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瑞典「碰瓷」事件發酵 中共為何不依不饒?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21日訊】 【熱點互動】(1814)瑞典「碰瓷」事件發酵 中共為何不依不饒?

中國遊客瑞典遭酒店驅離事件,成為時下的新聞熱點。官媒在一開始的報導的時候,稱一家三口,被警方粗暴對待,父母還被毆打,最後還被扔到墳場,引發民眾義憤填膺。不過,在視頻曝光之後,輿論開始逆轉。不少人說,看了這視頻中的中國遊客的行為,像似「撒潑」或是「碰瓷」。那麼中共外交部提出嚴正抗議,指責瑞典警方侵犯中國人權,並且要求徹查此案。不過,有不少民眾質疑,為什麼9月2日發生的事情,9月15日官媒才拿出來炒作?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日,9月19日星期三。中國遊客瑞典遭酒店驅離事件,成為時下的新聞熱點。官媒在一開始時報導稱,一家三口被警方粗暴對待,父母還被毆打,最後還被扔到墳場,引發民眾義憤填膺。不過,在視頻曝光之後,輿論開始逆轉。不少人說,看了這視頻中的中國遊客的行為,像似「撒潑」或是「碰瓷」。

中共外交部提出嚴正抗議,指責瑞典警方侵犯中國人權,並且要求徹查此案。

有不少民眾質疑,為什麼9月2日發生的事情,9月15日官媒才拿出來炒作,為什麼本是個人層面的問題,卻上升到國與國層面的問題?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最新熱點事件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夏小強:您好,大家好。

陳破空:主持人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背景短片。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9月15日引述當事人曾姓男子的說法稱,曾先生與父母於本月2日提前到斯德哥爾摩一家旅店準備住宿被拒後,旅店要他們出去並叫來警察。隨後一家三口被載到幾十公里外的墳場並被推下車。該報導引爆輿論義憤填膺,而整起事件也上升到外交層面。

但就在《環時》報導後,15日下午,事發視頻曝光,中國民眾赫然發現,瑞典警方一直斯文執法,反而是這3名陸客竭力哭鬧耍賴,還高呼警察「殺人」。

有網友說,一家人到旅館,大聲吵罵妨礙其他人休息,又提出在沙發上橫躺,這是完全不可以的。旅館無奈報警處理。這家人馬路上大喊警察殺人,一碰就倒地,都構成誹謗,妨礙公務了。一哭二鬧東方巨嬰,丟人丟外國去了!

還有網友說,國內都不講真話。瑞典警察按規定執法沒有錯,把肇事者請出私人領地是西方常規做法,還把他們送到可以免費居住的教堂附近,很不錯了。

說到中國民眾的態度轉變,日前還有另外一件事:去年下半年創下華語電影票房冠軍的民族主義大片《戰狼2》,9月13日傳出將於19日重新上映,消息雖引發熱議,但卻以批評居多。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跟我們打電話談談您的看法。夏小強先生,我先問問您,這起事件,我們看到一開始官媒報導之後的民眾情緒,和後來視頻曝光的輿論逆轉是有不同的。到底這件事情是怎麼回事?新聞中談到一點,但也請您跟我們梳理一下事情發生情況;另外,官媒一開始提到的「墳場」、「粗暴對待」等,到底是不是有這回事?

夏小強:其實這件事情本來是很簡單的。3名中國遊客到瑞典旅遊,在酒店預訂了房間,但是他們提前到達了。為了省錢,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他們想使用酒店的大堂過夜,這種無理的要求自然遭到酒店方面的拒絕,但是他們堅持這樣做,並且向酒店方發出威脅的言論,在經過交涉之後酒店沒有辦法,報警處理。警察來了之後,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只好採取強制措施把他們帶離酒店,放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本來這是一件小事,後來卻發酵成重大事件,其實這件事也是一起不幸的事件。首先,酒店的做法完全符合正常範圍,這一家「青年旅舍」在歐洲很多國家都有,是一家連鎖旅館。多年前,我在北歐也曾經在青年旅館住過,這種旅館是沒有一般酒店的所謂大堂、沒有很寬敞的空間,一般都是在前台和前台的入住處有一條窄窄的過道,放置一兩張沙發。

