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千人計劃」或成「入獄計劃」 美國開始收網?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15日訊】】【熱點互動】(1812)「千人計劃」或成「入獄計劃」 美國開始收網?

美中貿易戰進入白熱化階段,美國打擊中共「盜竊知識產權」有升級的跡象。近日,多家海內外媒體報導,中共的「千人計劃」已經被美國聯邦調查局緊盯,進入「千人計劃」名單的華裔學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上個月FBI官員會晤了德州多家科研院校代表,隨後傳出幾名「千人計劃」名單中的華裔學者被解僱的消息。而此前也發生了多起這個名單中的華裔學者被逮捕事件。「千人計劃」究竟是什麼樣的計劃?如何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FBI的行動是否意味着美方打擊中共在美國盜竊知識產權進入收網階段?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今天是9月14日,星期五,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美中貿易戰進入到白熱化階段,美國打擊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也有了升級跡象,今日有多家海內外的媒體報導,中共的「千人計劃」已經被美國的聯邦調查局緊盯,海外進入這個名單的一些華裔學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上個月,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官員會晤了德州多家科員院所的高管之後,就傳出這個名單中多名華裔學者被解雇的消息。而此前,也有多名這個名單中的華裔學者被美國逮捕這樣的事件發生。

那麼「千人計劃」究竟是什麼樣的計劃?如何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FBI的行動是否意味著美國打擊中共在美國的盜竊知識產權已經到了收網階段?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靖遠您好!

唐靖遠: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教授,謝教授您好!

謝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資料短片。

中共2008年啟動「千人計劃」,用高薪高福利吸引海外人才,至今已有8千人入選,多數是華裔。

據大陸媒體《財經》報導,美國近期開始排查仍留在美國的「千人計劃」學者。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經約談一部分人,一些美國大學也要求相關學者作出解釋。

去年至今,已有至少4名「千人計劃」的華裔學者,被美國判刑或逮捕。他們被指,將其在美國參與、或接觸的高端技術轉移給中共。

大陸《財經》雜誌為「千人計劃」辯護說,「在外深造、回國服務」的模式各國都有,「科學技術沒有國界」。

美國學者回應,這種說法混淆視聽。學者認為中共「千人計劃」還利用一些華裔學者的愛國熱情。但他提醒,愛故土,不意味著愛黨。

美國媒體披露,美國德州安德森癌症中心最近已有9名華裔科研人員被辭退或處分,其中可能包括「千人計劃」學者。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也可以給我們發送手機短信到我們的短信平台。

那麼今天兩位嘉賓,一位是謝田教授、一位是唐靖遠先生。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向靖遠了解一下,我們剛才通過短片也看到了,美國先後抓捕了四名,「千人計劃」名單中的華裔學者,而且現在有消息傳出,就是說聯邦調查局在拿著這個「千人計劃」的名單逐個兒的調查,說一個不漏。我不知道美國為什麼突然間會盯上這麼多的華裔學者?您怎麼看這個事?

唐靖遠:其實我覺得就是說美國對涉及到「千人計劃」的學者採取行動,從他們採取行動、到受到媒體關注、進入到公眾的視野,其實還是經歷了一個過程。因為我們看到最早是從去年9月份就已經有「千人計劃」的學者被逮捕、被定罪的,甚至最後被判刑,就是已經有這樣的事件。

那麼我覺得公眾現在為什麼突然對這個事件很關注、很聚焦?最直接的原因它是來自於今年的一系列的事件,最先是從今年的5月份開始起,就是5月份的時候,就在美國的眾議院就已經通過了一項《國防授權法》。在這個法案裡面,它其實有一條修正案,這個修正案當時就已經明確的規定,就是美國的國防部它可以有權力對所有參加了中、俄、伊朗和朝鮮這四個國家人才計劃的這些學者,國防部有權立即終止他們的資金和一些獎勵等等。而且這條修正案的發起者,這個眾議員,當時就有明確的表示,就點了「千人計劃」的名,就說凡是有參與中共的「千人計劃」的這些學者,那麼美國的官方有權力不給他提供任何就是關於教育培訓和科研的經費等等。那麼這是5月份。

1個月以後,到了6月份的時候,美國的參議院當時就舉行了一個聽證會,這次聽證會的影響其實也是蠻大的,為什麼?因為這個聽證會它的主題就是直接沖著「千人計劃」去的,這個聽證會的主題它就叫做「千人計劃:中共滲透和利用美國學術界的運動」。它是這樣的一個主題,就是它的針對性就已經非常的強烈了。那麼這個媒體和輿論其實也是從這兒開始大量的關注這個事情。

