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地方債是耒陽衝突導火索 或引發全面經濟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05日訊】湖南耒陽市近日因教育資源缺乏引發大規模官民衝突,有專家稱,地方財政嚴重不足是引爆衝突的導火索。中國地方債危機已逼近爆發臨界點,未來半年內,地方債可能引發中國經濟的全面危機。

9月4日,自由亞洲報導最新消息,耒陽市政府承諾,對因無法被公立學校容納,被迫分流至私立學校就讀的學生,提供學費補貼。不過,這對耒陽市已經捉襟見肘的財政,恐怕更是雪上加霜。

耒陽市因公立學校學位緊張,無法容納日益增多的學生。但被迫分流至私立學校的學生,不僅學費幾乎翻了十倍,而且學校教室和學生宿舍剛剛粉刷,甲醛嚴重超標,有健康安全隱患,引發學生和家長的憤慨。

9月1日開學第一天,耒陽市上千名學生家長到學校、市政府、市委維權,要求讓自己的孩子返回公立學校就讀。面對學生家長的請求,當地政府官員不僅未出面解決,反而調集大批警力暴力鎮壓,引爆群體流血事件。有46人被抓,數名抗議家長被打傷,傷勢不明。事件至今仍未完全平息。

旅居美國的獨立經濟學者秦偉平表示,地方財政嚴重不足是引爆耒陽衝突事件的導火索。

據悉,到2017年底,耒陽市政府累積債務24億多人民幣,相當財政收入的111%。去年,耒陽公共預算減少一成八,2018年前5個月再減少一成五,市級政府債務總額則為130億人民幣,相當於公共預算的5倍多。

今年5月,耒陽因財政吃緊拖欠當月公務員工資,成為2018年中國首例被曝光的地方政府欠薪事件。

不僅耒陽如此,中國許多三、四線縣城皆遭遇財政困境。大陸某財經自媒體近日披露,四川某縣政府拖欠銀行幾百億,公務員已有2個月沒發工資,而且還不只一次拖欠。

秦偉平長期關注中國經濟債務問題,他表示,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巨大,不但成為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負擔和障礙,甚至可能引發連鎖性的經濟崩盤。

美國南卡州立大學金融財政教授謝田也表示,北京當局雖然知道地方債務已帶來風險和危機,但卻無法通過貨幣或金融政策進行調整,只能以所謂行政指導的方式進行直接干預,而全中國政府債務的實際總額,已經超過中國的GDP。

據中共財政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末,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6.8萬億元,而這還只是被財政部認可的帳面(顯性)債務。

中共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5月19日在北京參加某論壇時,談及地方政府債務時稱,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利息都還不起。

而地方政府背負更多的,是通過城市建設投資公司等各類平台融資的其它部分,也被視為隱性債務。

大陸媒體《財經》7月10日封面專題〈地方債高懸之憂:隱性債務的水有多深?〉報導稱,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就像冰山,小部分浮在水面,大部分隱藏水底。

如果按照清華大學財稅研究所所長白重恩團隊的調研結果,截至2017年6月底,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約為47萬億元。

今年7月,央行和財政部內鬨原因之一就是地方債務,財政部官員挑明說,自己對地方債務平台管不了。

8月上旬以來,各地陸續開會學習《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防範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意見》,隱性債務意見的下發表明,今年各地防風險的重中之重,就是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不少觀察指出,北京當局下半年將面臨兩大挑戰,對外是中美貿易戰,內部則是債務危機。秦偉平認為,中國地方債帶來的問題,很可能在半年之內引發中國經濟的全面危機。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