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美中重開貿易談判 雙方抱多大期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23日訊】【熱點互動】(1802)美中重開貿易談判 雙方抱多大期望?

本週三,美中雙方重開貿易談判。這是雙方對340億美元商品互徵關稅後,首次回到談判桌,但談判級別比之前低。另一方面,美國對中方加徵關稅的腳步並沒有停下。週四,美國將對1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而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的公開聽證本週正在進行。

另外美國政府高官首次點名,包括中國在內的四個國家有可能干涉美國中期選舉。那麼,中美雙方為何此時願意重回談判桌?本次談判對緩和中美貿易衝突會起什麼作用?中共是否真有可能干預美國中期選舉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三(8/22),美中雙方重開貿易談判,這是繼雙方對340億美元的商品互徵關稅之後首次回到談判桌,但是談判的級別比之前要低,而另外一方面,美國對中方加徵關稅的腳步並沒有停下,週四(8/23)凌晨開始,美國將對另外1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公開聽證本週也在進行。

近日,美國政府的高官首次點名包括中國在內的四個國家有可能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

為什麼中美雙方此時願意重回談判桌,本次談判對於緩和中美貿易局勢的緊張局面會起什麼作用,中共是否真的有可能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夏小強:你好,大家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新聞短片。

新一波的2,000億美元大陸商品課徵25%關稅,美國貿易代表署將從23日起,持續6天的聽證會,新關稅最快下個月生效。而美國對160億美元大陸進口商品施加的新關稅,也將於美東時間23日生效。

與此同時,美中副部長級官員在華府進行為期兩天的協商,期望化解兩國貿易紛爭。

美國總統川普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他對這一中等級別的磋商「期望不大」。同時對於中美貿易戰並沒有設定時間表。川普說:「解決與中國的貿易爭端將需要時間,因為中國在太長時間內獲得了太多,他們被慣壞了。」

中美貿易還要持續多久、中美雙方各有多少底牌?外界都很關注。

川普政府要求中方削減雙邊貿易順差、降低進口關稅、提供更好的知識產權保護並作出停止強制技術轉讓的承諾。

評論認為,美方會繼續對2,000億美元大陸商品徵稅,如果中方沒有實質性的改進,甚至還採取所謂的報復措施,美方還會繼續加碼。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就這個話題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短訊或者打電話、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

破空,我們先談談這個問題,我們看到,這是雙方對340億美元的商品互相加徵關稅以來,第一次回到談判桌,經7月初到現在。之前,可以說雙方態度都是比較強硬的,中方也說要打持久戰等。您覺得為什麼這個時候他們突然願意坐下來談,雙方各有什麼樣的考量呢?

陳破空:這一次中美雙方坐下來談是第四輪,很顯然是中方要求,中方更為迫切要談,而不是美方。因為川普在推文中表示了,說,要談判可以,這是中方要求的。意思就是:對我來說是無所謂,要談也可以,談判的大門是敞開的,但是他們要注意的是,問題還沒有解決,他們得小心點。

中方為什麼要談判呢?第一,我原來講過一個結論,中方這方面的仗是談就贏,打就輸。因為「談」它搞拖延戰術、厚黑學、什麼一次性購買等等;「打」它完全沒有實力去打,沒有子彈,沒有底牌,沒有多少籌碼。對美國來說,現在對談判已經失望了。川普上任以來,一開始,中美之間有「百日談判」,結果無疾而終,後來又有三輪談判,連續三輪談判,到上一次,6月3日的談判,發現中共還在迴避結構性問題、還在提出700億的購買來換取貿易戰停戰,美國根本不答應。

所以中共誤判。中共為什麼那時候還提出來?到7月6日貿易戰真打響的時候,中共那邊是亂成一團。第一個重大的誤判:以為貿易戰不能開打。結果沒想到川普打了,川普一打了之後他就一輪接一輪按部就班做下去,聽證會、30億鋼鋁、340億技術產品,160億的其它商品今天半夜凌晨就要生效。聽證會還在舉行,這個星期五開另一個聽證會(關於2,000億),到了9月底2,000億也要開打。

川普的步驟是按部就班,而中共那邊是完全失了方寸,在這時候中方就更願意談判、希望談判,而且有一句話洩漏它的企求。當川普在推特上發出對談判不抱希望的時候,中方的媒體說了這麼一句話,外交部發言人說,我們不喜歡談判還沒有開始就亂說話,或者說失敗的話。意思是說,你怎麼知道談不成,萬一我們全面投降呢?(who knows)你怎麼知道?中方這句話意味深長。

主持人:是,挺有意思!小強,你怎麼看,另外,美方是不是也有什麼考量也願意談呢?