現在網上放置的照片,顯示旅店比較寬敞的空間,其實那不是大堂;是旅館的酒吧和餐廳。一般旅館中的酒吧餐廳都是夜晚11點關門,曾先生一家人到達的時候大概是1點多鐘。

主持人:好像12點左右,被警察帶走的時候好像是1點多鐘,而且警察來的時候是1點鐘。

夏小強:對。所以這個時間自然無法在酒吧過夜,並且旅館也明文規定,如果想在旅館的公共空間過夜的話需要提前預約和申請,他們也都沒有做這些事情,被拒絕是正常的。至於說「警察的粗暴執法」也很有意思,後來在網上放出的兩段視頻大家可以看到,兩名瑞典女警抬著曾先生父親的時候,可以說是小心翼翼、輕抬輕放,並且十分平靜,可以用「溫柔」來說。可是反觀曾先生一家,情緒激動、大聲喊叫、呼天喊地、假摔倒的行為,完全不一樣的。

後來曾先生在中共媒體中說到,瑞典警察把他們帶到距離市中心幾十公里外的一所墳場;其實這也不是事實。所謂的「墳場」是斯德哥爾摩的墓地公園,是一處旅遊景點,並且也是聯合國文化遺產。所謂的「墳場」裡邊有三座教堂、一些墳墓,還有一些公共的設施,警察當時把他們放置在墓地公園的圍欄的外邊,放置的地點距離墓地公園地鐵站大概有130米,距離市中心王宮大約是6公里的距離,並且墓地公園的附近有許多居民的住宅區;當時曾先生說是荒郊野外、聽到野獸的叫聲很可能是不存在的。

警察把這些人放置到這個地方是斯德哥爾摩警方執法慣例,不是首次發生。因為很多時候在市中心如果發生一些個人違反公共秩序的行為,但是又沒有嚴重到違法,不需要帶到警察局,警察往往採取把他們驅離當時的鬧事地點,然後把他們放置在這個地方。斯德哥爾摩很多居民都比較了解這一點,也可以證實這一點。所以總體來講,中共官方媒體的報導應該是一則假新聞報導。

主持人:破空,我們看中共官方現在抓住的一點是「警察暴力執法」。比如中共駐瑞典大使接受媒體採訪,他說,攝氏0度以下、三更半夜扔到墳場,並且說,瑞典的《警察法》有這麼不人道、不尊重人權嗎?您怎麼看,警察到底有沒有暴力執法的問題?

陳破空:中共的媒體報導是單方面的,不是新聞平衡報導的方式,它主要是引用曾家這一家人自己的說法、引用中國駐瑞典大使的說法、外交部的說法;並沒有仔細採訪瑞典方面的說法或者警方、或者大使,這是不平衡報導。

另外,它在描述的時候突出一些擅行的描述,什麼三更半夜又零下多少度。

主持人:還沒有到零下,是攝氏10度以下。

陳破空:對,給人誤解成好像是零下。剛剛小強講了,所謂林地公墓單詞後面兩個字是garden,花園的意思。林地公園說是荒郊野外,其實是在市區裡;查證了,不是幾十公里的野外,就在市區裡面。而且報導忽略了一個細節不提,細節是什麼呢?最後他們只在那裡半小時,就被經過的瑞典人載回火車站了。瑞典人那麼好,看到有人在那哭、喊、坐在那裡;警察剛放那不久就給人家載走,載到火車站去了。所以事情沒有作全文的描述。

這件事情總體來說,本來是民間糾紛,但是為什麼看到中國政府的表現非常奇怪?!《環球時報》、外交部發言人和中國駐瑞典大使同一口徑說話,證明中國政府有策劃這件事情怎麼說,互相說的話差距都沒有,那麼民間糾紛就上升到外交層次,再上升到政治層次。

民間糾紛就是民間糾紛,中國遊客和當地警察發生了事情,雙方應該依據當地的法律或者規則來解決。它上升到外交衝突,好像是國與國之間發生了外交衝突,這本來是很不恰當的誇張。最後又上升到政治高度,還甚至威脅要報復,如果瑞典警方不道歉就要付出什麼代價,意思好像要搞經濟制裁;當年挪威給中國什麼人設了諾貝爾獎,中國要對挪威實施經濟制裁,說到這種程度!

