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江澤民死保「龍脈」 至少5千人喪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09日訊】20年前中國長江流域遭遇了一場世紀洪災,官方公布死亡近5000人,直接經濟損失3000多億元。但有分析認為,實際死亡人數遠與財產損失是官方報導的五十倍以上。

很多專家認為這次洪災雖是天災,但更主要的是人禍。如果不是因為時任黨魁江澤民執意要嚴防死守,保江龍脈,拒不分洪,這場災難原本不會那麼慘烈。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中描述,1998年這場洪水被官方報導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但許多水利專家們卻認為,這場洪水本身其實並不算「特大」。

根據長江宜昌水文站的觀測資料,此次洪水期內最大洪峰流量是當年8月16日出現的63,600立方米/秒,遠未達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72,300立方米/秒,應該屬於「小洪水」。然而這次洪災卻意外地釀成「高水位,重災情」。

嚴防死守 保江龍脈

按照國務院專門制定的長江防洪計劃,一旦沙市的水位達到44.67米,荊江分洪區就必須開閘分洪。然而,荊江分洪閘最終沒有被開啟。

事實上針對這次「特大」洪水,江澤民已確定了「嚴防死守、力保長江干堤」的方針。在7月21日深夜12點,江打電話給溫家寶副總理,要求「沿江各省做好迎戰洪峰的準備……,嚴防死守」,要求「人在堤在」。

「嚴防死守」的口號被喊得震天響。8月17日9時,沙市水位上升到歷史最高水位45.22米,比1954年的最高洪水位高出0.55米。地方曾多次呈請中央啟用荊江分蓄洪區,但都沒有得到江澤民的批准。

外界一直難以理解江澤民為何拒不接受專家們的勸告,堅決不同意從荊江分洪。後來有人傳出,江澤民當時相信了在中南海走紅的一位易學先生透露的「要保龍脈」的「玄機」。

江澤民相信如果從荊江分洪區分洪,主動決堤,就等於挖斷了自己的「龍脈」。1998年是虎年,正是江上台近10年的第一個本命之年,江澤民更是不敢怠慢,於是決心嚴防死守,決不可主動開閘洩洪。

三次破壞北京風水

中共高層內部都知道江本人十分信奉風水、陰陽、命理。「六四」學生運動遭鎮壓後,江澤民也希望通過風水來延續統治,當時在北京做了三件事。

一件事是給白洋澱灌水。北京六朝帝王之都,東西北三面環山,南面臨水,是所謂披山帶河的風水寶地。但是中共統治造成的生態危機使北京南面的白洋澱乾涸。因此江澤民打著恢復華北明珠的旗號,給白洋澱灌水,實際則是為求「江」山永固。

第二件事,則是加高天安門的旗桿。因為天安門放著個停屍房——毛澤東紀念堂,破壞了故宮的風水,而旗桿的高度比停屍房還低,風水先生說這樣陰氣太重,於是江澤民又以揚國威,樹立愛國主義思想為名,增高旗桿。增高後的旗桿遠遠高於毛的紀念堂。

第三件事是搬走天壇的土山。這個土山是毛澤東時代深挖洞廣積糧挖出的黃土,堆積在天壇公園朝天神路的西側,形成了一個比祈年殿還高的土山。在風水先生的指點下,江澤民命令把土山搬走,在原來的地方種上柏樹。

江很在意犯忌,雖然到處走,「鎮江」這個地方江澤民就從來不去,因為怕被鎮住,壞了風水。

這次長江大洪水,江死保其「龍脈」,拒絕啟用荊江分洪區洩洪。朱鎔基、溫家寶等人只得硬著頭皮執行江的指示,對外則說是洩洪會造成更大經濟損失。在江澤民的天平上,洪水災區億萬民眾的生死遠遠不如他的「龍脈」重要。

藉機調兵 坐實軍權

江澤民拒不採用分洪方案的另一個原因,是要藉此調動軍隊,真正掌握實權。

江澤民雖是軍委主席,但是一輩子沒摸過槍,更沒有老將軍們疆場拚殺的資本。沒有機會在軍中樹立威信,在關鍵時刻軍隊是否能無條件服從其指揮,江澤民心裏一直沒有底。

鄧小平死後,江更加急於找機會建立自己在軍中的絕對權威。1998年這場洪災威脅,江澤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1998年8月7日,長江的九江段干堤決口。當晚,江澤民立即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會上做出了「中共中央關於長江搶險工作的決定」,緊急調動中共軍隊和武警部隊到抗洪搶險第一線。