夏小強:這一次重啟談判我覺得中美雙方都有談判的意願。中共在政治方面,因為中美貿易戰造成中共高層內鬥加劇,貿易戰給中共帶來衝擊,結果會使中共內鬥雙方政敵作為攻擊對方、對手的藉口,所以在政治方面它需要這一次談判;在經濟方面,中美貿易戰給中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股市暴跌,人民幣匯率曾經一度跌破6.9,同時在中國的一些外企特別是美國的企業,開始考慮回到美國或者轉到東南亞。

同時中國國內的企業,由於中美貿易戰造成倒閉潮。我舉個例子,中國的糧食企業山東晨曦集團倒閉之後,最近中國最大的輪胎廠永泰集團也申請破產,這都給中國的經濟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同時中國的企業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開始採取另一種方式逃離資金:在香港開始加快上市的節奏。這種方式也是規避中國的制度逃離資金。所有這些都給中共造成很大的壓力,它需要談判來改變被動的局面。

我覺得作為美國來講,川普政府也承受一定的壓力,一方面是中期選舉11月初要開始,川普政府面臨著民主黨中期選舉的壓力,同時中美貿易戰給美國的一些企業也帶來短期損失,他也承受這方面的壓力。所以這一次談判對美國來講也是有一定的意願。

主持人:是,雙方可能都有意願,但是到底期望值有多高?

夏小強:我覺得中共的願望要超過美方。

主持人:破空,這一次的談判確實大家都注意到級別是比較低的,中方是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領隊,給我們介紹一下王受文的背景?

陳破空:低級別談判是很有學問、很有名堂、很有玄機的。王受文是商務部副部長,美國對應由財政部副部長跟他談判,雙方的級別停留在副部級。王受文本科是學工學的,湖南大學工學學士,後來就到處混一些學歷,在職研究生之類的學歷,什麼對外經貿大學的經濟學碩士、北京大學混一個什麼博士,這就有了一定的經濟背景,但是學歷真、假?中共官員的學歷真假存疑。

據說他最早是翻譯,是對外經貿活動的翻譯,曾經當過前對外經貿部長副總理吳儀的翻譯,翻譯出身的這麼一個官員,是屬於文職官員,由於國際上打交道也許他對一些規則比較熟。

上幾輪談判外界評論,中美之間的談判有差距,美方有很多的法律專家,有很多對世界貿易規則熟悉的專家;中方明顯缺乏法律專家和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熟悉的專家,雙方理論的時候,當美國一方把這些國際法,把這些貿易組織規則擺出的時候,中國一方總是啞口無言。

其實那是次要的,我認為中方根本就不需要,它從來沒有考慮過什麼法律、國際法、貿易規則,本來就打算在世界上亂混,就是打算無間道手法到世界上占別人的便宜。所以它缺少什麼法律專家、缺少什麼貿易規則專家是很正常,如果有才不正常;就算是稍微懂一點的,如果大家論規則站不住腳。中共在談判過程中,對規則是作自己的亂理解,總是亂扯。

這時候王受文出面談判,一名低級別的官員,就證明一點;至少有三點,我說它有玄機、有文章、有名堂在哪裡呢?低級別的官員來談判不引人注目,新聞媒體不會聚焦、不太注意,實際上對中共來說,說得好聽是示弱的表現,說得不好聽是投降的表現。因為兩軍對壘要投降,最好不要主帥出面去投降,也不要高級將領去出面投降,最好派個小官舉個白旗去投降;小官去投降一是有台階下,好看一點;再一個,投降得不好、難看,是小官的事情;再一個,如果要反悔還來得及,主帥可以說「我沒有同意」,還來得及。這叫做掩人耳目,蒙混過關。這是舉白旗投降的表現。

再一個,有人說低級別的官員不能作主。其實再高級別也不能作主,比如副總理劉鶴級別、再高級別也不是拿來作主的,最終都是要雙方國家領導人級別才能拍板。

所以,並不是小官不能做主;小官恰恰方便去把中共內部的意圖交待給對方。你看這一次中共說了一句話,中共說,希望11月可能美中首腦或在一些國際場合相遇的時候,美中貿易戰已經結束了。中方造的輿論。但是美方這邊、美國總統立即說,這沒有什麼期限,是持久戰。

主持人:沒有時間表!