為什麼中國政府會這樣?我覺得中國政府打了一個算盤。因為它前一段時間在國內民心盡失,不管是假疫苗事件還是洪水、颱風,還是罷工事件、退伍軍人,可以說民心盡失,而且重大的天災人禍中國領導人沒有出面,引起民間極度不滿,給人感覺非常冷血,忙於權力鬥爭。這件事它是想作一點彌補,想在外國找個事情來顯示政府對民間很關心,這是前後統一口徑的原因,《環球時報》、外交部發言人和駐瑞典大使都統一口徑。

但是這件事情恰恰抓錯了盲點,最後網民看了視頻之後,完全定義為「碰瓷」,中國人民非常熟悉的碰瓷碰到外國去了,碰瓷又上升到政府碰瓷;中國政府找瑞典,不依不饒。瑞典已經這樣解釋、那樣解釋,說,警察處理了!不會再調查。而中國說成是「不調查」。人家說「未調查事件」就是說,這件事不值得調查了。中國就說瑞典好像拒絕調查。現在這件事情鬧到不亦是中國政府碰瓷去了;民間碰瓷以後讓中國一個大國政府去碰瓷,而且一口一個「瑞典」怎麼樣。

所以說這件事情就響應了在一黨專政的制度下人性、制度和文化的差異,簡單說來跟瑞典有三個差異。瑞典是法治國家;中國是人治國家,人治國家仍然用情緒來處理問題容易感性化,比如一潑二鬧三上吊,撒潑、打滾、碰瓷等。瑞典是法治國家,法治國家跟著的就是理性、規則、秩序。

這一次中國駐瑞典的大使問了幾個反問,其實應該問他。他說:「對亞洲人就這麼粗暴,你對歐洲人這樣嗎?」首先「亞洲人」就是個問題,日本人是全世界被評為最好的遊客,你永遠看不到日本人這樣做,有人要你走,你就走;人家叫你留就留。而且這裡面走或留還出現問題,人家開始可以同意你們在大堂裡留,(你想占小便宜,提前來)結果又跑去帶了一個所謂「女留學生」進來,引起人家的反感。

而這名留學生,現在網上搜名有兩種可能,一個可能是一位留學生,說明這個姓曾的人想搞個豔遇,不僅半夜了,還想搞個豔遇;第二,就是他的老婆。訂了3個人的房間,想後一個人最後到,混進去4個人住,最後被警方識破。這就讓人家反感,他把所謂的「一個女生」帶進來,又想4個人都待在大堂,激起了警察的反感:「你應該立即離開這裡。」

所以當他說「亞洲人」,這種情況不存在,不能代表亞洲人;當他說「歐洲人」的時候,說「你對歐洲人會不會這樣?」歐洲各種各樣無家可歸的人,無家可歸的人如果這樣做照樣被抬走。警方如果勸你離開,你不離開就是抬走,在美國也好、在歐洲也好我們親眼看見,即便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他都知道遵守規範,都知道規則就是規則,法律就是法律。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再進一步分析不同。我想先問一下夏小強先生,您在北歐生活過很多年,您對於北歐的警察有什麼樣的觀察?另外,這個事件中到底警察有沒有做錯什麼,比如他是不是有義務把這些人送到一個溫暖的室內地方?

夏小強:來美國之前,我在北歐的挪威生活了十幾年,對於北歐相對比較熟悉。挪威和瑞典屬於比較相近的國家,這十多年來我在北歐和歐洲的許多國家都旅遊過,去過很多城市,據我個人所觀察和接觸,這十多年中我沒有遇到過一起、見到過一起歐洲警察暴力執法的先例,我覺得特別是北歐的警察和美國的警察比起來相對比較友善、溫和。

我以挪威舉例,挪威這個國家這幾十年,所有的警察外出巡邏是不配槍的,好像是規定。後來在2011年,挪威發生了一起比較大的謀殺事件,有一個人殺了一百多人,是一名白人極端分子。這個案件當時比較著名,之後,挪威改變了一些規定,當時警察可以配槍。但是即使這樣,很多警察還保持在巡邏的時候不帶槍的習慣。相對來講我覺得北歐的警察是比較溫和的。

至於警察有沒有責任或義務安置這些人?我覺得警察的責任就是維護社會治安和個人的生命、財產不受侵犯,維護個人的權利。針對這個案子來講,我覺得瑞典警察當時所做的正是在保護旅館的私人領地的權利和財產不受侵犯。當時這3名中國人繼續堅持,已經是侵犯旅館的權利了,當時警察是在正常執法,我覺得警察完全是正常執法。至於在什麼情況下警察有可能把他們3人帶到什麼地方去呢?我覺得如果這3個人違反了瑞典的法律。

