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關注美政局 王岐山在尋何種應對之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大陸官媒報導,8月24日,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了日、中協會會長、自民黨眾議員野田毅率領的日、中協會代表團。值得注意的是,官媒除了報導了王岐山對發展中、日兩國關係的期待的講話外,絕口不提其主動曝出的一些消息。而根據日本共同社的報導,王岐山在會面時,首次就日益激化的中、美貿易摩擦問題公開表態,認為中、美產生摩擦是極為自然之事,不認為這是貿易戰,並透露正在分析美國國內局勢及背景,以展開應對。

一方面,在中、美貿易問題上一直保持沉默,且並未如外界所預期的那樣擔當大任的王岐山的此番出人意料的表態,藉由日本人向外界、尤其向美方傳出,應該是有意為之,且基於王岐山與習近平間因過去五年反腐形成的特殊的關係,也未必僅僅是其個人所為。

另一方面,王岐山也是在回答外界一直以來的揣測,告訴外界,自己並未遠離中共對外最重要的關係,而是隱身在幕後,關注著美國國內局勢及背景,尋找應對之策。其潛台詞或許是:不管他是否走到台前還是身在幕後,他在中、美關係問題上的介入遠非外界所看到的那樣。

這與此前海外媒體披露的一件事相吻合。早在中共十九大前,王岐山就曾在一次與美國金融界精英會晤時問道:「川普是一個偶然的現象,還是一個趨勢?」這說明他對川普扮演的角色以及背後的原因相當關注,而這樣的關注在其出任國家副主席後也並未中斷——儘管這半年來,王岐山在公開場合看不到過多介入中、美貿易問題。

王岐山關注中、美貿易問題也並不令人奇怪。搞經濟出身且在美國待過的王岐山,不僅對美國經濟、社會、政治都有所了解,而且與美國政商界一直保持著某種關聯。資料顯示,王岐山與美國政界人士如前國務卿基辛格、先後兩任財長亨利‧保爾森和蒂莫西‧蓋特納等都保持了長期的交往,而他在美國的商業圈子裡,也有著深厚的人脈。

此外,2008年王岐山出任溫家寶內閣的副總理時,主管的就是金融和商貿。熟知他的人都認為他是個很有頭腦和有魄力之人,對主管業務也非常熟悉。可以想見,對美、中貿易十分熟稔的王岐山的意見,當然會受到高層重視。

以這樣的背景來看待中、美貿易戰,王岐山應該深知真正理虧的是北京,應該深知川普要的究竟是什麼,即北京需遵守世貿規則,做到真正公平、公正的雙邊貿易;他也更應該清楚若開啟貿易戰,北京將面臨怎樣的危局。不過,作為中共政治圈子中一員、浸染其中多年的王岐山,所言所行就未必是自己所願所認同的了。

再看王岐山剛剛的表態,他究竟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首先,我們的直觀判斷是:「不認為是貿易戰」而認為是「摩擦」的看法與中共商務部、外交部以及官媒一直將「貿易戰」掛在嘴邊的說辭並不一致,而這或許也是官媒有意忽略這部分內容、不讓國人知曉的原因之一。

其次,王岐山之語可以有三種解讀,一種是其試圖在給貿易戰降調,強調只是摩擦,進而緩和日益緊張的雙邊關係,為進一步談判、尤其是不久後川普與習近平的可能會晤,營造相對較好的氛圍。

另一種是認為中、美摩擦是自然之事,沒什麼出乎意料的,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除了有為貿易戰降溫之意,似乎暗示北京能扛得住。

還有一種是如海外時評文章中所言的王岐山之語暗含「中、美之爭實質上是全球第一大國和第二大國的大國博弈,僅僅這一複雜博弈川普政府借貿易爭端為導火索加以點燃而已」之意。

由於缺乏王岐山當時的具體語句、語境和語氣的更為詳細的信息,這三種解讀都可以解釋的通,但較之前兩種,後一種判斷無疑將使敏感多疑的北京,導向較為強硬的對美政策。《華爾街日報》6月1報導稱,當一群美國企業高管和其他的全球企業首腦3月底同王岐山會晤時,他們收到了一個關於中、美貿易衝突的嚴肅信號:如果緊張升級,繫好安全帶。這暗示很多美國公司會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犧牲品。

不管「不認為是貿易戰」要傳遞哪種意思,王岐山的「在分析美國國內局勢及背景,以展開應對」之言同樣耐人尋味。毋庸置疑,北京已經注意到了美國國內複雜的局勢,以及背後的各種力量,尤其是圍繞11月美國中期選舉,美國各種力量正在公開或非公開的博弈。那麼北京分析美國國內局勢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呢?「展開應對」誰呢?估計利用「反川普力量」達到贏得美國中期選舉,從而掣肘川普後兩年執政的判斷沒有人會否認的。

合理的推測是,北京在「分析美國國內局勢」的過程中,王岐山那些在美國被川普政府邊緣化的「老朋友們」不會不提供相應的建議的,這其中的祕密管道也不是外界所能探知的。問題是,北京篤定自己可以左右美國的中期選舉嗎?川普剛剛發出的警告應當不是隨口之說。如果包括王岐山在內的北京高層想出的應對之策不是找出自身問題所在,順應歷史大勢而為,而是利用美國內部紛爭意圖達成自身願望,恐怕竹籃打水一場空不說,還可能招致更為致命的打擊。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