則(定律)。

2.2.3.德布羅意(de Broglie)機會均等原則

能量的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以物質事實進一步證明了理性範疇的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的正確性,但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和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仍然沒有在追溯性的根源上以嚴格的統一數學形式的證明,正如量子力學大師狄拉克(P.A.M.Dirac)在1972年的一段話:「在我看來,我們還沒有量子力學的基本定律。目前還在使用的定律需要作重要的修改,……當我們作出這樣劇烈的修改後,當然,我們用統計計算對理論作出物理解釋的觀念可能會被徹底地改變。」

上述的概率均等原則以數學形式在根本上嚴格地證明了能量範疇的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和理性範疇的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我們簡稱之為本命太一(機會、概率或幾率)均等(共用、共有、平等)原則。

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處於後天本體層次,而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處於後天本命層次。

20世紀20年代,法國物理學家德布羅意(de Broglie)提出「物質波」概念,即一切物質粒子均具備波粒二象性,從而將概率均等原則推廣到物質的本位層次,故基於「物質波」的機會均等原則就是物質本位的德布羅意(de Broglie)(機會均等、幾率均等、概率均等或共產主義)原則(定律)。

2.3.乾坤真格三分

德布羅意(de Broglie)機會均等原則處於物質層次,故為後天本位層次;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處於能量層次,故為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的後天本體層次;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處於理性層次,故為後天本命層次,上述的本命、本體、本位三個層次為後天領域。

依據(後天本命的)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後天本體的)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和(後天本位的)德布羅意(de Broglie)機會均等原則,數學的純粹概率均等原則同時存在於上述三個後天的機會均等原則之中而必然先於上述三個後天機會均等原則,故數學的純粹概率均等原則必然處於先於後天的先天層次之中,這就是先天機會均等原則,即釋迦牟尼佛祖的涅槃境界。

先天機會均等原則是絕對確定的而為永恆的,故先天機會均等原則又稱為確定性原則(定律、方程):P=nA/n=(MnA)/(nM)=P,反比照測不准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

我們以電磁學和電子線路等為例,麥克斯韋方程組(Maxwell equations)與電場強度(E)和磁場強度(H)或磁感應強度(B)等密度性強度有關,我們稱之為處於先天領域的先天范(norm)層次;KCL(Kirchhoff’s current law基爾霍夫電流定律)和KVL(Kirchhoff Voltage Law基爾霍夫電壓定律)處於以密度性電場強度(E)為前提的電壓U、電流I等的強度性本體層次,,我們稱之為處於後天領域的(強度性)本層次;在一個交流電的回路中,串聯的電阻R和電感L上的電壓之和U必須並必然滿足複向量相加的勾股定律:U=sqrt[(iR)2+(ωL)2],而且是一個確定的外部電壓U加在阻R和電感L的兩端就必然產生一個確定的電流i,從而由此經由複向量的勾股定律確立兩個分壓UR=iR和UL=iωL,我們稱之為處於明天領域的(強制分配的)秩序(階級)性或方向性明天標(scalar)層次,即處於(框架性)標層次,強制分配,其中,i為電路中電流,R為電阻、L為電感,ω為角頻率。

在上述的標(scalar)空間中,秩序(方向)性的分配是強制性的,比照齊次方程;在本質空間中,連續性方程是基本的,比照非齊次方程的用於求特解的函數,稱為特解函數;在范空間中,微分導平衡方程是特徵根的前提,比照非齊次微分方程。

密度性的先天范層次和強度性的後天本層次、秩序性(方向性)的明天標層次構成具有淵源性意義的真格(三格、三天、規格)三分(原則)或三格(三天)原則,從而依此類推擴展到電路之外的任意領域,於是成為世界和宇宙最普遍和最基本的規律(定律、制度)性淵源或源頭,這就是先天、後天、明天的標本范三分(原則、規則、定律)或范本標三分(原則、規則、定律),為天命之所在、乾綱之源頭。

先天、後天、明天的標本范三分原則讓數學、科技和神學拓展到先天、後天、明天三個領域和先天范層次、明天標層次和後天的本命、本體、本位三個本層次,總共五個層次。

三、概率自由存在原則

愛因斯坦說過:「上帝並不是跟宇宙玩擲骰子遊戲」,在宇宙的先天最高層次中,確定性原則表明上帝及其宇宙是確定不變的,即乾綱是確定唯一的,這就是乾綱確定性原則;而在後天宇宙或世界中,有機自由或有機生養無限是必需的,否則即會被無限的災難、災害、人禍所徹底毀滅,這就是(先天)有機(概率、機會、幾率)自由原則。

在地球的歷史上,即使是最強大的恐龍也滅絕了,其他生物和事物的滅絕更是不計其數;人類歷史上的四大文明現在僅剩下中華文明;宇宙中則發生過無數的星球和星系整個爆炸而毀滅掉……這些事實表明,任何具體的生物或事物在自然和災難、人禍面前都是脆弱而有限的,這就是後天萬物有限原則。

如果萬物沒有有機概率自由,那麼,依據萬物有限原則,萬物是有限的,任何概率的頻率是不可能存在的;而概率及其頻率的存在表明概率是自由的,由此而來,概率是自由的又是不自由的,顯然違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為真也不可能正確或成立,從而反證假設不成立,這就是有機概率自由不存在否定原則。依據排中律,概率自由不存在的反面之概率自由是存在即使為成立,這就是概率自由存在原則或先天概率(機會、幾率)無限原則。

四、禁止共產主義

史達林以消滅階級、實現「最高最美好共產主義理想」為由在蘇聯的三次大清洗中消滅幾千萬蘇聯無辜和精英,波爾布特以實現「最純正、最美好的最高共產主義理想」為由三年不到屠殺了柬埔寨600萬人口中的200萬……馬克思列寧主義分不清可分配資源和不可分配資源的區別而徹底錯誤,從而令物質性或分配性的共產主義造成了全世界2億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這就是共產主義死亡事實。

由此而來,依據共產主義否定原則、據罪正法原則和法律禁止犯罪原則、機會(概率)均等(共用、共有、平等)原則,全世界必須依據正義和法律立刻禁止馬克思列寧主義及其錯誤的共產主義。

雖然海約翰—哈定機會均等原則、(後天本體的)薛定諤—玻恩機會均等原則、(後天本位的)德布羅意(de Broglie)機會均等原則、先天機會均等原則都與均享有關,但都與馬克思或列寧、史達林等無關;而馬克思共產主義造成全球數億人的非正常死亡,數十億的倖存者依然活在痛苦之中,由此而來,如果人們繼續在各種場合使用「共產主義」,第一是造成受害者及其家屬、倖存者及其家屬的精神傷害和痛苦揮之不去;第二是一無所知的其他民眾繼續利用錯誤的思想禍害人類,如日本的赤軍竟然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當眾開槍射殺自己的母親……因此,全世界必須就此如禁止納粹一詞一樣從此禁止「共產主義」。

(責任編輯:嘉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