主持人:就是有犯罪行為的話。

夏小強:如果他們有犯罪行為、有進一步行動的話,警察才有可能把他們帶到警察局詢問和問話。我覺得他們是比較幸運的,因為他們沒有嚴重違法行為,警察只是採取了驅離和放置。我想如果在美國,很有可能他們3人會被帶上手銬,然後帶到警察局去詢問,這是有很大的區別。

主持人:了解,這倒是給了我們對北歐警察的一些感覺。破空,曝光出來的視頻讓很多人第一個感覺就是「很丟臉」,以至於基本上輿論開始逆轉,我們看到YouTube瑞典語的視頻下面有一千多條留言,幾乎是一面倒批評這一家3口的行為。您怎麼看他們的行為,您覺得為什麼?因為很多人說其實中國也是一個文明古國,為什麼現在很多人在海外卻有這樣的行為?

陳破空:視頻沒出來之前,如果僅僅聽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描述、大使的描述、《環球日報》單方面的報導,很容易激起義憤,以為中國人受到了粗暴對待;結果視頻一放出來之後,大家在網上就氣炸了。可以說不僅國外,就是國內的民眾90%以上都看不下去,覺得太丟人了,「見過丟臉的,沒見過這麼丟臉的」,中國人把臉丟到國際上去了。

你看中國人的一句名言:「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但是,這段視頻裡的中國人在瑞典站起來了嗎?一個躺著、一個跪著、一個趴在地上,碰瓷碰到最高水平,這水平碰得太高、太精湛了,用現在的網路流行語可以說是「網絡狂歡」,為這個現象簡直到了狂歡的境界,大肆評論他們的作為,一個男生、曾先生算比較年輕的、一個中年人,警察攔住跟他說說話,他往地上一竄就撲在地上,大聲嚎叫什麼「殺人,他在殺人」;另一個老頭人家勸他走,他就裝作昏迷了,然後就被警察抬出去,乾脆躺在地上就賴著不起來了。

主持人:但是也可能真的犯病了是不是?

陳破空:那不可能!那個當母親的就哭天喊地大喊「殺人囉、殺人囉」。說「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其實中國人民趴下去了、中國人民跪下去了、中國人民躺下去了,真給中國人丟臉。中國人民一直在國內沒有站起來,說是有一黨專政的統治;又在瑞典這個國家沒見他們3人有一個站著的;你能不能站著說話、能不能有點骨氣像個中國人的樣子站著跟人家交涉?結果躺地上!

主持人:但是桂大使為他們說話。有記者說,曾姓遊客自己趴下然後又喊「殺人」,這種行為是不是不妥?桂大使說,那你指望他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陳破空:這個桂大使說這話很荒謬、很有趣:「他在那種情況下,你指望他能做什麼呢?」也就是說,要是我桂大使我也躺在地上;我要是到那家旅館提前幾個小時,人家請我出去,外面冷,我就躺在地上碰瓷了!這就是我們中國人!我們中國人就這反應。所以他的話就實際上回答了中國人的劣根性,反而是一黨專制下造成的現象,所以為什麼「網絡狂歡」?你這個大使的回答!

而且這位大使還有個回答是什麼呢?他說:「難道瑞典也不講人權嗎?」中國網民說,這個「也」字很精妙啊!承認我們中國不講人權;哎!你瑞典也不講人權嗎?承認我們中國是獨裁政府;難道你瑞典也獨裁嗎?承認我們是迫害民眾;難道你也迫害民眾嗎?

主持人:看來言多必失啊!

陳破空:這位大使也到處漏風,說話是處處漏風,經不起任何推敲。還講到這位大使是不是出來撐腰,為中國人撐腰?其實我們對照前一段時間,中國人在國外發生很多事情,《環球時報》說中國政府採取的立場是什麼?中國人在外面要像個成年人,不要動不動就找政府,像個嬰孩、「巨嬰」;不要像個嬰孩一樣,要長大。

不管是像北海道暴風雪中國人在機場鬧,中國政府決定這件事不管,就說中國遊客不對;前段時間有兩個人在巴基斯坦被殺,結果中國一了解,這倆人在巴基斯坦跟著韓國人去傳教,就認為是傳教的,說他們擾亂當地的宗教秩序。中國政府本來就是無神論,恨宗教,意思就是不管,而且是活該,雖然沒說這個字,但意思就是「你活該」,你去傳教去了所以決定不管。