陳破空:根本沒有此一說;是中共自己造的輿論,說明中共自己這邊有一個目標。據說習近平在經過7月政爭、黨內的實力爭執之後,就決定向手下下令希望盡快停止美中貿易戰,而且希望在11月他見到川普之前能解決這個問題。也就是說,在這二三個月要解決這個問題。

最好就派一個小官去傳達一些機密的意圖,所以實際上這一次談判,準確的定義是「密談」。

主持人:我覺得您指的「投降」是中方可能會同意美國的一系列要求,帶有這樣的條件嗎?

陳破空:只要它同意兩條就行了。因為在前3輪談判中,川普有兩條很基本的要求,雖然有很多、4條甚至140條要求,川普的要求總共是140條,但是兩條很基本。川普說,中方要每年減少貿易逆差2,000億;第二條,中方不得脅迫美國的企業作脅迫性技術轉讓。美國的企業到中國去投資,美國可以保留自己的技術,想轉讓就轉讓由美國來決定,不能由中國來脅迫性轉讓。就這兩條基本同意了,雙方的經貿戰就有可能暫停,或者雙方的經貿談判再往前走一步。

從這兩個角度來看、根據各方面的評論看,中方是可以做得到的,只不過中方在考慮面子問題,尤其習近平本人的面子,因為他好不容易塑造了一個強人領袖的形象、個人崇拜的形象,如果輕易做出一副認輸低頭的話,可能面子上過不去。上次他們在莊園會,中方官員透露,保障習近平主席有面子是我們此行最大的任務。有可能這一回談判也是為此基點:我願意讓步、我願意認輸,但是我們要配合讓我們的習主席有面子。這有可能是中方重要的考量。

主持人:小強,你怎麼看雙方較低級別的會議?

夏小強:我覺得較低級別的會議,因見於前面3次談判沒有什麼結果,中美雙方都對談判不抱太樂觀的期待,這是一個原因。還一個原因我覺得對中共來講,它派出什麼級別的官員,即使級別再高,我覺得是無關緊要的。因為任何官員去都是執行最高領導人的所謂「指示」,他只是傳聲筒的作用;不能自主作出決定。所以派出較低級別的官員是合理的。

再一個,我覺得還有一點,如果中共在談判中作出妥協或者讓步的決定,那麼參加談判的官員很有可能在中共的體制中作為一個替罪羊或遭到整肅,所以較高級別的官員這時候也不願意出頭。這是一個原因。

我覺得對於美國來講,它的一個宗旨就是,中共派出這個級別的官員,它就派出相對同類級別的官員參加。它的一個宗旨我覺得就是以不變應萬變。其實美方對於談判的目的、目標,在談判初期、第一次就已經全盤托出了,其實很簡單,就是要求中共遵守入世貿的承諾、中共遵守世界貿易規則、停止操作匯率、停止盜竊知識產權、盜竊美國高科技、按照公平交易的原則進行交易。美國的要求僅此而已。我覺得這就是現在的大概情況。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破空。剛才小強提到,如果要找替罪羊,可能找一個較低級別的比較好。您覺得當初劉鶴主導貿易談判,後來有傳聞貿易談判失利,他有可能在黨內的地位下降,您覺得有這回事嗎?

