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時間不多了 北京靠3個底氣應對美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時間不多了。」「30多年來從未遇到過的最悲觀、最消極的時刻。」「美國的耐心已到盡頭了。」這是北京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的一位學者於8月底參加在華盛頓舉辦的中、美智庫系列對話時,聽到的美國左、中、右精英們發出的聲音。參與對話者中包括美國前防長、多位前副國務卿、前貿易談判代表在內的十多位前官員與數十位著名智庫學者。幾乎所有的與會者都認為,當前中、美關係可能正在遇到兩國建交以來最複雜、最惡劣、最綜合的寒流。

這樣的判斷並沒有錯。自川普(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並從經濟、軍事、高科技、人權等全方位遏制中共後,北京與華盛頓的關係從川普上任伊始的「友好期」驟然降溫,以至於川普還刻意避開11月在亞太召開的兩場峰會,筆者推測其避免與習近平見面應是原因之一。因為美國對華輸美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即將開徵,而且川普並未止步於此。9月7日,川普還高調表示,他已經準備好向另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如果我願意,可以很快推出。這改變了等式。」

要知道,川普日前的加徵關稅,已經對中國經濟造成了嚴重打擊,中國股市、匯市不振,外資加速撤離,民企倒閉增多,失業人口增加,消費降級等等。而此時的北京當局內心雖憂心如焚,但卻仍不願對美在貿易問題上妥協。《人民日報》居然還腦殘地說美國要求零關稅對等貿易是「漫天要價」。

這樣的智商看似負數,其實恰恰透出的是北京當局絕不願更改自己的經濟結構,從而改變自己的政治體制的真實想法,什麼「人民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嚮往」不過就是空話、騙人的話而已,他們真正想要的就是保住政權、保住利益集團的利益,哪怕以犧牲十幾億國人的利益和福祉為代價。

無疑,一旦剩餘的4,000多億的中國輸美產品被全部加徵關稅——這個概率並不小,將對本已不堪的中國經濟和各方信心是個沉重的打擊,但毫無疑問,即便如此,中共依舊不會妥協。這大概也是美國智庫們發出「時間不多了」,「30多年來從未遇到過的最悲觀、最消極的時刻」的原因所在。顯然,他們已經看到了留給北京的時間不多了,離北京遭受重創的時間不遠了。

面對這「最悲觀、最消極的時刻」,這位學者給北京當局怎樣的建議呢?其在「美國耐心已到盡頭?中國要懷最好預期做最壞打算」一文中提到:一、要開展各個層面的民間交流,以推動中美關係繼續發展;二、要「借力打力」,建立「統一戰線」,即利用美國「反川普」的精英勢力,阻撓川普;三、要加強「高質量」的外宣,避免因為翻譯等問題的誤判;四、崛起需要慢功夫實功夫,要向老牌大國學習國際博弈與強國戰略的經驗,要戒驕戒躁。具體說,就是中國輿論大可不必「逢美必駁」,要按照自己的節奏發展。作者稱,中、美貿易戰當前,中國大可更從容,「你打你的,我改我的」。

上述建議中的第二點,應是北京當局考慮的重點,且已在實行。不久前美國指中共可能干涉美國中期選舉絕不是空穴來風。到底效果幾何,筆者只能說很可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再說建議一,中共應該也一直花大力氣在做,但在川普的強硬政策下,有多少地方政府願意與北京發展關係依舊是個問號。而中共朝中無人以及在意識形態主導宣傳的現況下,提高外宣水平也只是說說而已。至於要北京當局在貿易戰面前「從容」,大概有點強人所難了,看著經濟的蕭條,社會多方的不滿,中南海的高官們想從容也從容不起來。

就在人大這位學者將美國人對中共命運的擔憂傳遞出來的次日,即9月11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文章「風物長宜放眼量——從強國興衰規律看我國面臨的外部挑戰」。文章從歷史上新興國家都要遭到打壓來說明,作為新崛起的中國,面臨著美國的打壓也是正常的,但北京「有信心有能力跨過這道『坎』」。

且不說文章所談的歷史方面的錯誤,單從其老調重彈、給出的可以跨過這道「坎」的三個底氣,就讓人覺得可笑。

第一個底氣是要「更加充滿信心」,而這個信心來自於「習核心」的領導,來自於「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指導。這讓人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可以治病、養豬的毛思想……不過是曇花一現,現在還有誰當回事?

第二個底氣是要「更加增強憂患意識,防止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也就是說,中共既不要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西方民主這條「邪路」,要走的是堅持中共領導、堅持現有制度但要改革開放的道路。

這條路走得通嗎?尤其在中、美貿易戰下,不願主動改變其經濟結構的北京政權,註定其所推出的開放領域在具體實施時有這樣那樣的掣肘和不確定性,這也是迄今為止不僅沒有太多外資響應,反而有更多外資選擇撤離。北京所依仗的外資的逐漸失去,以及所引發的連鎖經濟反應,北京真的可以扛得住嗎?

第三個底氣是要「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在毒奶粉、毒疫苗、毒跑道,社保繳費增加,稅賦加重,P2P受害者無人理睬,惡性事件頻發,房價居高不下,房租上漲,針對網絡、知識分子鉗制加劇等亂象下,北京當局要全國人民團結起來,要人民與之共克時艱,你說,有多少人會願意?

大概寫出這般胡言亂語文章的作者們也不會相信,這三個底氣就能讓北京當局跨過這道坎。面對著不多的時間,最有可能的結局是,沒有跨過這道坎的北京當局,在跨越的過程中就撞山而死。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