中國政府顯然了解這件事,9月2日之後,到9月十幾日了解之後決定要管,管了就以為能撈取民意。但是中國政府確實這一次出了洋相,它管之後,由於管得太高調而且一邊倒,完全不顧事實的平衡報導,結果現在反而下不了台。我就說了,給人的感覺是政府帶頭出來碰瓷了;上行下效,中國人民以後碰瓷都賴到政府,你政府都得出來碰瓷。

而且我講一點。人肉搜索這個姓曾的是天士力公司駐尼日利亞中國分公司的總經理,這個人這麼沒風度,他父母是搞教育工作的,他經常跟人誇耀,說他們經常耍賴,有一次為了航班他們大鬧機場,在櫃台大鬧,鬧到不惜讓後面的旅客不能夠辦理報到手續、不能夠進入出境室,他們認為很成功。他向大家炫耀他父母很了不起,動不動一撒潑就能達到目的。

這一次是故技重施,跑到瑞典再搞一次,以為能夠成功。沒想到人家就是按規則,就看著他們鬧。你看他雖然說人家要「殺人」、粗暴,視頻中看到警察沉默地站在那裡,表情淡定,只有他們三個人在鬧而已,警察既沒打也沒鬧什麼。他說警察打他,身上有瘀青。人家把他抬出來,沒有任何人看見過打。所以他完全是胡亂指控,單方面的指控。

作為《環球時報》、作為中國的外交部發言人、作為駐瑞典大使單方面引用曾某這些人的話,完全就是政府信譽的徹底喪失。根本沒有公正性可言。

主持人:這方面我也想請問小強先生。其實這一次很多人關注的焦點並不在中國遊客本人不文明,這一點我們過去談了很多;焦點是為什麼中共要上升到這麼高的程度,而且是不依不饒,這件事情是頑強地人為發酵。特別是有人質疑,為什麼9月2日發生的事情,9月15日官媒開始炒作,各方面的調門都在拔高。您怎麼看呢?

夏小強:我覺得本來這是一件小事,是個體跟旅館之間的一些糾紛,恰恰是在中共官方、中共大使館介入之後,並且在中共媒體《環球時報》利用假新聞的方式炒作之後,這件事情逐漸一步步上升為政治事件和外交事件。我覺得一個主要的原因,瑞典是講求人權的國家,對於中共政府迫害人權的行為一直採取譴責的方式,之前,一名瑞典籍的香港書商桂敏海遭受中共迫害,瑞典對中共發出譴責,瑞典對於中共迫害西藏人權的行為也進行了譴責,讓中共感到很惱火,也是藉這個事件來進行報復。

我覺得還有一個因素,達賴喇嘛在9月11日訪問了瑞典,是非官方的訪問,中共十分惱羞成怒,也是利用這個事件來進行報復。我覺得這是一個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我覺得是中共長期採用一種手法,就是挑動中國民眾的民族情緒和所謂愛國情緒的方式,來轉嫁它政權的執政危機,特別是在現在中共和美國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共處於內憂外患的局面下,中共就利用這個事件炒作所謂的「反華勢力」混淆視聽、轉嫁危機。我們發現,往往在中共每一次遇到重大執政危機的時候,都會產生一個比較大的熱點新聞來炒作、來轉嫁它的危機;中共會利用一切方式、一切手段來炒作保住它的政權,為它政權的合法性、為它政權的穩定來做一些事情。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麼看?這一次這件事情搞得這麼大,確實也讓很多人不理解,就像您說的,過去兩個人在巴基斯坦死了,《環時》也只是說「活該」,怎麼這一次就突然這麼高調?

