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媛送5子女出國 成功躲過家族覆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02日訊】當年上海灘京劇名角周信芳與上海名媛襲麗琳,成就了一個流傳甚廣的愛情傳奇,兩人共同生活45年,育有6個孩子,除長子留在身邊繼承衣缽,其餘5個子女在少年時即被送至海外,讓他們成功逃過一場家族覆滅。

1965年,時任上海擔任京劇院院長、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的周信芳,因在上海京劇院黨總支會議上批評江青,造成劇團停止演出,單打一地排「樣板戲」,耗資人民幣幾十萬,指責這是「勞民傷財」、「耽誤演員的青春」。

不久,上海《文匯報》開始連篇累牘批判周信芳上演的《海瑞上疏》,上綱上線為「反黨、反社會主義」。

中共文革爆發後,周信芳與大兒子周少麟被扣押在京劇院交待問題,紅衞兵則直衝周宅,用磚頭石塊砸家養的警犬,用軍用的皮帶抽打其大兒媳敏禎,揪住其孫女玫玫給她剪牛鬼頭示眾。敏禎被打昏了,玫玫也被嚇瘋了。

據《周信芳傳》記載,1967年初,周信芳被押在高架電線修理車上遊街示眾。他被反剪雙臂掛牌示眾,「鼻孔里,嘴角上,都流着血,頭髮被緊緊揪住,臉青一塊紫一塊的。」

曾經是上海上流社會的千金小姐的周夫人裘麗琳,則被造反派抓去打得皮開肉綻,最終卧床不起。

1968年,張春橋親自批捕了周信芳。接着,又抄周家並拘捕了周少麟。1969年周氏父子獲釋,但周夫人已被迫害致死,夫妻、母子沒能見上最後一面。

1970年,周少麟因說了江青就是電影演員藍蘋這樣一句話,就被判5年徒刑,押往安徽勞改營服刑。1974年,周信芳被正式戴上「反革命」帽子交群眾監督。1975年3月8日,周信芳含冤去世,終年80歲。

周信芳當年是上海灘大名鼎鼎的京劇名角,與梅蘭芳齊名的京劇表演藝術家,麒派創始人。

周信芳當年與上海上流社會的千金小姐襲麗琳,從私訂終身,到生死相隨,成就了一個流傳甚廣的愛情傳奇。

襲麗琳用她的智慧與強幹,扶持着周信芳走上京劇大師的地位,兩人共育有6個孩子,分別是:長女采藻、次女采蘊、三女采芹、長子傲菊(後更名為:少麟)、次子英華和小女兒采茨。

每個人的名字都由周信芳,從《詩經》中取詞,用字都極為考究,意蘊深長,飽含着一位父親深沉的愛。

但在周信芳百般愛護的6位子女中,除大兒子少麟留在身邊繼承衣缽,其餘5個孩子,在很小的年紀就被一個個「趕」了出去,直至生死相隔都未再相見,卻讓他們成功地避開了那場災難。

這一切都要從周信芳的夫人裘麗琳的故事說起……

千金小姐私奔轟動全上海

在那個紛繁複雜的時代浪潮中,這位上海灘奇女子,就如同一顆暗藏的紐扣,將周家家族命運的大衣得體地裝戴和收攏。

裘麗琳是上海灘大名鼎鼎的裘天寶銀樓的三小姐,外祖父是蘇格蘭裔海關官員,父親裘仰山同時擁有謙和茶莊與致和錢莊兩家產業,從小錦衣玉食,享盡榮華富貴。

美麗大方的裘麗琳,還有四分之一的蘇格蘭血統,她穿着時髦,燙着最流行的髮型,跟隨自己的哥哥出入各種名流場所,吸引着富家子弟如狂蜂浪蝶一般的瘋狂追求。

裘麗琳女兒周采芹回憶:「我對媽媽記憶最深的就是她的美。我懂事起,每當媽媽牽着我的手,走在路上的時候,還是會經常吸引不少行人的目光。」

不僅如此,裘麗琳在上海一家教會學校讀書,學校的課程以英文為主,中文和法文則是第二和第三語言。

周采芹說,爸爸與媽媽的戀情,當年曾轟動一時,後來還有人以此為藍本拍了電視劇。

就是這樣一位知書達禮的「上海灘首席名媛」,在一次看戲過程中,對正在舞台上唱戲的周信芳一見傾心。

一個是上海灘名媛,一個卻是「地位低下」的戲子,兩人的戀情立即遭到了裘家的反對,裘家把這個最寵愛的小女兒軟禁在家。

一天夜裡她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就溜出了家門和周信芳私奔,途中還帶上了兩名丫鬟。這兩位上海灘備受矚目的人物一路逃到蘇州,一時轟動全上海。