陳破空:劉鶴這件事非常有意思,劉鶴是習近平的親信、是副總理、是政治局委員,地位是比較高的,受習近平信任。現在從表面上角度來看,劉鶴由於談判不利,沒有達成美中貿易休戰,導致貿易戰開打,在黨內受到很多批評,就跟王滬寧的意識形態受到批評一樣,劉鶴也受到很多壓力。劉鶴現在從黨內的安排來看,一方面中共解釋,劉鶴並沒有受到什麼壓力或者打擊,並說他增加了兩項職務,一是主管國營企業改革的領導小組組長;還有一個是安全生產的領導小組組長。

這兩個「組長」加到他頭上恰恰表明兩點。第一,他的功能由對外轉為對內,這兩個職能是對內的。第二,他的角色由有實權轉為虛權。這兩個功能都是虛權,中國不存在什麼「國企改革」,現在的國企是國進民退,國企都靠國有銀行在支撐。再一個,「安全生產」誰都可以抓,談不上什麼安全生產的問題,這不是什麼緊迫的問題。

我剛好從國內、體制內聽到更深層次的一個內部機密,我今天就藉這個機會給大家爆爆料。事實上劉鶴出現了什麼問題呢?他出現類似趙紫陽的狀況。趙紫陽1989年5月13日會見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說了一句話,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他說:我們現在的決策主要是由鄧小平同志作出。意思儘管鄧小平退居二線,但是我們的決定是由他來作出。據說此話一出,鄧小平的陣營非常憤怒,成為跟趙紫陽分道揚鑣的原因。

鄧小平的家屬認為,趙紫陽的講話把鄧家拋出去、把鄧小平拋出去了,成為學運的主要矛頭。當時就導致鄧趙關係的惡化和分裂,就是當時「六四」的一個重大因素。但也有人解讀趙紫陽不是這個意思,趙紫陽是要澄清外界的一些誤會而已等等,這是趙陣營的解釋。

這一次,有關劉鶴國內傳出這麼一個機密的消息。美國白宮的經濟顧問庫德洛說,我坐在中國的官員之間,跟劉鶴他們坐在一起,我分明感覺到他們有意要達成協議,但是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成了阻礙,他不願意達成協議。意思是說,習近平是唯一的阻礙,其他官員都願意。但是國內傳出的消息說是劉鶴向庫德洛暗示訊息;說劉鶴在多次談判之後非常無奈,通過很含蓄的語言暗示庫德洛:不是我,不是我們這些談判的人不想達成協議,我們很願意,但是我們的老闆,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不願意。

據說在中共內部稱為「洩密」,稱為對習近平不利,而且導致習近平最近在黨內的一番惡鬥,7月政爭或者叫7月政變一番惡鬥,儘管現在塵埃落定,但是鬥爭可以說是七零八落,互相損耗很大。實際上劉鶴現在在黨內已經重挫,權力由外轉內、由實轉虛,就是習近平本人對他產生了不滿。所以這才是劉的問題,對他有一個比喻,他今天的處境在某種程度上類似於當年趙紫陽的處境,如同趙紫陽跟鄧小平的關係發生了變化,就在一句話;劉鶴跟習近平的關係發生變化也在一句話。

主持人:這是第一次聽到,真的是爆料。我想問小強兩點。如果是比較中等級別的、外界都不看好的、雙方甚至期望值都不高的談判,您覺得他們為什麼還是要談?另外,中方是不是有可能帶著一些妥協的準備?

夏小強:我覺得就是前天媒體上所說的路線圖的問題吧,所謂在11月份習近平和川普會面就結束貿易爭端的路線圖。

主持人:是,有可能為這個鋪路。

夏小強:我覺得是基本上不存在的。因為這是一廂情願的一種說法。現在即使習近平和川普見面,也沒有辦法解決中美貿易爭端的基本矛盾和衝突。中美雙方貿易的矛盾和衝突是沒有成功談判的基本共識。我舉一個例子來講,最近中共體制內的一些經濟專家和學者,和美國的某基金會成員在中國進行會談和討論,關於中美貿易方面的會談。

參加中方會談的都是中共體制內的經濟專家、學者和教授,為首的是陳文玲教授,她有很多頭銜:著名經濟學家、前國務院研究室綜合司司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博士生導師等一大串的頭銜,並且她參與中共總理《中國政府工作經濟報告》文件的起草。她完全是代表中共高層體制內對於經濟方面的觀點,是中共觀點的傳聲筒。

