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蔡京是怎樣迷主禍國、悲慘死去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03日訊】本文內容出自《宋史》,主要講述北宋末年,奸臣蔡京是怎樣迷主禍國的故事。

宋徽宗剛剛在位的最初幾年,還比較勤政愛民,那時,天下太平無事,一派繁華的景像。國庫中的錢,多得都已經腐爛了,糧倉裡也都是滿倉的糧食。

宰相蔡京是一個奸佞的人,他上任以後,提出了其所倡導的「豐亨豫大」之說,事實上就是勸說宋徽宗:要趁著國家太平的時候,盡情享受大好的時光,把人間所有樂事,都要享受個夠。

有一天,徽宗大擺宴席,與大臣們吃喝玩樂。在宴會期間,徽宗高高舉起手中玲瓏剔透、價值連城的金玉裝飾的酒杯,給臣子們看,詢問道:「我用的這杯子,是不是太豪華、太奢侈了呢?」當時,徽宗心裏一方面享受著美滿華貴的生活,感到高興;一方面還尚存惕厲,有些疑慮不安。

奸相蔡京,急忙上前勸說道:「陛下,您貴為天子之尊,天下的一切財物與寶藏,都是您的。所有的珍貴物品,都是供您來享用的。這麼一個小小的玉杯,又有甚麼可以計較的呢?您是沒有必要考慮該不該用的啊!」

徽宗聽了這個奸相的話,心中十分暢快,但還是有所疑惑地說:「先帝在世的時候,曾經想要營建一座小小的檯子,供自己使用。但官民都認為不好,還上諫批評先帝呢!」

蔡京揣摩了徽宗的心理,又奏言道:「做事情如果是符合事實的,就是有道理的,那麼就應該堅持做下去,不要顧忌別人都說些甚麼。只要是正確的,別人說幾句閒話,我們怕甚麼呢?」

徽宗頻頻點頭,表示贊同。從此以後,他就不再顧忌了,其慾望越來越高,花費也越來越大。忠良們的進諫之言,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

接下來,蔡京越發得寵,就越發去勾結黨羽,竊取權力,極力地教唆皇帝奢華,使北宋王朝的統治,日趨腐朽。

蔡京開始加倍地剝削錢財,加重百姓身上的負擔,因為他懂得「有錢能使鬼推磨」,錢多了才能夠討好徽宗,這樣才能鞏固自己的地位。

他還為皇帝大力營造華美的宮室,建起了「延福宮」,還特意開掘了景龍江,築起了「艮岳假山」等。這就引發了國內民怨此起彼伏,農民起義發生,爆發了京東地區的宋江起義和東南地區的方臘起義。

而這時,日久生情,徽宗對蔡京一夥奸黨,反倒更加信任了。蔡京以自己的種種邪惡手段,掌握了國家的大權,名聲揚播天下。宦官梁師成、李彥,因為幫助宋徽宗搜刮民財而受寵。朱勁因為長期幫助徽宗蒐集奇花異石,受到了特別的寵信。王黼、童貫,手握兵權,表面上是為了徽宗對外保衛邊疆,事實上是藉以顯耀自己的軍功,以獲得徽宗的信任。

這六個權臣奸佞做事,將古往今來的壞事都做絕了。所以,天下人痛恨他們到了極點,把他們斥為「六賊」。

這六賊是:蔡京(六賊之首)、童貫、王黼、梁師成、朱勁、李彥。

蔡京是北宋末期的大奸臣。進士及第以後,先為地方官,後任中書舍人,改龍圖閣待制等官職,曾經被貶官,後來因與童貫勾結才重新得到重用。一旦進入了權力核心,蔡京就開始實施自己的陰謀,首先就是他尋找機會,排擠宰相韓忠彥、曾布。

曾布是蔡京陞官發財道路上的絆腳石,為了剷除這個障礙,蔡京首先買通了皇帝身邊的宦官等人,在皇帝面前進讒言,使得曾布被眨,對此蔡京還不滿意,非要治他個貪污罪,但是卻沒有證據,於是他就將曾布的子女抓捕在大牢當中,嚴刑拷打,要他們承認自己的父親貪污賄賂,對自己的父親進行檢舉,結果屈打成招。

最後,這個曾經對蔡京有恩的曾布,因為自己引狼入室而含恨死去。後來他又使用各種手段,把司馬光等一百多人,定為奸黨,共牽連五百多人。司馬光、蘇軾、黃庭堅、秦觀等三百多人,因為受到蔡京的陷害,被革除官職。

因為這六賊執掌國政,胡為非為,使國政腐爛到了極點。靖康年間,金兵大舉入侵,京師被打破了。雖然後來繼位的宋徽宗的兒子宋欽宗,迫於朝野的壓力,殺了王黼、李彥、梁師成、童貫,並抄了朱勁的家,但國勢已是無法挽救了。

宋徽宗和兒子欽宗,連同皇族三千多人,一起被金人抓走。後來終於導致了靖康年間北宋的滅亡。

蔡京善於奉迎,大肆斂財,給宋朝百姓帶來了極大的災難。後來,他被發配到海南。因為他作惡多端,在路上,人們知道他就是禍國殃民的蔡京之後,連水都不賣給他喝。最後這個奸臣,罪有應得,死在了路上。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