兩人共同生活45年,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裡,裘麗琳不僅是周信芳的一生摯愛,更是他的賢內助和經紀人。

在裘麗琳的精心理財下,不僅幫周信芳還清了外債,還購置了長樂路上的花園洋房,送子女進最好的學校接受教育。

裘麗琳陸續送子女出國

出生在富貴人家的裘麗琳經逢亂世戰禍,這位聰慧通透的女子對時局異常敏感,浩劫前一波一波的政治運動,讓她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1947年,裘麗琳的娘家人裘氏家族準備離開上海移居香港,家人便邀她一同離開。但無論什麼艱難兇險,裘麗琳都堅定地陪在丈夫身邊。

在裘麗琳的小兒子周英華的記憶裡,「母親對我很寵溺,我是那種嬌生慣養的孩子」,在亂世之中,裘麗琳擔心自己無法保護6個孩子的安危,她捨不得讓心愛的兒女們冒險。

於是,裘麗琳開始綢繆一切。從上世紀四十年代末期開始,周家的孩子陸陸續續被裘麗琳送去國外念書。

大女兒采藻是家裡第一個走的孩子,1947年裘麗琳將她送到美國讀書,這位大姐隨後一直定居在美國東部的馬里蘭州。

1953年,裘麗琳將年僅16歲的周采芹和13歲的周英華送去英國讀書,他們甚至來不及帶上一點家中信物,就匆匆上路;1959年,裘麗琳將女兒周采茨送上了去香港的火車。

為紓解思念兒女之苦,她頻繁往返上海、香港之間,甚至遠赴英倫去看望他們,並時常寫信關心子女的學習生活狀況,教他們做人的道理。

美國、英國、香港……到上世紀50年代末,幾個子女慢慢走光了。

多年後,那個在出行前一週,才知道離開消息的周采茨,回憶起家中兄妹6人的境遇,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總想起媽媽當時最愛念叨的一句話:「遲早有個大的擱頭。」這是上海話,也就是遲早有個過不了的坎的意思。

她說,媽媽總覺得會一個大風波來,把我們全淹掉。

裘麗琳的直覺是對的,很快那場十年浩劫就來了。在這個多災多難的年代,裘麗琳和周信芳這對引人注目的夫妻在上海太過耀眼,命運也被迫與整個時代綁在一起。

文革期間,對政治風暴毫無預感的周采茨,曾從香港回過一次家,那是1966年一天,周采茨心血來潮地想要回來看看7年未見的父親。

但當她踏入家門,迎接她的卻是沉默的父親、古怪的母親,以及難以捉摸的詭異緊張氣氛,最後她「像一隻驚恐不安的小鳥,在大暴雨來臨之前慌忙飛走。」

雖然不明白家中的變故,但周采茨清楚地記得,母親在自己臨行前叮囑:「以後但凡收到我給你寫的信,無論我寫了什麼,都不要去做。」

自周采茨走後,一家之長的周信芳很快被隔離、抄家、遭受批鬥,還被押上高架軌線修理車,胸前掛着牌子遊街示眾。

當紅衞兵押着裘麗琳遊街時,有好心人勸裘麗琳避一避,裘麗琳說:「我不能避,避開了,他們會用這種方法對付周先生的。」

很快鬥爭升級了。1968年3月,周信芳被抓了起來,裘麗琳被毒打得腎臟破裂,痛苦萬分,唯一在家的大兒媳忙將她送至醫院,卻不被允許救治,彌留之際,裘麗琳對兒媳說:「別哭了,以後,你們的爸爸……」

托兒女照顧丈夫的話還未說完,就此離開了人世。

在那個動蕩的年代,裘麗琳的生命短暫地綻放,隨後在歷史的洪流中哀傷地落幕,但因為她早年未雨綢繆的明智之舉,周家那些漂泊在海外的兒女們,他們傳奇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離開中國後,當年裘麗琳飄散各地的6個子女,在西方上流社交圈裡,成為了一抹耀眼的東方色彩:

周少麟成為了京劇大師,麟派京劇傳人。

周采茨成為香港娛樂圈大名鼎鼎的「茨姑」,一手捧紅了張國榮與張學友。

周采蘊成為早年聖約翰大學的校花,作家,舊金山有名的美女商人。

周采芹是英國皇家喜劇學院首位華裔女院士,英國知名女星,首位007邦女郎。

周英華成為華裔餐飲業鉅子,有「華裔廚神」之謂,頂級收藏家。

大姐采藻一直定居美國馬里蘭州,比起名揚海外的5個弟弟妹妹們,這位長姐比較低調,只能在弟弟妹妹的自傳回憶錄知曉一點她的事迹,連公開的照片都很少。

(責任編輯:古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