美方參加會議的人員就是這個基金會來自多個州的眾議員、參議員的一些助手和顧問,他們就討論這些問題。此次會議討論的全文現在已經在網上,我看了之後有一種感覺,就是雞同鴨講,完全各說各話。看陳文玲教授的發言,基本上完全是正在走紅的中共體制內的經濟學者胡鞍鋼發言的翻版。她完全在重複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社論的一些論點,並且她的觀點都充斥著中共黨文化的邏輯和思維。而美國人在談什麼呢?美國人在談契約精神,如何守契約、如何守信。我覺得完全是兩個不同平台、不同語言、無法聽懂的交流。

主持人:好像美方提出一些具體問題,比如領導人的發言有謊言,你們的媒體會不會指出?中方基本上是不回答,顧左右而言它。

夏小強:對。我覺得這些中共官員的言論、思維方式和邏輯,與正常世界、正常社會的普世價值完全脫節甚至是對立,造成中共無法和世界正常交流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雙方為什麼還要坐下來談,如果大家的期望值都不高?

夏小強:雙方無法達成共識的主要原因,是中共根本就不承認它違反世界貿易規則,反而去指責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是為了遏制中國的強大和崛起。這是根本的衝突和原因。但我覺得中共主要的原因是想在美國的中期選舉之前拖延時間,到中期選舉,中共開始對美國的中期選舉可能產生一種干預,然後造成川普的被動局面。

主持人:說到這我想問一下有關中期選舉的事情。破空,我們也看到川普最近針對中共發的推文相當強硬,其中有一條他說,那些盯著俄國的傻子們應該轉過來看看中共了!之後,緊接著他的國安顧問博爾頓就在電視採訪中說,有四個國家,他點名四個國家其中包括中國,他說,中共有可能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這是第一次在這方面美國點名中共。您覺得這個可能性存在嗎?

陳破空:首先川普說這句話,說那些辦「通俄門」的人:你們這些傻子應該去盯著中國。他說這句話反映他兩個心理,一個心理就是,他急於擺脫通俄門,要聯俄抗中,盡早實現聯俄抗中的大戰略。現在德國都在聯俄抗中,還不要說美國,美國都晚於德國了!這反映了他的迫切心理,當然,他個人來說也對通俄門非常厭倦了,妨礙他施政。

另一方面,他在說中國的時候用了一系列重話,不僅說「你們要去看住中國」,而且說,中國在向美國推銷毒品,通過郵政系統的漏洞,很多合成海洛因、芬太尼從中國居然可以郵包寄到美國來毒害我們的青少年。他說,這個讓我很憤怒,我們必須停止,參議員必須立法阻止毒害、殺害我們孩子的行為。他把這個拿出來,已經對中共、所謂的「紅色中國」已經非常憤怒了,完全是當敵人看待。

還有一個事情,他提到:不僅是俄羅斯要干預我們的選舉,就是包括中國、朝鮮、伊朗都會干預。中共干涉選舉不是新聞;而是舊聞,早在克林頓時代就有這樣的事情,當時中國盛傳中共方面拿了200萬美金給克林頓陣營。當時總理朱鎔基來美訪問,他算是中共內部基本上最能夠說一點幽默話、能夠打趣、詼諧一把的領導人,他過來之後到處插科打諢,假裝講一些笑話來圓場,人家送個什麼東西他就說,這個我可不敢接、這個我可不敢送,到時候又說我在政治獻金。就故意打圓場。實際上當時的200萬政治獻金炒得非常激烈,而且朱鎔基動不動就說「我可沒有搞政治獻金」,欲蓋彌彰。這件事一直留有疑雲。

中共如果干預美國的大選有很多種方式,一是金錢,在澳大利亞、在台灣、在很多國家所做的那樣,它在新西蘭、加拿大都這麼幹,這是一個。

再一個就是通過網攻,網路攻擊,網路竊密,這也是中共的長項,而中共的網路攻擊、網路竊密比俄羅斯做得更巧妙,俄羅斯的方法是粗糙的、直接的、甚至粗鄙的,但是中共的做法是非常巧妙的,人海戰術讓你防不勝防,各方都來,軍方、民間甚至大學,從清華大學到上海交大都來、都給你搞。這是網路。

