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希拉里電郵被駭 中共究竟做了什麼?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01日訊】【熱點互動】(1806)希拉里電郵被駭 中共究竟做了什麼?

還有66天,美國中期選舉就要登場。就在各方高度關注的時候,前幾天美方表示除了俄羅斯之外,中共、朝鮮和伊朗也在企圖干預美國的選舉。另外27日英國《每日電訊報》披露,有證據證明希拉里任國務卿期間,入侵她私人電郵伺服器與俄羅斯無關,而是中共的黑客,並且複製了她所有的往來電郵。美國總統川普呼籲調查「電郵門」,但希拉里至今沒有回應。中共對美國選舉究竟做過什麼?它對美國的網攻滲透到底有多嚴重?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今天是8月31日星期五,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還有60多天美國的中期選舉就要登場了,在各方都在關注美國中期選舉的時候,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指出,除了俄羅斯之外,中共、朝鮮和伊朗都試圖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另外在8月27日,美國的媒體爆出希拉里在就任國務卿期間,中共的黑客曾經入侵了她的私人電郵伺服器,幾乎複製了她所有的往來電子郵件。

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夕爆出希拉里電郵門牽扯中共,爆出這樣的消息究竟有什麼樣的深意?中共對美國究竟做了些什麼?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兩位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藍述: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相關的背景資訊。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週日點名中共、朝鮮、伊朗與俄羅斯,可能企圖干預美國大選,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從防禦角度來講,足以成為讓我們擔憂美國國家安全,中共干預、伊朗干預、朝鮮干預,我們正在採取措施阻止,共有四個國家。」

他還表示,美國正努力阻止外國干預11月份的普選,包括防禦性和進攻性的網絡行動,以保證選舉安全進行。

川普總統上週六發推文說:「所有傻瓜只把注意力放到俄羅斯身上,應該朝另外一個方向看看──中國(中共)。但最終,如果我們聰明、強硬、準備充分,就會跟每個人處好關係。」

週一早上,川普發推文,對穆勒花費30個小時調查白宮法律顧問表達不滿。

推文說:「只有那些知道沒有通俄這回事的人,才會花這麼長的時間,只不過有人在找麻煩。他們喜歡破壞人們的生活,而拒絕調查民主黨真正的腐敗。」

推文強調,所謂「通俄」的罪名完全是莫須有,如果你反擊,穆勒和民主黨一方就極力阻撓。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也可以給我們發送手機短信,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希拉里電郵門事件牽涉到中共,中共究竟做了些什麼?

兩位嘉賓,一位是唐靖遠先生,一位是藍述先生。那麼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向靖遠了解一下,您怎麼看待博爾頓的這個說法,他指控中共干涉到美國的中期選舉,您覺得這個事兒是確有其事,還是敲山震虎?

唐靖遠:這個事情我是這樣看,就是說我們看見在美國方面爆出這種消息,說中共干預了美國的選舉,就這樣的消息它不是從一般人的嘴裡說出來的,它是從兩個比較重磅級的人物,一個是川普總統,另一個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我覺得從這樣的一個,他們都可以說是舉足輕重的政治人物,那麼他們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一個比較敏感的時候,他們放出這樣一個信息,我覺得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我覺得很可能中共在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的這些方面,可能實質性的已經做出了一些動作,而且美方很可能已經拿到了一些比較證據性的東西。因為就像我們剛才說的,像類似於川普和博爾頓他們這樣地位的人,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很難想像如果說他們沒有拿到一些實質性的、證據性的東西的話,他們可以完全憑著一種猜測去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去公開的釋放出這樣的信息,我覺得那個是很難想像的。這個是一個問題。

那麼另外一個問題,我覺得就是他們談到中共有可能干預了美國的大選。其實我覺得這背後隱藏了一個對現在的通俄門這個調查的一個反擊,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我們都知道通俄門這個所謂的調查已經進行了一年多的時間了,到目前為止,其實特別檢察官穆勒他並沒有發現任何有力的一個證據,任何一條確鑿的證據證明說川普有通俄的這種行為。