陳破空:中國政府有算計。它的幾層算計,剛才我講的一層算計就是想撈取一點民心;剛才小強提到達賴喇嘛訪問瑞典,這是一層算計,覺得達賴喇嘛在9月11日訪問了瑞典,中國政府無從發作,想找個理由來發作,突然發生這麼一起遊客事件,就來炒作遊客事件給瑞典難堪,或想給瑞典找點麻煩。

香港銅鑼灣書店被綁架的書商桂敏海現在還在中國,第二次被抓,桂敏海是中國移民,入籍瑞典,是瑞典公民,他被中國政府抓了,瑞典政府一直在跟中國政府交涉,而桂敏海是在泰國被綁架到中國,完全是跨境綁架,違反國際法。不管桂敏海在中國犯了什麼,跨境綁架行為可以說是中國政府國家犯罪、國家恐怖主義。這樣的情況下來說,中國政府不僅沒有保護一名瑞典公民,而且也根本交代不過去。駐瑞典的桂大使桂從友說,桂敏海這個罪犯犯了嚴重的罪行,他不斷指責桂敏海犯了什麼什麼,但是他完全沒有說出是怎麼把桂敏海搞進去的,是不是合法渠道,跟瑞典政府有沒有什麼交涉?

這一次事件桂從友說,跟瑞典警方、瑞典外交部有多少交涉,但是沒有得到什麼答覆,至今沒有道歉、至今沒有什麼什麼。那麼當年桂敏海事件你給別人有什麼答覆、有什麼交代嗎?你做的合不合理呢?他想拿這件事情來報復,實際上是拿自己嚴重反人權、反人道的罪行來跟瑞典發生的民間糾紛相提並論,似乎想找到平衡點來抵銷。

而且《環球時報》說了一句什麼話?它說,很難想像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瑞典,還是出產諾貝爾的國家。那請問你們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什麼態度?一個中國人得獎者,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劉曉波是謀殺了、監禁了,你怎麼交代?實際上它說到諾貝爾無形之間又等於提醒了大家:中國有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被中共謀殺在獄中和醫院中。這一次中國從《環球時報》到外交部、到大使,要是仔細推他們的言論是處處漏洞,最後是想黑人家把自己給黑了一把,現在我都擔心他們根本下不了台、收不了場。

主持人:「黑人家把自己給黑了一把」,像這一次把這件事提升到侵犯中國人人權的高度,而且桂大使還說,中國有近14億人,我們珍惜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和尊嚴。我不知道您聽了這些話有什麼樣的感受,夏小強先生?

夏小強:我覺得中共駐瑞典大使的這番話,先是感到很可笑,然後感到很無恥。2017年的時候,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北京所謂「清理低端人口」,一夜之間,幾十萬的北京外來人口被驅趕出北京,在一個天寒地凍的夜晚。

主持人:那可真是零下幾十度啊!

夏小強:對,零下幾十度,大批的民眾無家可歸。還有的民眾當時正在洗澡,衣服都沒穿好就被趕出了房間。這麼說中共什麼時候顧及到民眾的尊嚴?!

剛才提到的例子,去年兩個中國人在巴基斯坦被ISIS 槍殺,他們是在那裡傳教;《環球時報》說他們是侵犯、騷擾了當地的宗教。意思就是活該嘛!中共什麼時候顧及到中國人的生命?並且中共大量的例子放在那裡,成千上萬的中國民眾被強拆房屋、無家可歸,甚至當時就被推土機活埋在當地。大量的中國人無家可歸,大量的維權人士被中共迫害,大量的藏人、新疆人被槍殺,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被牟利,它什麼時候在乎過中國人的生命和尊嚴?我覺得他的這種話,就是無恥之極。

主持人:破空,這方面您有什麼想法?

陳破空:這個大使說中國政府尊重每一個公民的什麼生命、尊嚴,人家就可以問他三個「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小強舉了低端人口的事情;其實我們看到這一件事情,我們換個時空背景,換個人物來看這件事情,在中國,跑到政府大樓前去請願或是上訪的民眾,不僅被拳打腳踢,而且要是喊口號被摀住嘴,甚至不是被拖到荒郊野外(拖到荒郊野外放在那是很高的待遇了),而是把他們關進黑牢、關進監獄甚至被截訪回去。

有一個經典鏡頭,大家看到的是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抗議,一位中年婦女被人又打、又拉、拳打腳踢,而且嘴也被摀住,甚至還有人被踩在地上,把臉踩在地上。瑞典警察有這樣做嗎?你大喊「殺人囉」!又是什麼英語、中文輪流喊,三口人在那兒喊,沒有任何人去摀住你的嘴,也沒有任何人對你拳打腳踢,按中國人的說法那真是超國民待遇了。