總參謀長傅全有隨即下達命令,要求被指定參加抗洪搶險的部隊在接到命令後2小時內,必須無條件執行命令,迅速開往前線。

在這次軍隊「抗洪搶險」行動中,江澤民調集了廣州、濟南、南京、北京和瀋陽軍區,包括空軍、海軍、二炮、武警部隊以及解放軍沿江沿湖各大專院校,共計10多個集團軍、30萬官兵。

在這場洪水中,總計出動官兵700萬人次,組織民兵和預備役人員500多萬人次,用兵總人數居然超過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遼瀋、平津三大戰役軍隊人數的總和。

此外,江澤民在抗洪部隊中還進行了「指揮互換」的操演,如將廣州軍區和南京軍區的司令員對調指揮。這顯然與抗洪搶險毫不相干,完全是軍事演習的訓練內容。

不但如此,抗洪部隊還經常接到換防「轉移陣地」的命令。例如,某摩托化師被緊急空投至武漢,再趕到800里之外的石首、監利——如果只是為了緊急搶險,直接空投石首、監利自然最快,何必讓將士空耗體力,而且還耽誤時間?

又如,北京軍區某部先在江西九江搶險,然後接到命令趕往湖北沙市,最後又急急趕赴湖南嶽陽,如此等等。

實際上,冠冕堂皇的「抗洪搶險」口號,不過是使得江澤民「師出有名」,能夠在和平時期檢驗自己對軍隊的權威控制而已。

災區億萬百姓的生命財產,不過是用來調兵遣將的砝碼,幾十萬官兵的性命,在江澤民眼裡也不過是兒戲。

江澤民利用長江洪水,組織了自「抗美援朝」以來最大的一次軍事行動,在長江流域進行了一次渡江戰役以後的最大一次兵力調動,滿意地檢驗了軍隊不顧險情只聽命於自己「核心」地位的「政治覺悟」。

通過這次調兵,江澤民真正地掌握了軍權,完成了第二、第三代之間的權力交接,這正是「嚴防死守」背後的第二個真實目的。

大堤決口 哀鴻遍野

洪水期間,江澤民除了不斷下令增派軍隊和武警,還指示各級官員務必增派人力物力嚴防死守大堤。據水利部門統計,僅長江沿途調動官兵及民工7,000萬人次以上,投入財力物力100億人民幣。

在江澤民不同意分洪的情況下,在「嚴防死守」、「要人給人,要物給物」的指示下,100多億元勞民傷財的財力物力投入並沒有收到成效。

8月5日,長江嘉魚縣排洲段、九江段、江心洲等民垸先後潰堤。長江嘉魚縣排洲段大堤內人口密集,是土地肥沃、風調雨順的魚米之鄉,且工商業也很發達,工礦區林立。下游的二十多個鄉鎮近五十萬人口,年富力強的勞力都上堤築壩去了,滯留在家的都是年邁體弱的老人、婦女及初級中學以下的兒童。

由於決口是發生在8月5日深夜,浸泡了一個多月的大堤終於抵抗不住越來越高漲的洪水的衝擊,洪水一下子就決開了50米的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勢向村莊、向工礦區、向學校、向農田奔洩。守衛在堤壩上的近100名武警官兵和民工當即被洪水捲走,睡夢中的老人、婦女及兒童有的還沒驚醒就已被洪水吞噬。

驚惶失措的人們有的爬上屋簷、大樹,但不一會兒,屋簷和大樹就在洪水的衝擊中倒下了。祖祖輩輩的辛勤勞作創造的財富及棲身之地頃刻間化為烏有,雞鴨豬牛等牲畜多數葬身洪魔的大口。從8月5日深夜3點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時裏,天塌地陷,數十公里內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鴻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分爬上大樹、高樓的倖存者被救助以外,全縣1.1萬人「失蹤」。事後,湖北嘉魚縣的民政部門內部統計得知,全縣兩次決口期間,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蹤婦女、兒童及老年人1.1萬人,官兵及民工1千多人,很多家庭妻離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數葬身洪水,連屍體都沒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長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潰口,所幸這兩地潰口都在白天,人員傷亡要少一些。8月7日九江長江主幹堤決口,官員們一時間手忙腳亂,像熱鍋裡的螞蟻急得團團轉,指揮員手足無措,下令胡亂向決口處拋進物品,只要能裝的物資都向決口傾倒,推進大米、稻穀、黃豆等糧食達500萬噸,大卡車50多輛,炸沉船18艘,後來調集一支來自張家口地區約200人的堵漏特種兵團,採取了外圍打樁,固定舖板,灌注泥石堵口,終於把決口堵上。