還有一個是中共其它方面的人海戰術遊說,加強遊說團體的活動。所以中共對美國的選舉干預是可能的,而且歷史上有先例,並不能排除後面不會存在。

還補充兩句。剛才你問的一個問題:為什麼還要談判,談不攏為什麼要談判?對美國來說,最終要求中共讓步,比如減少逆差2,000億也好、解決市場准入也好,最終是要中共認輸、服軟、退讓、回到公平貿易、自由貿易的軌道上來,當然就需要談,美國最終是需要談的。意思是說,談判大門敞開,你願意談我就跟你談,只要你符合條件;你不談也行。

但是對中共來說是迫切需要談,對中共來說是政治目標;不是經濟目標。因為中共已經連續幾個誤判了,第一誤判貿易戰不開打;第二個誤判以為美國經濟不行,中國經濟好。恰恰相反,美國經濟強勁,股市上揚,經濟強勁增長,就業率最高;中共股市重挫,匯率重挫,經濟下滑,各行各業不景氣。還有一個重大的誤判,以為美國是民主社會,川普頂不住壓力。其實川普透過公聽會、通過遊說國會,兩黨大部分達成了一致,反而民主社會顯示了平衡的合力。中共那邊反而頂不住壓力了。

民間,你看民意,美國雖然有不同的意見,有人反對川普的意見,但是美國的主流民意,超過一半的主流民意是支持川普打貿易戰的做法,而且增加了國庫營利。中共那邊的主流民意是什麼?民眾有不同的意見,但是中國民眾的意見跟美國一樣:支持川普,反對中共。

美國是支持川普反對中共,中國人民的主流也是支持川普反對中共,有人就說,川普的最大粉絲在中國,川普都不知道他的支持者在中國、在中國民間。

主持人:還給川普支招!

陳破空:《環球時報》自己就不由自主地洩漏了國家機密,標題是《美國主流媒體反對川普,跟中國股民相反》。那就暗示中國股民是支持川普的。中國股民都在27%的重挫,都虧了,但是現在中國國內的朋友告訴我,中國的股民和中產階級擺出什麼姿態?我虧也好、我失敗或怎麼樣,我就不能讓你中共好過、我就是要讓美國打貿易戰、我得不到什麼沒關係,甚至有幸災樂禍的心情,我就看中共怎麼被動挨打、怎麼被美國打慘。股民也好,私企老闆也好,中產階級也好,豁出去了:我的損失無所謂,關鍵看中共難看我就高興,我打不過你中共,有人打得過你中共就行了。

中國股民、網民、中國人民是迫切希望川普把中共打趴下,這是中國的主流民意,中共完全自己想不到,大吃一驚!

主持人:破空剛才談到中共對於美國的選舉或者政治干預並不是新聞而是舊聞,博爾頓這一次專門說到2018年的中期選舉。小強,你怎麼看,中共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干預這一次的選舉,如果是,它有可能通過什麼手法?

夏小強: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先要說一下中共在貿易戰對美國的一些策略。中共其實在貿易戰中對美國是沒有長久的、固定的策略,它可以經常發生變化,但是它有一點是不會變的,它所有的策略都圍繞著中共政權的穩定和中共內部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不受損失。這兩個基點是永遠不會變的。所以中共會根據貿易戰的發展過程作整個評估和判斷,如果威脅中共政權的危機將發生的時候,它有可能作出短暫的讓步,都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判斷有可能在未來的貿易戰中,它可能會作出有限的讓步;一旦危機放緩它立刻會撕毀承諾、翻臉,故伎重演。從這個角度來講,現在因為美國中期選舉在即,近日又爆出川普的前競選經理和他的私人律師被定罪,這個就給中共打氣了,它覺得出現一種可能性,在中期選舉會出現變化。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共一定會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

主持人:我覺得可以說它希望中期選舉對川普不利,您覺得它的希望是使它這樣做的動機嗎?