我們把這件事情換一下、換一個國家,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俄羅斯或北朝鮮,中國遊客不敢這麼鬧,中國政府也不敢這麼聲援。我們知道過去俄羅斯對中國遊客都拳打腳踢、500發砲彈把商船打沉,中國政府都不敢交涉;朝鮮說是中國的漁民越界捕魚,綁架、扣押了多少天,每條船罰款30萬,把30名船員打得死去活來、半身不遂,最後是重傷交還給中國,中國政府還叫不准出聲,提都不提,不交涉、不抗議。說發生在北朝鮮、俄羅斯這樣的流氓國家,不僅是中國老百姓、遊客不敢聲張,不敢那麼混鬧,連中國政府都不敢鬧;但是萬一發生在民主國家,中國遊客也敢鬧,中國政府也敢鬧。

大師林語堂過去說過一句話:中國民眾在有安全保障的情況就敢鬧,就顯得很勇敢,有自由、有安全的國度他很勇敢,很敢鬧,像在美國這樣講規則的國家;但是如果在強權下、在危險的國度他不僅不敢鬧,還規規矩矩的像順民一樣,在共產黨的槍口下或者日本的刺刀下,或者在黑社會的威脅下他們根本不敢聲張,規規矩矩的。說中國人完全是被慣出來的毛病,慣成了奴性,一會兒是刁民、一會兒是順民,在極權政府面前他們是順民,在民主政府面前他們又是刁民。

但是網上還提醒有另一種表現,說中國人為了得到美國簽證,要是你去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看,完全是相反的情景,去簽證的中國人一個個表現得規規矩矩、極度文明、清風雅靜,無人交談、無人說話、乖乖排隊、沒有人插隊。進去之後恭恭敬敬,如果是得到了簽證,高高興興的微笑揮手;如果沒有得到簽證,也非常謹慎地出來不敢聲張,把自己表現得非常好,就為了去美國。如果不是那種場景,中國人簡直是亂得不得了。

但我說中國人,我們要說是部分中國人,還要說公平話。這一次事件出來之後,我們看到網民是一邊倒譴責這些撒潑、打滾、碰瓷的人,也譴責撒潑、打滾、碰瓷的政府,說明中國很多人是民智已開、眼界已開,放眼看世界的互聯網時代,已經認識到中國人的劣根性,在這個制度下、這種文化背景下,所帶給人類道德的整個淪喪。大多數的網民代表的是我們中國人的覺醒,跟這幾個中國人不能相提並論。

夏小強:談到劣根性,其實我本人是不認可這種說法。所謂中國人的劣根性,也就是上個世紀那些顛覆中國傳統文化的一些知識分子提出來的,說中國人好像劣根就是比較素質差,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這些年,中國遊客在海外的種種不文明舉動,被國際媒體屢屢曝光和報導,使每一位華人感到羞愧。

主持人:是。過去中國古人不是還提「士可殺不可辱」、「不食嗟來之食」等。

夏小強:對。中國被稱為「禮儀之邦」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在中國傳統教育中,包括衣食住行、待人、處事、接物都要講禮儀規範,過去的主流社會也是要講禮儀、講修養、講文明、講道德的,一個人要想被主流社會接納,也是要學習道德修養提高、各種禮儀規範,中國的一句古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就是講的這方面。

我覺得造成現在所謂中國人素質差的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共統治中國的這幾十年,系統地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和道德規範,然後又把中共的黨文化,這一套建立在無神論和進化論的黨文化,給中國民眾洗腦,灌輸給中國民眾,使中國民眾有了一套黨文化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準則,講仇恨、講鬥爭、戰天鬥地等這些粗鄙的文化,就造成中國民眾的滿嘴謊言、行為低下以及在國外不文明的舉動。

我覺得還有一個因素,中共這幾十年的政治運動顛覆一切傳統和秩序,這也造成中國民眾的頭腦中沒有規則和秩序的概念。

主持人:沒有「要守規矩」的概念。

夏小強:並且中國的社會現實就是有法不依,司法極度不公正,也就使大家往往不通過正常程序包括利用契約和法律手段來解決糾紛和麻煩;往往採取現在這種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無賴方式,但是這種方式在西方世界是完全行不通的。

主持人:是,所以也就不知道傳統文化為何物了!我覺得二位的分析都很好,但是我自己還想到一件事情。破空,這一次瑞典警方已經說了,經過評估,警方沒有錯,所以不準備展開調查。但是最新的採訪中,這位大使還是不依不饒,還是要求徹查,那麼人家記者說,如果瑞典拒絕怎麼樣?他說「我不回答假設性問題」。這讓我想起之前,中共要求國際航班更改台灣名稱。好像中共現在在國際上越來越有底氣強行推它的價值觀和行事方式。我不知道這方面您怎麼看?