那麼到了8月份的時候,就是剛才你有提到的這個時間,就是FBI的官員直接到了德州去,在會晤了很多上百名德州的學術界、醫學界,好多的這些高管之後,然後就有一批,有9名華裔的員工、研究員,這些就被解雇掉了。那麼這個事件其實引起的震動也是非常大的。這個可以說是,就是我們說從這個直接引起這種受到輿論關注的導火索,這是它的微觀上的原因。

那麼其實在我看來,為什麼會現在出現對這個「千人計劃」採取行動這麼關注呢?一個宏觀的背景,這個宏觀的背景就是,其實我覺得它是中共這麼多年以來對美國採取這種竊取美國的技術機密的這種超限戰的一個必然結果。

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千人計劃」其實我們都知道,它是中共從2008年就開始執行的,就開始實施,到現在已經有10年的時間了。那麼按照中共自己官方公布的這個數據,就是「千人計劃」那個官方網站,他們原訂的目標是要招攬大概2千位左右的人才,是從海外招募。那麼10年下來,他們現在這個數目達到多少呢?就是我們看見大陸自己的媒體,像《財經》雜誌它自己報的是,他們現在「千人計劃」這些學者的數目已經達到了8千人左右,就是已經大大的超過了它原來的預期了。

這個就說明,就是在通過「千人計劃」的這些學者,當然它不是全部啦,一部分學者他們在這個裡面,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竊取美國的技術的這種情況已經非常嚴重,這個已經引發了美國主流社會的這種警惕。所以我覺得這個可以說它是遲早要發生的事件,是一種必然的。

主持人:好。謝教授,剛才靖遠也提到了這個「千人計劃」的一些簡單情況,是從2008年開始實施的,這個具體的情況您來向我們介紹一下,「千人計劃」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謝田:這個就是中共一個所謂的高層、高階層人才的一個引進計劃。其實我們要注意一點,就是很有趣的,這不是一個國家行為,這實際上是中共中央組織部來負責牽頭管理,通過一個什麼國際人才交流中心來實施。換句話說,實際上是中共中央組織部為中共這個執政黨在招聘這些科技人才。那這些人回去以後也要為中共服務。所以這個從開始來說就不是一個正常國家的人才競爭、人才引進的計劃。

就是說很多中共的學者啊,或者媒體喉舌就說,美國人是不是在限制學術交流啊,限制科技發展?其他國家也有一些人到美國留學,然後學成回國的事,為什麼單單把中國給抓出來了?認為這是一個種族歧視。

這不是個種族歧視,這是一個你可以說是國家歧視,國家來源歧視,但是國家來源歧視是有原因的,中共就是要這樣做的,其他正常國家的話,它會招聘人才回去,就是招聘你回去,然後離開美國的學校或機構,然後回去正常工作。畢竟你要清清楚楚的,哪些是你可以帶走的,你腦子裡面那些,就是你的知識、見識都是帶走的,但是你如果有這種知識產權的話呢,那不是你的。

但中共的要求,你看它這個非常有趣的,它實際上要求這些海外專家學者回去以後,在中國工作至少6個月,但實際上我看很多可能沒有6個月,可能就是夏天的3個月比較多。實際上中共它從設計的時候就有非常隱密的目的,就是你同時在美國做,也同時回中國來做,就是讓你把在美國學到的、研究到的、發現的新的科技、新的知識,隨時隨地就可以讓我們來掌握。這個實際上是有個邪惡目的作法。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說,對這個科研人員或教授、專家,一般來說你是不可以跨兩個機構同時工作的,當然有些教授比方說在兩個學校同時受聘,但需要兩個大學同時給予許可,他們兩個之間還要協調一下你的工資怎麼分配。但中共現在就是說,讓這面給個高薪、優惠的條件吸引他;那面還要他在美國機構不辭職,實際上就是心存不良的那個動機在裡面。

主持人:好,靖遠,我還想了解一下,在中國我們知道也有很多所的高級的科研院所、大學等等,有很多這樣的機構,它為什麼還要到海外來網羅這些人才呢?