那麼即使是前段時間被吵得沸沸揚揚的,就說川普的兩個跟他關係比較親密的人,一個是他的前競選經理、一個是他的私人律師,兩個人被定罪。那麼我們看見即使是這樣一個事情,這兩個人被定罪,其實也都跟川普通俄不通俄其實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我覺得其實川普和博爾頓在這個時候拋出這個話題的最主要的一個目的是告訴給美國公眾,所謂的通俄的調查其實它的方向完全是錯誤的。

川普為什麼說要把,不是原話,大概意思是說,我們要把這個目光從俄羅斯要轉向中共,那麼我覺得它其實是隱含了這樣一層意思,就是告訴給公眾:你們這個所謂通俄調查其實方向是錯誤的。

至於說為什麼他們沒有把一些實質性的東西拋出來呢?我覺得可能跟現在在當前因為中美之間正在進行一種激烈的貿易戰,同時也馬上就要進行中期選舉,這個局勢其實是一個比較微妙、比較敏感的一個時間段,那麼可能站在川普的角度,他可能不想把跟中共之間的這種關係在目前這個階段搞的太僵。因為一旦如果說拿出一些實質性的東西,後來會發酵,會出現一個什麼樣的後果,最後很多事情會很難說。所以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它究竟會怎麼樣發展,它最後究竟會出現一個什麼樣的局面,我覺得可能還需要再做進一步的觀察。

主持人:就是說您認為這個事基本上是確有其事。藍述先生,您怎麼看這個事?就是說中共它干預美國中期選舉的動機是什麼呢?

藍述:毫無疑問,它所有的這些東西的出台,它跟中期選舉非常敏感的這個時期是息息相關的,因為這裡面首先牽扯到就是說,最近他確實已經找到了實質性的證據,就是美國情報委員會總檢察官最近他公開就指出來了,就講到了證據,就是希拉里在她任國務卿期間,總共從她的私人郵箱發出了69萬多份的郵件,這69萬多份郵件裡面,當初他們在柯米在任的時候去查的時候,總共實際上只查了3千多份,剩下的都沒查,有沒有洩密不知道,現在他可能要繼續深入的調查,這是第一。

第二就是說所有的郵件在發出去的時候,因為中共通過一些技術上的手段,他已經在希拉里的郵箱裡面裝入了這麼一個有點像密碼的這麼一個東西,所以說希拉里每一份郵件發出去的時候,它都會同時給另外一個在美國的中國的公司發一份拷貝。換句話說,希拉里所有的69萬多份文件,每一份都送到了在美國國內的一個中國公司的手上。

這個時候這就出現問題了。因為這裡面有個什麼問題呢?大家想一想,希拉里她說因為,大家知道希拉里的郵件,對希拉里郵件的調查第一次下結論是2016年的5月份,第二次下結論是2016年的10月份,離2016年總統大選之前的一個星期下第二次結論。希拉里認為,她的講法,包括希拉里所有的陣營,他們都是有一種講法就是說是因為這個FBI對她的這個郵件門的調查,讓她失掉了2016年的大選。

那同時調查川普總統的通俄門,那麼希拉里的這些郵箱裡面失去的東西,是不是讓俄國人掌握了?如果是讓俄國人掌握的話,那俄國人是不是把這些信息給了川普啊?要不然他為什麼老圍繞著通俄門,大家老圍著通俄門在那裡吵啊?這就有問題了。

可現在如果說這個郵箱是被中國人偷去的,被中共給偷去了,那麼川普總統他和俄國人之間的見面就變成一個正常的,不存在任何的法律問題。不存在因為他和俄國之間的合作,讓希拉里失去了競選,所以這裡面關係就很大了,所以這是一個方面。

