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裸身母子求救讓世人見識「厲害的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曾被中共高調宣傳的「厲害的國」和「自信的國」,在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在貿易問題極限施壓後,在中興公司被美國商務部制裁後,在害人不淺的假疫苗又一次被曝光後……,已被打出了原形,原來其「厲害」背後是一戳就倒的虛弱,原來所謂的制度自信、道路自信背後是對老百姓無休止的戕害。然而,「厲害的國」的醜態並未停止呈現,近日,網絡上一段視頻不僅戳中了人們的淚點,也再次刷新了世人對這個「厲害的國」的認識。

在這段視頻中,福州的一對母子赤身裸體坐在鬧市大街上,女人的神情哀傷而又無可奈何,孩子則在母親的懷抱中啼哭。期間,這名母親還一度站立起來高舉雙手呼喊「救救我的孩子,我願意下地獄」。最新消息指,母子倆已被警方以「影響市容」的原因帶走,其後被送入精神病院。

這名拋卻尊嚴而祈求眾人救救孩子的母親無疑是深愛著孩子的,但為什麼卻要以如此驚世駭俗的方式?是什麼讓她走投無路?她遭遇了怎樣的困難?孩子究竟得了什麼病?是什麼讓她在拋棄尊嚴後喊出「我願意下地獄」?警方僅僅以精神病的標籤就想欺瞞世人?

對母子倆的同情,對母親此舉的震驚,對警察和當局不負責任的冷漠,對這個所謂盛世的憎惡,以及對母子倆身世的疑問,縈繞在無數人的心間。有網友更發帖質問:「母親為了挽救自己孩子的生命,在找不到其他任何出路的情況下,被迫採取了這種極端的方式來尋求社會的幫助。面對這樣的人間慘劇,地方當局不去了解他們的疾苦和困厄,尋求解決問題的妥善方法,卻只考慮到自己的官帽和顏面,竟然隨便安上精神病的標籤就想把這對母子一關了之,還有沒有點善心、良心、惻隱之心?」

可悲的是,一如既往,在中共的鉗制下,自律的大陸媒體都選擇了沉默,而微博、微信和自媒體上微弱的呼籲、援助之聲,也在中共網宣部門的高壓下,一個個相繼消失,更別說當局會站出來幫助這對母子。

更加可悲的是,沒有人否認,這段裸身母子求救的視頻在大陸掀起的漣漪,很快將不見一絲水花,就如同此前的雷洋案、紅黃藍性侵案、北大教授強姦案、替母報仇殺人案等。而這正是「厲害的國」的自信所在,正是「厲害的國」厲害所在。但同樣不可否認的是,如此展現冷漠的「厲害的國」的中共,收穫的是更多民眾對其從內心的拋棄。

曾經看過發生在美國的這樣一則故事。在上世紀美國大蕭條時期的1935年的冬天,在紐約市一個窮人居住區內的法庭上,正開庭審理著一個案子。一位60多歲的老婦人因為偷了麵包被告上法庭。她衣衫破舊,滿面愁容。

法官問她:「你偷麵包的動機是什麼,是因為飢餓嗎?」

「是的。」老太太抬起頭,兩眼看著法官,說道:「我是飢餓,但我更需要麵包來餵養我那三個失去父母的孫子,他們已經幾天沒吃東西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餓死。他們還是一些小孩子。」聽了老太太的話,旁聽席上響起嘰嘰喳喳的低聲議論。

法官敲了一下木槌,嚴肅地說道:「肅靜。下面宣布判決。」說著,法官把臉轉向老太太,「被告,我必須秉公辦事,執行法律。你有兩種選擇:處以10美元的罰金或者是10天的拘役?」

老太太一臉痛苦和悔過的表情,她面對法官,為難地說:「法官大人,我犯了法,願意接受處罰。如果我有10美元,我就不會去偷麵包。我願意拘役10天,可我那三個小孫子誰來照顧呢?」

這時候,從旁聽席上站起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他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說道:「請你接受10美元的判決。」說著,他轉身面向旁聽席上的其他人,掏出10美元,摘下帽子放進去,說:「各位,我是現任紐約市市長拉瓜地亞,現在,請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罰金,這是為我們的冷漠付費,以處罰我們生活在一個要老祖母去偷麵包來餵養孫子的城市。」

片刻的沉默後,所有的旁聽者都默默起立,每個人都靜靜地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長的帽子裡,連法官也不例外。老婦人看到這個場面,雙手捂面哭了起來。

昔日紐約市市長的「為冷漠付費」曾讓紐約人震撼,而這樣的震撼何時會在缺乏悲憫之心的中國出現?顯然,在中共治下的「厲害的國」是沒有可能的了,而類似的悲劇還會一再上演。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