唐靖遠:這個話題如果要說起來,我覺得可以說是一個比較龐大的話題了,我個人覺得概括一點來討論這個話題的話,我覺得它主要是有兩大因素,一個因素是有歷史的原因,我們知道中共其實從建政以後,中共的科研的技術可以說基本上是從零開始的,那個時候的第一批人能夠回國帶領科技開始發展的,像以錢學森為代表的第一批從海外回去的,還有在國民政府時期遺留下來一批人才,這批人可以說是第一批人,他們是真正的受過一些西方正統的、正宗的科學訓練的這樣一批人才。

然後到了第二批,我們看見中共開始進入到激烈的各種各樣的運動,從反右到三反、五反,再到後來的文革,整個差不多三十年的時間一直在不停的搞運動。那麼在這個期間成長起來的,就是取代了第一批老去的科技人才,他們其實基本是被廢掉的,因為整個文革已經把中共整個國家的治理的秩序已經完全都打亂了,這批人可以算是第二批人。

那麼第三批,其實中共真正依靠的科技人才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剛剛開始改革開放以後,那個時候中共因為面臨著嚴重的統治危機,所以那個時候開放國門,放了一批人出來進行留學,其實也是希望從海外能夠帶回一些在技術上的新的東西,能夠推動中共技術的創新,這是第三批人。

那麼真正其實我們現在談論的「千人計劃」涉及到這些稍微比較相對年輕一點的,在海外做研究的,充當骨幹的這樣一批人,基本上算是第四批人。

其實你梳理整個中共從它建政到現在幾十年,它所有科研的這些人才和這些來源,幾乎全是從海外來的,所以這個是一大歷史源。因為中共這種統治的模式它非常的奇怪,也非常有意思,它建政了幾十年從來都沒有能夠真正的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成熟的科技創新的機制,沒有!所以它基本都是要靠從海外掏東西掏回來,不管是偷也好、拿也好,還是怎麼樣也好,通過什麼樣的方式也好,它一直都是像那個「拿來主義」一樣,它一直都是這樣的,它自己並沒有完整的、成熟的創新的機制,這個是歷史的原因造成的,所以必然它只能,現在它需要發展科技、需要推動經濟,它只能再次向海外去伸手,這個是一個歷史原因。

還有一個大的因素,跟中共的機制有關係,我們知道中共這種體制是黨要領導一切的,一切都要信黨,科研其實也是要信黨的,一旦是科研要信黨,它必然就會帶來一系列的問題,比如我們舉個例子,比如你的科研的方向,如果要信黨的話,科研方向一定是要政治掛帥的,科研方向得服從政治的需要,那麼它可能會帶來一個非常荒謬的結果,就是造假成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們看見像大躍進時期的「放衛星」一樣的,就連錢學森這樣的大科學家都不得不向政治需要去低頭,去說畝產萬斤是偉大的,創造了偉大的發明等等,這是一個因素。

第二個因素,像科研的管理這方面,因為黨管一切,所以整個科研的很多科研機構、科研的帶頭人,真正管他們的人其實都是黨的官員,而這些官員基本上都是黨棍,他只關心政績,他是不懂得科研的,說白了就是外行人來領導內行人,這個在中國大陸的科技界可以說是太普遍了,幾乎每一個科研機構基本都是這樣的,它是由外行人領導內行人。那麼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官員為了他的政績去著想,而和科研人員想要去創新的動機是完全不一致的,所以它會帶來一個直接的結果就是,科研人員很多的創新的動力可能被扼殺掉,這種創新的機制也被扼殺掉。

第三個就是科研的經費的流向,尤其我們看見在中共搞改革開放以後,一切都向錢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切都向錢看,那麼就帶來一個惡果就是什麼呢?就是科研也會要求形成一種打快拳、賺快錢,只要能儘快的趕快弄到錢,把GDP搞上去,把經濟效益搞出來,這就是好的。它會導致科研經費的流向就會流向不合理的方向,帶來的惡果就是沒有人願意埋頭去做苦活,去做長期的基礎性的研究等等,都是靠山寨去抄襲,所謂的走捷徑、彎道超車,去現成的「拿來主義」,然後就可以創造經濟效益,這樣大家就皆大歡喜。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們看見的像中興這樣的,要做一塊芯片,因為芯片被美國這麼一禁,才發現原來所謂的科技大國的基礎是多麼的薄弱,其實這個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了。