因為總統的候選人是有權力跟所有的國家都進行接觸,不要說俄國,川普總統2016年大選的時候,還專門跑了一趟歐洲,跑去跟各種國會議員、議員或者這些領導人物見面,為什麼沒有人說他是通這個門、通那個門、通這個國家?因為這些國家沒有人說這些國家去偷了他的郵件,對不對?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這裡面跟目前就像靖遠先生講的,兩黨之間的態勢,以及和中國的貿易戰有關係,因為美國現在對中共採取強硬的貿易政策,是由川普總統上任之後他直接領導的,所以說中共對川普總統強硬的外貿政策是非常非常的不滿。那麼他有沒有可能,既然他可以對美國這些政治領袖的這些郵件通過技術手段進行干擾,甚至黑客進行攻擊,那他有沒有在可能在敏感的時間段做一些什麼呢?

因為這個時間段非常敏感,為什麼敏感?就是因為兩黨目前在參眾院兩院的態勢,在眾議院共和黨現在只有18席的優勢,而這次眾議院中期選舉裡面,不競選連任的眾議院議員大概是60位,其中只有18位是民主黨議員,有42位是共和黨的議員。

而且在傳統上的,根據傳統上的歷史記錄,美國總統上任之後,第一任上任之後,緊接著接踵而來的第一次中期選舉,平均總統所在的執政黨都要失去23個席位,這是傳統上的。所以你想他現在總共只有18個席位的優勢,如果是像以前一樣,他要失去23個席位,那它這個眾議院的多數就不存在了。

而且眾議院大家都知道吵得很厲害,很多人講彈劾川普,很多左派陣營要彈劾他,如果一旦民主黨真是拿到了多數,他會不會採取這方面的行動?他採取了這方面的行動,會不會影響到目前正在進行的美中的關係到2千億的貿易逆差的談判?都很有可能,所以很可能中共會做這個事情,它已經有了紀錄它做過這個事情。

當然除了剛才講的眾議院,還有參議院,參議院現在共和黨只有50個席位,獨立的是2票,民主黨是47票,所以是50對49,當然還有一票是空的,幾乎沒有什麼優勢。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萬一真是在政壇上搞郵件門,再來一次這種東西,掀起一場政治風暴的話,很有可能影響到選舉結果。所以他非常擔心,在這個時候敲山震虎,告訴中共,告訴北京:盯著你了,別輕舉妄動。這是有道理的。

唐靖遠:我補充一點,說到動機問題,因為我們看到博爾頓不是點名提到了四個國家嗎?俄羅斯、中國、伊朗和朝鮮,你會發現這四個國家其實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現在都在受著美國的制裁,而且這裡面尤其是以中共受到的壓力是最大的,因為中共現在在跟美國打貿易戰,而且現在是明顯處於下風,而且川普這邊還在不斷地施加壓力。

那麼貿易戰我們都知道,其實從一開始發展到現在,我們都可以看出來貿易戰它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侷限在經濟領域的一個問題了,它實質上已經引發了中共的內部的政治危機,甚至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引發了中共的統治危機。那麼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的話,就是說中共我覺得它完全是有非常充足的動機,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它其實為了保它的政權,它完全是可以不擇任何手段的,也就是說它可以有非常強烈的動機來通過這次,干預這一次美國的中期選舉來獲得一個喘息之機。

就像剛才藍述先生提到的,因為美國有這樣一個特殊的政治制度,如果川普總統所在的共和黨在這次中期選舉他們失去了多數黨的席位,很可能在以後川普很多的政策的出台,在跟中共之間的貿易戰,包括對其他幾個國家的制裁的措施等等,很多方面可能都給川普帶來一種掣肘的一個效應,這個對中共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中共是有最強烈的一種動機在裡面。

主持人:但是有這樣一個問題,美國選舉是每個選民一票一票自己填寫的,中共怎麼樣去干擾呢?

