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述】NGO質疑中國器官移植依賴公民捐贈 (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04日訊】【石濤評述】(3224-2)

提要
NGO質疑中國器官移植已百分百依賴公民捐贈說法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這期節目是提前拍的,但內容呢我個人覺得,觸及的是非常應該是非常震撼的內容,前一部分討論的是,應該是在這一兩天,將在香港發行的新貨幣,香港它不是什麼新,還是港幣,它是2018版的港幣。1000元滿腦子數字的錢,為了賺錢,500元中共控制地區的整體的淪陷,100元是冥幣死人錢,講的是死人的故事,50元講的是死人的愛情故事梁祝,20元陰曹地府喝茶的鬼。那另外一部分,是講的有關活摘器官的內容,那當這兩部分結合在一起的時候,他在表現出,在中共權力控制的環境中,在我眼睛裡,那一定是瞠目結舌2018。

NGO質疑中國器官移植以百分百依賴公民捐贈說法

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活摘器官壓死中共的最後一棵稻草,它的真相這個事情已經發生了,誰也改不了。那今天的主政者如果是個人,他就要利用自己的權力,面對現在這件事情有所交代,他沒有任何可能說推卸我什麼都不知,不可能,對吧!不可能。那你說有多少證據有多少人據,中國社會在10年前,15年到10年前,有關器官移植,有關肝臟、腎臟、心臟的移植,是需要做廣告攬生意,他的競爭力太大。競爭力太大就是有太多的人在做這門生意,而這門生意是需要供體的。沒有報考腰花,說報考豬腰花在電視上做廣告,沒有吧,豬遍地都是,對不對?大家能理解這概念。但如果人報炒轉移人的肝臟,進行移植如果搶買賣的話,誰給這人的肝,這個道理很簡單。這個道理就像說4月23日,在朝鮮死了人了,到現在他不說誰死了,可是金正恩三番五次親自露面,你習近平如果為了死人,親自露面誰死了?一個道理嘛,裝傻,誰能裝傻啊!那死了人逼了你,逼出來的,誰能逼你出來,就這麼個道理,對吧!就這麼個道理。所以這個道理也是一樣的,那個時間的故事,跟你現在說這是沒有用的。所以才說那作為器官移植,這是今天當權者,欠整個地球上所有人的一件事情,你不能說你再沒有權利,對吧!但它牽扯的人幾百萬乃至上千萬,非常可怕。我說的不是死去的人,我說的那是動手動刀的掙錢的人,受到威脅、受到傷害乃至死去的人,恐怕上千萬不止吧。因為在當時幾百個中國的醫院,在拼命做廣告,一個肝臟移植在多少人的比例中,才能找到一個配體,而一個可能不成功,做一個肝臟移植,可能就得它需要兩個肝三個肝,作為備用,黃潔夫2009年自己這麼做的。那就意味著一個肝臟移植,後面可能是幾百人,如果一年做6萬個那個數多大,而做了多少年。

黃潔夫2011年在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聲明,中國的65%的器官移植手術,用已故捐獻者完成,而其中90%以上的捐獻者,是被處決的死犯,這是2011年他說的。2015年正式廢除使用死刑犯的器官,每年大約有30萬器官衰竭者,等待進行器官移植的手術,那東西哪來的?但2015年以來,中國沒有出現大規模器官短缺,沒有出現,它說2014年1500例,到2015年是2666例,2016年是4000例,2017年是5146例,他說這是器官捐獻者的數據,器官捐獻者的數據。他只公布這一段數據,在他宣布死刑犯器官,終止使用的時候,他完全掩蓋在過去時間裡,大規模的活摘器官的內容,而被活摘器官的主體法輪功學員。而在國外獨立的調查機構,器官移植專家組織,一直對這問題質疑。曾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非政府組織,醫生反對強制器官摘取的執行主席,特雷明確講:與世界器官移植制度健全的國家相比,中國的實際器官捐獻人數,和志願者人數的登記人數,遠遠高過歐美水平。2017年中共官方的說法,有37.5萬人登記,他說如果按照歐美英國的計算的話,中國當年應該只有26~52個,器官捐獻者完成器官捐獻,而官方的數字卻說有5146例,我們再一次被耍弄了。什麼概念,這什麼意思?有37.5萬人填了表說,我死後捐獻器官,但他們沒有嘎啵都死嘍,填這個表的有18歲的必須成人啦,有18歲的、有58的、有85的,對不對?你得等他要死的時候才捐獻呢。那是有一個比例的,在正常的國家裡這個比例只有這麼多,26個到52個,而中共自己說有5000多個,5000多個跟52個超過100倍。該團隊對美國、英國、中國的捐贈體系進行對比後,2017年在美國有1.4億人捐獻登記,但是只有少數人死了,當年真正完成器官捐贈的人數是10284人 ,所占的比例是0.008% ,英國的這個比例是 0.01%,而中國的比例是1.4%,高過其他國家140倍。

所以這個問題就來了,沒跟你說共產黨在這個體系中幹活的人,你要不造孽太難了,太難了。那這裡講的就是說,那中共完全在欺騙我們,他們到底為什麼要去愚弄公眾?2015年11月17日紐約時報 ,引述世界醫學協會的秘書長的話,黃潔夫說的中國從2015年,不再使用死刑犯器官的說法,是個行政花招,因為沒人知道死刑犯是自願的還是強迫的。新華社大幅度報導,有關中國的器官移植如何先進,那當然了。而特雷該組織的特雷直接質疑說,官方的數字說中國器官移植位居世界第二位,而實際的器官移植高達1萬多例,但不能解釋中共宣稱的器官移植技術的快速增進,背後是龐大的活摘器官,包括對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的,強迫式的摘取。2017年2月分黃潔夫在梵蒂岡參加教宗科學院,舉辦的反對器官販賣峰會時,他說他否認這個說法。2016年器官移植旅遊在中國沒有一例,而美聯社同時間報導說 ,一位加拿大患者以15萬美元的價格,接受了單一腎的移植,而該患者只等了三天。其實他用的資料還老了,你就看一下同一天7月15日,黃潔夫在中央電視台的報導,因為受到良心的譴責,我只做受體手術,我絕不做供體手術。那如果他今天這麼說,他哪裡有權力去解釋這一套東西,他從來沒做過供體手術,那在今天的說法在7月15日的內容中,他已經承認他知道供體是怎麼回事,那這東西呢是騙子。那我的說法就是,你對比香港新貨幣的表現,中共權力可以控制的地方,將出現巨大的災難。災難原因之一,罪名之一活摘器官,那是一種天譴,如果這種事情沒有天譴的話,還有老天爺還有天理嗎?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鏈接: 【石濤評述】NGO質疑中國器官移植依賴公民捐贈 (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