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馬雲不是退休是被收編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21日訊】【今日點擊】(3264-2)

提要
克強中國不會「競爭性貨幣貶值
阿里巴巴取消為美國創造就業崗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最近一個多星期兩個星期,開始講西遊記了,有朋友說濤哥講完西遊記,是不是該講儒林外史了,沒想過。西遊記跟封神演義呢,它是同時間出現的,在四大名著當中呢,封神演義其實是在四大名著之外,但是呢它講的,被中共講的神話故事的概念中呢,卻非常特別的留下來。我也跟大家講過那故事,我說中共在封殺,在中共黨文化的背景之下,你看習近平訂的新的條例,中國共產黨員的處罰條例當中,他把中共跟信仰宗教完全對立了。共產黨員你不能有任何宗教信仰,你有信仰就讓你離開,那不就完全對立了嗎,對不對?所以這種對立不是文化的對立,這種對立是生命的對立,共產黨員叫高級動物,比一般人高級,高那就是生命的基礎。所以共產黨員有自己的生命屬性,當有自己生命屬性的時候,他在生命上就生命認知上,就跟正常人直接對立了。那這種生命的對壘,就是我們現實環境中真正表現的。

但是我跟大家講過,我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共產黨這麼殘酷,殺了8千萬中國人,但它卻沒能封殺掉,就是就像封殺金瓶梅一樣,它沒有封殺掉封神演義跟西遊記。儒林外史、聊齋,那比這兩本書的普遍性要低很多,這兩本書是民間的普世的概念,幾乎所有人都讀過,儒林外史不是誰都讀,對吧,聊齋誌異也不是誰都讀,因為那講都是鬼,裡面講的都是鬼。但封神演義跟西遊記,講的是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它就流傳了。所以它為什麼能在民間流傳?他是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佛性,對吧,都有自己的佛性。而人們對鬼的概念,是一種地獄的,跟地獄就連在一起的,它相對就是負面的,就沒有那麼大的興趣,是懼怕它拒絕它。而中共沒有封掉這兩本書,是因為中共的黨文化它的背後的能力,就給它限制住,它意識不到這兩本書能夠對每一個人,產生能夠殘留住保留住,使他內心殘留一些佛性,無論他是多麼高級的動物。

李克強:中國不會搞「競爭性貨幣貶值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德國之聲,李克強,中國不會搞競爭性貨幣貶值。在人中你當真的時候,這些事兒就沒完兒啦,這是開玩笑。李克強從來對有關貿易戰,一句話都不說,什麼面兒都不露,但是當他來到海外的時候,他就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所以他在講某些話的時候,我覺得也不容易的。競爭性貨幣貶值,原來說不打貨幣戰,現在說不做競爭性貨幣貶值,告訴大家什麼?貨幣會貶值的。天津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會,發表演講,並沒有提到當前的貿易爭端,但強調,有關北京故意讓人民幣貶值的說法,毫無根據。人民幣匯率單向貶值,對中國弊多利少,中國絕不會走靠貶值人民幣,去刺激出口的路,這種方式去賺薄利小錢,任何單方面的貿易行為如何如何。那人民幣現在匯率被控制在6.85左右,6.85左右,但是從9月12日到9月18日9月17日,六天,中國自己向市場淨投入,淨投入啊,6000億人民幣。

章家敦在同一天18日發的推文,他說中共上層面對貿易戰,面對國內經濟已經焦頭爛額,無計可施,才做出這種事情。淨值投入6000億人民幣,相當於1000億美金,市場的承受力,就是說你買的豆腐跟蘿蔔,要漲多少錢,就這麼回事。而對外呢,它不敢貶值過7,當它對外不能貶值過7,表現出很強,它在玩命往裡扔錢,扯自己。另外一個角度可以說,就市場沒有錢,市場錢上哪兒去了?張少春原財政部副部長,從他們家裡面,這是流出來的消息,從他們家裡面搜出來的現金,現金啊,英鎊、歐元、澳元、美元四種貨幣加起來,超過20億人民幣。有130多套房子,有148個情婦,話是這麼寫的,在國內的銀行帳戶上存了600多億,在海外帳戶上存了300多億,它加起來1000多億, 1000多億。發改委剛宣布說,要向市場投入1000億人民幣,去研究大數據。這爺們一個人,就能把全國的大數據的工程,都給包下來,你說那錢在哪兒呢?

阿里巴巴取消為美國創造就業崗位

阿里巴巴取消為美國創造就業崗位。我覺得是個笑話,新華社報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星期三稱,阿里巴巴取消了在美國,創造100萬份工作崗位的計劃,是貿易戰導致了這項決定。這個承諾他講說,這個承諾是基於中美友好合作,雙邊貿易理性客觀的前提下提出的,當前的局面已經破壞了原來的前提,這份承諾無法完成。共產黨員了,馬雲估計應該入黨了,第一個;第二個,在未來的時間裡面,馬雲我覺得應該在財政部,或者是金融系統給他一個官位。為什麼?這是黨的發言人的用詞,這不是一個生意人的說法,這不是一個民營企業家的話,這是李克強的話,習近平的話,劉鶴的話。說得準確點,這應該是王毅的話,第一個;第二個,一百萬份工作崗位的計劃,2016年11月分,在川普獲選之後,他隻身來到紐約,來到川普的自己的,川普大廈去見了川普,見完之後到現在,中間連個聲都沒有。誰派他去的也沒說,他就是一個使者,是一個探子,習近平派他做探子,他才敢去。

在那個時候,2016年的時候,萬達、復星、海航,已經開始被打得找不著牙了,而馬雲當時在風口浪尖上,是中共最高層各個家族的白手套。在支付寶、在螞蟻金服、在他相應的企業中,都有江澤民家、曾慶紅家、劉雲山家、賀國強家,都有他們各家兒子們的股份。在那個時候他突然出現在紐約,能見川普,誰都搆不著川普,對不對?誰都搆不著川普。為什麼他去了,回來之後,出來之後說我要幹嘛,我要幹嘛幹嘛,大家倆兒一樂,很偉大,川普說他很偉大很偉大很偉大,扭臉啥都不提了。今天當他宣布退出,從阿里巴巴的領導的角位上退出,9月10日他宣布退出,他退出剛剛宣布完,支付寶就跟銀聯,中共的網絡支付的系統,先簽訂了合同,它被銀聯收編了,被黨收編了,支付寶,然後他說出這個話。所以有一個說法是說,馬雲退休呢,是領了聖旨,是要去,要在未來時間裡面,要以阿里巴巴為中心,然後再做類似中投的這種國家基金,國家金融投資,他來牽頭做國際性的,世界性的金融投資家。因為阿里巴巴的,它的觸角已經觸及到世界各地了。這個東西,新華社記者訪問,是中宣系統要求馬雲回答這個問題,來壓制外面的聲音,全是假的。所以馬雲呢,在我眼睛裡呢,也被俘虜了,被俘虜了,他被收編了,而同時間我們看到的是,中國在強力發展大數據。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