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女官遭網貸逼債自殺 死後家人日接數百追債電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7月05日訊】日前,在貴州貴陽市沙文鎮政府工作的楊梅,給催債人發去微信說,想要錢就來自己葬禮上拿。4天後,她把門窗封死,燒了炭、服下安眠藥。據稱她借5萬元(人民幣下同),半年內已還了近200萬,她死後,每天仍有600多個討債電話打來。

7月4日,陸媒報導,楊梅今年29歲,在貴州省貴陽市沙文鎮政府工作,家人說,楊梅每個月的工資有4、5000元(人民幣下同),家裡房子出租,她每個月能分2000多元,加上她在外開了一個美甲店,月收入1萬元左右。

家人說:「可以說她不缺錢,日子比我們三個過得好。」

楊梅的生活發生改變,始於她在網絡借貸平台借款5萬元。家人至今不明白,以楊梅每個月的收入,而且上班10年,應該有存款,為什麼還要在網上貸這5萬元?對此楊梅一直不願說,在她離世後,這也成了一個謎。

就是這5萬元貸款,一步步把楊梅帶向無底深淵。這筆借款像滾雪球一樣,在不到半年時間變成了至少80萬元的債務。

楊梅生前在家人的追問下曾說,她最開始是在一個叫「米房」的借貸平台,寫借條貸款5萬元,被扣掉「砍頭費」、利息等費用,自己只拿到3萬元,而且這些錢是分批次由不同的人打在她的帳上。

楊梅收到的第一筆款是3000元,噩夢也就從這筆貸款開始。「還款時間非常精確,一個周期7天,時間一到,必須償還利息,否則就會有高額的逾期費。」

楊梅說,她還款2萬元後,餘下的部分,平台讓她只還利息,本金先不用還。之後,楊梅的償還能力出現問題,「米房」介紹她去第二個平台、第三個平台借錢還貸。

依據楊梅的說法,在4個多月的時間裡,為了償還最初借款的利息,她先後向多個平台又借款了40萬元左右。到最後,家人在楊梅的手機裡發現,僅在「米房」一個平台上,楊梅的借款總額就達到近84萬元的,借入179次。

楊梅的二姐楊菊回憶說,妹妹出事前一週跪着找她借2萬元,手上的錢全部被妹妹借完了,就到外面給她借了2萬元。回到家看到妹妹臉色慘白,全身發抖,準備打開包拿錢給她,沒想到妹妹一把抓起包包就往外跑,到銀行轉錢去了。

一次,楊梅到大姐的店面借錢,大姐沒錢借,她就在店裡面來回走,不停接電話,看微信。快到下午6點,楊梅讓大姐接電話,對方就說你妹欠我們平台錢,如果在下午6點前不還錢,你們幾姐妹出門小心點,要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時,楊梅才告訴大姐,如果每期不按時償還利息,就會不停接到電話和短訊的恐嚇。

5月11日,家人陪同楊梅到轄區派出所報警,她說自己被網貸公司騙了,已經兩個月沒上班。在派出所,依然不斷有人打電話催債。

回到家,家人讓楊梅寫了一份借款名單。這份名單不含家人親戚,僅同事、同學、朋友,就有20多人借給她50多萬元,加上給家人借的錢有80萬元,全部轉給了網貸公司用於還款。

家人說,她曾見過楊梅當初借條上約定的利息為24%,但據家屬根據楊梅借款的金額估計,實際利息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楊梅出事後,家人把她的銀行流水和微信零錢明細整理打印成冊,發現她每天都在借錢與還錢中度過。



家人把她的銀行流水和微信零錢明細整理打印成冊,發現她每天都在借錢與還錢中度過。(網絡截圖)


在那段時間。楊梅遭遇了威脅恐嚇式的催債方式,直至精神崩潰,家人說,感覺楊梅被逼瘋了也被嚇傻了。

就在報警的頭一天,她出門借錢,被上門要債的人堵在路上帶上車,最後用美甲店在寄賣行擔保借錢給對方,才放她回家。

報警後,催債的人並沒有停止向楊梅逼債,而是變本加厲讓她還錢,有貴陽當地的借貸公司威脅說,如果不還錢就會上門找她和家人算賬。

第二天,家裡來了一幫人,說如果不還錢,就在家裡住下不走,一直到凌晨報警後,要債的人才離開。

5月14日,楊梅把相關資料全部提交給了警察,然後在微信對催債人說:「我受不了你們逼債了……,一會我就選擇自殺……,你們不是要錢嗎……,等我死了,你們來我的葬禮上拿吧……」。

4天後的5月18日晚間,楊梅用膠布把自己房間的門窗封死,留下遺書,準備兩盆炭火,服下安眠藥。

第二天中午,家人打開房門,躺在床上的楊梅已經全身冰涼。這時,家人在她的手機上,看到她還欠四個平台15萬元。

楊梅去世後,網貸平台還沒有「放過她」,電話短訊微信仍然不停地響。「每天都會接到四五百個電話,」家人說,最多的一天接了600多個電話。

而上述悲劇在中國校園更是層出不窮,大學生因無力還貸而逃學、跳樓,早已屢見不鮮。據報,在中國各地非法高利貸已經成為一條灰色產業鏈,正在將更多的涉世不深的受害人拉入泥潭。

早前河南大二學生鄭旭因在網上的貸款越滾越大,高達60萬元人民幣的漏洞無法填補而跳樓身亡一度震驚輿論,但接下來類似悲劇仍不斷攀升。

有評論稱,這種非法高利貸全是公開的,廣告到處貼到處發,長期在那活動都沒人管,如果警察真管的話,保證一抓一個準。為什麼不抓?主因是,在中國,不管是放貸公司還是討債公司,都是既有黑社會背景,又有官方背景,包括公檢法的背景。

(記者李文馨香報導/責任編輯:方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