剛才所說的所有這一切原因、現象都是導致一個嚴重的結果,中共實質上它的科技是長期處於落後的現狀,那麼中共又需要維持它的統治,它又需要促使它的科技的發展,因為這對它的統治是有利的,它需要這種技術來進行維穩,包括很多方面都是需要的,它就必然採取了一個行為,就是用國家行為來支持盜竊知識產權。其實整個中共,我們仔細的梳理一下中共最近這幾十年的所謂的科技發展史,其實它基本上就是一部由國家行為支持的盜竊知識產權的盜竊史,它基本就是屬於這樣的一個經過。

主持人:謝教授,其實有一種觀點是這麼看,說作為中國人就應該回到國內去為國家盡力;但是也有一種觀點,說你拿著美國的知識產權回國,這是不道德的。我不知道您作為一個海外的學者,您是怎麼看待這樣的兩種觀點?

謝田:中共自己也講科學無國界,如果科學無國界的話,為什麼中國人一定要回到中國去呢?當然你可以回到中國去。實際上我們也知道為什麼中國每年,現在美國有幾十萬留學生,大概只有百分之十幾二十幾的才回去,很多人只要能留下來都留下來了。

為什麼中國不能夠吸引海外的留學人才回去?我想我知道的很多華裔他們都希望回去,也願意回去,但是一想到中國國內那種社會環境、政治環境,甚至科技研發這些教學的環境,他們就不想回去,甚至包括食品漲價、食品汙染、有毒食品這些問題。中共要反思一下,為什麼這些中國的人才在海外都能夠非常成功,而這些人又不願意回去?

其實中國人實際上確實很有愛國的情懷,想回去的,但他們也清楚的知道,像剛才唐先生也提到,在中國那個體制之下,這種僵化的專制統治機制之下,他沒有辦法發展。中共現在也慢慢意識到了,它繼續引進的所謂的幾個人才,它沒有整個的一個社會機制,它根本沒有辦法在這些領域趕上美國。

所以為什麼這個「千人計劃」裡面,實際上它刻意的要求這些人至少一半的時間在美國工作,能夠接觸到,能夠保持科技上領先的地位,再花時間回中國。回中國的目的很簡單,它並不指望在中國能研發出更新的、更高的技術,而就是把美國的技術轉讓給中國,或轉移給中國。

但是轉移入中國的話,我想在美國的,尤其是工科、工程技術領域的這些專家學者、醫學、生物科學,他們都應該知道,你在任何一個企業也好、大學各地方工作的時候,都會簽一個協議,要表明是不是有利益衝突的問題,或者你是不是同時在為其它的機構、公司在工作。換句話說,你從這個學校或者科研機構拿到的錢支持研究,是不是最後受益的是另外一個機構、另外一個國家,或另外一個什麼組織?實際上這些華人專家學者心裡應該都知道的,都簽過這樣類似的文件,這是一個正常的標準的作業程序。但是他們往往被中共這個欺騙的宣傳,就是說被虛假的愛國主義給蠱惑了,他們就這樣做了。但我們現在知道天網恢恢嘛。

還有我想補充一點,剛才我們提到中共說美國用FBI這樣做的話,是在限制科技的發展,這個是一個嚴重混淆概念的地方,因為美國不會限制科學的發展,你如果是科學的研究,為人類創造知識學問,這些都是公開發表的,發表在專業的PRJ上,你不到美國來,你在中國,你只要訂閱了雜誌,你可以接觸到最先進的、最前沿的科學的研究。

科學是無國界,但是技術是有國界的,技術是有產權的,因為這個技術涉及到尤其是最先進的、高段、尖端的技術,這些人、這些機構花了很多很多錢做出來的,我們當然有知識產權的保護,有專利,中國也號稱有專利,有專利局。

但實際上中共要偷取的就是這些技術,你看這個千人計劃,這八千人也好、二千多人也好,大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是科學技術工程,生物醫學藥物這些領域的,還有一個少部分什麼金融其它的,很多的航天啊,跟科技有關係的,你看不到有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管理科學,或其他對正常國家來說同樣重要的那些領域。

就中共你知道它根本沒有說真正為了中國發展科學和技術,就是為了竊取核心的專業的技術。中共尤其在1991年之後海灣戰爭之後,就是說在美國的高科技對伊拉克的打仗,顯示出來這些高超的國防軍事能力之後呢,讓中共非常震驚,事實上它之後加快了竊取西方技術,尤其是跟軍事工業有關的技術的步伐,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但實際上現在看來呢,中共就碰到了牆壁上來了。

主持人:那我很好奇,謝教授,就是您是作為艾肯商學院的終身教授,那您有沒有被中共招手,對您有什麼條件邀請您?有沒有遇到這個情況?