唐靖遠:其實中共干涉美國的大選,它們的方式和途徑可以是很多的,而且它們也不是說從現在才有這種現象的,我們舉個很簡單的案例,在1996年的時候,那個時候美國還是克林頓政府,那個時候就發生過一起被稱作為「中國門」的政治獻金醜聞案。整個案子大概的過程就是在1996年的美國大選之前,就有中共的特工他們嘗試從美國以外的地方對美國民主黨的全國委員會,給他們進行捐獻大筆的政治獻金。

這件事情被踢爆以後,因為我們都知道美國的法律規定是除了美國公民之外的人和團體如果要捐獻政治獻金是違法的,是不允許的,所以這個事情被踢爆以後,相關的報導還顯示出來這一筆政治獻金的運作當時在華盛頓的中共駐美國的大使館,還起了很大的作用,做了一些協調性的工作,就是很多的細節都被曝光出來。當然這件事情曝光以後,中共政府肯定自己是予以否認,它從來都是不承認的,這是很正常的一個現象,我們都可以理解。

但是這件事情,這個案子最後的結局是中共有17個人被定罪,以欺詐和輸送亞洲基金來參與干預美國的選舉這樣的罪名來被定罪,而這17個人裡面有相當多的人都是當時的克林頓總統和副總統戈爾兩個人的很多關係密切的朋友等等。

也就是說我們引用這樣一個案例說明,中共其實對美國選舉政治干預並不是從現在開始的,1996年,那是20多年以前,那個時候中共在政治經濟上的實力,包括它的國際地位,跟現在的中共其實是完全不在一個檔次的,20多年前那個時候中國遠遠沒有像現在這麼強的實力,在那個時候他們都已經在有著手,而且有實質性的動作來干預美國的選舉、干預美國的政治,更何況是在現在它們有了更多的金錢,有了更多的資源和人脈。

再比如說,還有一個例子,我們都知道,在紐約今年又有一個,紐約今年參加美國紐約州的第十一選區的參議員選舉的有一個華裔,叫作劉醇逸,這個人可能在美國待著時間長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個人,他曾經參加過這種競選,甚至想要參加紐約市長的競選,但是後來都失敗了,為什麼呢?因為他就是被曝光出來他有親共的背景在裡面。這個也是另外一個例子。

也就是說我們從這些例子都可以看出來,中共對美國選舉、對美國政治的滲透和影響,它的手段和方式其實是非常多的,它除了採取利益輸送,還有培植代理人等等這些方式,其實還有其它的,像更常見的,通過網絡黑客的攻擊,通過利益的收買,收買美國的智庫、收買美國的媒體,或者收買美國一些專家、一些學者,通過他們來發出對中共有利的聲音,同時也通過他們來影響美國選民投票的傾向。

至於說中共在美國政治、美國選舉的介入這種程度究竟有多深?剛才藍述先生提到一個例子,希拉里現在被曝光出來她的郵件已經很可能被中共的黑客被黑過了,而且造成重大的損失。這個例子我覺得就可以非常生動的說明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和影響它達到什麼樣的程度。

我們都知道希拉里,按照新聞的報導,希拉里的郵件被黑的時候是她正在擔任國務卿的那個時間,2010年到2012年那個時間段。那你就可以可想而知,中共可以針對美國在任、在職的國務卿,非常重要的官員這樣一個位置去採取這樣的動作。國務卿他主要是負責外交的,那麼對美國來說,對美國的外交來說,中美關係毫無疑問是最重要的關係之一。

如果希拉里的郵件全部被中共的黑客都拿走了,那麼換句話說,我們完全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至少在那段時間,中共對希拉里的底牌是一清二楚的。那麼在中美關係之間的博弈過程之中的話,可以說中共就是占據了優勢、占據了上風的。那麼它必然會產生的一個結果就是導致中美關係之間發生的變化,而中美關係的變化它勢必會影響到美國國內相當大數量一批選民的傾向。

所以從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看出來,中共通過各種手段和方式,它對美國的滲透和影響其實是全方位的,它真的是在長時間的發起一場隱形的一場「超限戰」,這個我覺得可以說是一個公開的事實。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您提到通俄門,一直調查川普團隊的問題,那突然間轉到中共它的黑客進入希拉里的電郵伺服器。那您覺得這種轉變,您怎麼看待這個事?