夏小強:因為它面臨著貿易戰。它現在就是在等著中期選舉,它覺得中期選舉如果川普失利,對中共當然就有利了。中共壓力現在很大,所以它會干擾中期選舉。它干擾選舉的辦法一般是採取動用一切的力量和資金,一個是支持它認為它選中的候選人;再一個就是給左派的一些媒體提供資金;再一個就是蒐集共和黨候選人的一些負面訊息。其實它的資源很多。

在7月份的時候,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曾經說,在美國50個州,每一州都有中共間諜的活動。並且美國的一位前國防部官員、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在最近國會聽證會上曾經說,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在位的時候,曾經不遺餘力在美國國會內部滲透,用現金的方式來影響美國政府的政策運作。所以我覺得它會採取同樣的方式來影響美國的中期選舉。

主持人:可能就像你剛才說的,中共在貿易上沒有固定的策略,但是我們看到現在美國對於中共的防範也不只是貿易方面。破空,剛才你提到川普最新的推文也談到中國對美國輸出毒品。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在伊朗問題上,因為美國現在對伊朗制裁,11月4日或5日之前全球各個國家不能從伊朗再進口石油。但中共方面並沒有想要停手的意思,美國甚至放風可能在那一方面再制裁中共。

陳破空:中共是這樣,中共以前是打朝鮮牌,現在朝鮮牌不太打得靈了,它就要打伊朗牌。打伊朗牌,它覺得自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約美國或者抵消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來給美國顏色看,但是打伊朗牌有可能引發進一步的中美對抗,而中共內部現在對這事有討論,一派主張跟中美對抗,無所謂;但另一派認為跟中美對抗是災難。所以不見得它能夠做得下去。這是一點。

另外關於中共是不是干預美國大選?它已經在干預了!它怎麼干預呢?它就是通過貿易戰政治化、經濟問題政治化來干預,好像瞄準支持川普的農業州、中西部的鐵鏽州、製造業州來削弱川普的基本盤、支持川普共和黨民意的支持度。前三個幻想都破滅了,被稱為誤判。誤判貿易戰打不起來;打起來了!誤判美國經濟不行;結果美國經濟比中國強勁!又誤判美國民意會怎樣推翻川普;在中國那邊反而出現了民意反彈!

它的第四個幻想、奢望又出來了,就是中期選舉。

主持人:您認為這會是個誤判?

陳破空:人家都在說「會不會又成為一個新的誤判」?!中共現在寄希望於11月的中期選舉。有人說共和黨保住參議院,眾議院有可能失去多數,這樣,川普可能面臨不利,同時眾議院有可能在某些地方提出彈劾川普。中共方面聽到之後心花怒放,以為又是一個機會,正在奢望。

但是我認為它很有可能又成為一次重要的誤判。為什麼呢?因為川普在最近通過比如《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對中共貿易制裁條款的時候,基本上是得到參眾兩院絕大多數人的贊同,民主黨多數都是贊同他的意見。儘管民主黨和主流媒體窮追猛打他的通俄門,製造一些障礙,但是在對待中共的問題上基本上是高度一致;少數不同,高度一致。如果說有什麼不同、意見的不同,在民主國家很正常,可能還有10%、20%;基本上80%是贊成川普全面圍堵中共。

因為對中共不僅僅是貿易問題,意味著的是,中共這種模式在世界上崛起、在世界上擴張,像擴張到柬埔寨,把柬埔寨拉回一黨專政;擴張到馬爾代夫,讓馬爾代夫發生政變;擴張到薩爾瓦多,挖美國的後院,這種情況讓美國看到了危險。我想即便是把奧巴馬和希拉里今天拉出來,他們都後悔沒有認識到這一點,都會悄悄對川普豎大拇指。

從整個國會、民意代表的意志和民意來看,川普在這方面的判斷,大致的國政、國策不會有問題。所以中共寄希望於中期選舉,我認為會成為再一次的誤判。

主持人:夏小強先生,您怎麼看,在其它方面、很多不同層面上像伊朗,美國也對中共開始不滿,您覺得這些因素反過來對貿易關係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夏小強:川普上任之後,中美關係其實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這幾十年來中共在政治、經濟、外交、意識形態以及在全世界滲透和所作所為等各方面,已經讓美國和全世界基本上看到了中共邪惡無底線。所以美國現在已經全面改變戰略,基本上放棄了改變中共的幻想和期待,所有的策略基本上就是從圍剿中共和遏制中共的態勢展開。