謝田:有過間諜的,但是他們大概也知道我同時是一個法輪功學員、修煉者,就中共在鎮壓法輪功嘛,它可能不大會讓一個法輪功教授回去。再一個,中共很多事情,像這個千人計劃通過中組部來實施的,所以它大概會做一些調查,大概也不會找我。

像我本身都收到很多中國的各級高校,很多高校、科研機構所發來的,我估計他們是把海外的學員設立了一個數據庫,這個數據庫我可能也在裡面,所以我定期的會收到、經常收到中國的這些科技機構的招聘職位,從教授到院長什麼都有,系主任都有,很多它也強調這是一個千人計劃的一部分,所以中共確實是在公開的、明著、暗著的各種方式都在做。

但是開出的條件還是不夠優厚,我說倒不一定是錢的優厚,因為我作為海外的學員,你要考慮的話呢還有一個科研的環境,是不是有政治上的寬鬆,可以有自由競爭的環境,然後有可以像,他們在美國可以就是非常獨立的在進行他自己喜愛的科學研究,不需要擔心那些政治上的問題、人事上的問題,或者各種各樣行政的問題。

但是在中國我們都知道,中國那個科研體系是個什麼樣,中國的科研經費是浪費到哪裡去了,就是說它沒有真正讓科學技術來蓬勃發展的一個土壤,我想這個條件實際上是中共開不出來的,所以它也吸引不到真正的人才。

主持人:我覺得剛才您談到的對海外的千人計劃當中的這些學者應該會有一些啟發。但是還有一個很好奇的,靖遠,就是說像剛才短片裡面介紹的,那四名,就僅僅這四名被抓捕,有的被判刑的這個名單當中的這個學者,他們早就已經是美國人了,加入美國國籍了,為什麼他們還會接受中共這樣的邀請?進入他們的計劃當中?我對這一點也很好奇。

唐靖遠:是這樣的,在我個人看來呢,其實中共它之所以能夠打動這些華裔學生為它效力,其實不外乎就是兩個原因,一個原因就是中共給他們提供了一些很優厚的待遇,當然一個是優厚的薪水,經濟上面這種待遇;同時如果他們回到中國去,還有給他們提供一些中共特色的一些特權啊,一些相應級別的一些福利啊什麼的,這是物質上面的一些利益。

同時也給予他們就是說,他們有承諾嘛,如果你把這個科技成果能夠帶回中國去,那麼就給你成立一個實驗室,你是這個學科的領頭人、開創者等等,就是說你是專家啊、權威啊等等,它就是讓你名利雙收,這個是一方面,對這個學者它能夠有一定的吸引力,這個是一個原因。

那麼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我覺得剛才謝教授已經有提到,我覺得這個是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它利用了很多華裔學者的這種愛國情懷,因為我們都知道其實在美國,哪怕他是歸化為公民的很多學者,他們基本上、絕大多數都是成年以後他才來到美國的,才到美國來留學,或者是交流,然後才以各種原因最後留在美國拿到綠卡,最後成為美國公民。那麼也就是說他在中國出生、在中國長大的,他的家人、親人都在中國,這個是中國人傳統的這種對故土的這種情懷,就是愛國的這個情懷,這個是非常深的一個東西,這個骨髓裡面帶來的東西。這種感情是被中共所利用的,所以才讓這些學者不惜做下一些犯罪的行為,去上了中共這條賊船。

我覺得它這裡面涉及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他們沒有把「中共」和「中國」給分清楚,他們把「中共」和「中國」混同在一起,因為中共幾十年來一直都在利用這個輿論、利用宣傳工具洗腦,它就是把「黨」和「國」混為一談的。

為什麼我說「中共」其實不是「中國」?「中共」它也代表不了「中國」,它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我個人看來,其實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它應該首先是一個文化概念。我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知道中國人,中國人其實從中國文明的發源開始,就是從黃帝人文初祖開始起,往下一代一代、一朝一朝承傳下來的,以儒釋道三教為核心的敬天信神的這一整套的神傳文化,這個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代表了「中國」。而它和那個你是屬於哪個民族,和屬於地理範圍的那個中國還不完全是一個概念。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舉個例子,我們都知道歷史上中國曾經有五胡亂華的歷史,就很多胡人入主了中原;到後來再往後也有這個蒙古人和滿清族,也是入主了中原,並且建立了他們的王朝。那麼你要從中國自古以來的所謂的華夷之辨,你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他們其實是屬於胡人,他們不是漢族人,但他應該說是屬於外族的這種來入主中原。

