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獨家視頻:叫不出名的土改酷刑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8月13日訊】湖北省利川市柏楊壩鎮的莽莽群山之中,始建於清代的大水井古建築群吸引著眾多的遊人,但很少有人知道,傷痕纍纍的古建築中,隱藏了一段血淚斑斑的土改史。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節目,《血紅的土地》一書作者譚松將首度公開一段珍貴的第一手視頻,為您講述這個故事。

《血紅的土地》作者譚松:「我是在2003年的3月開始進行土改調查的,我獨自一個人悄悄地調查。十幾年來呢,共採訪了100多個當年土改的親歷者。我想講一個我調查到的土改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現在位於湖北省利川市白楊壩鎮的群山之中。在這個地方呢有一個現在很有名的大水井古建築群,是一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只是這些人不知道裡邊的故事,因為知道內情的人基本上現在都死完了。」

古樸精緻的大水井古建築群建於清道光和光緒年間,被譽為「鄂渝邊境古建築之明珠」,據說當年曾有八大莊園。現存最完整的是李氏宗祠和李亮清莊園。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進行了暴力的土改運動。《血紅的土地》一書作者譚松了解到的慘烈故事就在李亮清莊園上演。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彭吉珍,是李亮清的二兒媳婦。她的丈夫李次候49年后逃走,東躲西藏。他留在鄉下的妻子在土改中究竟遭受了什麼?直到50多年後,譚松在利川市找到了當年的土改民兵、農會幹事、《大水井李氏宗祠及莊園歷史寫真》一書的作者向賢早,才獲得這份珍貴的目擊者證詞。

土改時的農會幹事向賢早:「那屋裡有個大火籠,那個民兵姓許,他把那個木炭燒了一堆,把磚又燒紅四塊。就把李次候這個女的,姓彭,叫彭吉珍抓來。(她像)這樣跪著,下面有一籠火,那得了。(女人)胸前又還吊得有兩砣(乳房),她的乳房,肚子皮就在那個碳火上烤,我在那兒看到,烤得那個油喲!(皮膚)起亮泡,看到在滴水(油)了。(她)撕心裂肺的叫,人人都是父母所生。」

在場的向賢早看不下去,但以他的身份未必攔得住,他轉身去找區長李金鬥。

向賢早:「我說李區長,遭了也,今天有個地主要死在那個火坑上。」

李金鬥聞訊,趕到那間燒烤刑訊房。

向賢早:「李金鬥就把她(彭吉珍)拉起來。你家到底還有沒得金銀?(彭吉珍說)哪裡還有金銀。又修了房子,這些年又買了地,我沒得金銀了。」

李金鬥給彭吉珍一家人開了一擔穀子的條子,把她們弄到李子坳去勞動,彭吉珍這才撿了條命。

向賢早:「今年3月她家八妹還對我說:『我晚上跟她睡覺,傷透了心喲,腳一碰,她就喔火連天地叫,整個肚子爛得糊了了(血肉模糊)的』。」

這段採訪拍攝於2006年7月,向賢早說這是他見過的最慘的刑罰,他叫不出名字。而譚松聽到也覺得難以承受 。

譚松:「他講到她那種情景,燒烤的時候,我當時覺得全身發麻,就是頭皮頭髮好像豎起來了那種感覺。因為當時向賢早不僅僅講了彭吉珍的酷刑,他還講了一系列的酷刑,比如說什麼猴兒搬磚啊,喂羊屎啊……但是就是講彭吉珍燒烤活人的時候,我全身幾乎發抖,怎想到人類有這種殘酷。」

然而譚松在十幾年的調查中發現,這種燒烤活人的酷刑,竟然不止彭吉珍一例,而是在川東地區的土改中大量出現,以逼地主交出所謂的「浮財」。

譚松:「在土改當中這種大範圍的,廣泛的,民間的這種酷刑發生的話,歷史上非常少見。因為這個土改運動是一場由國家的政權,這個政黨發動的一場運動,一種強權來推動的這麼一個運動。所以說它來的非常猛烈,也非常血腥,非常殘暴。」

向賢早在2009年去世,彭吉珍2004年在雲陽縣去世。而李亮清一家在土改中早就被趕出莊園,他的兒子有的被槍斃,有的自殺,他們的故事和血淚至今仍深埋在大水井古建築群的土地裡。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