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員工聯署抗議重返中國 Google:項目仍不明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18日訊】【今日點擊】(3235-2)

提要
員工聯署抗議重返中國 Google:項目仍不明朗
美國教授:中國經濟危機四伏 年輕一代令人失望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我是石濤。今天是江澤民的生日,今天又是陰曆的7月7鵲橋會。在推特上我看說什麼都有,開什麼玩笑都有,但比較多的是把江澤民跟習近平現在對比,這挺邪門的,也挺怪的。習近平上來大概5年6年吧,他反腐的一切,就是從江澤民手裡面獲得權力;而被打擊的人,他確實是以貪腐的狀況出現,那又是江澤民主政時期的,以貪字以淫蕩作為他的發展動力的根本原因所造成。而在反腐的過程中,太多的人也都認可習近平做法,甭管是恨人有笑人無,還是什麼國家希望,甭管是大的說法小的帽子,但是都覺得解氣,給這幫當官給打了解氣。

解氣走到了今天呢,當現實的狀況出現這一切,又出了個怪現象,全社會所有的人現在不買習近平的帳,不買習近平的帳。用了四個月的時間,就是他向憲法宣誓之後他的所作所為,向憲法宣誓之後,建立完整國家權力的間架結構和體系。而他從十九大在黨的體系中,和用了兩年時間對軍隊的整肅,造成在正常中共現在權力間架結構中,正常的權力間架結構中,已經不能透過正常程序去把他如何了,不太可能了。結果在這種背景之下,他打開的大好局面,就是用國家的權力概念去弱化黨的權力概念,這是一個大好的局面,他反其道而行之,在樹立完國家權力體系之後,扭過臉來走黨的,那是挺邪門的,我們只能叫邪門。而他扭過臉來走黨的,只用四個月的時間,把他5年當中的功績全給毀了,結果現在促成是街頭練攤的到他身邊的所有人都恨他。

員工聯署抗議重返中國Google:項目仍不明朗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谷歌要重返中國。結果它永不與邪惡什麼配合,永不與邪惡合作,它自己把自己這一份承諾給打破了,它要為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做一套全新的東西,從而進入中國市場。所以它也就變成了應對那句話,有錢能使鬼推磨,它為了用錢,它為了掙錢,它自己成了鬼。而Google的員工不幹,連署抗議Google的決定。而Google自己講說項目不明朗,重返中國之路再遇阻力,審查版的搜索發動機項目,引起員工的強烈反彈,上千人聯署抗議。而行政總裁皮采也在內部會議上,首次披露了叫龍飛項目。

我個人覺得也挺滑稽的,談到中國都用龍,用龍或者用獅子。這頭獅子是永遠睡不醒,醒多少年了,30年前就醒了,醒一回,20年前又醒一回,10年前還醒一回,現在又醒了。這龍也是,30年前飛了一回,要飛了,20年前又要飛了,趴窩,它老說要飛。你看Google它也用龍飛,是飛起來了還是在那趴蛋呢,不知道。「總裁向員工強調,雖然有關項目開發處於早期階段,但是向世界上最多人口國家提供服務,是符合Google的使命的。」所以它迴避著道德當中的東西「八月初調查網站報導說Google打算重返中國,為中共控制的市場量身製造新的發動機叫龍飛。那員工反對就是說,違反了不要做惡的原則,變相合理化中共的禁止言論自由的作法。」所以這是一種強姦與被誘姦的做法。願意被誘姦,為了利益,提出了某些表面上看起來很合理的說法,很合理的說法。

「他們不滿缺乏資訊來做符合道德的工作的決定,要求Google增加透明度、監管和問責。而員工要求成立道德檢視小組,委任調查員提供獨立的意見,如果渉及到重大的道德問題,公司要向內部公布有關評定的結果,而Google目前拒絕回應連署。」所以這個說法就相當特別,「道德檢視」,跟中共合作任何合作都是不道德的,跟中共的任何合作都是渉及到對人性的傷害。而陸透社引述了一個中共官員說,Google的龍飛項目非常可能在今年推出,那也就沒兩天囉,那我們就看會怎麼樣。所以跟中共配合做惡呢,出現了現在這種消息被披露的狀況呢,我以為就是一種勸善的過程,在我眼睛裡Google自己強姦自己是一樣的。

北大解聘了一個在北大工作了大概九年吧,這麼一個教授,美國教授,是個經濟學家,解聘他的理由呢就說他學術上有問題。他本來要到北大大概只工作兩三年,他接到的合同大概兩三年的合同,結果他沒想呢一下工作了九年,2009年開始工作,在深圳,一直到今年2018年。所以他經歷了中國大時代的一種變遷,因為2009年之前是2008的奧運會,是中共大屁股崛起崛得最高的年代。那從這個年代一直到現在呢,他經歷了江澤民背後垂簾聽政,胡錦濤到習近平,所以是一個外人在看待中共的現實狀況的表現,「中國經濟危機四伏,年輕一代令人失望」這他的評價。

美國教授:中國經濟危機四伏 年輕一代令人失望

這個人叫鮑爾丁,研究國際貿易的。而他自己本身在包括外交政策,彭博社這些西方大的媒體呢,經常發表有關中國經濟政策的文章,直接批評中共的審查政策。「在共產黨手下工作,你不會不知道其中的風險,隨時的風險」,所以這是他基本的評價囉。美國之音採訪他,他透過E-mail來回覆他的問題。因為前兩天,大概三天前,清華大學新聞系的一個德國留學生大衛被開除了,原因他關心709的維權律師。留學生被開除被迫離開中國,那大衛自己本身認為呢他毫不後悔,他做出了一個正常人的選擇。

那鮑爾丁的評價是說「經濟和金融愈來愈成為敏感的話題,而教授市場參與者政策制訂者,以任何方式辯論都變成了烏有,什麼都沒有,外國和中國教授惹上麻煩從而被解職。」這個角度的本身,你就知道在中國充滿了監視,一切都是被監視的,所以我個人覺得他講得也滿有趣的。2009年他到中國的時候,學生可以在課堂裡穿89六四的黑衫,2012、13年都有穿。我在推特上,包括國內的一些朋友也在推這個黑衫運動,他說到現在沒有了,在學校裡面學生裡面有監察員。

「美國跟中國的根本的不同點,他說美國真正學習是本科和研究生教育,而中國是苛刻的高考,而大學更像是象徵性機構。而精英相比在課業上獲得成功,學生們更在乎實習,創造性跟獨立性幾乎是不存的。」那就是豬囉,當豬仔養,創造性跟獨立性完全被扼殺。而這層扼殺,扼殺的行為滲透在整個社會上。所以你別看,出了國的很多的孩子,英文不會,考數學考100。大學一畢業就是個傻蛋,給別人打工的奴隸,因為他沒有獨立的人格,他只是一個慾望追尋的動物,叫高級動物。出人頭地就得加入共產黨,順應他們的方式,不能支持自由民主和人權。他們還得為自己國家還得自豪。自己強姦了自己,閹割了自己,然後說我很自豪,因為我很乾淨。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