但是為什麼我們同樣把他們是視為中國人?而且他們那一朝那一代的歷史同樣被視為是中國的歷史,被認可為二十四史的其中的一部分?它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剛剛說到的這個文化概念。因為他們雖然是其他民族的人入主中原,但是他同化了這個神傳文化、繼承了這個神傳文化,他只要認同、歸化了這個神傳文化,他就是中國人。

那麼如果我們從這個意義、從這個角度上,我們再來看看共產黨它是什麼?共產黨它完完全全是一種外來的文化,對吧?共產黨它們信奉的是西方邪教的一套理論,它和我們中國老祖宗千百年傳下來的這一套神傳文化是截然對立的,完全不相容的。

所以我們看見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開始發源、起家,到它最後奪取政權以後,它的行為是什麼呢?它的行為是破壞、毀滅中國的傳統文化,挖中國人的祖墳,大規模的屠殺中國的民眾,殺了至少是有,在和平時期、非戰爭的狀態下,殺了至少有八千萬人;同時還採取了這種破壞性的把中國人子孫萬代的這種生存的環境,這就叫作祖宗基業,全都已經破壞殆盡。破壞完了以後,然後這個政治集團中共它還把它們攫取的這些巨額的財富全都轉移到了國外去,它不留在中國。

它的這些行為它代表什麼?其實在我看來,它這些行為就是非常充分的說明中共這個政治集團它其實是個地地道道的外來統治者,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異族的入侵,雖然就是這個統治集團它們長著中國人的臉,是吧,外型上是中國人的外型,但是它的骨子裡,從它的文化根基裡,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它們其實並不是真正的中國人,它們可以說是貨真價實的馬列邪教的子孫,它不是我們真正意義上的華夏炎黃子孫。它其實是這麼一層關係。

如果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很多的華裔學者他為什麼會上了中共的當?這個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沒有分清楚「中共」和「中國」。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有觀眾給我們發送短信、還有YouTube留言,我們來讀一下觀眾朋友的發言。第一個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生活在民主國家暗中資助對抗民主國家的流氓中共政權,這種兩面人遭受清理入獄,這是報應。」這是第一位觀眾朋友的觀點。

第二個朋友是這樣說:「歐洲有沒有什麼類似的計劃,以及歐洲有沒有這樣的類似的調查?」謝教授,請您回應一下觀眾朋友的第二個問題,就是說歐洲有沒有類似的這樣的計劃?

謝田:這個我還不知道,但是我想因為涉及到,這次美國FBI的調查事實上是跟中共大規模的盜取美國的科技相關的。但是美國跟其他國家包括歐洲、還有包括澳洲、新西蘭,我們都知道它有很多就是說情報共享這樣的計劃,尤其它有一個所謂「五眼計劃」,這些國家對於情報上包括對中共竊取技術情報或者國防情報他們互相都有互通這個信息,互相分享情報。所以我想從澳洲到歐洲很可能後續也會有新的事件發生。

我想中共主要的目標是在美國,因為從很多領域來說的話,美國在世界的科學技術研究裡面是比較領先的,所以它應該主要是在美國。我們現在看到在德州休士頓出現了好像有9個華裔學者被解僱。但下一步很可能在另外一些美國的科研機構集中的城市,像波士頓、舊金山、洛杉磯和紐約這些地方,德州奧斯汀,可能也會出現類似的情況。

因為剛才唐先生也提到就是說像美國這種調查,FBI調查這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它是一直持續了很久很久。但是最近川普政府他在打擊中共,就是說利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盜竊美國的技術知識產權。這個活動顯然它是跟這個川普政府的決心或毅力是相關的,就是顯然FBI是加快了這個步伐,並且現在看來是大規模的在行動。