藍述:這是最新的調查結果,發現希拉里在擔任國務卿期間她所有的郵件,她在送出的時候都被順手送到一家中國公司,在美國的中國公司。當然到現在為止,這家中國公司的名字叫什麼,我們還不知道。

至於說它怎麼會影響它?中共它這種以政府的控制為手段,然後強力的推行經濟發展有關係。中美之間經濟實力的對比,它會造成一些中美關係上很多微妙的變化。大家記得克林頓當年訪問北京的時候,當時中國在全球它經濟上的排名是第八位,美國是第一位。克林頓到北京去訪問的時候,安排他到北京大學做了一次演講。

到了小布什去訪問的時候,那個時候雙方已經很接近了,這時候小布什去了北京,他卻沒有在北京大學演講。北京大學演講,它是一個有特殊意義的地方,像國外著名的領袖安排他去講,它是個姿態。小布什去北京的時候,就安排到清華大學演講。這個微妙的改變跟中共手上的經濟實力有關。換句話說,不讓你到培養政治人物、培養律師、培養社會研究、社會科學這方面的高等院校去,安排你到這些培養工程師的地方去講一講。

到了奧巴馬的時候去中國訪問的時候,那個時候中共已經超過日本,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所以奧巴馬就很委屈了,到上海隨便找了個社區,找個禮堂性的東西,跟居民交流交流,那些居民也是特意安排的,裡面也有一些口齒伶俐的大學生,大概是這麼個情況。到了川普總統去北京訪問的時候,講話的機會都沒有了,吃頓飯,招待得好好的,有點像皇宮待遇,吃頓飯,也就算了。

所以你從整個的美國總統他到了北京去訪問的時候待遇的變化,到哪去講話,它是隨著中共的實力的增長,它實力越增長基本上就忘記了當初韜光養晦的這一套策略,這套手法它不做了。現在是「2025中國製造」,《厲害了,我的國》,這些都出來了,它基本上什麼都敢幹了,到海外各種各樣、搞黑客,這些事情它全出來了,膽子越來越大。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又碰到這麼一個非常敏感的美國兩黨態勢又如此接近,稍微有一點變化很可能影響到整個美國國內政治局勢的一場大選的到來,所以在這個時候,這個東西就特別的敏感。所以你看川普又出推特,然後博爾頓又出來專門講話,敲山鎮虎,北京,盯著你了,不要亂動。

主持人:靖遠,有一個事我覺得挺奇怪,如果按照正常的說法,希拉里,現在叫「通共門」,在通共門的事件中,希拉里是一個受害者。通俄門也好、通共門也好,她都是受害者。現在川普和美方爆出這個消息,中共黑進她的私人電郵的話,按照一般常理來推算,這個希拉里在這個時候應該有所表態,但是她現在什麼反應都沒有,您怎麼看待她現在這種狀態?

唐靖遠:我覺得希拉里她到目前為止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觀察她。第一個,希拉里她現在不做任何回應,客觀上來說,對她現在所處的處境可以說是最有利的。為什麼呢?我們知道希拉里的郵件門已經在此之前已經被美國的司法部門調查過兩次了,兩次調查最後得出的結論都是對她不起訴。但是我們知道從已經曝光出來的很多事實已經證明希拉里使用私人的服務器來處理政府郵件,這個行為本身它肯定是違規的,甚至可以說是違法的,甚至是很嚴重的。這個本身對希拉里是非常不利的一個事實,她是無法去否認的。

