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16強出爐 華人球迷點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29日訊】世界盃16強出爐,儘管美國隊今年連小組預賽都沒有踢進,但洛杉磯的足球迷們依舊熱情不減,準備迎接週末的16強賽事,還有不少超市設立了世界盃購物專區,販賣啤酒、零食還有加油道具。

1990年代來到美國留學的美籍華人Howard自1982年開始看足球世界盃。他記憶猶新地表示,那是中國第一次有轉播權,許多中國人都守著電視看這全球的體育競技。

旅美近30年,在許多城市定居過,Howard發現洛杉磯是美國少數有足球基礎的城市,不僅有足球迷,踢足球的人也多。

6月23日墨西哥對戰韓國,慶祝勝利的墨西哥裔移民們曾造成東洛杉磯惠蒂爾大道部分封街,出動警方巡邏車戒護。家住鮑德溫公園市的孟太太也發現,墨裔鄰居們為看球賽狂歡加油,徹夜不眠。並非球迷的孟太太說,聽到墨裔鄰居比平時更歡樂地開派對,起先有點納悶,後來才意識到是有球賽的緣故。

不拼體力拼技巧 德國轉型敗筆?

今年世界盃最讓球迷跌破眼鏡的,莫過於上屆冠軍德國隊在小組賽中墊底出局。Howard認為,這次德國隊明顯是想改變球風,與他們傳統重視速度與力量的打法不同,更像是歐洲拉丁派的風格,重視短傳與控球。

這可能與2014年德國在半決賽中踢贏巴西的那場球有關。當時德國以這種歐洲拉丁派球路,最終以7:1打贏地主隊巴西,讓世界球迷印象深刻,因為這種球風正是巴西隊最擅長的球路。他說:「那實在太精采了,球風改變或許是個因素,但德國致勝另有原因。」

1980年代德國隊邊鋒利特巴爾斯基(Pierre Littbarski)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說,1986年在墨西哥舉行的世界盃比賽中,巴西與法國隊對戰是他看過最漂亮的一場球賽。雙方盤球、過人如行雲流水,但當時德國隊教練、傳奇球星貝肯鮑爾(Franz Beckenbauer)卻說:「我們不會這麼踢。因為不簡潔、實用,贏球要的是有效率的進攻。」

觀察德國今年在小組賽的表現,Howard發現他們的控球時間雖然變長了,但進攻機會並沒有增多,他說:「德國的傳統優勢是速度、力量,不斷創造更多進攻機會,進球機會也就更多,在對瑞典隊的下半場,才看到德國隊這種傳統打法。」

他認為,對戰韓國時,德國也沒有利用自己的優勢,因為歐洲人的身體素質明顯優於亞洲人,但德國卻沒有使用身體對抗或吊高球等踢法,錯失優勢。此外,韓國球員的毅力很驚人,拚戰到最後一刻,德國隊輸也不冤枉。

足球為何成為世界第一運動

Howard表示,足球賽事最吸引人的部分可能就在於「懸念」,因為人們永遠不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足球員身高不是決定因素,足球的弱隊可以打敗強隊,若是籃球、排球根本不可能。他說:「足球是世界第一的運動,從普及性還有職業賽事都是,因為它的要求最低,有個球就可以踢。」

身為一名資深球迷,Howard認為,今年可能會是世界盃最遜色的一次,傳統強隊意大利是60年來第一次沒有進入小組賽事;德國隊提前出局;阿根廷今年新上任的教練與球員缺乏默契;巴西隊重擔都在球星內馬(Neymar)一人身上。

他認為,足球是一個集體項目,講究團隊精神,球星要融入球隊,不是所有球員支持一個球星。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12強複賽,爭搶前四名,意大利以三比二淘汰了巴西隊。許多球迷都認為這是最精采的一場球賽。

當時意大利教練貝阿爾佐特(Enzo Bearzot)告訴媒體取勝的原因:「他們派上場的是11個球星,我派上的是11個球員。」正因如此,看了近40年的球賽Howard並沒有特別支持哪個球星,他說:「我不崇拜球星,而看重球隊的團隊精神,更注重其球風和球德。」

中國為何無法代表亞洲出線

今年日本破天荒成為第一個憑著黃牌少而進入世界盃16強的國家。因日本隊小組賽3戰共有4張黃牌,塞內加爾則有6張黃牌,憑藉公平競技積分(Fair Play,紅黃牌得分)制,日本驚險晉級。

Howard說,日本隊幾乎已是亞洲足球代表,儘管他們的足球起步也不早,上世紀八十年代還不如中國,現在卻可以代表亞洲。這是因為日本的民族性,講究團隊精神,有東方人特有的韌性。反觀中國,在中共統治的環境下,中超聯賽充斥黑哨、假球,就像泡沫經濟炒作起來的假象:「都是些急功近利的人在發展足球,中國沒有自己平民踢足球的基礎。」

16強比賽將從6月30日美西時間上午7點由法國跟阿根廷隊交手拉開序幕。


世界盃16強比賽時間表。(美西時間)


──轉自《大紀元》

(記者李紅報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