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三:凍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6月26日訊】在大雪紛飛或陰寒潮濕的天氣裡,人們穿上厚厚的棉衣還免不了發抖。如果扒去禦寒的衣物,還迫使人長時間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冷很可能把人凍成一根「冰棍」。而這就是中共監獄和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普遍使用的「凍刑」。今天我們來了解這種酷刑。

2010年,遼寧省瀋陽法輪功學員張偉迪因為不放棄信仰,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她在被迫勞動時摔斷了左手,警察仍強迫她用右手接著幹活。然而年底一個寒冷下雪的日子,張偉迪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次「休息」的機會。

瀋陽法輪功學員張偉迪:「那大雪老厚了,將近過膝蓋。然後大家都出去打掃雪,因為我胳膊折了。當時他們那個警察就說了,張偉迪可以不幹活,但是她必須得出去。就說『照顧她』可以不幹活。」

張偉迪穿著單薄的衣服,警察讓她站在背陰處看其他人掃雪,當時氣溫大概零下20多度。

張偉迪:「人家幹活能活動,我什麼都不幹,在冰天雪地,就等於『凍冰棍』一樣。連續也是兩三天吧好像,第一天我就凍的不行了。你想外面那麼大雪,那麼冷,零下可能是20多度。那時凍的吧,一呵氣馬上都結冰那樣,我的腳凍的都像貓咬的。」

實際上,警察是在讓張偉迪經受一種被稱為「凍刑」的酷刑。這種刑罰是讓人在寒冷的天氣長時間捱凍,造成身體和精神的痛苦。

「凍刑」被全國各地勞教所,監獄普遍使用,不僅是在北方,在中國的南方也有勞教所用「凍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福州法輪功學員陳進2000年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之後又被非法判刑,2003年關押在福建龍岩閩西監獄。

福州法輪功學員陳進:「用工業用的高功率的電扇拼命吹你,睡覺也要吹,吹的你全身發抖受不了,最後你看到一點點風絲都害怕。他們是判定我們沒有幾天活了,我告訴他不會死。然後他叫我們睡在水泥地裡面,然後還用水澆一下,用竹涼蓆給你躺在那邊睡。那個時候是12月,閩西山區那邊很冷啊。」

為了使「凍刑」發揮最大的效果,監獄和看守所甚至會扒掉法輪功學員的衣服。

2016年的2月份,正值上海的低溫天氣,法輪功學員夏海珍在上海女子監獄,被幾個包夾人員拉到大廳扒掉棉衣捱凍。

上海法輪功學員夏海珍:「冬天那個大廳是沒有任何取暖設施的。然後她(包夾)把窗子都打開,在四樓那風嗚嗚的刮著。她把我棉衣扒掉,穿了薄薄的衣服。讓我身體一動都不能動,筆筆直的,然後我的手要貼緊這個褲子的褲縫,雙腳併攏,分開就踢就打。我感覺渾身都凍的麻木了,嘴巴都閉不攏了,刺骨的疼。」

吉林法輪功學員王暉蓮2000年12月份到2001年3月被關押在江西贛州,那個冬天她被剝奪了禦寒的衣物。

吉林法輪功學員王暉蓮:「我在江西省贛州被關押。南方的冬天沒有取暖,窗戶是沒有玻璃的,室內室外是一個溫度。然後我們在裡面所有的衣物都被剝奪了,沒有任何的衣物。那個時候捱凍了,整個手腳都是潰爛的,凍的。」

剝奪衣物不僅能使「凍刑」更為寒冷,也極為羞辱。

劉金濤曾是中國石油大學(北京)的碩士研究生,他因為信仰被勞教兩年,2007年初被關進了團河勞教所。

山東法輪功學員劉金濤:「就是一天三班人輪著折騰。有一班人他就是那樣,給你扒光站在那裡,他打開那個窗戶整個就是吹我。他晚上一班呢,他又是讓你睡一會兒,然後就涼水灑到你臉上也好,弄到被子把你弄醒。那時候,被扒光衣服站在那裡的時候,剛開始有一種很羞辱的感覺。」

中共監獄還經常將「凍刑」加在電擊,毆打等酷刑之後,來增加法輪功學員的痛苦。2000年2月,58歲的山東法輪功學員陳子秀在遭到電棍毆打後被迫赤腳在雪地裡跑,她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再也沒有恢復知覺。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