在軍事上,川普之前簽署的《2019年國防法案》,是前所未有對中共最嚴厲的法案;在經濟上,川普對中共展開貿易戰,給中共嚴厲的打擊;在外交上,美國聯手歐盟和日本,採取聯合俄國遏制中國的策略;和朝鮮簽訂協議,等於是讓中共在朝鮮問題上邊緣化;出台了《台灣旅行法》支持台灣,等等這些行動。在遏制中共的特務滲透上,美國出台了相當多的法案加強控制。我覺得種種這些措施都反過來在中美貿易戰上減少了中共的籌碼,對中共是遏制和打擊。

主持人:也就是說,即使是貿易上能往前走,方方面面的衝突或者遏制是不可避免的!剛才您提到朝鮮,我想再問一下破空,我們知道媒體報導9月份習近平有可能訪問朝鮮。現在外界都在擔憂,中國對於朝鮮的制裁是不是已經或者將要放鬆。您覺得在多大程度上中共還可能把朝鮮作為貿易戰的一個籌碼?

陳破空:關於習近平訪問朝鮮,中共方面釋放了兩種不同的消息。先說是釋放了習近平將要訪問朝鮮,朝鮮採取措施「禁止中國遊客入境」,恐怕會對習近平的安全帶來問題。當然,禁止中國遊客入境,朝鮮方面有重大的經濟損失,中共當局肯定要給它補償,據說補償比遊客旅遊消費還要大。但是最近中共又放風,習近平不見得會去朝鮮。因為取決於朝鮮對中美之間的平衡處理問題。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趕在8月底、9月初之前訪問朝鮮,這就會對習近平9月9日的訪問構成衝擊。如果朝鮮跟美國之間進一步達成往前推進的美朝關係,可能中方就感覺到不是那麼有面子去訪問;如果看到美朝之間繼續發生一些齷齪或磨擦,甚至發生一些新的對抗,中方才覺得有面子去。所以這件事不見得能夠確定。總是朝鮮牌要打的話,也是半打不打,而且要打的話中國會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又是巨大的經濟成本去打這個牌,就是還是要向朝鮮進貢,取得它的歡心。

主持人:小強,對於朝鮮作為籌碼這方面您有什麼看法?

夏小強:我覺得中共在貿易戰中有幾張牌,一張是朝鮮牌、一張是台灣牌還有最近美國的中期選舉牌,其實它都同時在打了!我覺得台灣牌它已經在打,因為最近的薩爾瓦多和台灣斷交,就是它在打台灣牌。

朝鮮牌我覺得中共是會打的,雖然在川金會之後,中共這張朝鮮牌基本上處於失效的狀態,但是中共會抓住一切機會來阻止美國,所以我覺得很大程度上它會打這張朝鮮牌。但是我覺得這張牌打起來不一定有效,因為金正恩方面在和美國、中共之間玩政治平衡,他出於趨利避害的選擇,他最後的選擇、選邊站隊,我覺得並不一定對中共有利。

主持人:回到這一次的貿易談判,破空,剛才沒有問你這個問題,但是現在確實有主流的分析認為,這一次的貿易談判會為11月份習近平和川普的會面鋪路,甚至有可能定出路線圖,但是你也剛才提到,川普馬上就說「我沒有時間表,我有長遠戰略」。您怎麼解讀川普的話?

陳破空:鋪路和路線圖都是中方的一廂情願,但是中方示弱和投降的跡象是非常明顯,其中有個證明就是國內中共召開了一個所謂的「宣傳大會」,思想政治工作宣傳政治大會,每5年召開一次,都選在蘇聯政變8‧19左右召開。這個宣傳大會定出兩個基調,我研究之後發現,對外的宣傳回到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不再提什麼《厲害了,我的國》,甚至把「中國製造2025」也願意拿下來;但是對內不變,還是極左的那一套,繼續箝制人民,繼續搞獨裁也好、個人崇拜也好還是大樹特樹也好,繼續搞那一套。

所以是內、外有別,很明顯在這個宣傳單位上看出來,內外有別是,對外,可以投降、可以服軟;對內,不投降、不服軟,對中國人民防範和鎮壓會加強。所以還是滿清那句話,寧與外人、不予家奴,還是大清末年的王朝心態。這個心態下,對美國讓步和投降是完全可能的,至於中共怎麼下台階那是中共有自己的考慮。

主持人:今天的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