此次潰堤共造成了82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除排洲灣死亡1.2萬人外,外江民垸合鎮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長江的四次潰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損失財產達500多億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億人因洪水肆虐而撤離家園﹐與此同時﹐洪災地區爆發了傳染病﹐此後災區人民一直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

1998年舉行的第七屆河流泥沙國際學術討論會上,原水利部長、九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楊振懷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損失原因時說:未按原規劃使用分、蓄洪區,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

面對這一重大的決策失誤,江澤民指示媒體進行全面掩蓋,官員們統一口徑、統一上報人員死亡及財產損失的數據,將統計數據縮小到最低限度。人員死亡與財產損失,實際情況是官方報導的五十倍以上。

在中共的宣傳機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說辭下,如此慘重的人禍彷彿真的只是一場天災,江澤民的罪責被完全掩蓋過去。

蹊蹺的洪水

1998年這場大水來得實在蹊蹺。在發大水的時候,北京流傳著一種說法:江澤民,江澤民,江水淹死人,就是說江澤民上台會帶來水災。

此說法並非完全空穴來風。1996年,江澤民去南方路過一著名寺院。在大殿上香後,江澤民便來到鐘樓。不料方丈以善言百般相勸:「施主萬不可在此撞鐘。」江澤民大為不悅,毫不理會,撞響了古鐘。老方丈當場半晌無語,只是默默垂淚不已。後來有人得知,老方丈曾言道,江澤民本蟾王轉世,鐘聲一響,必定引發中原水族作怪,從此中原大水連年,再難平安。

在那之後,中國大陸水災似乎確實比過去來得猛了。在98年這一江澤民的本命年,中國出現了前所未見的洪災。在後來幾年,中國洪災仍然頻繁。

蟾王鐘聲一說,或許有點難以考證。但江澤民的確嗜水出名,一生不能離水,出訪時亦不忘隨時到水裡泡泡,媒體上流傳很廣的就有他在夏威夷和死海游泳的照片,他入住的酒店也多選養有水生尤物。江的突出的蛤蟆眼及大嘴薄唇外貌特徵酷似蛤蟆,五指張開的爪式鼓掌方式乃江的獨家專利。

國外近年來人們從研究聖經《啟示錄》、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唐朝《推背圖》等古今中外的著名預言中,發現江澤民在現在扮演著一個非常特殊的角色,給中國以至全世界都帶來災難。

江的出身和水有密切關係。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曾預言「一個虎年出生的三水之人將給東方帶來巨大災難」。

江澤民1926虎年出生在江蘇(一水),發跡於上海(二水),到北京後當上「三位一體」後居於中南海(三水)。提拔他發跡的幾個人也帶水性,例如江冒認江上青為養父而得到張愛萍的提拔,萍有水字;在上海得到汪道涵的提拔,汪有水字。江的政治恩人薄一波,幫他搞掉北京幫,波帶水字。大家知道蛤蟆平生喜水忌土厭火,所以紫陽、喬石等必犯其忌。

令人驚嘆的是唐朝《推背圖》第五十像也直接預言了這場和江有關的洪災,第五十像的圖示畫的是一隻很兇的虎在草叢中尋食,成攻襲之勢,其讖語中一句「獸貴人賤」寓意深刻。

第五十像頌曰﹕「虎頭人遇虎頭年,白米盈倉不值錢,豺狼結隊街中走,撥盡風雲始見天」

「虎頭人遇虎頭年﹐白米盈倉不值錢」指屬虎的當權者江澤民(「虎頭人」)在1998寅虎之年(「虎頭年」),出於私利不正常處理洪水導致嚴重洪災。眾人為了擋住大堤缺口,把許多的糧食當雜物拋入河中浪費掉,滾滾而來的洪水,更沖毀了無數「白米盈倉」,這些平日最值錢的東西瞬間就成為一錢不值的廢物了。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