所以我覺得她現在又再次可以說是第三次郵件門又被曝光,被放到媒體聚焦點之下,我覺得她在這個時候選擇不說話,她的目的可能是想通過自己的不表態呢,同時我們看見美國的主流媒體,我們知道多數的主流媒體它都是反川普的,這個傾向性是非常明顯的,那麼在這個時候,很多的媒體選擇了對希拉里的,可以說是一個醜聞,選擇視而不見,基本上也不報導,或者它即使是報導都是非常低調的,就是它們都不願意去炒作這個事情。

而在此之前我們知道希拉里她兩次調查為什麼都沒有被定罪,都沒有對她進行起訴呢?這背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我個人看來,應該是美國的司法部門對希拉里有一個偏袒的行為,導致她最終沒有被起訴。

一個最頂典型的例子,前FBI局長柯米,我們知道柯米其實當初在對郵件門做出了一個調查之後,最後要得出一個結論寫這個報告,他在起草報告、起草聲明的時候,他最初使用了一個詞叫做「嚴重疏忽」,用了這樣一個詞。但是在後來一個月以後,他再次起草這一份報告把它給發布出來的時候,他把這個詞就變成了一個「非常粗心」。

我們知道在這個英文裡面「嚴重疏忽」這個詞的定性,它在美國的司法體系中,他是有可能要負擔刑事責任的,就是他可能要被判刑、或者是被罰款。而「非常粗心」,一般來說它就不會涉及到刑事處罰的問題。也就是說柯米的修改,當然後來柯米他自己被迫去出席了一個聽證會,對這個行為做出一個說明,他為什麼要修改這個定性,因為這個定性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定性。

但是從客觀上由於美國司法部門對希拉里採取了一種比較偏袒的一種行為,最後導致希拉里她沒有能夠受到起訴。希拉里在這種時候採取了這種不回應的方式,實質上就是通過和媒體達成了一種默契,達成了一種配合,然後讓這件事情迅速的從輿論的焦點中逃離開,逃離公眾的視野,儘快的讓這件事情平息下去、低調下去,我覺得這是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就是,為什麼她不回應呢?我覺得從郵件門這件事情本身,她其實也沒有什麼可回應的。就是希拉里電郵門最核心的一個問題是她違規的行為,她可能危害到了美國的國家安全,這個違規的行為是因為她使用私人服務器來收發政府的郵件,而且時間非常長。而且這件事情被曝光以後,她自己刪除了非常多的,數量達3萬多封的郵件。她把這些郵件全都刪除以後才把相關的這些情況交給司法部門進行調查。

這樣一來必然會帶給公眾造成一個非常巨大的問號,就是郵件門,妳刪除的這些郵件究竟涉及到了什麼問題?這究竟是屬於妳自己的私人郵件呢,還是可能涉及到了更多的不能被曝光的黑幕呢?這個至少在目前為止是很難說清楚的一件事情。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因為美國是一個以法治國的國家,它是法治國家,所以對於希拉里,至少我們從信息的表面上看,郵件被黑客黑了,究竟是中共的特工呢,還是屬於俄羅斯的特工呢,還是說二者都有呢?這個結論應該是由司法部門最終去做出這個結論的,去做出這個決斷。希拉里本人她無法對這件事情來進行一個辯白,你要讓她來說,她可能也覺得沒有什麼可說的。我覺得最主要是這樣的原因。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有在線的觀眾朋友給我們留言,問題是這樣:針對川普總統的通俄門調查,從來沒有設立特別檢查專員,使用特別調查權專項款項等調查了多年而未果,請問查不到通俄,有人要擔責與問責嗎?藍述先生,我不知道您怎麼來回應觀眾朋友的這個問題。

藍述:我覺得川普總統在這一件事情上,他可以說是非常的大肚。至於說最後調查了,因為他現在行使的調查權也都是在他的職權之內,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他也有這個覺悟,你要調查,那他也沒辦法。所以說,他最後調查不出來,我想也就不了了之了。

關鍵的問題是,一個是剛才講的,我補充一下,希拉里她為什麼對這個事情,郵件的調查結果,她不做出反應?美國司法裡面還有一個,證實他有罪之前,他都是無罪的,而且現在還沒有提出正式的起訴,沒有正式提出起訴之前,她如果出來辯的話,越描越黑了嘛,對不對?

