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周曉輝:默克爾支持川普零關稅 北京憂慮加劇

北京時間:2018-07-10 8:08 上午

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歐、美就汽車進口關稅問題也似乎有了轉機。此前,針對歐盟的加徵關稅報復,美國威脅對歐盟進口汽車徵稅20%。據德國媒體7月5日報導,近日,美國駐德國大使格雷內爾在與寶馬CEO克魯格、戴姆勒CEO蔡澈及大眾CEO迪斯等德國車企高管會面時,提出一個建議,即如果歐盟完全取消對美汽車進口關稅,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將對歐洲進口車實施「零關稅」。

對於美國的建議,三家德國車企高管表示,如果能夠避免一場關稅戰,他們可以發表一份保證,承諾將維持對美國的投資水平。而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公開表示支持這一建議。德國新聞電視台指出,這是歐、美「貿易戰緩解的信號」。雖然最終的決定權在於歐盟,但身為出口汽車大國總理默克爾的表態應該是很有分量的。

顯而易見,對於這樣的消息,北京並不樂見。事實上,在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後,世界另一大經濟體歐盟成為了北京的隱憂,北京擔心美、歐聯手,給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根據英國路透社最新報導,近一段時間中共副總理劉鶴、中共外長王毅等多名高官,在至少三個場合建議歐盟與中共結盟。中共宣稱將向歐盟開放更多市場作為回報。同時提議,中、歐共同在世界貿易組織發動聯合抗美行動,並在7月中旬的中、歐峰會上發布聯合聲明,反對川普政府的貿易政策。

不過五名歐盟官員告訴路透社,歐盟已拒絕了中共的提議。因為他們表示,他們其實同意美國對中方的指責,中共扭曲部分產業的貿易行為,造成產能過剩,從而試圖主宰全球市場。

歐盟的立場其實早在6月25日第七次中、歐經貿高層對話中就已表明。當時,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在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談到了歐盟與中國的貿易分歧,包括歐洲公司及產品進入中國市場以及政府大量補貼參與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高技術公司等。卡泰寧呼籲中國放鬆市場準入限制,解決鋼鐵產能過剩問題。然而,卡泰寧這些言辭均不見任何大陸媒體,顯然是被刻意忽略。

反之,見諸大陸媒體的是中、歐都被美國逼到了「牆角」,因此雙方有必要聯合起來。北京的如意算盤是:通過開放市場和提供大額訂單,分化歐、美,利誘歐盟,使其與己共同應對美國的貿易施壓,以減輕北京的巨大壓力。不過,北京的如意算盤顯然落空,這是因為北京不願承認歐、美之間所存在的分歧與中、美和中、歐之間的分歧,完全不是一個性質的。

歐、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屬於在同屬市場經濟下的正常摩擦,雙方可以通過溝通和擺在檯面上的談判加以解決,如汽車稅。而且,基於共同價值基礎的歐美在政治、軍事方面的盟友關係,也不是說變就變的。北京的分化舉措無疑是高估了利誘的作用。

至於中、美和中、歐間的貿易分歧,則是結構性矛盾。網上一篇「中美貿易摩擦深處的憂慮」一文給出了答案:美國的經濟制度是一種自由經濟制度。所謂的自由經濟制度,就是政府是市場的守夜人,負責維持秩序,企業生產什麼、生產多少、用什麼樣的技術去生產,全是資本家和金融體系的事,政府是不參與的。英、美經濟在過去幾百年的時間裡都是在這種模式下成長起來的。中國的市場經濟模式是政府主導下的市場經濟制度。美國學者給中國扣了一個帽子,叫「國家資本主義」。

而並非真正市場經濟的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後,不但不兌現承諾,而且利用世貿規則漏洞,破壞經濟秩序,將國家資本主義向全世界輸出,並藉此進行經濟、政治擴張,攪亂自由民主社會。長此以往,中共統治世界將是個不爭的事實。正是意識到了這樣的危險,川普就任後才向北京極限施壓,而不願在經濟結構方面做出大的改變的北京,也不得不承受貿易戰所帶來的任何後果。

或許,讓北京最為擔心憂懼的並不僅僅是未來歐盟是否加入戰團,而是不久的將來美、歐建成一個新的經濟共同體,這並非空穴來風。不久前,在G7峰會上,川普就提出了七國之間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並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建議,其最終目的是希望西方經濟可以一體化。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是自由貿易區的典型特徵,通常被視為推進經濟一體化的第一步,其後將是關稅同盟、共同市場和經濟同盟。當時默克爾給予了積極的相應:「我們將以它作為起點。」

如果西方國家達成了新的經濟一體化模式,美、歐在貿易投資方面的爭吵就會消失,雙方的聯繫也將更為緊密,世貿組織將被邊緣化,而被排除在大門之外的中共等亞非拉國家,或者選擇同意規則加入,或者重新與各國談判,支付高昂關稅等,本已不堪的中國經濟將面臨怎樣的困境不言而喻,而其與普世價值格格不入的中共政權,能維持多久也同樣不好說。可以說,川普的貿易戰正在要了中共的命。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