陳破空:中共財大氣粗之後,它在輸出專制文化、腐敗文化,輸出中共非常糜爛的黨文化,而且中共媒體在說人家瑞典對中國人有歧視的時候,它還一口一個瑞典這個小國,這根本就是一種歧視,而它說這個話的時候它又有一種自卑心態,它說最近瑞典一些人士、一些媒體對中國不能平等對待,對中國不客觀,意思就是說一個是桂民海事件,再一個就是諾貝爾和平獎事件等等一些事情。

瑞典是個民主國家,高度民主的國家、高度文明的國家,當然看不慣你中共這種迫害人權、迫害自己公民這種事件,瑞典是不是要批評?這個大使還說了一句話,他說歡迎瑞典人、外國遊客去中國,絕對不會發生這種警察粗暴對待外國人的事件。這就是自打耳光。外國的記者在中國受到粗暴的待遇是世界前所未聞的,韓國記者隨總統訪問,中共所謂的保安拳打腳踢,那是打倒在地啊!這是一個。

還有就是美國的一個記者,以前是記者,現在是川普政府中國問題的一個專家,他以前當記者的時候為了一個採訪到中國去,中共不僅要沒收他相機裡面的膠卷,還對他拳打腳踢把他趕出來。所以一個被打的記者後來當了美國的官員,再去中國訪問,中共一下就不一樣了,一下就恭恭敬敬的。

說什麼叫對外國遊客,法新社前一段時間大概是採訪兩會還是什麼,然後被警察粗暴的搶相機、搶膠卷,還被打倒在地。所以中共警察這種粗暴對待完全是世界知名的,更不用說各種各樣的派遣,甚至中共的高級官員把外國人給殺了,就原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老婆谷開來親自灌毒酒把一個外國商人給殺了,這多殘暴的事情!所以要是沒有權力鬥爭的話,這種事情都被隱瞞的不知道,都不知道通知家屬就毀屍滅跡了。

所以還說外國遊客到中國去是安全的。中國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根本就不會報導。所以這位大使的話完全把中共的黑暗面不打自招的公布在世人面前。

主持人:我們很快讀一下觀眾的短信發言:主持、嘉賓你們好!美中貿易戰使中共的邪惡本性暴露在世人面前,為轉移矛盾,藉此「碰瓷」事件作秀,正是流氓救美女不安好心。這跟您談到的轉移視線有關。那您怎麼看剛才這個問題?現在中共似乎在強行在國際推行它的價值觀和行事方式。

夏小強:對,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中共這些年來在國際上它的行為方式變得越來越霸道、蠻橫和肆無忌憚,它就是要採取包括用經濟手段在內的一切方式向西方和全世界滲透,它就是要把中共的這種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共產主義的價值觀、行為方式推行到全世界,這種行為包括現在這種瑞典「碰瓷」事件,中共政府高調參與,這種行為也是這種行為的一種,它其實就是在向世界文明和世界普世價值挑戰和踐踏。

所以我覺得它最終的目的就是通過這種滲透來最終用共產主義形態來代替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最終中共要用紅色旗幟統治全世界,最終是要毀滅全世界。我覺得所有的西方國家和政府都應該對此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和警惕,都應該抵制中共這種滲透行為、霸道行為。畢竟我覺得是堅守這種普世人權的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堅守傳統道德,堅持正義的道德良知,這是一個有效的手段。

陳破空:我再補充一下。最近中共炮製的電影《戰狼2》最後護照上有一句話說「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所以中共這次為了表現強大的祖國,就拿這個事件做文章,怎麼表現?你碰瓷,我政府也碰瓷;你在外面撒潑,我政府也出來撒潑。這就是個強大祖國。就是說政府上行下效給大家一個示範。在中共政府還有一個潛台詞,就你不應該喊那些口號,什麼殺人不眨眼,你應該喊「厲害了,我的國」、「中國製造2025」,再一個喊「強國萬歲」,這樣顯示一個強大的祖國在背後。所以喊錯口號了。

主持人:也有人說祖國一強大,我們就沒有人幫我們了。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