至於說調查最後如果真是不了了之,那也只能說川普總統受了一場委屈,對吧?下面這些司法機構的調查人員,在具體的每一個法律程序上面,他只要不違反他該做的事情,不超越他的職權,你就不能說他是有罪了。

當然觀眾這個問題我看問的他也是有點情緒了,他覺得川普總統他受了委屈,特別是從中國來的人,你說中共最高領導人,你說如果真是調查來調查去,調查不出結果來,可能真的有人擔責任。在美國民主國家,它整個司法系統它就是設置來為制約總統、制約各個部門,各個部門互相之間有這種制約的職能在裡面,所以他每一步只要不超出他的職權範圍,他應該不會有最後擔責的風險。

主持人:靖遠,還有一個問題,現在美方已經指控中方的黑客入侵希拉里的私人電郵伺服器,現在中共它的反應比較奇怪,它說美方的指控沒有什麼新意,您怎麼來看待中共的這種回應?

唐靖遠:我覺得其實中共它對這個進行否認,可以說是一個必然的,因為川普的指控,包括博爾頓的指控,可以說性質是比較嚴重的,不管是對希拉里本人涉及到她的責任問題,如果說將來真的通過司法部門,因為川普不是在呼籲嗎?呼籲司法部門要繼續介入,對這個繼續進行調查,對希拉里本人來說,可以說性質是比較嚴重的。

對中共政權來說,我覺得這種指控也可以說是性質比較嚴重的,為什麼呢?因為如果說這件事情一旦被做實了,這件事情如果真的繼續調查下去,把確鑿的證據給曝光出來的話,它會造成一個最直接的結果就是,說明中共在直接的以這種黑客入侵的方式在干涉美國的內政。

而我們都知道中共一向都在用「不能干涉他國的內政」作為一個藉口,每當中共幹出了侵犯人權的事情、或是幹了什麼壞事情,遭到國際輿論的譴責和責備的時候,它都是用這個來作為擋箭牌的。反過來,你中共自己作為一個號稱是一個大國,還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中共現在這些年也積極的用盡了各種方式,花了很多錢,在國際上去營造它的所謂和平崛起的負責任的大國的形象。其實你私下裡幹的事情卻是不斷地在干涉他國的內政。

而且你干涉的,從這個案子可以看出來你干涉的是第一強國,是美國的內政。你對第一強國你都敢這麼做,那麼對其它的這些國家可以說就不在話下了,這個是很簡單的邏輯,對吧?如果這件事情被做實,我覺得它必然會對中共的苦心營造的國際形象會造成一個沉重的打擊。

主持人:藍述先生,最後一個問題。像這種中共干預美國的選舉,另外現在美國指控中共入侵前任國務卿、在任國務卿的時候,她的私人電郵控制器,像這種情況,您覺得在美中貿易戰打得非常激烈的時候,對兩國關係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藍述:應該說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這個貿易戰它主要針對的不是這個問題,它在這個時候把這個東西爆出來,主要是因為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有可能改變兩黨之間的政治態勢,政治實力的對比,從而影響到今後的兩黨之間在美國國內的政治上的角力,兩黨之間態勢的改變有可能對今後的中美貿易談判產生影響,主要是因為這個敏感。

至於說中美之間的貿易,它的最終的,從美國這一方面來講,它是要實踐,它不是一個貿易平衡本身的問題,它是川普總統在實踐讓美國從新強大的諾言,而美國是一個民富國強的這麼一個國家,怎麼樣才能富起來?就是要讓工作機會回到美國。所以說這個東西,這個底線不會改。工作機會回到美國,中產階級找到工作,美國才會強大起來,這個東西不改,中美之間貿易基本上不會受到其它郵件等等這些東西的影響。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知道還有觀眾朋友給我們留言,因為時間關係不能再讀了,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