對這些華裔學者來說非常可惜。因為我聽說到一個事情就是這些華裔學者被美國這些大學、研究機構開除了以後,他們基本上就很難再找到工作。因為很多人做這個研究,因為我們都知道你做到最後,你的領域非常非常的窄,就是說你寫的那個文章,發表的文章可能同行在全世界可能有幾十個人、不到一百個人看得懂,或者會去有興趣去研究。那他一旦在這個圈子很小,所以你在這邊一旦因為這個間諜,或者是跟中共偷竊剽竊知識產權相關而被解除的話,那你在美國、在西方、在歐洲可能都很難再找到工作。

並且實際上中共也很可能會拋棄他們。因為我們知道中共實際上的做法是既希望這些研究人員在美國工作的同時,把在美國取得的成果拿給中共共享。如果他們在美國這邊沒辦法繼續工作的話,中共很可能就把他們也當作用過的掃帚一樣丟掉。所以這個事實上要人們認識到你給中共效力,跟中共眉來眼去,實際上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主持人:謝教授還想請問您,像這些「千年計劃」當中的華裔學者他們的遭遇,對海外的一些華人,就是不是計劃當中的華人,對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影響?

謝田:有啊!這個「千年計劃」我們看到實際上是中共在科技領域,也就是高科技領域對美國的滲透,在其它領域、還有在軍工領域,其實在社會的其它領域也是這樣的。中共通過收買很多海外美國的專業人士協會、專家學會、同鄉會、甚至學生學者聯誼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來滲透美國製造敵意。

所有這些跟中共走得非常近的這些海外華人,包括科學家、教授、同鄉會會長、專家協會、專業人士協會會長、聯誼會主席這些,我想他們都應該頭腦清醒一點,尤其那些入籍美國的。剛才唐先生也提到,入籍美國的這些華人,如果你把你的忠心獻給了美國,這個國家對你非常好、對你優惠,給你提供了你的生活和事業成功,這樣一個非常優秀的條件,又非常自由,事實上你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背叛這樣的國家。美國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背叛這樣偉大的國家,對你個人來說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如果你真正想要回中國也是可以的,帶著你的能力、帶著你的知識回去,但是如果知識產權不是你的,是你的大學的、你的研究機構的,或你拿到的是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或者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這些機構的,他們的知識的話,他們是擁有這些真正的知識產權的。不是你的東西你不能去偷,你偷來以後又把它交給一個流氓政權,這就是你的錯了。

主持人:謝教授我再追問您一個問題,我們知道現在美中貿易戰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中共有一個產業計劃「中國製造2025」。我不知道這個「千人計劃」和「中國製造2025」計劃兩者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繫?

謝田:我想是有聯繫的。中共為什麼敢喊出來「2025」計劃,在2025年,現在看來也就是七、八年之後,它想在科技上不能說超越美國吧,達到一個新的台階,還有中共提出「一帶一路」計劃,中共提出了很多計劃。這些計劃有一個基本的核心,實際上都是在依賴美國。

像我們的「一帶一路」對海外的投資是依賴美國的貿易順差,賺取的巨額的外匯存底,這些外匯幾萬億美元,它們可以用來投資。實際上中國的2025計劃,實際上是建立在「千人計劃」的基礎之上。通過這些類似「千人計劃」,它還有「百人計劃」、其它各種各樣的計劃,通過這些計劃把最先進的技術、科學技術,利用這種不光彩的方式來弄到手,然後在這基礎上利用中國人的聰明才智來發展來試圖超過美國,這是中共的設想。

現在看來川普的貿易戰可能把中共從政治、經濟到科技所有的夢想都打破了。對於「千人計劃」現在看來基本上要被摧毀了,而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2025計劃恐怕也要夭折的。

主持人:好的,靖遠,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我們知道有這樣的一件事,7月份的時候,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饒毅,他想到美國來參加一個學術會議,但是被美國大使館給拒簽了,像這樣的情況還並不少見,我不知道這種情況您怎麼看?因為有一種觀點,覺得美國是在干涉學術自由。您怎麼看這個觀點?

唐靖遠:其實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邏輯,非常簡單的關係。如果我是一家的主人,你這個客人到我這裡來了,不是來幹好事,你偷了東西,偷了一次二次以後,那麼在往後我肯定不會歡迎你再來。那麼這個是我作為一家之主我正常的權力,這個就是一個最基本的常識和邏輯。這跟學術的自由交流沒有關係,它跟道德有關係,甚至跟違法犯罪有關係,但是跟學術交流自由沒有任何關係。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知道還有觀眾朋友給我們留言,因為時間關係不能再讀了,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